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告:Boss圣职者之兽已被玩家:【莫皖】个屠杀,该玩家将会获得杀奖励。??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系统冰冷的声音传遍了所有的玩家耳中,让不少还徘徊于生死边缘的新人的身体顿时僵硬在原地,难以置信的听着这个消息。

    “喂,不是吧,这是谁啊,我现在连Boss的路都没找到啊!?”

    有些人崩溃的喊到,对于新人来说,他们现在完全就处于一种被动的求生状态,甚至连一个怪物都不敢去招惹。

    至于莫皖这种能被怪物追到Boss房的情况恐怕少之又少——当然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生的比较好吧。

    “…………莫皖,吗?”

    身穿黑白相间的哥特服饰的少女把自己抓着的怪物放开,一支精致的染血袖剑回到了她的袖口中。

    『嘛,真是没想到居然会被那个小丫头拿到杀吗?』少女心中,调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所以,铃,我觉得你也应该努力了啊。』

    “嗯,我知道……”铃站在了一个亮起的小窗前皱起眉头,手中还拿着一个精致的八音盒,“要去……找你的父亲和母亲吗?”

    “嗯……拜托您了,谢谢你,外乡来的猎人。”年幼的声音在铃面对的窗户内响起来,似乎有些啜泣的说道。

    “放心吧,一定……会将你的父母带回来的。”铃微笑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收起了八音盒。

    “谢谢您,姐姐,妈妈的脖子上带着一个红色的吊坠,如果您给爸爸放这个八音盒的话,他一定能够记起来的。”

    铃笑着对窗户里的小女孩点了点头,转头向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原来如此,你放弃了第一个Boss的杀,转而来推进这一次的剧情吗?”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少女的背后传了过来,而正是这个声音,让铃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苏斌……”铃转过头,喊出了自己背后男人的名字,“原来这个世界……你也来了吗?”

    “当然,我家的这个小公主都来了,我怎么可能不过来看一看呢?”苏斌耸了耸肩微笑道。

    “说吧,你究竟有什么阴谋?”铃转头看着这个满脸如同狐狸般笑着的男人,警惕的说道。

    “哎呀,不需要这么戒备我啦,这一次真的只是过来给你稍微说一个劲爆的消息哦?”

    “……………………”铃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死死地盯着这个男人。

    “咳嗯,岳晨那家伙死了。”苏斌轻咳一声,开口说道。

    这一瞬间,周围的温度刹那间跌到了冰点,哪怕是向来不会露出除了笑容以外的任何表情的苏斌,此时此刻也收敛起了笑容,凝视着这个女孩。

    铃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阴暗了下来,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美丽的双眼圆睁开来,仿佛要彻底贯穿苏斌一般的瞪着他。

    “我说过……在我不在的时候让你时时刻刻的在暗中盯着他对吧——”铃的头开始随着若隐若现的气势摆动起来。

    “喂喂喂,我说大小姐请一定要冷静啊。”苏斌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僵笑着对铃摆了摆手,“这一次真的不是我的错,而是那家伙的死真的是太过莫名其妙了,谁能想到战友里最浓眉大眼的那个居然会突然叛变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苏斌继续说道,“正因为为了弥补一下自己的失误,我才会来到这里啊!”

    “来到……这里?”铃看着苏斌,疑惑的问道。

    “啊,是啊,岳晨那小子的确是死了,但是他可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死掉,而是流落在了这个世界中。”苏斌揉了揉眉心,看着铃说道。

    “也就是说,只要能再一次找到他,就可以把他救回来吗!?”铃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急切的看着苏斌问道。

    “正是如此,现在的问题是,虽然我能够确定岳晨那家伙可能已经到了这个世界了,但唯一的问题是无法知道他究竟在哪里,这恐怕就需要我们去耐心的找他了。”

    “是……这样吗……”铃低声喃喃着,但就在这时,她身上原本不断喷的气势突然间极衰弱了下来,脸色在瞬间变得更加苍白,身体在原地前后晃了几下。

    “喂,大小姐,没事吧……唔!好烫!?”苏斌皱着眉头走过去,把铃的身体扶住,让她那瘦小的身体避免了倒地的下场,然而他在触碰到铃身体的那一瞬间,却被铃那无比高温的身体烫的颤了一下。

    铃脸色惨白的喘着气,脸上得汗水顺着她的面庞流下来,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比。

    “我……我没事,只是有些头痛……”铃艰难的扶着周围的墙壁,从苏斌的搀扶中退了出来,斜倚在墙壁上说道。

    “…………………………”苏斌顿时皱起了眉头,低声喃喃着说,“大小姐……你该不会……”

    “啪”的一声,铃一把捂住了苏斌的嘴,带着威胁的神色对苏斌说道,“苏斌,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要再继续臆测了……”

    此时,铃的脸色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没有了刚刚的慌乱与虚弱,只有看起来没有任何表情的冰冷的小脸。

    苏斌看着铃,微微的摇了摇头:“我知道了,那么接下来我可能就要去调查岳晨那家伙究竟在哪里藏着了,你也好自为之吧,大小姐。”

    “嗯…………”

    铃点了点头,看着苏斌的身体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低着头久久没有说话。

    ——————————————————————————————————————————

    “武器已经给那个丫头了吗?”

    不知建立在何处的一座高耸的王城中一个男人坐在王座之上,翻动着放在自己面前桌子上的报告,头也没抬的问。

    “是的,莫皖小姐的话,此时应该已经重新回到亚楠镇了。”在男人的旁侧,美丽的小姐姐希杜里把手搭在自己胸口,盈盈行礼说道。

    “是这样啊,那她拿了什么东西?”

    “呃……”希杜里有些犹豫的说道,“那个孩子……拿了————”

    清脆的掉落声传了过来,坐在王座上处理事情得金男人愣了几秒钟,接着捂住了额头说道,“希杜里……我应该庆幸那个小丫头虽然是一个富家女,但却拥有着不弱的近战能力吗?”

    他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起身看着远方笼罩于黄昏中的城市,平静的说道:“王权武器……可不是任何人说用就能用的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