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贡对着所有向她展开了攻击的人咆哮着。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巨大的身体掀起狂怒的波涛,本就已经是巨兽的戈尔贡,在经过666之兽的污染下仿佛变得更加巨大了。

    足够有数十层楼高的巨大身躯张开狰狞的蛇头,每一只蛇头都闪烁着紫色的威光。

    传说之中的戈尔贡拥有着能够石化整个世界的魔眼,不过这个戈尔贡明显不具备这种大规模得魔眼。

    但即便如此,被她所射出的石化魔眼直接照射到的话,就绝对会变成石头,这便是此时此刻对于岳晨等人来说最大的麻烦。

    岳晨猛地向后退去,闪开了从天空中坠落的光芒,海平面感觉已经不复存在了,被光芒照射的瞬间,海面便已经化为了坚硬的石块,而这样反而给了岳晨他们更多的落脚点。

    “哈啊啊啊啊!!!!”

    小女孩坚定的呼唤声传了过来,杰克化为了黑色的流光,翻转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手术刀,在戈尔贡那庞大的身体上穿行着。

    每一次手术刀的起落都带起了戈尔贡身上的血光,但这种伤势却没有办法给戈尔贡带来太过巨大的伤害。

    “雷光战斧!”菲特手中的雷光战斧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化为了两把巨剑冲向了戈尔贡。

    同时,蕴藏着不容小觑魔力的炮击也突然迸,八神疾风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骑士杖。

    在这里能够与戈尔贡正面抗衡的似乎只有菲特和八神疾风等数人而已,然而不知道是犹豫来自于整个世界的限制或是什么原因,两个少女似乎一直在被限制出力。

    因此,尽管两个人都挥出了自己的力量,但却没有办法对戈尔贡造成决定性的伤害。

    ——因为每次的攻击都没有办法对戈尔贡造成伤害。

    这或许也是来自于666之兽的权能吧,能够把所有的攻击当做没有生过,这种已经表现出来的能力就已经足够Bug了。

    不过权能基本上都是一些完全不讲道理的东西,所以对于岳晨等人来说,戈尔贡所拥有的恐怕还不能当做完全的666之兽权能——『十项王冠』吧。

    而虽然菲特和八神疾风可以说是越人类的至强者,但却没有办法无视掉666之兽的权能。

    毕竟能够无视权能的话,就必须要有能力达到和666之兽同一水平线,站在同一个起点,而并非从底楼对抗顶楼。

    这样的话就已经限制了菲特等人的出力。

    “Fire!!!”

    伊莉雅对准了戈尔贡,用红宝石出了炮击,而其他的少女也纷纷动了属于自己最强的攻击。

    然而在所有攻击轰炸到戈尔贡身上时,都如同投入大海的石子,连一丝波澜都没有便消失在众人眼中。

    取而代之的则是戈尔贡更加暴怒的反击!

    【还真是陷入绝境了啊。】孔明看着戈尔贡开口道,【666之兽的权能,再加上本身所带有的石化魔眼,棘手程度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啊。】

    “有什么好办法吗?孔明。”岳晨皱着眉说道。

    如果不在这里打倒戈尔贡,那么对666之兽最后的总攻就无从谈起;但是想要打倒戈尔贡,却又必须击破666之兽的权能,这似乎就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了。

    【很遗憾,面对权能的力量,哪怕是我等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这本就是作弊级别的存在,是我们本就没有办法抗衡的东西。】

    岳晨皱起了眉头,仔细地思索着对策,没有办法无视权能,是因为其本身就是处在不对等的级别下建立而成的。

    无视权能的方法目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属于从者的『神话礼装』。

    『十顶王冠』是人类史的开端,文明之光的黎明,简单来说,就是人类遗传因子中的原型之力。

    这可以说是所有人类都有的。

    而不管权能为何,若是处于同一级别的力量,『十顶王冠』也就不能将之『视为无物』了吧。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解放被被星球进行封印指定的英灵根源——也就是『神话礼装』。

    亦可以说是象征着英雄的原初之物。

    将本不应该和权能的使用者处于同一水平线的从者提升至同等的阶段,籍由这种办法来做到抵消权能的作用。

    即便没有办法做到必胜,但却可以排除权能的作用,让十项王冠的无敌可以被击破,这才是神话礼装的意义。

    但是很明显,现在这种情况下,先不说自己这边究竟有没有从者拥有神话礼装,即使有,恐怕根本不会给岳晨或者身边的从者有机会觉醒神话礼装的机会吧。

    “罗生门大怨起!!!”

    火光顷刻间在海平面上升腾而起,茨木童子的背后爆出耀眼的火焰,巨大的手爪轰然击出,对着戈尔贡狠狠地抓了过来。

    不仅仅如此,另一边的童谣也转起了小手,口中念动着类似歌谣的话,在她的背后,瞬间站立起了一尊巨大的怪物!

    ——这正是以爱丽丝梦游仙境之中,那名为『炸脖龙』为原型的巨大怪兽。

    然而,不论是两人的攻击有多么强大,对于戈尔贡来讲也仅仅只是毫无作用的——没有生过的攻击而已。

    就在这一瞬间,戈尔贡爆出尖锐的咆哮声,在她身上缠绕的所有蛇头猛然间睁开了双眼,紫色的光芒瞬息间从所有的眼中爆而出,向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地袭来!

    “小心!快防御!”岳晨的冷汗在这一刻流了出来,这是没有任何死角的攻击!

    可以说一旦被这威光正面照射到的话,那么不论是从者还是其他人都必定会死去。

    这是绝不可能避免的事情!

    瞬间,拥有着保护能力的少女们在一瞬间冲到了其他人面前,展开了防御结界,企图挡住这一击。

    然而岳晨这边却成为了一个空缺——不存在任何保护的措施,也因为其他人相距太远而无法及时赶到。

    在他的视野之中,紫色的光芒已然充斥了他的世界之中——不需片刻时间,岳晨就会在石化的魔眼中化为一块冰冷的石头吧。

    “妈妈!?”

    “master!”

    所有的从者都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瞬间,一道红色身影向岳晨飞掠过去。

    “炽天覆七重圆环【La.aiase】!”

    如同花瓣一般的盾在岳晨面前张开,红色的无名archer咬着牙支撑柱光芒带来的强烈冲击对身体的压迫,牢牢地守在岳晨的面前。

    “arnetbsp;   岳晨看着红色的archer,突然反应了过来,将孔明的能力施加在了arnetbsp;   archer没有任何后退的意思,对于他来说,这或许也是属于他的决意,绝对不会放弃岳晨,因为无论怎样,他们servant存在于世界上的要基础就是『岳晨的存活』,如果岳晨死去,那么他们也会消失,如果这样的话,这个被人类恶所侵占的世界也必然会走向灭亡吧。

    因此,不论如何,岳晨都不能比他们先行死去!

    然而,archer的手臂却也开始因为强烈的冲击出现了一些崩溃的迹象,咬紧了牙关的他在强大的冲击之中不断地后退。

    他所使用的宝具对于戈尔贡的魔眼本就不具备太过强力的防御手段,能够支撑到这种程度已经非常不易了。

    但是,七重的盾牌已经崩溃了过一半,再这样下去,不论是archer还是岳晨都不可能在这种程度的攻击中活下来吧。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一面新的盾牌出现在了arnetbsp;   “这是!?”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面凭空出现的盾牌。

    坂田金时高举着盾牌大笑着吼道:“那么就来给你看一看吧!戈尔贡,阿喀琉斯那家伙最后的寄托之物就在这里啦!”

    “他的一生、他的荣耀、属于他的整个世界都被印刻于此,来好好的感受一下你最得意的威光被破除的那一瞬间的绝望吧!”

    坂田金时大吼着,魔力在一瞬间注入进这面盾牌之中,让镌刻于其上的花纹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的活动起来!

    这个宝具名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