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岳晨话音落下的瞬间,666之兽身上迸出了血光,它的七只兽头竟轰然飞出了五只!

    在巴贝奇的攻击下,五只兽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落入了黑泥海之中!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仅剩的两只兽头中传来,666之兽几乎以要在整个黑泥海之中翻滚的姿态哀嚎着,七只兽头瞬间死去了五只,这对于它来说可谓致命的打击,不论是感受到直达灵魂深处的剧痛,还是对于它的灵基都是极大的打击!

    【该死的!为什么!为什么啊!查尔斯?巴贝奇!!!你明明也是被践踏的那个人!明明也是被人类所舍弃,被人类所遗忘的人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为了人类如此努力啊!?】666之兽狂一般地对岳晨的方向大吼,似乎想要让巴贝奇回答它的疑惑。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啊……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666之兽。”岳晨看着666之兽的眼睛,没有任何的迷茫说道,“因为巴贝奇没有在意啊。”

    【没有在意?为何会这样?难道他没有对人类的恨意吗?这不可能!连梦想都被视为了妄执,连成就都被他人取代!这样还不足以对现在的人憎恨吗!?忘却了他的功绩,忘却了他的名字,连他的经历都仅在人类历史中一笔带过,这样还不足以去憎恨人类吗!】

    “执念啊,那种东西巴贝奇当然有,但是啊,666之兽,这也正是你无法理解人类的真正原因。”岳晨看着巴贝奇说道,“他的梦想的确已经破灭了,但他却并不存在你所说的扭曲感情,不甘心的确有,怨念也肯定会有,但是在接触过现代的一切之后,这家伙也觉得现在这样子也很不错啊!”

    岳晨看着666之兽说道:“所以,既然没有办法理解他人的情感,就别用你那套理论去揣测别人啊!白痴!”

    666之兽的怒火不断攀升,而随着它的魔力不断膨胀,?666之兽身体的伤口居然出现了令人头皮麻的脓肿,哪怕那些断裂的兽头也不断地如同浆糊一般涌动出来!

    接着,眼球、牙齿、口腔等五官出现在了666之兽的脓肿之上!

    【该死的!杀了你们!弥赛亚!我绝对要杀了你们!】

    作为人类恶的一员,或许666之兽不及提亚马特那样拥有极强的不死性,但是它却拥有着简直如同不死的强的恢复性——而现在,这个在它濒死之时爆出来的回复也终于爆出来!

    “要小心!master!”

    小贞德突然跑到了岳晨面前,圣旗散出了柔和的光芒,即便作为贞德a1ter的幼年体,但却可以说拥有着黑白贞德共同的力量。

    正因为她一直站在那里不断地负责抵御666之兽最后的那一次反扑,所有人才抓到了最后的攻击机会!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机会就在这里了啊!主啊!给我看好了!如果毁灭这个世界是你的旨意,那么在下便亲手断送您这愚昧的想法吧!】

    就在这时,尖锐的嘶喊声突然传来,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而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666之兽巨大的身体突然僵硬了起来,因为它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恢复停止了!

    【这个声音——难道是————】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你该不会已经把我忘记了吧!666之兽哟!】

    “这个声音——”小贞德抬起头,但却不同于666之兽的愤怒,而是自内心的惊喜。

    【不错!吾之圣女哟!吾之永生尊敬的圣处女啊!】激动的声音传来,666之兽的身体中传来了男人坚定的话语,【吾乃法兰西元帅——吉尔?德?雷斯,助阵来迟,请圣女原谅在下!】

    “嗯嗯!吉尔,你现在在哪里?”小贞德紧紧的握住了旗杆,看着666之兽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圣女啊,无需寻找鄙人,鄙人此刻以身在死亡的边缘,但是这确实无可厚非的事情,在下只是一介堕落之徒而已,被世人唾弃之人,也正因如此,与恶同归于尽才是吾最后之路!】

    666之兽重重的喘着粗气,他突然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魔力开始狂乱了起来!

    【给我等一等!吉尔德雷斯!你这个混账!你这个混账该不会是想要——————】

    【没错!六百六十六之兽啊!企图将我这鄙陋之躯化为魔力便是你最大的失误!在此,吾向主证明,向这世界起誓,定要让你彻底化为灰烬!与我同样的无可救药的恶啊!以我这罪恶之身为祭品,将你的一切都彻底夺走吧!】

    666之兽体内的魔力在瞬间暴走,原本不断恢复的脓肿突然破碎,比之前更加刺眼的血光迸溅在黑泥之上,而666之兽也在这一刻惨叫起来!

    【混账东西!混账东西啊啊啊啊!竟然引爆我体内的魔力!杀了你!吾绝对要杀了你啊啊啊啊aaaaaaaa!!!】

    “吉尔……你想要同归于尽吗?”小贞德的脸彻底变色,焦急地大喊起来。

    而就在这一瞬间,岳晨的系统也突然弹出了一个面板,在上面——一个印有吉尔德雷斯的银色卡片正在不断地崩溃。

    “喂……等一下,难道说,我记得一开始除了孔明你还召唤出过一个从者……难道说那个caster……”

    【不错,岳晨阁下,吾只不过暂且等不及先行一步而已,或许您这等人看不惯我这罪人的丑陋行径,但是就在此处,也让我吉尔德雷斯作为一个侍奉您的servant,如同黑胡子氏那样,来一场cooooooooL的退场吧!】

    “吉尔————!?”

    在贞德的惊呼之中,666之兽的身体爆炸了,从肚腹处开始,血液如同海啸般迸溅向四周,魔力暴走让它的灵基都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此时此刻,666之兽已经陷入了真正的虚弱期!

    【aaa——aaaaaaa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尔德雷斯……吗?”BB看着天空中飘散的血花,微微的垂下了头,“的确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呢。”

    “嗯……”岳晨看向了系统的界面,吉尔德雷斯的一栏已经灰暗了下来,如果说巴贝奇消耗了力量重新变成了卡片,那么吉尔德雷斯则是作为了废弃的卡片重新回到了英灵之座。

    或许下一次再召唤出吉尔德雷斯,他也将成为一个不曾拥有这一次记忆的新的个体了吧。

    “啊,绝对不能让他的努力白费。”岳晨看向了666之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那么,master桑~”这时BB突然凑近了岳晨,神秘的笑了起来,“就在这里和我结合吧~你觉得如何?”

    “结结结——结合!?”岳晨顿时惊悚的退开了好几步,但却引得BB轻笑了起来,“啊啦啊啦~master还真是纯情到可爱呢!不过很遗憾,结合可不是指**上的结合,而是力量上的哟?”

    BB轻轻地抓起岳晨的手,看着他手中的王权戒指:“就用你所拥有的权能,以及我所拥有的权限来创造奇迹吧,master——人类恶只应由人类解决,因此如果我去攻击的话就不成体统了,那么就在这里将我最后的杀招交给您好了,这也是能够杀死666之兽的最后杀器。”

    一枚黄金的杯子出现在了岳晨和BB之间,闪烁着贪婪的金色光芒,在看到这个杯子的一瞬间,哪怕岳晨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痴迷之态。

    “可别被它诱惑了,不然就绝对没办法再回归神智了啊。”BB弹了一下岳晨的额头,让岳晨的神智清醒了过来。

    “咳恩……抱歉。”

    岳晨清醒过来后,尴尬的运转起王权戒指的权限,在瞬间,BB和岳晨的权限对接到了一起,黄金之杯落进了岳晨手中。

    【那个……那个是——那个难道是——————!!!】

    在看到黄金之杯的瞬间,666之兽在这一刻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魂飞魄散了,呼吸停滞、心脏停止了跳动。

    它怎能不熟悉这个东西——这是世间极致的宝物,也是世间最邪恶的魔物!

    激人的贪婪,勾引人的欲念,这是人类堕落的源泉之物——其名为『黄金之杯』,同时也是本应骑乘着自己降临的——名为『巴比伦大***的人类之恶的持有物!

    ——住手!

    “再见咯,666之兽先生,当然,现在的你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话来了吧~”BB看着666之兽眨了眨眼睛。

    ——快住手!!

    BB看向了岳晨,开口说道:“那么,master,来用出这一招吧,我想灵子世界已经把讯息给你了吧?”

    “啊,了解了。”岳晨点了点头,高高的举起了黄金之杯,杯中的内容物缓缓的流淌而出!

    【————给我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666之兽绝望咆哮中,暗紫色的液体淹没了它的残破之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