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声在见泷原市的上空不断传来,爆炸的战斗机在天空中仿佛一朵朵耀眼的烟花,燃烧着四散的残骸向周边坠落,顷刻间把附近的城区变得千疮百孔。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翠色的身影在城区的上空穿行,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停顿都没有,猫女在脚尖刚刚点在一架战斗机的机翼上,便立刻力向附近的另一架飞机跳去。

    这样做并非是毫无理由的,因为就在阿塔兰忒后脚刚离开,飞机就在一瞬间被绞成了碎片,战车的轰鸣声在火光中的震荡着。

    紧跟着,如同疾风怒涛的战车撕开火光,在尾后拖出一条长长的烟幕向着阿塔兰忒的背影突袭而来。

    “已经无路可退了吧,阿塔兰忒!”

    这一次,阿塔兰忒刚刚站稳脚跟还没等再一次跃起,背后的劲风已经几乎要贴到了她的后脑勺上。

    阿喀琉斯已经到达了阿塔兰忒的背后,对于足以在不到分秒内就彻底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的阿喀琉斯来说,闪避是最没有用的表现。

    而对于善于用弓箭来进行远距离作战的弓兵来说,被这样高移动的家伙贴近了战斗明显会非常的苦手。

    不过,阿塔兰忒也并不仅仅是只会用弓箭战斗的人,作为常年来往于丛林之间,与野兽为伴搏斗的阿塔兰忒来说,贴身战斗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就在阿喀琉斯的拳头即将对准阿塔兰忒的后脑砸下来时,一道箭矢突然间从天而降,对准了阿喀琉斯的天灵盖爆射下来!

    “什么!”

    阿喀琉斯猛地闪开了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而阿塔兰忒则借着他愣神的这个功夫猛地转过身,五支弓箭已经搭在了弓弦之上!

    “我早就说过没有用了!!”

    阿喀琉斯看着如同流星般划破苍穹的弓箭,长枪被他具现出来,狠狠地将五枚箭矢震荡开来。

    看起来非常的轻松,但是从那杆枪上传来的沉重的碰撞声却不由让人觉得头皮麻。

    这一轮攻击已经蕴含了足以匹敌导弹的威力,却也被阿喀琉斯轻而易举的防御下来。

    不过阿喀琉斯并不仅仅因为挡下攻击而满足,不给阿塔兰忒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战车再一次启动,向着因为刚刚的攻击而再次跳远的阿塔兰忒冲击过去。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支箭矢已经贴在了他的胸口处!

    “!?”阿喀琉斯彻底震撼了。

    之前就说过了,阿塔兰忒并不仅仅是擅长远程攻击的类型,作为最擅长狩猎野兽的出色猎人,阿塔兰忒早就已经磨练出了出色的预判能力。

    通过阿喀琉斯的度以及自己移动的方向,在找准时机对准他会出现的地方射出一箭,看起来就如同未来视一样,但这对于阿塔兰忒却完全是在不断的捕猎中而修习成的【本能】。

    因此这个陷阱在阿喀琉斯看来,简直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样,不过这样说却不对,因为阿塔兰忒在射击的那一瞬间便向阿喀琉斯必定会出现的地方射出了第二箭矢。

    因此,这支箭完全就是阿喀琉斯自己撞上去的!毕竟在阿喀琉斯过去之前,这支箭就已经在那里啊。

    不过阿喀琉斯的反应却也越了极限,在这支不论是谁都会被贯穿灵核的箭面前,他猛地侧身躲开了致命的伤势,不过还是免不了肩膀被贯穿的结果。

    鲜血从左肩的伤口处流出,阿喀琉斯咋舌捂住了伤口,看向了阿塔兰忒的眼中出现了更加汹涌的愤怒。

    不过阿塔兰忒此时此刻已经借着这个功夫脱离了阿喀琉斯的攻击范围,为了追赶阿塔兰忒,阿喀琉斯猛地拔出了肩膀上的箭矢,向着拉动战车的三匹战马挥动起了鞭子。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天空中爆出了难以忽视的光芒,下一刻,如同暴雨般的箭矢集中在一点,对准了阿喀琉斯冲击过来!

    “嘁……”阿喀琉斯咬了咬牙,右手中的长枪猛地振起,如同盘龙一般旋转起来,不停地击落倾盆的剑雨。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正在疾驰的战车突然震动了一下——就在阿喀琉斯全力应对箭雨的瞬间,一支锋锐的箭矢贯穿了佩达索斯的头颅,顷刻间击碎了它的灵核!

    “这是——!”

    阿喀琉斯震惊的看着阿塔兰忒,是的,这也是他的弱点之一,在三匹马之中,其他的两匹马拥有着强大的不死性,然而也只有佩达索斯,虽然是一匹稀世名骏,但却不存在其他两匹的不死性。

    因此针对它的攻击也是对阿喀琉斯的战斗中所必须要做的事情。

    阿喀琉斯站在战车上盯着阿塔兰忒,这一刻,箭雨已经消失,两人各自站在自己的落脚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接着,阿喀琉斯露出了一抹笑容,下一刻,阿塔兰忒在飞机经过一座高大的大厦时跳到了楼顶之上,而阿喀琉斯也跟着驾驶着战车落在了大厦的顶楼。

    这栋大厦也可以说是见泷原最高的大厦之一,不过这也并非是什么陌生的大楼,而是在现实中有属于自己的原型——台北1o1大厦,全高6o1米,可以说是当年的世界之最,和迪拜塔一样,一同在魔法少女小圆的世界中被借鉴,安插在了见泷原的城市之中。

    而此时此刻,在这栋大厦上,也即将迎来两位英雄最后的大决战。

    战斗机不停地环绕着这栋大楼,似乎打算随时对两个人动最后的总攻。

    “看起来汝之幕后打算将我连同汝一起杀死呢。”阿塔兰忒看着阿喀琉斯说道,“即便如此依然要为其卖命吗?”

    “哼,有一件事情要先说一句,我并非是因为他的控制而做出的行为,而是,完全为了自己而行动,仅此而已。”

    阿塔兰忒看着青年的眼睛,这个已经被染黑的青年继续说道:“我之前一直难以理解我对你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情,但现在我终于理解了。”

    “其实,我在那时就打算在最后亲手杀死了吧。”

    杀意在一瞬间迸而出,阿喀琉斯的愤怒毫无保留的对着阿塔兰忒倾泻了出来,对于黑胡子的愤怒、对于自己屡屡失利的愤怒在顷刻间压向了翠色的少女。

    这样说着,他却解除了自己的战车,因为他明白继续使用战车也不会有什么胜算了,阿塔兰忒已经熟悉了自己的套路,刚刚那一次可以躲开,但是却不代表以后就可以躲开。

    此时此刻阿塔兰忒的每一次攻击都附带了神性,毫无疑问是那个童话作家搞的鬼,但是他却并不相信这个效果会永远持续,那么现在就只有两条路,要么以最快的度击杀这个女人,要么就拖到神性消失之后。

    “不,你错了,阿喀琉斯。”然而,出乎阿喀琉斯的预料,阿塔兰忒突然摇了摇头,看着阿喀琉斯露出了一抹笑容,“是呢,你已经失去了记忆啊。”

    这一刻,阿塔兰忒手中的翠弓张开,遥遥对准了阿喀琉斯,附带着神气的箭矢搭在了弓弦之上。

    “那么我就一定要让汝想起来!跑的快的笨蛋!”阿塔兰忒坚定的大声吼道,“如果——汝忘记了所有的事情,那么在这里,就有我来让你想起来,汝与吾曾经历过的一切吧!吾昔日之战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