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巨大的怪物轰然间掀起巨大的利爪,对准了莫皖狠狠地砸下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圣职者之兽,这便是这个怪物的名字,也是在血源诅咒的游戏中,主角在前期会与之战斗的Boss级别怪物之一。

    拥有着极为锋利的爪牙以及骷髅般腐朽的巨大躯干,身上还长满了动物一般的毛。

    而关于它得来源,究竟是何种性别,或者是否是吞噬了圣职者而变化而来的,一切都不得而知。

    而且在血源诅咒游戏里,也负责充当了暴打纯真萌新的新人杀手系的角色(当然对于手残党来说可能路上的怪物就够死好几次了)。

    莫皖自认为自己不算手残,即便如此在这怪物面前还是死了三次才摸清了它的套路。

    而现在,处于现实中直面这个巨大怪物,她只感觉有点头皮麻。

    “虽然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更可怕的怪物……但这一次我是一点能力也没有办法用出来啊!”莫皖气愤的大喊,猛地一个翻滚,躲开了这只怪物的攻击。

    但该没等她站起来,这只怪物居然爸拍击在地面的大手平移过来,以掀起一条沟壑的气势对准了莫皖划过来,并刹那间便把莫皖淹没在了尘埃之中!

    “吼…………”圣职者之兽低吼了一声,并非是胜利的吼声,而是疑惑的看了看尘埃中自己的手——因为,它并没有感觉自己有把这个女孩碾成碎片的手感。

    尘埃渐渐散尽,圣职者之兽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情况——一把金色的长弓横在了莫皖与自己的手爪之间,少女的手臂颤抖着,但手中的长弓却依然坚定的被她横握在手中,长弓两端宛若刀锋一般锐利的弓身阻挡了它的进攻,而且由于尖端过于锋利,有一部分还深深地刺进了它的手掌之中。

    “吼!!!!!”

    瞬间,圣职者之兽爆出愤怒的吼声,巨大的身体扭动起来,巨大的爪子甩动起来,想要把莫皖彻底碾碎。

    然而就在这时,莫皖突然抓紧了长弓的中间部分,身体如同鸟儿一般跃起,跳到了圣职者之兽的胳膊上,手中的长弓旋转出金色的刀花,对着圣职者之兽的胳膊狠狠地切割下去!

    瞬间,血水从胳膊中喷出,染湿了莫皖穿着的猎人服饰,但是莫皖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害怕——总感觉这个大小姐的软肋总是没有放在正经女孩该有的地方。

    “真是,不要太小看我啊!笨蛋!”莫皖大小姐手中的长弓猛地在圣职者之兽身体上带出一条长长的伤痕,让浓烈的血喷射而出。

    也好在这把长弓的两端的弓身看起来就如同刀锋一般锐利,而实际上切割的手感也的确很不错,这也让莫皖能稍微有一些底气。

    ——既然弓箭用不了就只能当双头猎刀用了。

    这位大小姐是这么想的。

    不过,她很明显有些忽视了自己体力消耗的问题,就在这一次行云流水的攻击之后,她突然现自己的身体陷入了一个硬直。

    不论是现实中还是游戏中,硬直之类的绝对是相当致命的问题。

    尤其对于血源诅咒这类受苦游戏,在怪物面前打空体力出现硬直这种事情是极为忌讳的事情,要是真的打出了硬直,就跟可能被怪物一套连击打死,这种事情是绝对会出现的。

    可能大小姐找到了武器的新用法之后信心暴涨所以一瞬间拿这个当成无双游戏了吧。

    于是,莫皖的身体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僵硬在了半空中,而就在这短短不到数秒的空隙,就足够给圣职者之兽非常充分的反应时间了。

    “吼————————!!!!”

    伴随着兴奋的狂吼声,圣职者之兽突然间探出了巨大的手臂,狠狠地攥住了半空中莫皖还在僵直中的娇躯。

    “咕唔……”莫皖痛呼了一声,然而圣职者之兽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庞大,导致她现在根本没有办法使上半分力气!

    “aaaaaaaaaaaaaaaaa!!!!”

    怪物扭曲的大吼了起来,此时此刻,莫皖甚至生出了【完蛋了】的想法,这破游戏从一出来就这样,贪刀毁一生系列,而按理来说应该无比清楚这一点的自己却在实际战斗中犯了如此致命的错误!

    就在这一瞬间,圣职者之兽手上用起了力道,看起来它打算直接把莫皖在自己手中捏成碎片,考虑到此时此刻莫皖的状态,绝对会被这怪物当成碾碎。

    “————————————”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道不太引人注意的破空声,大门外忽然射出一道高移动的残影,对着捏住了莫皖的手狠狠地冲来!

    “噢哈!!!”

    伴随着一个青年的大喝声,强烈的震动从手腕处震开,并轰然间震撼了圣职者之兽整个躯干!

    这巨大的怪物怒吼了一声,但手臂却因为这一个力道瞬间松弛了下来,捏着莫皖的手不由放开,让莫皖顺着手的缝隙从高处掉落下来!

    不过,还没等莫皖反应过来,那个救出她的身影突然一闪,凌空将她接在双臂中,准确的落在了地面上。

    “真是的,我说你还真不让人省心呐,小姑娘。”

    莫皖定睛一看,救出了她的人赫然便是那个最开始从怪物群中救出了自己,又拿掉了自己一血的人之一。

    而此时此刻,这个青年正用双臂作为支撑,左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胛骨那里,手指扣在腋下,右手则放在了自己的腿弯处……

    “我说,这不就是公主抱吗!?”莫皖顿时喊了一声,身体一个力便从这男人的身上滚下来落到地面,戒备的看着这个杀死过自己一次的人。

    “那啥,我说,就算厌恶这个姿势也不需要那么戒备吧~小姑娘。”青年顿时右手搭在腰上笑了起来,虽然笑容中有些无奈,但是他的确没有太过生气。

    只不过,就在这时,圣职者之兽怒吼了一声,倾注了全身力量的一拳对着两人这里狠狠地锤击下来!

    莫皖惊悚的看着这个气势恢宏的一拳,本能的想要起身拉住这个满脸笑容的蠢蛋逃离这里:“不好!你这家伙也赶快跑——”

    “我说,同臣老爷快来救场啦,再这样下去咱们就都要被这小妮子贴上恶人标签了啦~”不过,青年似乎并没有太过紧张,反而轻松惬意的耸了耸肩,仰头大喊了起来。

    “恶人标签吗?在这已经作为『恶性隔绝』而存在的城镇里,不论你我都早就已经背叛判定为『恶』了不是吗?”

    老迈但却不失气度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就在电光火石间,剧烈的碰撞声突然间传了过来,而圣职者之兽那庞大的身躯却突然间颤抖了一下!

    莫皖这才震撼的现,圣职者之兽那巨大的手臂喷射出了冲天的血光,并在一瞬间布满了细密的裂纹。

    不仅仅如此,裂纹还在不断的顺着手臂向着圣职者之兽的身体上蔓延过去,并在一瞬间炸裂出一朵朵艳丽的血花。

    圣职者之兽那巨大的身体似乎因为某种强大的力量被打飞了出去,轰然间砸进了背后的墙壁中,在瞬间震荡出遮天蔽日的沙尘!

    在两人面前,那个杀死了莫皖的老人背对着他们,任凭荡起的气流吹动着他披在身上的貂皮大衣,而他那挺拔的身姿依然能在狂风中屹立不动。

    “那么,这一次就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吧,master。”老人手中的长枪随意的倒刺在地面上,转头看着莫皖,平静的说道,“在下李书文,职介为Lancer,至于想要如何称呼就看你自己了,小姑娘。”

    老者说完之后,旁边的青年小哥也搔笑到:“既然同臣老爷都已经话了那么我也来介绍一下吧,在下为assassin——燕青,今后就请多指教咯,咱这一次的主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