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的劲风吹在1o1大厦之中暴戾地吹过,阿塔兰忒和阿喀琉斯在这一刻都化为了疾风,在宽敞的大厅之中肆意穿行着。

    若是强大的从者能够通过精悍的剑技与强刃掀动骇人的风暴,那么眼前的两个人则是仅仅靠着自身的**就足以达到了【兵器】的程度。

    每一次拳击都能够达到导弹般的威力,如果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这个脆弱的大厦恐怕早就已经因为两人恐怖的战斗分崩离析了吧。

    但正因为阿喀琉斯的宝具,才使得两人之间的战斗能够毫不顾忌周围的地形,肆意的展开最大限度的破坏!

    (该死的!这个究竟是……究竟是什么感情!)阿喀琉斯咬紧了牙关,愤怒的低吼着。

    明明……明明只要撤下自己的能力就好了啊!这样的野兽,只要自己使用自己那足以冠绝大部分从者的宝具,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击杀她啊!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没办法撤去这个结界!

    为什么我的内心一直有一个该死的声音在对我吼着一定要和这个疯女人在这个地方战斗啊!

    只要离开这个领域,那么拥有神性的自己绝对会彻底碾压这个魔物,然而,阿喀琉斯却做不到。

    是的,一种未知的情感一直在牵扯着他的行为和思想,从这个少女披上那个兽皮的瞬间,这个情感就如同洪水决堤一般迸了出来。

    无法做出任何对阿塔兰忒不利的行为。

    这是阿喀琉斯此时此刻不得不去遵循的行动。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咆哮声从阿喀琉斯口中吼出,他猛地对准了阿塔兰忒挥出了一拳,然而却被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此时此刻的阿塔兰忒早就已经越了生物所能达到的极限。

    足以无视物理法则对身体的约束,仅仅靠着**就足以牵动起如同利刃般锋利的飓风,再加上那几乎是如同狂的野兽般毫不在意自己所受伤势的暴烈攻击,这就是阿塔兰忒此刻的状态。

    因此,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彻底压制了阿喀琉斯的行动。

    在阿喀琉斯自己创造出来的一对一的战斗空间中,已经彻底魔化的少女压制了被污染的英雄。

    无法以自己原本的力量去阻止阿喀琉斯,转而接住了魔性的力量,与对于自己来说重要的友人共同步入堕落的深渊,这是多么讽刺、又多么令人悲哀的事情啊。

    是的,在披上猪皮的那一刻开始,阿塔兰忒就自己明白了——属于阿塔兰忒的任务已经结束,接下来的一切,就只能交给这堕落而腐朽的魔性之物了。

    “aaaaaaaaaaaaa阿喀琉斯!!”

    阿塔兰忒狂地念着阿喀琉斯的名字,仿佛一只对他充斥着海量的憎恨与怨念的恶鬼,出了毛骨悚然的嘶叫。

    瞬息间,阿塔兰忒再一次狂奔起来,同时,在她的手中凝聚出了暗色的魔力!

    瞬间,一道黑色的尖锐利箭从她的手上扔了出来!

    阿塔兰忒已经不需要借助天穹之弓,就足以释放出匹敌宝具的一击!

    完全没能预料到阿塔兰忒这一击的阿喀琉斯猛地侧身躲开了这本应必中的一击,但依然被这锐利的箭矢贯通了肩膀。

    这一次并非是击中,而是完完全全的贯通!

    阿喀琉斯的身体即便没有勇者的不凋花这个宝具,却也绝不是轻易就可以伤害之躯,然而阿塔兰忒的一击却轻而易举的贯穿了他的**!

    如果刚刚自己反应再稍微慢一些,那么灵核就会在一瞬间呗贯穿了吧。

    “可恶……我明明击碎了你的灵核了,可为什么你这家伙依然可以行动啊!”

    阿喀琉斯大声吼着,但回应他的只有阿塔兰忒破空而来的三把箭矢以及她那难以捕捉到的高身影!

    虽然身为野兽,但阿塔兰忒却完全没有盲目地去对阿喀琉斯动进攻!

    但这也正是让阿喀琉斯心紧地方!

    阿塔兰忒躲起来了,是的,作为希腊以踆足闻名遐迩的猎手,在成为了魔兽之后,度已经完全可以比肩于阿喀琉斯了。

    而正是这样棘手的魔物,此刻却蛰伏于暗处,那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血色视线紧紧地盯着他,似乎准备随时对阿喀琉斯动袭击。

    这一刻,阿喀琉斯终于明白了——阿塔兰忒已经把这片领域彻底化为了她自己的狩猎场。

    作为优秀的猎人,恐怕她早在先前的战斗之中,就已经把这片区域彻底摸透了吧。

    而自己现在,已然成为了这只魔兽眼中上好的猎物了!

    阿喀琉斯也不得不藏匿于某个角落之中,等待着绝佳的反攻时机。

    ——————————————————————————————————————————

    ——头晕目眩。感觉世界就好像彻底扭曲了似的。

    啊……敌人,有敌人在这里。我找到敌人了,所以……必须杀掉,必须打倒。

    为了什么人,为了什么东西……

    感觉……肚子饿了啊——是的,非常饥饿。

    必须……必须,填饱肚子。

    阿塔兰忒的思考变得越来越简单,思考方式已经越来越接近纯粹的魔兽了。

    ——不行……我……还不能……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眼中的景色变得浑浊不堪,无法判别事物的种类。

    只要能理解是生物还是非生物就行了。

    反正——只要全部啃食掉就好!

    阿塔兰忒在柱子之间不断地跳移,敌人应该就在这房间的某处吧。

    瞬间,阿塔兰忒血色的眼睛捕捉到了热量!

    ——找到了!

    是敌人!

    敌人,就在那里……!就在那里!!!

    阿塔兰忒猛地飞扑过来,口中爆出难以压抑的兴奋感,五枚积蓄已久的箭矢刹那间从手中击出。

    带着不详的诅咒气息的箭矢划破了长空,对准躲在了一个石柱后的阿喀琉斯爆射过来!

    “哼,来了吗!”

    阿喀琉斯猛地从藏身处奔袭而出,他并没有任何自信自己身前的石柱可以抵挡住箭矢,能够轻而易举贯穿自己**的箭,若是没办法击穿石柱那么就绝对是笑话了。

    阿塔兰忒的手臂就像是扭毛巾似的变形,并扭转到极限,阿塔兰忒借助这种办法给黑色箭矢赋予了极的旋转力,并以越音障的度将其射出!

    那是一种近似于枪械膛线的原理,是生物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射箭方式。

    因为在这种时候,自己亲自将整只手臂彻底扭曲翻转所产生的剧痛,哪怕是魔兽也决不会彻底无视!

    她当初在原野中飞奔时优雅而妖娆的美感,此刻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扭曲的不祥之物变成了她现在的主要构成要素。

    “唔喔喔喔喔喔喔!!!”

    五枚已经达到了宝具级别攻击的箭矢在刹那间贯穿了阿喀琉斯的身体,除了灵核之外,阿喀琉斯身体的关节部位全部中了一箭!

    这时,魔兽出了惊天的咆哮。

    ——啊……不行……感觉……支撑不住了……理性……理性好像……要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杀掉就好……只要杀掉……就可以了……吗?

    ——啊……或许有道理……我为何……会变成这样……杀死……只要消灭……消灭一切就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喀琉斯暴怒着爆出了惊人的战斗力,无视了身体传来的剧痛,因为他在这一刻已经找到了阿塔兰忒的位置!

    只要抓到一次,就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阿喀琉斯猛地踏碎了地板,对准阿塔兰忒猛扑过来!

    左拳攥紧,下勾拳破音击出!

    阿塔兰忒猛地闪避了这恐怖的一击,同时怒吼了一声,手臂扭转到极限,黑色的箭矢瞬息刺穿了他的敌人!

    血液喷射而出,激出了阿塔兰忒最本能的兽性,兴奋地怒吼着,阿塔兰忒尖锐的利爪狠狠地对着阿喀琉斯砸落下来!

    “还没结束,还没结束呢!”

    阿喀琉斯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之意,左拳落空的话就用右拳继续攻击!知道有一个攻击击中,就不要再想着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了!

    魔兽猛地向后退去,或许是感觉到阿喀琉斯的意思吧,她以极在房间之中穿行,好在1o1大厦有数层楼都被纳入了世界之中,让两人有足够的空间来进行游击。

    但是阿喀琉斯绝对不会再一次放过阿塔兰忒了,身体如同导弹一般弹跳而起,追逐着阿塔兰忒的背影在房间中极奔驰。

    两道黑色的流光交织闪烁,时而紧贴在一起,又再一次高分离,每一次碰撞都爆出刺耳的爆鸣声!

    魔兽怒吼了一声,阿塔兰忒手中瞬间爆出了耀眼的光芒,暴戾的黑色箭矢如同暴雨一般激射而出。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塔兰忒!!!!!!”

    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不论是谁都一定会闪避或者用尽全力去迎击吧。

    但是,男人却没有任何这样的意思,箭矢贯穿了他的身体,剧痛侵蚀着他的大脑,然而他此时此刻却没有任何想要退缩的想法!

    然而,不论怎么坚持,直到最后的那一刻,男人的身体还是迸出了血光,即便再怎么被污染,男人始终拥有着名为【灵基】的存在,以从者身份降临,必然会拥有灵核的东西。

    而面对阿塔兰忒的暴雨一般的攻击,即便是阿喀琉斯,也没有任何办法支撑那么就吧。

    ——身体被洞穿出无数的血洞,男人的身体摔落在地面上。

    五感尽失,

    身体的魔力开始消退。

    呼吸渐渐消失。

    心跳也仿佛逼近平息

    魔兽感觉到了,通过自己敏锐的感官明白——这个男人恐怕也已经崩溃的边缘吧。

    ——如此判断着。

    “吼啊啊啊啊啊!!!!!!”

    兴奋的怒吼着,对于打败了敌人毫不遮掩的快意充斥着它的大脑,但是对于名为servant的敌人来说,魔兽也并没有太过大意。

    因为对方并非人类,那么,只要还有一丝气力,就可能出现反败为胜的契机。

    ——那么,就将他粉碎吧。

    黑色的光芒从它的手中再度凝聚,不去近身和阿喀琉斯战斗,那无异于自寻死路的行为,那么就用上自己最强的一击,杀死这个人吧!

    若是不去闪避这一击,那么两只堕落的魔物之间的对决,将会在此画上一个句号了吧。

    ——去吧,暗天之弓!击穿他!!!

    魔兽怒吼着,蕴含着至强气势的三枚箭矢撕裂了空气,对着倒在地上的阿喀琉斯贯穿过来!

    ——这……是什么感情呢?

    阿喀琉斯看着袭来的箭,不止为什么,记忆仿佛如同走马灯一样的涌现出来。

    ——父亲对儿时的他讲述的故事

    ——从那一刻开始对女猎手的憧憬

    ——作为从者与这个少女共同战斗的故事

    ——最后与这个状态的她展开的厮杀

    ——以及……自己对她的爱慕……

    液体从阿喀琉斯的眼角中滑落,这是他从未有想到过的感情——悲哀,悲痛。

    “这是……泪水吗?”

    “居然……会因为这件事拥有泪水……”

    我这个英雄当的还真是不够格啊。

    阿喀琉斯突然笑了起来。

    “!?”

    这一刻,魔兽震惊了——它的攻击居然在击中阿喀琉斯的瞬间,仿佛击中了世界上最坚硬的铁块,瞬间崩溃!

    然而,没有给魔兽任何反应的机会,阿喀琉斯手中多出了一把长枪——阿塔兰忒认出来了,那把枪正是构筑出了竞技场的阿喀琉斯宝具!

    而此时此刻,魔兽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己周围的环境生了改变,即便异常的微小,但对于感官敏锐的魔兽来说确实异常大的变化!

    斗技场解除了!

    这也就意味着,阿喀琉斯那不管是对魔性隔绝的宝具,亦或者是自己的长枪,全部都可以使用了!

    “抱歉啦,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就让我起最后一击吧!”阿喀琉斯露出了一抹在这个世界中从来没有过的爽朗笑容。

    “去吧!翔空之星的枪尖【diatrenetnetbsp;   流光刹那间击中了魔兽的肚腹,扎眼的血光迸溅出来,让这只魔兽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同时,长枪爆出的强烈气息顷刻间震碎了这栋高耸的大厦顶端,悬挂于顶端的巨大铁球也被巨力高高抛起,向着天空中滚了上去!

    不仅仅是大楼,宛若十二级风暴的一击轻而易举的震碎了周围所有盘绕的飞机!或许在飞行员眼中,这栋大楼完全就是在一片寂静之中突然爆了吧。

    “嘎唔…………!?”

    魔兽的身体暴露在漆黑的长夜中,雷电在天空中滑落,照耀了阿塔兰忒和阿喀琉斯的脸。

    暴雨打湿了两人的身体,阿喀琉斯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水痕,那之中究竟有没有泪水,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心中的悲伤却不会有半分虚假,他没有任何的犹豫,起身以高向着阿塔兰忒奔袭了过去。

    魔兽并没有死去,即便受到了宝具的正面迎击,但这种程度的伤势完全不足以致死!

    ——那么,就继续吧!

    没有任何犹豫,这并非是预知未来,仅仅是战斗的本能而已,阿喀琉斯高接近了魔兽,顷刻间便已经和这个魔性的少女拥抱在一起!

    “!?你……你究竟!?”

    阿喀琉斯猛地抓住了魔兽右肩上的猪头。

    “等……住手!给我住手!”魔兽瞬间爆出了尖锐而恐惧的叫喊。

    男人怒吼着,双臂猛然间爆出了恐怖的力道:“给我醒过来吧!阿塔兰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的力道几乎要把自己的肌肉都生生迸断,在魔兽恐惧而愤怒的哀鸣声中,狠狠地将这块包覆着魔性气息的毛皮——全部从少女脆弱的身躯上撕扯了下来!

    ——谢谢你,这一次,你拯救了我啊……

    ——那么这一刻,就让我再一次来解救你吧!

    ——地狱什么的,绝不可能是你与我的归宿啊!阿塔兰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