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友情提示:由于系统检测到宿主身上拥有远新人系统持有者的力量,为了维护游戏的公平,从新手世界开始将会完全封印宿主本身的力量!』

    就在这时,系统突然布了这样的通告,让莫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喀嚓!”一声刺耳的摩擦声传来,尖锐的草叉尖刺贯穿了沥青路面,但由于这个人用力有些过猛,导致一时间没能把草叉从地面上拔出来。

    而其他拎着武器的人再一次看向街道上——只见莫皖以非常快的度向着能看见的小巷中跑去!

    “吼——————!”

    顿时,所有的怪人轰然间咆哮了起来,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地跳起来,抄起身边的家伙事,跟着莫皖的背影狂奔了过去。

    如此这般,才有了上一章开头的那一幕。

    “呜哇啊啊!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我的权能会被封印啊!本身拥有的力量不能带进游戏算是哪门子设定啊!”大小姐一边跑一边吐槽道,“真是的,犹格你这个没用神,好歹在这个时候稍微起点作用啊!?”

    莫皖有点崩溃的喊起来,这个时候那帮新人恐怕已经死完了吧,虽然自己也是新人,但某种程度上,在战斗方面却早就不再是新手了。

    只是即便自己已经经历过为数不少的战斗,但眼下的状况却依然让她感到束手无策。

    ——是的,她能够感觉自己的体质被这个世界增强了,否则自己也不可能跑这么长时间都不觉得累。

    但是体质增强却并不代表她能够和一大群人战斗——权能被封印、而且手无寸铁的自己,想要和这帮带着武器的半疯家伙战斗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呜哇!?”

    这时,没看清脚下的莫皖突然脚底下一滑,居然不小心被一个略微横在路上的木箱子绊倒在地,让她痛呼着在地面上打了一个滚!

    “嘶——好疼……”

    莫皖不由得揉起了头上肿起来的包,但就在这时,眼前的怪物却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对准了她举起手中的武器!

    “可恶——大地啊,束缚他!”

    莫皖情急之下突然间大吼了起来,翠色的光芒再一次从她的瞳孔中划过,然而,她只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脚下的土地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对于这个怪物却根本没有影响到分毫!

    “胡噶——————!”

    这个戴着破旧圆帽的诡异家伙突然如同猴子一般兴奋的跳起来,怪叫着把手中的草叉对准了莫皖,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的刺了下来!!!

    看着逼近自己的草叉,莫皖咬牙闭上了眼睛,但是她的心中却存在着诸多不甘,虽然知道仅仅一次自己还不至于死去,但是她依然对这种结局感到非常不甘心。

    ——可恶,就这样失去一条命吗?明明……哪怕权能无法使用……但只要让我拥有一把武器都可以…………!!!

    “哟~没想到那位王上阁下派下来的任务居然是来救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啊,同臣老爷子!”

    就在这时,钢铁般的重击声突然间震撼了整片街区。

    接着,那个本应该刺穿莫皖娇躯的草叉男的身体就如同炮弹一般倒飞可出去!

    !“咦?”听着突如其来的男性声音,莫皖本能地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是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挺拔的身影。

    其中一个是**着上身的青年,把自己那一头看起来极为柔顺的黑色在脑后扎成了一个长鞭,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如同灵活的蛇一般舞动;

    青年**的上半身纹着几乎布满了所有皮肤的艳丽花绣,而下半身则穿戴着如同古代将士一般的甲胄。

    而且,青年最值得在意的地方,则是他那双从拳头一直到整条小臂都被一对深蓝色的钢铁拳甲覆盖着的手臂,即便看起来有些瘦小,但却完全无法掩饰其中蕴含的力量。

    而站立在青年身边的却是一个白苍苍的老人,单从身高来看似乎比那个黑的青年还要矮一些,然而不论是他本人那宛若青松般挺拔的身姿、还是散出来的凌厉气势,都让人不敢小觑这个似乎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

    老人穿着一套浅棕色的马褂以及长裤,一件黑色的貂皮大衣被老人随意地披在肩膀上,白色的短虽然看起来没有太过打理,但是在老人着凌厉的气势下却显得更加威风凛凛。

    同时,这个老人的手上还倒提着一杆长枪,即便看起来只是一杆极为普通的长枪,但枪尖所散出来的凌厉寒光却无法被其他人忽视。

    “那么,果然就是这孩子了,对吧。”老人转过头,锐利的视线扫过莫皖,把手中的长枪随意地依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说道:“那么就交给你了,assassin,这种程度的敌人对于你来说不过是探囊取物的程度吧。”

    “啊哈哈哈,话倒是没错啦同臣老爷,虽然您对我这么信任我很感动就是啦,但是实际上……还是觉得有点累人呢~”青年金色的眼眸微微一转,露出了一抹纯洁但却充满了狡黠之色的笑意。

    “有时间废话还不赶紧去干活,梁山泊都是一群你这样的家伙吗?”老爷子突然露出了一抹不耐烦的表情,看着青年说道。

    “倒也不是啦,大家其实都很能干的,只不过也有像我家的主子那样的笨蛋在就是了——我打!!!”

    青年笑了起来,但在谈笑之间,他那被钢铁拳甲覆盖的右拳狠狠挥出,一拳便将一个敌人的头颅直接揍飞了出去!

    血液刹那间迸溅在青年的脸上,而就在这一刹那,血腥的气息仿佛激了这个男人的杀性,金色的双眸刹那间收缩,狰狞的笑容攀上了他仿佛女儿身般秀气的面庞之上!

    瞬间,青年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是的,没有任何征兆,就是单纯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不存在残影、也不存在风的轨迹。

    仅仅听见了无数声重拳出击的声音,数秒后,青年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了原地,双腕上绑着的长长的红色缎巾随着他的行动残留的风舞动着,而在所有人面前,那群刚刚还在追杀着莫皖的怪物的身体僵硬在原地。

    “很好!准备收工咯~李老爷平验货吧!”

    青年抬起手,轻轻地拍击了一下,刹那间,血雾在这群怪人身上乍现,所有人的身体瞬息化为了碎块飞向四面八方,原地只留下了如同牡丹花般绽放的血色雾气!

    “…………………………”

    莫皖看着攒钱生的一切,这一瞬间,她的确感觉到了【强大】二字,虽然她并不是没见过比这个青年更强的家伙,但是不得不说,撇开那种真正的开挂之人不谈,这个青年可以说似乎少有的能让他升起震撼之情的家伙——虽然这性格看起来很不靠谱就是了。

    “哎呀,小妹妹不要总是盯着我看嘛,会害羞的啦~”就在这时,男人看了看盯着自己的莫皖,秀美的脸上露出了腼腆的坏笑。

    ——莫皖老早就想问了,这个青年究竟是怎么才能做到把两种完全相反的形容词毫无违和感地刻在自己一张笑脸上的。

    “那个……谢谢你们帮了我……”莫皖看着眼前这两个明显一身中华装束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无须道谢,小姑娘。”老人看着莫皖,锐利的视线仿佛要把这个少女彻底贯穿。

    “呃……”莫皖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

    但是,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尖锐的破空声突然撕裂了空气,刹那间让一朵鲜艳的血花在空气中绽放!

    “………………唔咕?”

    莫皖震惊的看着没有任何犹豫地贯穿了自己心脏的长枪,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表情锐利的老人!

    老人看着莫皖平静地说道:“不好意思啊,你不需要感谢我们,因为不论如何,你都必须在这里死一次,小姑娘——唯一的区别就是,被怪物杀死和被【我等】杀死的不同区别了……”

    莫皖的意识在刹那间模糊了起来,血源诅咒中,在一个猎人死去之后,他死之前所作的一切事情都会被视作一场噩梦,并引领他前往名为『猎人梦境』的场所。

    莫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一血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交出去了,而接下来她将会被送往猎人的梦境,并重新开始一个新的轮回吧。

    不过就在她的意识彻底消失前,老人的声音也隐约地透进了她的大脑中:

    “借着『死去』这个难得的体验,去和他在梦中好好谈一谈吧,master——莫皖小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