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的光芒在空气中交织闪烁,金色的圣剑和暗红色的魔剑在昏暗的世界中展开了殊死搏斗。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莉莉和莫德雷德都抛下了最后的犹豫,既然决定了要杀死对方,那么就必须将战斗进行到最后。

    不论是莉莉还是莫德雷德都要就已经做好了这个觉悟。

    光芒涌动,莉莉的剑技已经达到了难以用肉眼捕捉的高,挥剑的度仿佛能够快过剑刃上散的金色光芒!

    但是莫德雷德却也惶多不让,如果是莉莉是依靠着亚瑟王的战斗本能来进行战斗,那么莫德雷德则是在用自己真正从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剑技去压制莉莉。

    流光在两人周围不断地萦绕着,剑如风,身形宛若流水。

    两人在这一刻都爆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和潜力去共同和对方战斗。

    莫德雷德那恶魔一般的盔甲下爆出刺耳的嘶鸣声,兽啸声轰然间从盔甲下爆。

    【arrrrrrrthuuuuuuurrrrrrrr!!】

    “很痛苦吧,莫德雷德卿……”莉莉咬了咬嘴唇,听着如猛兽似的出了哀鸣的莫德雷德,她的心也如同万千的锐利的尖针穿透般疼痛。

    但她绝不会因为悲伤而停下脚部,哪怕对方是自己曾经最为憧憬的骑士,但她此时此刻却已经被污染成了这个样子。

    那么,自己就必须去解决这件事情,也必须彻底解脱莫德雷德!

    她很痛苦。

    不知为何,莉莉却能够感受到莫德雷德此时此刻的心情。

    ——好想快点解脱。

    ——好想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是莫德雷德自内心的祈愿。

    内心在恸哭,

    手却依然不受控制地疯狂地动攻击,对着自己爱慕之人、对着自己重要之人动暴雨一般的攻击。

    ——停不下来啊……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想要阻止我!

    ——请阻止我吧!

    ——父上!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彻底堕落为纯粹的怪物了啊!!!!

    “哈啊啊啊啊啊啊!!!!”

    莉莉大声地吼了起来,不知道究竟是为了掩饰她内心的悲哀,还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去爆最强的一击。

    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驱散了周围浓厚的乌云,让一缕阳光不经意地穿透了云层照耀在这片空地上。

    而就在这时,莫德雷德也怒吼着,手中的魔力轰然迸,暗红色的赤雷在空气中撕裂,电光闪烁间,莫德雷德的魔力也攀升到了极限。

    恍若能撕裂天空的两道光芒升腾而起,冲破了自己天空低沉的黑云,让明媚的阳光得以从云层之上倾斜下来!

    阳光挥洒在莉莉的身上,金色的丝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耀眼而夺目,再加上莉莉宛若天使一般的面庞、坚定的神色,让这个少女显得更加的璀璨。

    哪怕是身为敌人、堕落成魔的莫德雷德,在面对这宛若天使般高洁的少女面前,也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

    “誓约【ex——————!!!!”

    莫德雷德猛地回过神来,手中的魔剑赶忙提高了魔力的迸量,这一瞬间,两人都准备使用自己最强的一击。

    成败也将在此一举了。

    【arrrrrrrrrrr——————thuuuuurrrr!!!!】

    拜托了,请杀了我吧,父上。

    唯有被您亲手制裁。

    唯有被您亲手杀死。

    我才能够不带任何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

    或许……我才能够获得救赎……

    莉莉看着莫德雷德,金色的光芒围绕着她的周身旋转着,她笑了,似乎读懂了莫德雷德的心思。

    ——我明白了,莫德雷德卿。

    ——不会有任何的留情。

    ——对不起,但还是让我用这最后的一击,赌上我的一切,来为你解脱吧!

    ——绝不会再让你继续受到任何折磨了!

    因为,这就是

    ——身为骑士王的荣耀啊!!!

    “——————ca1ibur】胜利之剑!!!!!”

    【——————————————!!】

    金色的光芒和暗色的奔雷化为了冲天的魔力洪流,对准了莫德雷德碾压过去。

    两道足以轻而易举地击碎一座要塞的炮击分裂了大地,在不到眨眼之间纠缠在一起,两股魔力相互碰撞抵消,也仿佛映照了两位骑士彼此之间复杂而纠葛的感情。

    相互憧憬,

    相互敬慕,

    相互都希望能够和他们并肩而战。

    然而,这个想法却无法如愿了,如果能成为真正的战友该多好啊……两个人无时无刻不在这么想着。

    但是,越是如此思念,

    命运却仿佛要更加嘲笑似地将两人分开。

    甚至要强迫她们兵刃相向。

    莉莉看着直冲天际的光柱,那一刻,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了一抹惨然的微笑。

    ——莫德雷德卿……

    魔力已经停止了供给,莉莉此刻已经无比的虚弱了,没有办法再维持宝具的续航,而停止了供魔的宝具自然而然的会被莫德雷德的宝具冲垮,最终导致她的败北吧。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冲破了光芒对着莉莉狂奔了过来!

    漆黑的重甲、恶魔般的头盔,被染为漆黑的魔剑——莫德雷德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顶着双方宝具的余波向自己的敌人冲了过来!

    【arrrrrthuuuuuuuurrrrr!!!】

    但是,莉莉却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之色,仿佛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一般,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接着,她做出了让所有观战的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对着扑来的莫德雷德,缓缓张开了双臂……

    ——————————————————————————————————————————

    王,是那么的耀眼。

    王,是多么的瞩目啊。

    我在第一次看到王时,就觉得……能够成为王的骑士……能够与王并肩作战,实在是……太好了啊!

    当我知道我竟然是因为王而诞生时,我更加欣喜若狂。

    ——我是王的子嗣。

    ——我的一切都是因王而诞生。

    那可能是我第一次……第一次觉得自己和王的距离……和父上的距离如此之近吧。

    为了能和父上一起,为了能够成为父上的骄傲。

    我……不断地锤炼着自己,不断地奋勇杀敌,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真正的成为父上的左膀右臂啊!

    为父上分担重负,为父上排忧解难,我,也想要成为像【亚瑟王】那样最优秀的王啊。

    是啊,我……只要成为这样的骑士就好……

    直到那一刻……

    啊……那可能是我命运的转折吧……

    “我……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儿子。”父上这样说。

    ……他,否定了我……

    ……他,否定了我?

    ……啊……他否定了我啊。

    我之前的努力仿佛彻底化为了泡影。

    哪怕王轻微的垂下了眼神……

    哪怕王对着我微声说了可能是人生中第一句【抱歉】。

    事实却依然如此……

    那么努力地去追赶。

    那么努力地去倾慕。

    都只是为了能够帮助王啊!

    拒绝了我……

    我多年的努力都仿佛空无一物。

    直到那一刻我才现……原来我从一开始,就不曾拥有任何东西。

    不是王的子嗣,不是王的重臣,更不是王信赖的大将。

    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末席而已啊!

    伤痛……

    悲哀……

    愤怒……

    从那一刻,我恐怕,就已经注定成为一名叛逆的骑士了吧!

    我要毁了王的一切!

    明明我如此倾慕着,

    明明我如此深爱着!

    但他却否定了,否定了我的努力,甚至否定了我所有的感情!

    我憎恨你!

    我怨恨你!!

    我要毁掉你所珍爱的一切!

    不列颠,圆桌骑士!

    我……要让他们彻底崩溃!

    ——那一刻,我从未想过我能够做到。

    “你看到了吗!亚瑟王!我做到了!我毁掉了你的一切!不列颠已经不复存在了!圆桌骑士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狂笑着,愤怒的狂笑着,我嘲笑着你的惨状,我想要成为王,想要得到你的注意,想要得到你的认可!

    你看到我了吗?父王!

    正是我毁了您的一切啊!

    拜托了啊!

    哪怕呵斥也好!

    哪怕咒骂也好!

    哪怕诅咒我被打入地狱也罢!

    请正视我吧,请用你的眼睛看我一眼!只要一眼,只要一个情绪就好啊!

    “你……不适合成为王……”

    你终于看我了。

    然而,你说的话、你的语气、你的态度,却仿佛让我坠入刺骨的冰窖……

    王啊……

    父上!

    为何……

    为何!

    为何!!!

    您自始至终都不愿正视我!

    我毁了您的一切啊!

    我亲手毁灭了不列颠!亲手葬送了您深爱的国家!亲手杀死了您深爱的圆桌骑士!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你永远都不愿意去用任何的感情来面对我啊!!!

    举起剑咆哮着,向着他砍去。

    我那时应该是在哭吧。

    不管如何努力,王……始终都未能正视我……

    我的剑毫无疑问地对她造成了致命的一击,

    而他手中的圣枪也在瞬间贯穿了**……

    感觉……好冷啊……

    意识不在……

    我的生命也在那一刻终结了吧……

    那一瞬间,我恍然了,王从未将我视为子嗣,但是……他却一直在注视着我……

    或许王早已洞察了一切,然而……为了更大的理想……为了整个国家,他最终……选择了牺牲感情……也牺牲了我的憧憬和爱慕……

    但我无法放下啊……连父亲的呵斥都未曾拥有、连父亲的溺爱都未曾感受……我的人生也充满了不甘啊!

    王!

    父上!

    我多么希望您能够像父亲一样抚摸着我的头。

    多希望您能够如同父亲一般呵斥我的错误啊!

    明明只要稍微放下自己的理念,明明只要稍微放下自己的责任……

    哪怕一瞬的感情也好,哪怕只有一刹那,我的一生……也不会活在叛逆的噩梦当中吧……

    父上………………

    ————————————————————————————————————————————————————————————————————————————————————

    “噗嗤——————!!!”

    现实中,**撕裂的声音传入了莫德雷德耳中。

    鲜血迸溅在莫德雷德颤抖的手上。

    眼前,是一个宛若天使一般笑着的娇小少女,正如同父亲一般温柔的拥抱着自己。

    口中流淌着鲜血,疼痛让她的眼中积蓄着泪水。

    喘息声变重了,但少女却依然充满着笑靥。

    “不行啊……莫德雷德卿……好疼……不可以……这样对人挥剑啊…………”

    少女抚摸着莫德雷德的脸庞,这一刻,恶魔一般的头盔从中间一分为二,莫德雷德的泪水如同决堤一般从眼眶中迸出。

    “父……”莫德雷德哽咽着,然而嗓子却沙哑了,不出任何声音,心中宛若刀割一般痛苦。

    “对不起……莫德雷德卿……还不能,就这样结束喔……”莉莉也哭了起来。

    这一刹那,第二声**贯穿的声音在空地之中响起,誓约胜利之剑从背后刺穿了莫德雷德的灵核,并连同莉莉的灵核一同击碎。

    这个少女到了这一刻,选择了和莫德雷德一同赴死。

    “对不起……父上……对不起……”

    莫德雷德并没有任何怨恨,理智渐渐恢复,叛逆的骑士把面庞埋进了莉莉的肩膀痛哭着。

    “没事的哦,莫德雷德卿……”仿佛在安慰着孩子一般,莉莉闭上眼睛,轻抚着莫德雷德的后脑。

    这一刻,两人身边都开始飘散起金色的光粒,两人的时间都已然不多了。

    莫德雷德哽咽着:“谢谢您……谢谢您……父上!”

    她终于解脱了,

    ——亲手被这个少女制裁。

    这是她直到最后都一直想要的结局,如果莉莉犹豫了的话,那么莫德雷德直到最后消失都不会得到任何救赎吧。

    “没关系的,莫德雷德卿……”莉莉笑着,“莫德雷德卿是我最喜欢、最感到可靠的骑士了!”

    “是……这样吗?”

    “嗯,是的!不管你究竟生了什么,不管是被污染还是叛逆,你永远都是我身边最优秀、也是最值得骄傲的骑士【孩子】——这一点,哪怕长大之后的我,也一定非常想对你说吧。”

    莫德雷德的牙齿开始打颤,上牙紧紧地咬住下唇,强忍着想要抱住莉莉嚎啕大哭的冲动,仅仅只是垂下头,用近乎变音的声音说出简单的一句话:

    “谢谢……谢谢您……父上。”

    光芒变得越来越耀眼,这也证明着两个人也将会彻底消失了。

    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化为了美丽的光粒飘散,莉莉歪着头,对莫德雷德露出了最美丽的笑容。

    “下一次如果还能一起被召唤,请一定要为了人类而努力哟!莫德雷德卿,作为我,作为骑士王最骄傲的骑士而战吧!”

    “是的……我明白了,父上!”莫德雷德也哭着笑道,泪水不停的流着,但她恐怕也是第一次自内心的笑了起来,“下一次,我绝不会让您失望!我一定会成为您最骄傲的骑士!”

    光芒消失了。

    正视了自己感情的名为【骑士王】的少女,

    与刚刚获得了幸福的叛逆骑士,

    毫无遗憾的消失了。

    所以,我不是一直在强调吗?

    这并非是两个骑士的战斗啊,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友人、为了自己至亲之人的战斗罢了。

    为了解脱她而震剑而战,这恐怕也是莉莉为何要回应召唤的原因吧。

    为了让莫德雷德真正得到幸福,也只有莉莉这纯洁无垢的孩子能够更加容易地做到了吧。

    “为了解脱对方而选择共赴黄泉吗?愚蠢却又天真的可爱的选择。”安徒生看着莉莉和莫德雷德消失的地方,平静的说道。

    但是他却并没有任何嘲笑的意味,仅仅只是,稍微有些复杂而已。

    “骑士王,也是足以收下吾等敬重的伟人啊,不论是作为骑士,亦或是为王。”莎士比亚也慢慢的说着,语气中带有一抹敬畏。

    莉莉和莫德雷德在这个世界的恩怨物语结束了,两人各自获得了属于对方的幸福而消失,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局啊。

    哪怕是我,也为此感到无比安心,与鼓舞。

    ——————————————————————————————————————————

    然而,不论是谁,恐怕都没有办法预料到吧,莫德雷德被污染的使命,并非是杀死任何人。

    叛逆的骑士真正的使命——就是作为启动【她】的最后的开关而已。

    而这个条件的启动方法只有一个——莫德雷德的死亡!

    那么,准备好了吗?守护这个世界的,最后勇士们哟。

    属于你们的绝望,

    才刚刚开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