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莫皖回过神来时,眼前的场景已经变成了自己熟悉的那个小镇,也就是剧情的生地——亚楠镇。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这是在游戏世界中的大环境下作为基础背景出现的小镇,也是在设定中著名的血疗之乡,亚楠人民相信血液蕴含着不同寻常的力量,并差不多依靠着血疗能够包治百病一类的噱头吸引了许许多多的外乡人来到这里。

    而玩家们在游戏中担任的主角身份,便是一个从外乡来亚楠求医的『猎人』,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猎杀古神之类的怪物之后最终依然走向各种各样悲剧结局开启了新周目的故事。

    “不过,作为VR游戏来说,这个画面做的是不是有点太精致了?”然而,看着眼前逼真的建筑以及黄昏之初那即将黯淡的环境,莫皖说出了这样的疑惑。

    她并不是不了解VR,至少就她所知道的目前的VR技术,很难彻底的将周围的环境完善的就如同真实存在的一样。

    “………………不对,有点问题。”

    这时,莫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没有任何身处于一个游戏中的感觉。

    因为她没有感觉到自己脸上带着的VR设备以及自己手中的手柄!

    “这是……怎么回事?”莫皖皱起了眉头,就在这时,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界面。

    『恭喜您有幸被次元游戏选中成为玩家的一员,您作为新任的系统持有者,将要在这个世界完成相应的任务并成功存活下来。』

    “次元游戏?系统持有者??”莫皖疑惑了起来,看着周围的环境,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她陡然现——在自己的身边还聚集着人数不少的路人,从他们惊愕的表情来看,似乎同样是玩家一类的存在。

    这一瞬间,莫皖似乎有点理解了几分,对于网络小说之类的她倒也不是不了解,类似的套路她也见过不少,最主要的是,她非常理解依靠着现阶段任何的科技手段,都很难在游戏中完美还原出这种生动的人物表情。

    但是眼前的界面没有做任何多余的解释,继续变换出了新的文字:

    『世界定位——

    新手世界:血源诅咒

    基础任务:在死亡次数不过五次的情况下完成轮回

    支线任务:

    1???

    2???

    3???』

    不仅仅是她,看起来其他人也接到了同样的信息,只不过不同于莫皖现在的冷静,这帮人要么是充满了疑惑之色,要么就是充满了不相信的表情。

    只不过,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个面无表情的小女孩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小女孩身上穿着一个黑白相间的哥特式服装,如同洁白的瓷娃娃一般可爱的面容上不带一丝一毫的表情,但是对于莫皖来说,这个小丫头倒是很符合她的口味——至少比起某个喜欢玩VR女友的变态萝莉神明要好的太多了。

    如果真的是所谓的无限流或者系统流之类的,莫皖果然还是希望能和这个孩子好好打上交道啊……

    “导师……这个世界的讯息可以调给我看一看吗?”这时,那个面无表情的小女孩突然低声问道。

    【嘛,血源诅咒啊,我想起来当年和我那个室友一起联机打Boss的时候了……咳嗯,总之,这个世界属于一个类似克苏鲁黑暗风格的游戏作品,大概就是在一个被诅咒的小镇里,作为猎人的主角展开了一场(被)古神屠杀的黑暗故事。】

    “这个世界……很困难吗?”小女孩皱着眉头问道。

    【和困难与否并没有太大关系,事实上,血源诅咒用单纯的实力论衡量是没有意义的,有一些Boss级别的怪物放到你这里,可能就属于三下五除二就会呗解决的程度,但有些东西的难缠程度却也是乎想象的。】

    看着小女孩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声音继续解释道:【简单来说,就类似于克苏鲁神话,单纯的实力比拼是毫无意义的,有些存在对于人类的克制达到了一击必杀的水平,但真正实力却很弱,而有些怪物明明表现力强的不像话却被人类屠杀,差不多就是这种表现。】

    “也就是说……实力难以把握吗?”小女孩看向了周围的新人,不由皱起了眉头,“可是……看这些人的状态,不管什么难度下的世界似乎都毫无意义可言啊……”

    “那个……请问你的名字是……”就在这时,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这小女孩不由得稍微惊了一下。

    她定睛一看,原来是这群新人队伍中那个极少数的女孩之一,不过在面对这个女孩的一瞬间,小女孩突然觉得自己本能地放下了心中的戒心。

    这对于她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几乎常年混迹于这个游戏中的她可以说是对任何事物都采取谨小慎微的态度来接触,可是第一次只看到第一眼就放下戒心的人,除了【他】之外,恐怕就只有这个少女了。

    “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吗?”莫皖看着本能地后退了一步的小女孩,不由有些失落地干笑起来,并且暗自思忖着这孩子果然是一个老手。

    “不,没事……”平复了一下自己略微有些惊讶的心情,小女孩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莫皖,“你叫什么名字?”

    被小女孩突然率先问出了自己最想也能的问题,莫皖也不由得愣了一下,紧跟着本能地说道:“呃……莫,莫皖。”

    “莫皖小姐吗?”小女孩点了点头,突然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我的名字是【铃】……或许日后还会见面,请多指教了。”

    “那个……请多指教。”莫皖突然觉得自己的主动权好想都被彻底夺走了,只不过她却也突然意识到了铃话语中的意思,“…………今后还会见面……是什么意思?”

    铃微笑了起来,就在下一瞬间,她的身体宛若鬼魅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就仿佛她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一样。

    就在铃消失的同时,怪物一般嘈杂的咆哮声突然从四周传了过来,几十个瘦高的人纷纷提着火把以及草叉直接的农具向着这边踉踉跄跄地冲来!

    “哼!”

    莫皖并没有说话,但从她的眼中却能够看的出来,她似乎并没有把这群怪物放在眼里,然后——翠色的光芒在她的双眼中忽然划过!

    紧接着——————

    “……………………………………”莫皖沉默了。

    是的,因为什么都没有生!

    眼前的世界根本没有出现莫皖想象中应有的变化,一切事物依然按照原有的动作行动!

    只见这些怪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度不减的冲向了莫皖,手中的草叉高高举起,对准了这个手无寸铁的少女狠狠地刺了过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