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仿佛一阵催人泪下的哀乐,在天空中荡起了混浊而沉重的哭鸣。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岳晨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在这被净化过一次的大地上绽放出了一朵巨大的红色鲜花。

    这一瞬间,站立在大海之上的山之翁手中的剑微微动了一下,幽蓝色的火焰慢慢停滞了。

    “这样啊……天命终究无法逃过啊……”

    山之翁回忆着钟声响起的瞬间——天命已经告知了他无数回,不论是他还身处于另一个世界时听到的钟声,还是刚刚在战斗中听到的钟声,都仅仅指示着一个人而已——岳晨的死亡。

    事实上吉尔伽美什也早就已经提醒过岳晨了,而他的告诫其实也是有用的,在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岳晨就已经照着那个金色的家伙所说的那样认真的去对待了。

    但是,岳晨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上,更不会想到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会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中最信任的那个少女!

    “啊~~~你就这样悲伤的死去吧~岳晨。”晓美焰脸上显露出了潮红的笑容,双手捧在自己的脸颊上,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脸颊上的鲜血,“不对,也许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呢,让你没有一丝一毫痛苦地死去,没有比这个事情更加值得高兴了不是吗?”

    晓美焰露出了崩坏的表情,轻轻地亲吻着双手捧着的岳晨的心脏,难以压抑自己的兴奋狂笑起来!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BB的身体仿佛在刹那间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半跪在地上,岳晨已经死亡,这一点在刚刚那一刻就已经成立了。

    身体开始慢慢消失,失去了他人供魔,即便是BB也很难继续维持自己的形态了。

    “晓美焰……你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坏掉了,不是吗?”

    “啊,是呢,你说的没错。”晓美焰看着BB,眼中露出了陶醉的神色,“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坏掉了啊,在我想要拯救小圆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沉醉于不断的轮回之中了。”

    ——不断的轮回

    ——不断的失败

    ——不断的拯救

    ——不断的死亡

    “我见证了世界一次一次的灭亡,或许我早就觉得,这个世界的毁灭将是必然的事情了吧!”

    晓美焰的身体开始生了剧烈的变化,原本柔顺的长突然扭曲在一起,巨大的利爪冲破了她的肌肤,原本美丽的面庞在顷刻间化为了螺旋般的基盘,展露出轮回般的疯狂。

    灰暗的色调在刹那间覆盖了天空,眼前的【晓美焰】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嚎。

    “晓美……同学…………”

    所有的少女震惊的看着眼前生的剧变,在这一瞬间,他们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刚刚那瞬间究竟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这个是……魔女!?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巴麻美和佐仓杏子震撼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她们还并不知道魔法少女的真正末路,所以面对晓美焰的变化,他们所有人都说不出半点话来!

    这时,盘绕在小圆肩膀上的丘比看着把世界染上绝望的少女,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所以,是我赢了啊,晓美焰,恐怕你之前永远都不会想到吧,远远出你们所有人能够承受的事态的可并非是毁灭世界的外因,而是源自于你内心中不断膨胀的绝望啊。】

    BB艰难地抬起头,看向了眼前这巨大的魔女,开口说道:“原来如此,无限的轮回,无尽的扭曲,抛弃德行、放弃理念的女人,最终化为了背弃、背德之魔女,就是你了啊——晓美焰!”

    达芬奇的声音突然再一次响起,让原本就混乱不堪的场面变得更加让人难以『等一等!BB小姐!你们那里出现了更强的反应……数值是……怎么可能!?已经到了没办法检测的数值了!是完全越了提亚马特和666之兽的等级——不,这根本就是不存在于同一个次元上的存在!』

    【这样啊,哪怕连你也终于坐不住了吗?】丘比抬起头看着已经扭曲的天空,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为世界带来黑暗与绝望的『绝对恶』。】

    天空中爆出了一抹耀眼的强光轰然间砸在了地面,但这骇人的场景却在一瞬间归于平静,只留下原地那尚未散去的烟幕。

    “这样啊,岳晨这孩子已经死去了吗?”平静的声音突然在烟幕中传了出来,这个声音听上去并不是太苍老,但是在这声音传入在场所有人耳中的刹那间,却觉得自己仿佛在面对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怪物!

    刹那间,烟幕散成了虚无,一个看起来几乎和岳晨差不多年级的青年走了出来,无神的双眼扫视了附近所有的人。

    伴随着青年的眼神从每个人身上划过,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仿佛被一股阴冷的风吹拂而过,不寒而栗的感觉让少女们都本能地退后了一步!

    “这个……到底是…………”奈叶咽了咽口水,惊恐的看着这个人。

    “你干的不错,小焰。”青年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只巨大的魔女,仿佛回忆着什么一般的开口说道,“灭绝希望,散播绝望,这才正是你……也是我的命运吧。”

    青年笑了起来,在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无奈的神情:“从一开始就坏掉的人,何尝只有你一个呢?”

    “啊,不错,真正坏掉的人,还需要算上你一个对吧,这个所谓的次元游戏的开者。”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青年背后响起,安徒生和莎士比亚走了过来,看着这个青年说道。

    “英灵——安徒生以及莎士比亚吗?”青年的感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只是这样轻声喃喃着。

    “没错,就是我这个三流从者。”安徒生笑了起来,看着青年说道,“那么你这个开者究竟来这里是想要干什么呢?或者说,您举办这个游戏的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要不要在这里给我们好好的说明一下?”

    “目的吗?”青年看着天空,露出了一抹怀念之色,“只不过是为了实现一直未能实现的梦而已。”

    “梦?”BB看着青年,皱着眉头问道。

    “是啊……梦……”青年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拯救所有的世界,让所有的人类从痛苦的漩涡中解脱,这便是我的梦想。”

    “…………………………”

    “一开始我也如同一个蠢货一般不停地去拯救、去不断地救赎着他们,但后来我现这的确只是一个可悲的梦。”青年露出了回忆的表情,“所以我终于清醒了,既然没办法通过拯救的行为来让人类解脱,那么……就让人类不复存在好了,这个所谓的比赛正是以这个想法诞生出来的产物。”

    青年突然笑了起来,一直没有表现过情绪的他居然在这一刻开怀大笑了起来:“没错,通过在人类之中选拔出最适合散播绝望之人,将他们培养成真真正正的绝望,杀死心存善良与疑虑者,将最纯粹的**和恶意散播在整个世界、乃至各个宇宙当中——这便是这个游戏最本质的目的——直到最后,由我来亲自将所有的绝望在整个宇宙中引爆,积蓄了万千世界中所有人类最本质的恶意的能量,能够在一瞬间把所有的世界的人类毁灭殆尽吧。”

    “怎么可能……那种东西……真的是拯救吗!?”奈叶震惊的看着这个男人,大声质问道。

    “呵呵……哈哈哈哈,当然,当然是拯救,将人类永远从痛苦之中解脱,让所有的人类因为恶而瞬间死去,你不认为这是对于这种存在来说最幸福的死法了吗?”

    “释放了**,让人们能够从严苛的束缚中解放,内心充满了恶念,让所有人能够在自己死亡的瞬间毫无愧疚的死去!有什么能够比这样更加完美的拯救方法了吗?”

    说到这里,青年微微停顿了一下,看向了岳晨的尸体说道:“只不过啊……我的确是险些酿成了重大失误,看来在之前,我最后的一丝善意让我把最后的希望交付于这个孩子手上,为此我才在这个世界废了如此的力气啊,不过也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提亚马特和666之兽的联合碾压居然会失败,好在最后的方法成功了,也让我省去了不少麻烦不是么?”

    “…………………………也就是说……杀死master的……是你对吧…………!!!”

    阴冷的声音突然从青年背后传来,就在这时,仿佛带有腐蚀性的气息从他的背后扑来。

    一直以来如同小猫一般乖巧而神秘的静谧已经彻底被愤怒而扭曲了面容,就如同一只猛虎一般向着青年扑了过来!

    “给我……把master……把岳晨先生还回来啊啊啊啊!!!!”

    静谧在这一瞬间彻底颠覆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形象,宛若洪水般的泪水浸染了她的脸庞。

    岳晨先生说过的,等到回去之后就和她一起去逛街,他答应过了的——

    可是现在……

    现在

    ……现在!!!!

    “无法原谅你!你竟然……你竟然杀死了他!竟然敢杀死他啊啊啊啊啊啊啊!!!”静谧愤怒的哭喊着,浸满了毒液的双手和短匕向着这个青年的背影猛地刺去!

    杀了他!

    一定要杀了他!

    他杀了我的爱人!

    是这个男人杀死了我最喜欢的人!

    杀死他,就好!

    杀死,

    不管怎么样,

    毒杀也好,咒杀也好,无论如何我都要杀死你!!!

    岳晨已经相当于静谧的一切了,这个可怜的哈桑完完全全的只是想要能够和自己的所爱之人朝夕相处而已!

    但是眼前这个人却毫不留情地夺走了属于她的世界!

    泪水不断地流淌着,静谧已经崩溃了,自己深爱着的那个人死去了,而自己却根本没有在他死去的时候帮上任何的忙。

    她现在脑中的想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死眼前的这个男人,杀死让岳晨死去的这个家伙!!!

    “静谧的哈桑……身上带着绝对无法治愈的剧毒吗?”然而,青年却突然开口说道,“但是啊,即便拥有着让世人恐惧的致命毒素,你本人却依然如此的弱小呢。”

    破空声突然从青年背后响起,一把飞刀突兀地出现在了静谧的眼前,闪烁着寒芒的银制刀刃撕裂了空气,对着她的额头穿刺了过来!

    “铛!!!!”

    就在这时,金属的碰撞声突然响起,一把漆黑的重剑顷刻间击落了飞来的匕,但是产生的巨力依然把重剑的主人和静谧推得倒退了几步!

    “山之翁啊,真没想到你这家伙也会在这里。”青年微笑了起来,看着这个高大的身影仿佛看见了什么老朋友。

    山之翁眼中燃烧着幽蓝的火光,凝视着这个青年说道:“是啊,许久未见,楚先生,真没想到再一次见面会以敌人的身份兵刃相见啊。”

    “敌人暂且算不上吧,毕竟你现在也没有办法对我出手,不是吗?当年你与我的誓约,现在还没有解除,对吧。”

    “是啊,但即便如此,你居然在我的面前想要杀死我旗下的人,算不算违约呢?”

    山之翁站在静谧的面前,看着这个青年说道,幽蓝色的火光仿佛怒火一般在全身燃烧起来。

    “初代……大人…………”静谧呆呆地看着在刚刚那千钧一之际救下自己的人影,呢喃着说道。

    “冷静下来,静谧之哈桑啊,汝浸满百毒的身躯绝非仅为了毁灭而存在。”山之翁把重剑凌空斩下,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你所拥有的能力,更应该为【拯救】与【守护】而使用啊!”

    “那么你这样一来真的认为自己已经胜利了吗?”梅林看着青年,笑着问道。

    “当然不这么认为,邪不胜正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因为某个傻头傻脑的满口正义的家伙而败亡吧。”青年突然笑了起来,“但是只要我依然存活于世,那么散播恶,传播绝望就绝不会停息,我要达成的是一个充斥着绝对恶的世界——这才是我一定要实现的愿望!”

    “但是现在——”青年看向了岳的尸体,突然露出了一抹嗤笑,“不好意思,诸位代表着人类英雄的英灵们啊,我要彻底否定你们所有的努力,或许这孩子的**已经死亡,然而对于我来说,仅仅是**的死亡还完全不够!”

    山之翁猛地盯住了青年,开口问道:“楚,你这家伙难道想要……”

    “没错!**的死亡还不能被称作死亡,岳晨的**已死,但是我却现了,他的灵魂依然存活在世界之中!而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这个盛放他灵魂的躯壳都彻底毁掉!”

    “没错,能够容纳灵魂的容器消失,那么岳晨也就会彻底死去了吧,不论任何方法都不可能再度复生,等待着那必将到来的死亡之时!”

    青年这样说着,手中突然涌动起了黑色的魔力,刹那间,汹涌燃烧的火焰从他的手中爆射而出,对准了岳晨猛扑过去!

    只要一瞬间,岳晨脆弱的尸体就会被焚烧殆尽吧。

    “不会让你得逞的,恶党——为某人而写的故事!”

    “哈哈哈哈,那么我也要稍微努力一下了!开演之时以至,此处应有雷鸣般的喝彩!”

    刹那间,安徒生和莎士比亚站在了岳晨的面前,伴随着两人宝具的施展,两人的面前顿时出现了一面由人影组成的墙壁!

    顷刻间,火焰扑击在这面墙壁的瞬间便被熄灭,而就在同时,天空中突然间张开了巨大的裂缝!

    “很好!就是这里了对吧!”

    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响了起来,接着,一道暗色的光芒突然降临,一只巨大的阴森鬼爪从空中探下,对着岳晨的身体抓了过来!

    “很好!岳晨阁下的**get!接下来就是去做好完全的准备啦!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幕后黑手,这孩子的身体就由我先保管啦!”

    “……………………”青年盯着这只巨大的鬼手,半晌没有说话,但是他接下来却没有继续关注这个事情,反而是毫不在意的转过了身。

    “怎么,现在就要离开了吗?”安徒生看着青年的背影笑了起来,这一刻,在倾尽全力使用出宝具之后,哪怕他和莎士比亚都已经濒临消失的地步。

    “啊,因为已经不需要继续就在这里了。”青年看着丘比,慢慢说道,“那么这个世界的走向就交给你好了,小焰,究竟是毁灭还是继续轮回,全部都由你自己来决定。”

    “你要去哪里?”BB手中抱着贞德和童谣,看着这个青年,凝重的问道。

    “还用问吗?当然是准备接下来的战斗了,既然岳晨的身体已经被带走,那么也就证明接下来这孩子依然有复活的可能,既然这样就去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吧。”

    “看起来……你还是在忌惮着岳晨先生呢。”BB突然笑了起来,言语中不失嘲讽的意味。

    “没错,我的确在忌惮他,也正因如此,他一日不死,那么我就必须更加谨慎的对待他,如果想要拯救他的话就去寻找他吧,月球的智能aI啊,根据着你与他的因缘去寻找那个孩子吧。”青年看着BB正在不断消失的身体说道——在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即将被彻底排斥出去。

    “在他尚未死去之时,就绝不放弃任何可能的线索,我说的没错吧,我期待着在最后的决战之时,你们所有人都能够以正义的一方站在我的面前,穷尽一切正义,来击败我这个罪恶之身吧!”

    在所有的人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刹那间,青年的声音也终于传遍了整个世界: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人类的英雄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