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似乎……回忆起了一些过往之事呢………

    翠色的少女无力地倒在地面上,双眼中的瞳孔变得有些涣散。?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

    少女从一出生就不存在什么亲人,即便作为客源之乡阿卡迪亚王室的子嗣,却无法得到想要儿子的父亲的疼爱,并且在婴孩时期就遗弃荒野。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注定了将是永远同森林离不开关系的命运之女。

    如果不是女神阿尔忒弥斯的不忍,让母熊用**哺育了少女,她早在那时就已经沦为了野兽的食物,或者饥饿而死了吧。

    但也正是因为童年时期的悲惨境地,才会让这为少女誓要守护所有的孩子、也誓一定要让普天之下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得到幸福。

    不过,背负着悲惨童年的少女在神明的同情与野兽的哺育中,少女坎坷的长大成人,并且在森林中的生活,让她与生俱来的才能得以挥,逐渐成为了一位出色的女猎手。

    于是,长大之后的女孩最终成为了无人能及的猎人。

    不论是完成了狩猎卡吕冬野猪、亦或者参与阿尔戈号远航之类的诸多冒险,都成为了让这位女猎手名扬四海的丰功伟绩,成为了一位受世人所尊敬的『大英雄』而存在着。

    不过在卡吕冬野猪被杀死之后,少女的亲生父亲再一次现了她,并将她重新接回了王宫。

    但也正是在这个时段,无数的爱慕者不绝如缕地前来拜访,希望迎娶这位美丽而坚强的少女为妻,她的父亲希望她完成属于自己的婚姻。

    由于曾经向女神誓守护住纯洁的她并不想结婚,但在过多的追求者和老国王的影响下,她终于不胜其烦地和老国王订下了一个规矩

    ——谁能够在赛跑中赢了她,就能够娶她为妻。

    然而,这本就是难以完成的试炼,少女并不仅仅是因为狩猎而文明,更是以出类拔萃的度而闻名遐迩。

    想要在度上战胜她无疑是天方夜谭!

    但是她却被人战胜了,然而事实却是因男方借助了女神的力量,用三枚无法抗拒的金苹果引诱这位美丽的公主,而让她输给了他的计策,最终半是强迫地被对方娶走了。

    不过被娶走的少女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纵使男方借助了女神的帮助,在明显作弊的情况下才使得自己失败,但这也的确是自己和父亲立下的约订。

    纵使懊恼,即使因为自己无法履行向神许下的誓言而愤懑,但是她却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份婚姻。

    虽然她在那之后便无法对男性拥有信任之情,但至少从传说之中所记述的事情来看,少女的婚姻实际上还算安宁平静,并没有对男方过分的怨恨之情。

    但是,或许也正因为这份平静,在少女重新以英灵的身份现界之后,对于自己过往的婚姻之事也是只字不提,或许也是因为生前便已然无愧于内心,这段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很美好的人生则被她永远潜藏在内心之中了吧。

    但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对于男性产生的不信任感,则永远的在她的思想中留存了下来。

    不会再去相信男性的话语,也不会再被男性所迷惑,更不会因为男性的事情而担忧,这对于少女来说也会是永远常驻内心的感情吧。

    然而,除了对那两个男性例外。

    一个名为佩琉斯。

    而另一位,则是……

    ——————————————————————————————————————————

    “那么,还有什么遗言吗?”大楼之中,阿喀琉斯狠狠地把阿塔兰忒砸落在地,冰冷地看着阿塔兰忒问道。

    “咳……你知道吗?阿喀琉斯……”阿塔兰忒艰难地咳嗽着,从被砸出一个大坑的地板上起身看着阿喀琉斯,没有任何恐惧或是愤怒,反而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或许是她在面对自己生前的丈夫时都绝对未曾有过的美丽微笑,带有着难以被人忽视的魅力。

    “如果将作为从者降临时的姿态也看作属于我的人生的话……汝或许会是我人生中少有的……不,应该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我……拥有这样感情的人吧。”

    阿塔兰忒看着阿喀琉斯,开口说道:“………………吾之友人啊。”

    阿塔兰忒艰难地站起来,或许是因为身受重伤,所以她的身体仿佛都变得有些透明,濒临着崩溃消失的边缘!

    阿塔兰忒看着这位黑色的青年。

    在她的脑海中,昔日于罗马尼亚作为从者而降临的记忆不断地涌现出来,不论是眼前这个男人日常时的身影,亦或者共同奋战之时的姿态,哪怕在最后,阻止自己继续疯狂下去的那一瞬间

    ——都仿佛历历在目。

    “是啊……曾经,在我失控之时,就是你来阻止了,但是你应该忘记了吧……”阿塔兰忒擦了擦眼角,微笑着看着皱起眉头的阿喀琉斯,“是啊……已经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的你……也变成了需要救赎的人呢……”

    “我曾一度无法信任男性,也曾暗自誓过绝不会再相信任何男性……但是,直到那一刻……”

    “遗言说完了吗?阿塔兰忒。”阿喀琉斯走了过去,将拳头狠狠地攥紧,对着阿塔兰忒抬了起来。

    “我感谢你,阿喀琉斯,能够在我失控之时阻止我……阻止那个已经陷入了疯狂的我……或许在那一刻,你在我心中就已经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吧。”

    “在说什么呢?”阿喀琉斯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把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你说的这些,我早就没有任何的记忆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阿塔兰忒抬起头,眼中露出了一抹或许绝对没有办法再次见到的温柔之色,轻轻地摊开手,一面缠绕着不详气息的黑色的兽皮出现在了,这位翠色少女的手中。

    “是的,哪怕……没有记忆也没有关系了,这一次,这一次就由我来解脱你吧!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的内心中猛然间涌动起不详的预感,他死死地盯着阿塔兰忒手中那漆黑的野猪皮,唯有这个让他感受到了难以压抑的不安!

    但是依然来不及了,没有给阿喀琉斯任何反应的机会,阿塔兰忒将兽皮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一刻,阿塔兰忒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但同时,一抹笑容也最后在她的脸上浮现。

    仅此一次,温柔的、绝美的微笑映照进阿喀琉斯的眼中,让这个已经失去了所有记忆,被复仇填满的【英雄】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撼动了。

    ——远远的,远远的,远远的,远远的。

    ——心化作了无数细小的碎片,思念也在空中溶化消失。

    ——啊……啊……那些,都是可悲而微不足道的什么东西啊。

    “再见了,阿喀琉斯……”阿塔兰忒歪着头,露出了如同一个少女般纯粹的笑,“如果你我注定无法得到救赎,那么,就让我一同化为魔性的存在……和你共赴冥府吧!”

    或许是爱情吧。

    也或许是友情。

    阿塔兰忒已经无法确定自己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感情,但是,想要予以解脱确实真实的情感,不希望他继续堕落,不希望他继续被污染。

    这份强烈的情感让阿塔兰忒成为了最后的动力和勇气。

    但却也成为了她最后的悲哀。

    ——注定,只能使用它来解决一切了吗?

    “抱歉,master……接下来,可能就全靠你了。”阿塔兰忒抬起头,眼中的一切都开始扭曲。

    微笑,扭曲了。

    泪水,扭曲了。

    翠色,扭曲了。

    面容,扭曲了。

    哪怕是灵魂,也一同扭曲了。

    名为【阿塔兰忒】的少女,在这一刻彻底扭曲成了极致的魔性之物。

    “该死的!给我住手!”

    阿喀琉斯暴怒着跑过去,企图拉扯住阿塔兰忒的动作,这是一种因为内心中的本能而产生的行为。

    并非是因为恐惧自己失败,而是一种更深刻的感情

    ——不希望少女变成那副模样!

    ——不希望她变得和自己一样堕落!

    然而,一切却已经来不及了

    “宝具——神罚的野猪(agriusmetamorphosis)。”

    仿佛命运的抉择一般,阿塔兰忒轻轻地念动出了,这个自己本不想再提及的事物的名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