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小镇中,浓厚可恶湿气在冷冽的街道上凝结成了厚重的浓雾,让原本就冰冷刺骨的温度变得更加让人恶寒。?八一中文网?? ? W㈠W㈠W㈠.?8?1㈧Z?W?.?C?OM

    这里是名为【亚楠】的小镇中的角落,并非靠近中心,而是更接近广袤森林的边缘。

    突然,“哗啦哗啦”的金属摩擦声从这静谧的街区传来,一个老人拖着一个宛若棺材板的厚重箱子走进了一个房间中。

    “哟,王【king】啊,现在的态势如何了?”老人刚进门就问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从他那充满着风度的举止以及自信的言行,也让他的声音雄厚十足。

    【压倒性的不利。】一个混浊的声音突然在房间的黑暗中响了起来,随后,一双闪烁着血色光芒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女王(Queen)依然在全力制压着亚楠镇的扩散,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么那个master会碰见她也是迟早的事情吧。】

    “哼,决不能让那位master与女王(Queen)接触,是这个意思吧。”老人笑了起来,扶了扶自己下巴上整齐的胡须问道。

    【呵呵呵呵,正是如此,一旦让斯卡哈将那位maste保护起来,我们的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所以,有必要彻底压制斯卡哈的行动呢。”老人眼中闪烁出一抹阴险的光芒。

    【是的,最优先击破影之国女王,她才是一切最大的障碍。】男人眼中的血腥气息变得更加眼中,扯出了一抹笑容。

    “哎呀哎呀,也就是说一定要和那个女人战斗了吧……还真是讨厌啊……”就在这时,一个挺起来无比甜美的女孩声音传了出来,原来站在屋中的不仅仅只有那个黑影,还有一个看起来身姿极为妖娆多姿的少女。

    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仅从她那甜美的声线以及妩媚的姿态就能够判断,这个女孩绝对是一个稀世罕见的美少女。

    “哈哈哈哈,看起来梅芙小姐对于那位女王真的是相当敌视啊。”老人笑了起来,手中的手杖轻轻地在地面上敲了敲。

    “对啊,那个女人真的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家伙了,那身衣服算什么?黑丝连体紧身衣?那种不知廉耻的穿着明摆着就是在诱惑库酱嘛!”

    一个穿着如白雪般纯洁的貂绒披肩、以及纯白公主裙的粉色长的少女走出了阴影,似乎在气呼呼地原地跺脚,“明明只是一个BBa!居然要和我梅芙酱☆来抢我的库酱,绝对不能原谅啊!”

    黑影没有理会梅芙,继续看着老人说道:【那么,教授,接下来或许就要拜托你了,但在此之前,我们的兽王在哪里?】

    “啊哈哈哈,兽王阁下现在正满脸不爽的在屋顶眺望呢,看起来对于刚刚我阻止他的行为感到极为不满吧。”老人笑了起来,摊了摊手说道。

    【让他摆正心态吧,我们的出现恐怕已经彻底引起了女王的警觉了吧,接下来要面对的,恐怕就不止是我们尊贵的女王了——】黑影突然扯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默默的看向了远方。

    就在这一瞬间,沉重的钟声轰然在小镇的中央传来,同时,一股难以压抑的魔力也从中爆而出。

    “啊……接下来,Queen也会呼唤出从者来与我们对抗了。”老人这样说着,但眼中却闪烁出难以压抑的兴奋与冷冽的光芒,“但是啊,越是这样,不是越好吗?唯有这样,我们的目的才能够真正的达到啊,没错吧。”

    【哼哼,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黑影突然大笑了起来,血色的光芒不断的在眼中绽放,看着老人说道,【教授,你永远都是一个睿智的人啊,这份睿智有些时候甚至如同怪物一般可怕。】

    “您过誉了,我只是一介追寻着混沌与无序、能让犯罪兴盛的学者罢了,但若真的比起混沌与计谋,在您面前我也不得不自愧不如啊,没错吧,一生都不断追寻着复仇的【王】哟。”

    ——————————————————————————————————————————

    莫皖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

    “这里是……”她喃喃着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瞬间,记忆回溯进了她的脑海中,也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

    “………………这样啊……”莫皖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一血这么不明不白的交出去未免有些让我不爽……但是,也只有死一次才能够拿到装备吧……”

    莫皖抬起头,原本的游戏里,在猎人死之后就会回到猎人梦境之中,而这一瞬间,对于猎人来说就相当于噩梦醒来一样,一切都会重回开始。

    而这个游戏第一次,基本上新人都会被强行送掉一血——因为一开始的人物没有任何的衣服以及武器,因此死也是必然的结果。

    而只有在死了这一次之后,玩家才能回到梦境中拿到自己的第一套武器与装备。

    不过,就在这时,她突然现——眼前的环境似乎和自己印象中的猎人梦境……有些不小的差别?

    “您醒了吗?莫皖小姐。”一个温婉的女性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莫皖这才现,自己的身边跪坐着一个身穿着一件中东式风格的长袍的美丽女性,而自己的头正枕在这个女性柔软而修长的大腿上。

    虽然半张脸被暗色的面纱覆盖,但那明亮的双眼和显露出来的细腻皮肤依然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极为美丽而且坚强可靠的女性。

    “那个……您是……”莫皖看着女性,奇怪的问道。

    “初次见面,东方的旅者。”女性笑了起来,露出了美丽的笑颜,“我名为希杜里,解释一下的话,在这里相当于担任您的引路人。”

    “唔,就像血源诅咒里的人偶姐姐?”莫皖问道。

    “?”希杜里微微歪了歪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继续说道,“人偶?关于那个我不太清楚,我是为了我所侍奉的王来和你相见的。”

    “你侍奉的……王?”莫皖微微歪了歪头,对于这个有点摸不着头脑。

    希杜里微笑着说道:“关于这一点,您不需要立刻知道,但是如果这样下去,您在那个被诅咒的小镇中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恐怕您自己也有心理准备吧。”

    莫皖点了点头,但是接着就有点苦恼的说道:“嗯……但是,我现在没有武器啊,这该怎么办?希杜里……姐姐。”

    “姐姐……吗?”希杜里看着莫皖,似乎变得有点慌乱,但却也露出了由衷的开心之色,玉手指了指周围说道,“关于这一点,您无须担心,莫皖小姐,这里便有一些武器,您觉得哪一件武器更适合你呢?”

    莫皖顺着希杜里的手指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她看见了足以让她震撼的场面。

    “请问,小姐姐,您……是天使吗?”

    莫皖看着几乎布满了整个房间墙壁的闪耀着难以压抑光芒的武器,开口问道。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祭祀长,仅此而已,这一切都是我的王让您选择的武器,但接下来的一切,就需要靠您自己了,莫皖小姐。”

    希杜里微笑着对莫皖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请一定不要放弃自己内心的希望,莫皖小姐,不论受到任何的打击,也希望您能依然倚靠着自己心中的勇气和信念战胜所有的黑暗。”

    莫皖走到武器架面前,听着希杜里的话不由得转过头看着她:“那么,这里就是我的猎人梦境吗?”

    “可以这么说,不论在何时,我都会在这里等待着您的得胜归来。”希杜里对着莫皖鞠了一躬说道,“祭祀长希杜里,祝您武运昌隆,莫皖小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