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晨突然转过了头,看向了见泷原的中心。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

    “怎么了?master。”从前线暂时退下的archer看向了岳晨问道。

    “不,只是感觉,阿塔兰忒那边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岳晨揉了揉眉心,或许是因为暂时与阿塔兰忒构筑了临时契约,岳晨能够隐约感受到阿塔兰忒的状态吧。

    憎恨,愤怒,怨念。

    各种各样不亚于阿喀琉斯和戈尔贡的负面情感隐约传到了岳晨这边,让他隐隐地感觉有些不安,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和阿塔兰忒的契约有些断裂的迹象。

    “放心吧,阿塔兰忒应该能够解决的。”archer露出了一抹微笑,或许是在安慰岳晨,让他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战场上吧。

    “有些时候,担心反而是对立下了决心的从者的不尊重,他们都是历史上著名的英雄豪杰,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尊严与骄傲,既然是英雄所立下的决意,就不应该再为他们而担心,因为担心亦是在讽刺他们的决意之事。”

    “是……这样吗?”岳晨看着arnetbsp;   “啊,是的。”archer笑了起来,“所以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在所有的战事结束之后,为归来的英雄奉上最诚挚的祝福,便已经足够了。”

    archer这样说着,看向了见泷原市的中心,默默的说道:“即便……可能会堕为魔性的存在。”

    ——————————————————————————————————————————

    卡吕冬的野猪。

    卡吕冬国王俄纽斯(oeneus),在向奥林匹斯十二主神献祭时没有献给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也有一种说法认为,他之所以没有献上祭品,是因为被选中为祭品的就是俄纽斯国王自己。

    总而言之,阿尔忒弥斯就对他没有献上祭品感到愤怒,于是向他放出巨大的魔兽作为惩罚。

    说是野猪,其身躯也未免过于巨大了,因为卡吕冬野猪是作为天灾的象征而降临,只不过恰巧凭依在了野猪这一存在上。

    其全身都散出强烈的异臭,污染了大片的土地。作物光是被他接近就会全部**变质,简直就是停留在那里就会带来灾害的生命体。

    当然,人们马上组织起讨伐队。

    在希腊的勇者们纷纷挺身自荐的时候,作为唯一的女性参加了这次讨伐行动的,正是名为阿塔兰忒的少女。

    然后,在众多男人们连一箭也没射中就遭到魔兽啃食的状况下,先以箭矢贯穿了魔兽的也同样是她。

    在那之后,经过存活下来的人们的浴血奋战,魔兽终于被歼灭了。剥掉它的毛皮、并将头颅割下的则是以投枪使出最后致命一击的俄纽斯的儿子麦莱亚戈(me1eager)。

    但是等到战争结束,他却把那张毛皮和头部交给了阿塔兰忒。

    “第一个让魔兽流血的人是你,既然这样,这张毛皮理应是归你所有。”

    以这样的理由赠予了阿塔兰忒,在当时有无数的人反对,但最后这张毛皮还是被阿塔兰忒取走。

    不过,这张毛皮却绝不是什么善类。

    “阿喀……琉斯!!!!!!”

    如同野兽的低吼突然从阿塔兰忒口中迸而出,冲天的怨念在一瞬间从她的体内爆出来!

    这是月女神阿尔忒弥斯降于人间的使者,是神罚的象征。

    但同时也是憎恶和**的集合体。

    包裹在野猪身上会变成扰乱国土的大魔兽,包裹在人身上会变成越人类的怪物,包裹在英雄的身上——其身体将会化作魔人。

    翠绿的服装被染成了漆黑色,染成血红色的虹彩正笔直地盯视着阿喀琉斯。

    “你干了什么!究竟做了什么!阿塔兰忒!”

    阿喀琉斯怒吼着,他对于阿塔兰忒此时此刻周身缠绕的怨念感到无比震惊。

    但此刻他却也明白,此时此刻的阿塔兰忒,已经绝对不是之前的那个阿塔兰忒了,天穹之弓消失在她的手中,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尖锐的手爪。

    她的全身上下都已经被蕴含着憎恶情感的漆黑兽皮所覆盖,右肩上凸出了一只巨大而狰狞的兽头!

    那证实卡吕冬野猪的形象!

    阿喀琉斯本能地压低了自己的姿态,作出了防御态势,他明白,自己此刻决不能再把阿塔兰忒看做之前的那个人了,如果继续大意下去,死掉的绝对会是自己!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阿塔兰忒的身影突然动了起来,不,如果说动,那她的度未免也太快了!

    这个少女以几乎越了阿喀琉斯想象的度极飞扑过来!

    “什么!?”

    阿塔兰忒已经移动到了阿喀琉斯的面前!

    “咚!”

    阿喀琉斯一拳锤击在阿塔兰忒的肚腹上,然而这一刻,他的表情再一次剧变了。

    ——阿塔兰忒做出了完全越他想象的行为!

    阿塔兰忒并没有因为这点疼痛而退却,不,或者说她似乎根本就无法感觉到痛苦才是!

    而无法感觉到痛苦的阿塔兰忒紧紧的掐住了阿喀琉斯的身体,对准这个男人的脖颈张来嘴,狠狠地撕咬下去!

    “aaaaaaaaaaaaaaaa!!!!”

    “咕……咕唔!?”

    鲜血从脖颈中喷涌而出,阿塔兰忒居然突破了自己的神性防御,没有一丝一毫道理地扯下了自己的血肉。

    阿喀琉斯的暴怒之色升腾而起,撇下了剧痛,对准阿塔兰忒狠狠地重击过来。

    然而阿塔兰忒却在一瞬间跳开,周身缠绕着十重二十重的漆黑漩涡,借助着这漩涡的推力,阿塔兰忒早就已经越了生物所能达到的极限度!

    肉眼无法捕捉,哪怕是从者也很难看见阿塔兰忒的行动范围,几乎没有任何起始动作的行动更是让阿喀琉斯没有办法确定她接下来的行动方向。

    阿塔兰忒扭曲的狂笑声响彻着这个斗技场,脸庞的泪水未干,却已经在狰狞的笑容显得更加扭曲。

    或许阿塔兰忒根本不想变成这样吧。

    然而她还是作出了这样的决意,自甘堕落为魔性之物,一切一切,仅仅只是……为了拯救自己?

    “开什么玩笑!你这家伙!明明只要乖乖的去死不就好了!为什么会要这样子折磨自己!作为英雄的荣耀已经喂狗了吗!”阿喀琉斯爆出了惊人的愤怒,哪怕他自己都觉得震惊。

    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阿塔兰忒这个行为如此的愤怒与不甘。

    灵魂深处传来了悲愤的哀鸣,为眼前的少女,也为已经被彻底污染的自己而愤怒。

    卡吕冬的野猪是魔兽,所谓魔兽,也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态系的所有生物的统称。

    他们的存在方式本来就是一神神秘,也是越了魔术的存在。

    何况那是从神代开始就存在的魔兽,而且如果还是月女神的仆从的话,其灵格即使比不上神兽,也足以与幻兽相匹敌。

    阿塔兰忒的笑容让阿喀琉斯感到毛骨悚然,但是他却依然攥紧了全都,无视了脖子上不断喷涌的鲜血,眼中闪过的愤恨之色渐渐升起。

    “是这样啊,哪怕堕落为如此丑态也依然要阻止我吗!阿塔兰忒!!!”

    他完全可以撤去这个自己亲自构筑的斗技场,面对这个状态的阿塔兰忒,自己其他的宝具明显要更加有利,然而他却并没有这么做。

    内心深处不断的被一股强烈的思念震撼着,让他一定……一定要解脱阿塔兰忒,也一定要让那个少女解脱自己。

    黑色的漩涡扩散到了整个空间之中,阿塔兰忒仿佛已经和魔雾融合在了一起,尖锐的兽啸传来,猛然间对阿喀琉斯动了突袭!

    “别小看我!阿塔兰忒——!!!”阿喀琉斯愤怒的吼道,拳头对准了阿塔兰忒狠狠地砸了过来。

    “阿喀琉斯!!!”

    哀怨的暴怒声从阿塔兰忒的口中爆而出,负面的情感不断宣泄而出。

    充满着愤怒,

    充斥着哀怨,

    也充斥着爱。

    已经彻底被魔性和恶念侵蚀的两人之间的战斗,也终于彻底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