在一个只能靠着一架梯子爬上来的高台上,有一户亮灯的房子,在靠近一个刚被打开的铁门的窗户前,燕青、李书文和莫皖正站在那里和窗户内的一个小女孩说着话。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请问,你们也是从外乡来的猎人吗?”小女孩开口问道。

    “嗯,是的,我的确是从外乡过来的猎人。”莫皖开口说道,“而这两个是我的跟班。”

    “跟班什么的还真是有些过分啊,莫皖大小姐。”燕青顿时笑了起来,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没有任何生气的神色。

    “这样啊……”窗户内的小女孩点了点头,看着莫皖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您和之前的那个猎人姐姐也是朋友吗?”

    “嗯?”这一刻,莫皖三人都愣了一下,对于小女孩这突如其来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小妹妹,请问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猎人赶过来吗?”莫皖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小女孩回答道:“是的,在您之前还有一个猎人姐姐过来找我谈话,我拜托她去找我的爸爸和妈妈了。”

    “………………”莫皖看着这个小女孩,一时间没有说话。

    这个小女孩口中的父亲就是前往下一个区域之前必须要战斗的Boss——加斯科因神父。

    而事实上在这个时候,这位猎人已经陷入了某种疯狂之中,距离变成六亲不认的怪物也只有一步之遥。

    按理来讲,这个剧情都应该是由作为玩家的自己触,从而得到一个可以换回加斯科因神父一段时间理智的八音盒。

    但现在看来,这个道具恐怕也已经被这个小女孩给了那个猎人了吧。

    “究竟……是谁?”莫皖的眉头紧锁起来,呢喃着说道。

    按理来讲,按照原作游戏,只有玩家才是能够触自己世界的剧情的角色,而其他的人,不论是npc猎人还是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的玩家猎人,都不可能对其他玩家的世界产生太大的干涉。

    但现在却出现了这种状况,这如何不让她感到不安?

    “……那个,请问,莫皖姐姐,虽然我刚刚已经拜托了那个姐姐,但是……还是希望您能够帮忙寻找我的爸爸妈妈,好么?”小女孩问道。

    听着小女孩的话,莫皖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嗯,交给我吧,小妹妹,我会帮助你……找到你的父母的。”

    ——————————————————————————————————————————

    “现在怎么办?莫皖大小姐。”燕青抱着后脑勺跟在莫皖身后,微笑着问道。

    莫皖看着天空说道:“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必须把究竟是谁在我的世界里接任务弄清楚才行。”

    “也就是说又要干架了对吧。”燕青在自己胸口前狠狠捶了一下,露出了一抹唯恐天下不乱的坏笑。

    李书文把枪抗在了自己肩膀上说道:“关于这一点我也承认,总之还是要多调查一番才行啊,否则如果那个人是敌人的话就很麻烦了,要尽量斩草除根才行。”

    就在这时,系统冰冷的声音突然间传了出来:

    『通告玩家——莫皖:

    系统接受到来自同一世界的猎人玩家——铃来的紧急求救信号,请选择是否前往救援。』

    “咦!?”

    刹那间,莫皖顿时愣在了原地,不仅仅是她,哪怕是李书文和燕青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求救讯息弄得愣了一下。

    “这个是……”李书文呢喃着说道。

    就在这时,系统传来了第二次的提示:『求救讯息来源已经扫描,地点为——加斯科因神父Boss房间。』

    “铃……难道就是……那个孩子吗?”听着这个名字,莫皖顿时想起了那个极为可爱的小女孩。

    那个看起来经历过许多生死的成熟的女孩居然会被加斯科因神父这个Boss逼到向自己出求救信号?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Boss又要有多强啊!

    “怎么办,master。”燕青看着莫皖说道,“要我说的话还是不要掺和比较好喔,毕竟我觉得这个求救信号也不是很靠谱,万一在关键时刻被反水的话可就真的糟糕了啊。”

    “是……这样啊……连铃都没有办法战胜的Boss…………吗?而且,还把她逼得不得不出求救信号,这究竟是要到怎样的绝境啊……”莫皖低头说道。

    “看起来这个叫做铃的系统持有者就是那个提前接触了任务点的人呢。”李书文看着低着头,身体开始颤动的莫皖,叹了一口气说道,“master,我知道你现在或许很害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不去管也不会————”

    “不行啊啊啊啊!我必须要去救她啊!嘶——!”

    然而,还没等李书文说要,莫皖突然间抬起了头,吸了一口差点从口中流出来的口水大喊。

    “???”

    李书文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愣着干什么啊!这可是铃妹妹的求救信号啊!是那个看起来极为可靠坚强的可爱的小姑娘的求救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啊!”

    燕青脸上出现了黑线,虽然笑容不变,但却依然能够看出他微微抽搐着的嘴角。

    莫皖坚定的大吼起来:“是的!这个是铃酱的求救信号!是那个可爱的孩子生命攸关之刻!所以我必须要去救她啊!她看起来可是非常坚强而强大的孩子啊!也就是说——这一次绝对是把那孩子从内而外都彻底攻略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本小姐——莫皖怎么可能错过啊!!!”

    “啊哈哈哈,那听起来还真棒呢。”燕青顿时干笑起来,“难道说……莫皖小姐,其实你是……百合吗?”

    “不,怎么可能是那种东西,我明明是通吃的类型啊!”莫皖对着燕青理直气壮的大喊起来。

    “那种怎么想都不应该是值得自豪到大声说出来的事情吧。”燕青无奈的说,接着突然露出了一抹坏笑,“所以,大小姐,也就是说你现在非常希望尽快赶到,对吧。”

    “当然!越快越好!”莫皖立刻说道。

    “这样就好办了,要稳住哦,莫皖大小姐!”燕青突然探出手揽住莫皖的腰间,居然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喂,你这家伙干嘛!?”顿时,莫皖对着燕青的脸就是一拳挥了下去,但却被燕青空出来的手稳稳地接住。

    “所以要冷静啊,莫皖大小姐。”燕青顿时笑着大喊起来,“既然你说了要以最快的度跑过去,那么就只能让我们带着你走咯,难道您还想穿越重重阻碍去救援吗?那样的话等到了那里,铃小姑娘的尸骨估计都要被吃掉了。”

    “唔————————!!!”

    莫皖不甘心地鼓起了脸颊,她本人是不太喜欢这种被他人牵着走的感觉的,但现在这种时候也的确不能有片刻的耽搁。

    “关于燕青的提议我也同意,master。”李书文开口说道,“从者的脚程永远要比人类快,而且我们能够无视一些地形上的阻隔,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可以带您以最快的度前往支援。”

    听着李书文的话,莫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这样的话就随你们了,但是啊,燕青小哥,如果你敢在途中对我动手动脚的话,我就用我这把弓把你的头砍下来哦~”

    看着莫皖摸着自己手中金色的弓,笑眯眯的表情,燕青也笑着回应道:“放心啦,大小姐,我可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地痞流氓啊,最起码的道德底线我还是有的不是吗?”

    他这样说着,扬起了自己的手证明自己的纯洁心灵。

    “那么好了!燕青小哥,李书文先生,我们走吧!救援铃酱的时间到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