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这家伙还有救吗?”

    ——………………是谁?

    “唔……有些难办啊,灵核受损严重,现在这种状态下还能活着就已经是奇迹了。?八一中文网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女性的声音?究竟……是谁?

    脑海中刹那间浮现出各种各样的画面,宛若人临终前在脑内回荡的一生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在眼前回荡。

    “不好,这孩子现在的状况非常不稳定……”女性的声音多了几分焦躁,“在这种状态下,随时都会有消失的危险!喂,你这家伙,给我过来帮一个忙!”

    ——有谁……在担心我么?

    记忆刹那间出现了一丝波澜,oo眼前出现了一个红彤彤的心脏,被一只洁白的小手攥在了手心中,随着血液向其中输送而不断地跳动着!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记忆中的那个小手的主人狂笑了起来,仿佛在嘲讽着自己和他人的愚蠢。

    【master————!?】

    无数的声音在周围响起,让他觉得无比的熟悉。

    “你认真的么?我可是关在这里的囚犯,就这么让我为你这个席医师打下手,于情于理有些说不过去吧。”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充满了不屑和平静,对着女性说道。

    oo的记忆终于定格在了一个画面之中。

    ——他看见了自己的脸,或者说,是看见了名为『自己』的躯体吧。

    所有和自己亲近的人都震惊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或许这个时候他们还没能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吧。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而甜美的女孩的沉重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对不起,master,是我没有保护好您,但是不要紧,现在马上为您启动紧急的存留方案,即便灵魂已经与**分离,但只要**完好无损,灵魂在修养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依靠**再一次复生,但是强行保存灵魂这种事情是违反了规则的,所以……master,接下来我……以及系统可能会被关闭一段时间,请一定要努力的生存下去!』

    “啊,你的确是罪犯没错,但在你我的身份之前,先是作为这孩子的servant而降临,所以现在究竟应该去干什么,还需要我详细说明吗?岩窟王——————”

    ——————————————————————————————————————————

    他猛然间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时间有点难以转换过来自己的思绪。

    “我……在哪里来着?”他猛地坐了起来,揉着自己的头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问道。

    入眼的是一个阴暗而狭小的灰色空间——一张单调木板床放在进入房间的右手边,然后,一个马桶摆放在了……床的床头,正对着自己的脑袋?

    “我o!这里是哪里啊?”他猛地坐了起来,床头上摆马桶他这辈子可能也就见这一次了。

    “嗯?原来你已经醒了啊。”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隔壁传了过来。

    他猛地站了起来,对着隔壁问道:“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吗?请问这里究竟是哪里?”

    “小声点,我这边听得见。”声音似乎是一个男性,只不过他似乎露出了很不耐烦的语气继续说道,“如果我说这里是监狱,你会相信吗?小子。”

    男人突然说出的这一番话,让他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

    “监……监狱?不,等一下,请等一等,我做了什么坏事吗?为什么要把我带到监狱里来啊,这是非法监禁!”

    “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傻小子。”突然,隔壁房间的主人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疯狂,“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不是很简单吗——【他们】希望你进来,那你还会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吗?”

    “这怎么可能,喂,我要出去,我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他疯了一般的站了起来,向着前方跑去。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在房间的门处被挡住,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在刚刚触碰到房门的那一瞬间,房门就自动打开了。

    “可以出去了吗?”他顿时惊讶的看着眼前生的变化,眼中顿时出现了一抹期冀之色。

    然而,接下来生的事情却让他在一瞬间从天空跌落深渊。

    “给我滚回你的房间里去!傻子!睡觉时间跑出来想要找死吗!”

    突然间,一根粗壮的木桩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那巨大的力道几乎把他的五官以及大脑都要彻底震碎!

    跟着这个巨大木桩依然未减的力道,他居然就保持这样的状态跟着木桩飞了出去,狠狠地被怼进了墙体之中!

    木桩落下,深陷在墙体内的脑袋才终于有能力看向外面,此时此刻,已经几乎变形的眼睛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如同鬼神一般的男人,眼中露出了一抹恐惧之色。

    男人把金色的头随意地梳成了背、近乎黑色的身躯上充满了结实的肌肉,带着红色手套的拳头狠狠地在面前捶了一下,仿佛迸溅出耀眼的火星!

    他上半身几乎什么都没有穿,而下身则穿了一身类似于警卫一般的制度裤子,头上也带着一顶同样的警帽。

    “怎么,你这个犯人难道想跑不成?”男人轻轻地咋舌,如同看着渣滓般看着他,如同钢铁般的拳头在面前攥成了砂锅般大小,对着他根本没有任何多余言语的砸了下来!

    “那就必须要好好地教训一下了啊!混账东西!!!”

    “轰————————!!!!!”

    浓烈的烟幕充斥了整个房间,仅仅靠着普通的一拳就足以掀起如此骇人的重击,这何尝不让人心生震撼?

    “嗯?”不过,男人轻咦声却突然响了起来,似乎在惊讶于什么事情,“你这家伙现在也要来阻止我吗?”

    “哈哈哈哈哈哈,当然,而且这可不仅仅是我自己的问题啊,面对一个刚刚入狱的孩子,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些过火了,贝奥武夫警卫长先生。”

    一个身披着厚重的黑灰色大衣、头戴着黑灰色的圆帽的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带着黑色手套的右手探出,用力握住了男人那看起来蕴含着无比强大巨力的拳头——正是这个男人挡住了这足够杀死任何生命的一拳!

    “哼,我知道了,那就给我好好的教导他啊,混账东西。”男人啧了啧舌,慢慢收起拳头,向着门外走去,用仿佛要杀死男人的眼神回头看了他一眼,走出了这间牢房。

    ——这里……真的是监狱吗?

    他无力地看着眼前生的一切,大脑内已经无比的混乱。

    “那么,这小子就暂时交给你了,医师。”男人看着倒在地上的他,挡住男人的拳头微微甩了一下,收回了宽大的袍子中,“只不过,没想到一天之内会到你那里两次……这小子的前路难以预料啊————”

    在他的意识消散之前,他看见了一个似乎非常美丽的女性从门外走了进来————

    ——那么,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

    ——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