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莫皖再一次醒来时,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死去的小巷上,在她的旁边,一个闪烁着幽暗光芒的小路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此时此刻,莫皖身上的装扮已经生了变化,一件直达她脚跟的黑色长风衣套在了她的身体外侧,同时,一件雪白的衬衫被她穿在了风衣下。

    一条更方便她活动的长裤和长筒靴穿在了她的下半身,同时,一顶尖檐帽戴在莫皖的头上,而她那齐臀的长也在脑后扎起,扎成了长长的马尾辫。

    “血源诅咒的衣服吗?”莫皖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低声自语道,在她的手上拿着一个诡异的武器,对于血缘的新手,一开始选择的武器一共有三把——

    可以变换成长鞭的手杖;

    一把双持状态下范围攻击最远的大斧;

    还有一把在进入界面时里面人拿着的猎刀。

    基本上每一把武器都拥有单手持状态以及双持状态,但莫皖手里的这把武器却不属于这三个新手武器中的任何一把。

    而是……一把长弓。

    哪里绝对不是所谓的猎人梦境,莫皖如此坚信着,先并没有等待着猎人回来的人偶姐姐,反而是一个叫做希杜里的小姐姐,而那里更没有一个叫做格曼的老猎人。

    因此,莫皖敢断定那里绝不是猎人梦境,而至于自己手中的这把长弓,其实也是那个武器架中的一个,只不过这把看起来金光闪闪的很帅气,所以莫皖也就选择了这个当做自己的初始武器。

    “弓箭什么的,本小姐也是会的啊。”莫皖自信满满的说道。

    “吼——————”

    瞬间,一开始的那些怪人狂吼着扑了过来,手中的草叉闪烁出锋利的寒光。

    “哈哈,终于来了吗?你们这群怪物!”莫皖顿时自信满满的大笑了起来,举起了手中的长弓,在一瞬间爆出了难以压抑的气势,而所有的怪人都被莫皖这突然散出来的气势震退了数步,怪叫了一声,齐齐看着莫皖。

    只见这位大小姐非常自信地把弓对准了他们,大声的喊道:“我和你们说啊,怪物们,现在的我已经脱胎换————”

    她的声音在一瞬间戛然而止,因为莫皖突然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自己没有箭。

    “……………………………………………………………………………………那个……咱们能不能好说好商量?”

    “吼哦哦哦哦哦!!!”

    怪人咆哮着,把手中的草叉对准了莫皖疯狂的刺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啊————!?”

    在少女的惊声尖叫中,莫皖和怪物们在亚楠镇的追逐战再一次开始了。

    ——————————————————————————————————————————

    “我说,同臣老爷,那算是那个路子啊?”亚楠镇小教堂的最顶端,那个黑色长的赤膊青年坐在边缘,眼睛看着引出了一大批怪物仇恨的莫皖,开口说道。

    “或许是无法使用宝具吧。”在他的旁边,披着貂皮大衣身穿马褂的老人看着莫皖,平静的说道,“对于人类来说有些宝具是很难理解的,那小姑娘手里的东西就是如此……那个王究竟在想些什么?”

    “啊,那里我记得是…………”

    这时,青年突然开口,他现莫皖此时此刻已经跑到了一座桥上,脸上轻浮的笑容顿时收敛了起来。

    “准备干活救人了,燕青。”老人把身边的枪提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莫皖,身影在一瞬间消失在原地。

    “哎呀,同臣老爷,等一等我嘛!”青年无奈的耸了耸肩,双手猛地向自己坐着的石台上一拄,向着一方冲了过去!

    此时此刻,莫皖已经跑到了桥的尽头,她这里毕竟不是游戏,怪物不会像智障一样的被所谓的仇恨机制或者地域性仇恨束缚,也就是说,只要你的行动被怪物现,他们就会追着你砍。

    因此,莫皖此刻已经陷入了一个大麻烦之中——自己一路上引的怪太多,导致现在自己已经到了停下来就会面临被群殴至死的尴尬处境。

    “唔啊啊啊!?为什么我总会碰见这种事情啊!?”

    莫皖崩溃的大喊着,就在这一刻,她跑进了一个只有一面大门敞开,而其他三面全部封锁的建筑之中。

    “不行……实在……跑不动了……”莫皖沉重的喘着粗气,半蹲下来说道,她的确没有力气了,不是游戏而是现实,没有人梦这么有精力的狂奔这么长时间,不如说她能跑到现在基本上就算是奇迹了。

    然而,想象中的怪物包围圈却并没有出现,这让莫皖在疑惑的同时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然而,在她看向进门口的时候却现,所有的怪物仿佛都遇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个个惊恐的低吼着,在大门外踌躇徘徊。

    “怎……怎么回事?”

    莫皖奇怪的看着眼前生的奇怪现象,不由开口问道。

    但紧接着,这个空旷但却熟悉的地形引起了她的注意,但是,在她现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的那一瞬间,大小姐眼中也被震惊所取代。

    “骗人的吧,这里……该不会就是……”

    “————————————”

    大地轰然间颤抖了起来,这震动的源头并非来自地下,而是源自于这个三面合围的墙外。

    紧跟着,一只无比巨大的身影突然从外墙都地面飞起,伴随着巨大的强震砸在了莫皖面前!

    那是一个体型巨大无比的怪物,浑身长满了暗蓝色宛若触手般密集的毛,扭曲的身体不断的向她证明——这绝不是一个正常的生物。

    “吼!!!!”

    怪物出了震耳欲聋的嘶鸣声,宛若枯枝一般扭曲而巨大的手对准了莫皖狠狠地拍击了过来!

    “呜哇!?”

    在关键时刻,莫皖本能地向旁边跳了起来,身体敏捷的在地面上滚了一圈,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着拍击下来得巨大利爪。

    “轰——————!!!”

    乱石因为怪物的攻击从地面掀起,一个巨大的坑,浓厚的烟尘把莫皖呛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咳……咳!”莫皖咳嗽着站了起来,此时这个向来都强势的大小姐也变得有些灰头土脸,看着这个巨大的怪物喊到,“这——这个不就是一开始需要打爆的两个Boss之一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