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诸君,第一次全员作战大会现在开始!”岳晨一把拍在了客厅的电视柜上,看着坐在下面的少男少女们郑重的说道。?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没有鼓掌声,这也很正常,这个非常状态下再拖延时间就显得很蠢蛋了,所以岳晨也很快的进入了正题。

    环绕了一下房间内的所有人,诸位英灵零零散散地靠在客厅的各个角落,安徒生和莎士比亚两个文豪不在这里,看起来对于世界毁灭之类的事情完全不在意。

    据进到里面看了看两人状况的小贞德说,这两位现在的表情和气氛阴沉的看起来完全就像是死了舅舅一样,满满都是截稿日将近的氛围。

    至于其他人,排除如同影子一般不声不响地站在岳晨背后的静谧,其余的不论是坂田和茨木,还是杰克、阿娜、小贞德和童谣这四个小女孩,亦或者archer和美狄亚都在看着岳晨。

    而海伦娜则在那里自顾自的鼓捣着电脑,似乎在忙着什么。

    而阿塔兰忒以及莉莉却并不在这里,这两个人从回来之后就把自己锁在房间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看起来似乎都有什么心事,这个时候打扰他们似乎也不是什么上策,岳晨也只能任由他们去了。

    接着表示三组魔法少女:伊莉雅、幼闪以及他的朋友们,奈叶等时空管理局的魔导师以及疾风手下的风云骑士、再有就是见泷原本土的4个魔法少女了。

    只不过嘛……嗯,菲特似乎对于大大咧咧坐在一旁的佐仓杏子完全没有好脸色,也难怪,毕竟刚开始这俩姑娘就在魔女结界里好好的撕了一次逼,结果佐仓杏子以迷之优势大败菲特——话说奈叶啊,你家菲特都被人揍了你不去讨回点说道吗?

    【恐怕高町奈叶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吧,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泰斯特罗莎这丫头也并非分不清轻重急缓的孩子。】孔明在内心和岳晨说道。

    “原来如此,是这样……话说孔明你已经这么熟练的称呼这帮孩子的名字了吗?”岳晨有点惊讶的问道。

    【当然,虽然主导权在你手里,但是我还是可以随意的获取你脑内的记忆的,得到关于这些孩子的情报也不是什么难事。】

    孔明的声音中透露着一抹难以察觉到的笑意。

    岳晨点了点头,再一次看向了最后的一波人,不同于诸位从者,也完全不同于魔法少女,sos团的各位以及诸位替身使者这种乱七八糟而且连画风都不同的人们也聚精会神的看着岳晨。

    不过说道画风其实不仅仅是这些,那群魔法少女也可以说是画风极大不同了吧!

    “咳恩。”这时,茨木童子对着岳晨不耐烦地咳嗽了一声,对于性情急躁的她来讲,能够在这里安安心心的听岳晨讲话恐怕就已经是极限了吧。

    岳晨顿时不再想一些没用的事情,看着所有人说道:“那好,我们开始作战会议吧,先我们恐怕都知道了,我们将要面对的敌人是什么样的存在。”

    “能够轻而易举的毁灭整个世界对吧。”巴麻美凝重的说道。

    “是的,不过这并不是绝境,因为我们现在还有最后的机会——那就趁着666之兽还没有彻底变成完全状态的时候,将它解决掉!”

    承太郎耸了耸肩,看着岳晨说道:“哼,似乎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那么有什么计划吗?”

    岳晨看着所有人说道:“计划的话,虽然并不完美,但是却能够缓解一时的燃眉之急。”

    伊莉雅没有说话,但却有点期待的看着岳晨,似乎非常希望能够听一听他的想法。

    “总而言之,我觉得现在应对这种现象的避难设施应该已经预备好了,所以我希望有些人能够立刻赶往那里,做好保护人们的准备。”岳晨说着,看向了阿娜,“阿娜,这个任务能够交给你吗?”

    阿娜顿时愣了一下,但是在和岳晨对视之后,便明白了他眼中的意思,有些不甘心的摸了摸自己大腿上绑着绷带的地方——在那里,昨晚被阿喀琉斯刺伤的伤势没有一丝一毫恢复的迹象。

    这也难怪,毕竟阿喀琉斯的那把枪如果是以Lancer职阶现界的话,是会拥有让伤势不会恢复的诅咒,而作为Beast职阶登场的阿喀琉斯,连流星之枪的使用对象限制都可以无视,那么这把枪能够拥有这样的能力也就并非什么怪事了。

    “我知道了,会努力的……”阿娜低下头说道。

    “那么还有没有人能够和阿娜一起留守幸存者的据点呢?”岳晨看着大家问道,“因为考虑到666之兽的特殊性,我觉得还需要能够让所有人都安分下来的人留守比较好。”

    这一刻,替身使者这边的人们把目光焦距在了一个人身上。

    “我么?”岸边露伴抱着手臂,看着所有人有些不情愿的说道,“我知道了,知道了,就由我来留守好了……”

    不过他眼中还是有着很深的遗憾,似乎对于没有办法参与和666之兽的战斗感到很不爽。

    “那么我们也一起留下吧。”这是,sos团这边的古泉一树突然微笑着说,“毕竟我们这边也并非战斗的类型,所以帮忙维持一下秩序也是不错的选择。”

    “唉!我们要做这个工作吗!不要啦我要上战场和怪兽战斗啊!兴许还会碰见光之巨人啥的啊!”凉宫春日顿时不情愿的嘟起了嘴,如果岸边露伴的不满是因为错过了漫画取材的机会,那么凉宫春日就纯粹是玩心太大了。

    不过在世界即将毁灭这种残酷现实的时候凉宫春日居然还想着凭兴趣办事也是挺厉害的。

    不过嘛……岳晨看了看凉宫春日的眼神,他也明白这个被供奉为【神明】的少女其实也是想为所有人出一份力罢了。

    但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凉宫春日有一种诡异的违和感,但却一时间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

    “很好,既然留守人员已经确定了,那么就让我们剩下的人全力迎击666之兽吧!”

    『稍等一下,岳晨先生,您似乎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啊。』就在这时,达芬奇突然说道,『关于敌方的两个从者,你打算怎么解决啊。』

    “………………”岳晨在一瞬间沉默了下来。

    这的确是一个重大问题,因为……不论是阿喀琉斯还是莫德雷德,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非常棘手的强敌,尤其是阿喀琉斯,这个无视没有神性的人的攻击就已经可以把他们这里的一大片人打下水了。

    即使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但那又怎么办?一群人围住阿喀琉斯对着他的脚后跟疯狂输出吗?听起来也太gay了。

    而且就算真的围住了,他们也不见得能够击中这家伙的要害,因为这个阿喀琉斯,可以说的上是真真正正的全装上阵啊!

    再说了,岳晨不觉得仅凭他们这群人,就能够在阿喀琉斯以那希腊最的脚程面前占得上风。

    “是啊……这怎么办呢……”岳晨苦恼的搔说。

    现在他的队伍中,拥有神性的人只有阿娜以及坂田金时,可是阿娜已经受伤,以这种状态和阿喀琉斯战斗无异于找死,但坂田金时……老实说如果呗阿喀琉斯分散了这种程度的战力单位,那么666之兽那边的战事就会更加棘手了。

    “那么,他(她)就有我来应对吧!”

    就在这时,一轻一柔两道声音传了过来,只见阿塔兰忒和莉莉两个人严肃的看着岳晨,眼中已经没有了昨晚的迷茫,只剩下了无比坚定的眼神。

    “阿塔兰忒……莉莉,可以拜托你们吗?莉莉且不说,阿塔兰忒,你有能够和阿喀琉斯抗衡的手段吗?”

    “老实说,我并不能确定。”阿塔兰忒垂下眼皮,安徒生为她赋予的状态已经消失,也就是说,此时此刻阿塔兰忒已经没有了能够完全伤害阿喀琉斯的手段。

    但阿塔兰忒很快的就恢复了过来,郑重的说道:“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必须要去面对他,以此机会,换下我欠那个笨蛋的人情……”

    “我……我也是一样……虽然我没有办法和莫德雷德卿抗衡,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要和莫德雷德卿战斗!”莉莉大声的说,“因为,我必须要把朋友从那种痛苦的状态中拉出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