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战斗的回忆

    ——相互为敌的回忆

    ——以及互相为了对方而哭泣的回忆。??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无昔日那无数让阿塔兰忒怀念的记忆不断的涌现在脑海中。

    明明应该是美好的再会才对,然而此时此刻,两个主人公却已经如同猛兽一般互相死盯着对方。

    那是一种绝对不会退让的神情,换而言之就是——不死不休!

    房顶吹过的狂风宛若猛兽一般嚎叫着,仅仅是这样的声音就足以三个任何人感到隐隐的不安。

    但是两个英雄的神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踌躇,因为他们已经互相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死战到底】的讯息。

    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也不需要用任何话语来交流,两个人已经达到了仅凭眼神就读懂对方在想什么的程度了。

    对于阿喀琉斯来说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人,除了自己的老师,那么就是自己的对手了吧。

    不过失去了所有记忆的阿喀琉斯已经不想去思考这件事情了,现在他脑中仅仅只是剩下了一件事情——把眼前的敌人撕成碎片。

    仅此而已!

    蓦地,阿喀琉斯的身影消失在了阿塔兰忒的视野中,还不出分秒,背后袭来的劲风让阿塔兰忒勃然变色,身体的本能比思维更快了一分,向前方闪避开了阿喀琉斯回击过来的重拳。

    紧跟着,阿塔兰忒扭过身体,数十箭矢不断的从弓弦上弹射出来,而阿喀琉斯手中的长枪也在不断的挥舞,弹开了袭来的箭。

    阿塔兰忒的弓技已经挥到了极限,现在的她哪怕被说成是顶尖的archer之一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因为在这狭窄的房顶上不断和阿喀琉斯交手却依然不落下风,不仅仅是在和眼前这个男人近身交手之时依然游刃有余地射出弓箭,更是阿塔兰忒完美展现出了自己精妙的搏斗技巧的一刻。

    长枪多次企图突破阿塔兰忒的防御,但却总是会在即将击中对方那时被阿塔兰忒手中的弓拦截下来。

    如果是一般的弓箭恐怕早就就已经崩溃了,然而阿塔兰忒手中的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受损迹象。

    这让阿喀琉斯不得不思索,这个女人手中的弓箭会不会和自己手中的长枪是用同等硬度的材质做的?

    就在这一刻,阿塔兰忒抽身退出一步,用最简单明了的技艺对准了阿喀琉斯的弱点展开射击。

    这个女猎手已经把自己的本领挥的淋漓尽致了,不管任何动作都没有破绽,这也才是真真正正的老练的狩人才能够达到的水平!

    不管是在防御还是进攻都足以达到顶级水平,这便是阿塔兰忒能够达到的水平。

    因此,已经了解到自己这样下去不会拥有太大胜算的阿喀琉斯突然停止了手中枪的攻击,慢慢的向自己身后跳开了一步,和阿塔兰忒撤出了一定的距离。

    “看起来,只能用那个了啊。”

    阿喀琉斯沉吟着——虽然继续这样延长战斗的时间迟早会被他抓住阿塔兰忒的破绽,然而阿喀琉斯却并不想这样,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来不喜欢与这个女猎人打持久战的原因,即便能赢,但是却会让他觉得颜面尽失。

    阿喀琉斯真正渴望的,而是靠着自己绝对的实力完全凌驾于其上,不论如何都只能仰视他的碾压性战斗。

    是啊,那么,也就只有那个能赢了,曾经的限制条件对于他现在来讲已经可以视为不存在,不存在任何使用对象的束缚,肆无忌惮的对任何人起攻击【挑战】,这一刻,阿喀琉斯或许真的将会成为真真正正的无敌!

    “那个是……”

    阿塔兰忒惊讶的屏息凝神,拥有动物一般敏锐的本能的她觉的事态的诡异之处,因为如果对于她来说撤出更大的距离是为了挥出弓箭最大的威力,但是阿喀琉斯率先撤开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按理来说,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只有越贴近自己,他的胜算才会越大。

    ——而此时此刻,眼前的人刻意撤出战圈的目的似乎不言自明了。

    “宝具吗!”

    阿塔兰忒猛地反应了过来,对于阿喀琉斯的宝具,她有所耳闻,虽然曾身为战友,但事实上这个宝具她并没有亲眼见证过,能够知道的就是——这将会为两个人带来最纯粹、最公平的决斗环境。

    “那么就给我好好的接下来吧!阿塔兰忒,来自我下达的战帖!吾之宝具——”

    阿喀琉斯手中的枪爆出耀眼的光芒,被他用力投向了天空之中,魔力乱流被长枪带起,在天空中拖出长长的轨迹。

    “——翔空之星的枪尖(diatreohon?astir?Lonnetbsp;   长枪从空中爆射向阿塔兰忒,让这个少女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这个投枪般的攻击。

    而投枪在从天空砸落的刹那间就精准地以直立的方式倒刺在1o1大厦的楼顶之上!

    “到底要干什么————!?”

    就这一刻,阿塔兰忒眼中的世界的确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足以让各类魔术师都为其震撼的宝具……不,或者说大魔术更加贴切!

    高耸雄威的古代城墙从周围缓缓升起,动人心弦的战争号角不断的回荡在这片空地之中。

    虽然环境依然是1o1大厦的最顶端没有改变,但阿塔兰忒却已经知道,自己已经站在了和现实世界不同的空间之中!

    惊愕在短短的一瞬让阿塔兰忒的全身都绷紧了,虽然她早就猜到会这样,但亲眼见证的时刻依然对此表达出了难以掩饰的震撼——如果这个瞬间被其他人捕捉到的话,那么阿塔兰忒就会命丧于此了吧。

    是的,与其说是围起墙壁,倒不如说是把空间本身截取了出来——这让阿塔兰忒有一神与世界隔绝的感觉。

    狂风依旧猛烈的吹动着,表面上看起来和刚才没什么两样,但其实已经身处于异次元之中,因为狂风无法对两人进行任何干涉。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这并非是常人所熟知的那个对世界进行改写的大魔术——亦即固有结界,虽然有些有点相似,但本质却并不相同。

    “你居然也会使用魔术吗?”阿塔兰忒看着周围的环境感慨般地着说道。

    竖插在中央的是阿喀琉斯投出的枪。似乎要充当结界的轴心一般,这把枪深深地刺进了楼顶中。

    虽然楼板已经不是刚才那种滑溜溜的那种玻璃式楼顶,但却也不是什么柔软的东西——也就是说,要是摔在上面,最多也就是造成骨折或者神经断裂而已吧。

    阿塔兰忒戒备地看向了阿喀琉斯,此时此刻,这个男人似乎很兴奋的吧双拳在自己面前锤击了一下。

    “看起来你还不知道这个宝具的具体能力吧,这是用来对他人使用的构筑起用来一对一决战场地的宝具。”阿喀琉斯说,“并非是固有结界那么高级的东西,仅仅是将这片区域彻底隔绝的大魔术。”

    “没有什么神性的因素,只要被揍就会流血,被打击到关节就会脱臼。别说第三者,就连幸运也没有介入的余地,时间也是静止的。而且一旦在这里决出胜负,在外面的世界也同样会决出胜利者。”

    “毕竟这东西貌似是曾经的我拿来对付一个该死的混蛋的东西,那个家伙好像是一个只会逃来逃去的胆小鬼吧,因此就开出了这个魔术来把那个家伙困死在里面,然后将其击杀了吧!”

    阿塔兰忒戒备的看着眼前的青年,一时间没有说话。

    但她也大概猜到了,为了对付某个人而开出这个大魔术,恐怕正是阿喀琉斯在生前特洛伊战争时期开创出来的吧。

    ——在各方英雄齐聚一堂相互攻伐的特洛伊战争中,明明有着阿喀琉斯和埃阿斯等著名英雄的参与,却持续好几年都没能将特洛伊攻陷,其中的理由有好几个。

    阿喀琉斯对脑阿伽门农的强欲和傲慢感到厌恶而放弃了战场是一个方面。

    在阿喀琉斯回归之后,整个军队也依然持续对立,就因为这样的内部矛盾,他们即使在战力上高于团结一致的特洛伊,但士气却远不如这个对手。

    也或许特洛伊这个都市有着历史上也极其罕见的坚牢构造,而且还受到太阳神阿波罗的庇护,也是理由之一吧。

    但是,所有的这些,都只不过是琐碎的细枝末节而已。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亚该亚军尽管多少会吃点苦头,也决不可能陷入无法攻陷敌城的绝望之中吧。

    特洛伊战争持续过久,其中最大的原因就只能归结于一个男人。

    那就是特洛伊的皇子——著名的大英雄赫克托耳的存在。

    这位既是战士也是将军,同时还是军师和政治家,并且身为王室成员的大叔赫克托耳,将特洛伊全军上下团结起来,士气高昂地持续战斗着。

    虽然特洛伊战争本身是由于为朋友报仇而挺身而出的阿喀琉斯讨伐了赫克托耳导致特洛伊的战败,但亚该亚军只因为赫克托耳一人的存在而陷入苦境,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阿塔兰忒和赫克托尔在某一次的海战有过一面之缘,对于这个看起来非常懒散但却决不能轻视的大叔印象深刻。

    因为他就是那种看起来没有用,但在关键时刻却会爆出骇人智慧的、无愧于英雄之名的人物。

    也只有赫克托尔,才会把阿喀琉斯戏耍的团团转,逼得后者不得不开出这样的东西来专门对付他吧。

    阿喀琉斯并没有在意那么多,慢慢露出了一抹笑容:“不过这把枪在之前似乎是不能够对女性用的,但是此刻也已经不存在那么多限制了,那么,非常简单明了的规则吧,双方以拳头来作为胜利的砝码,因此你的宝具也将无法使用。”

    “为什么……汝要与我说这么多?”阿塔兰忒开口问道,她心中隐隐生出了不好的预感,“这样做对汝又有何益处?”

    “哼哼……为什么会把底牌全部告诉你吗?”阿喀琉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因为啊——”

    “咚——————!!!”

    “咕哈——!?”

    沉闷的重击声突然传来,阿塔兰忒的身体顿时弯成了弓形!

    这个少女的瞳孔收缩,并剧烈的颤抖起来,张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一拳轰进自己小腹中的拳头!

    “因为啊,你在进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已经死去了啊,阿塔兰忒——!!!”

    怒吼声震撼着阿塔兰忒的耳膜,仅凭这一击,她的灵核便已经被巨大的力量震出了裂痕,若不是本人的意志力依然不弱,或许这个少女就会直接因为这一击死去了吧。

    然而,阿喀琉斯的攻击却并没有结束,没有给阿塔兰忒任何反应时间,阿喀琉斯立即撤回了左手,右手手肘同时高高抬起,轰然间对准了阿塔兰忒的后心,宛若一枚洲际导弹一般砸落!

    “轰————————!!!!”

    巨大的烟幕在一瞬间升腾而起,1o1大厦的顶楼在顷刻间被巨力震碎,阿塔兰忒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被狠狠地砸进了大厦之中,那强大的力道没有削减,硬生生的把阿塔兰忒砸进了数层楼才堪堪停止。

    阿塔兰忒痛苦地瘫倒在地,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看着阿喀琉斯。

    灵核已经破碎了。

    距离阿塔兰忒消失也仅仅是时间问题了吧。

    想要出声音,但剧烈的疼痛却让她的大脑连『出声音』这个简单的指令都没有办法完成。

    ——不行,我……还不能……还不能输啊……

    阿塔兰忒想要抬起手伸向阿喀琉斯,悲痛的咬紧了牙关。

    ——明明……还什么都没能做到,还根本没有做到啊!

    阿喀琉斯的身影从空中落下,准确地来到了阿塔兰忒的身边,一把掐住了这个已经将死的少女的脖子。

    “即便如此……汝也依然不打算就此离去吗?”

    是的,正如阿喀琉斯所说的那样,其实在进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刹那,阿塔兰忒就已经彻底死去了。

    仅仅用了两拳,对于阿喀琉斯来说,正是两拳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

    但仅仅如此没有办法平息阿喀琉斯复仇的怒火,他决定了,一定要亲眼见证阿塔兰忒的最终灭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