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内……人类理性的全部解放?”晓美焰把视线锁定了梅林,开口问道,“这意味着什么?”

    『很好理解,理性的彻底解放,也就意味着人类将彻底失去理智,留下的只有最本能的**而已,如果真的到了这个时候,那么将会意味着人类秩序的彻底溃灭。? 八?一中文? W≤W≤W≤.≤8=1≈Z≈W≠.≥COM』梅林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看着众人说道,『讨厌某个人,就会去撕扯,憎恨某个人,就回去杀戮,人类社会将会彻底变成比丛林法则更原始的社会——失去亲情、丧失爱情、忘却感恩、抛下理智,如果真的到了这个地步,根本不需要六百六十六之兽出手,人类自己就会因为自相残杀而濒临灭亡。』

    “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个事情的吗?”东方仗助咬了咬牙。

    『并非不能阻止。』就在这时,梅林突然开口说道,『其实,如果赶时间的话,或许可以在事态彻底无法挽回以前解决掉。』

    “咦!这是有解决办法的吗?”伊莉雅看着梅林问道。

    『当然,我刚才也说过了吧,六百六十六之兽尚未成为完全体,但距离它彻底降临也仅剩下一天的时间了,所以必须在那之前将它彻底粉碎才行。』

    “也就是以最快的度解决掉这个怪物吗……”承太郎看着梅林说道,“但是即便我们能够找到它,也无法保证我们能够对它造成任何伤害啊,如果真的如你所言,它所拥有的权能,可不是靠着人多能够解决的啊。”

    『不错,承太郎先生果然很厉害啊,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本质。』梅林顿时拍起手来,『正如您所说,不论是蛊惑比主所抛弃的人【羔羊】,还是解放人类所有的理性,这所有的权能还尚不能对你们造成影响,那么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需要面对的就是那从天而降的天火,以及十项王冠的权能了。』

    岳晨猛地一拍桌子,看着聚集在这里的从者们,以及由于扭曲的世界而聚集在一起的所有的主角说道:“那么,各位,就让我们在这里来讨论一下……关于六百六十六之兽的作战计划吧!”

    ————————————————————————————————————————————————————————————————————————————————————

    一辆黑色的战车拖曳着巨大的身体从天空中划过。

    阿喀琉斯站在战车之上,身上的衣服不可谓不狼狈,似乎刚刚经历过爆炸的衣服破破烂烂,而且还充满了焦糊的气味。

    不过他本人似乎并没有受到过太大的伤害,但即便如此,阿喀琉斯的眼中依然充斥着难以压制的怒火。

    “该死的,居然会被区区盗掠之辈……居然会被区区鼠辈给弄到如此狼狈……”

    阿喀琉斯咬牙切齿的挤出了愤怒的话语,仿佛要力把自己的牙槽一起咬碎一般。

    【你回来了吗?阿喀琉斯……】

    就在这时,混沌般的声音突然在空气中响起,在靠近日本东岸的太平洋海域中,666之兽那巨大的身体从大海中缓缓的升起,锐利的眼睛看着阿喀琉斯。

    “如何了?你这家伙恢复的怎么样了?”阿喀琉斯扫视了一眼666之兽,不屑的撇了撇嘴,“哦?看起来那个疯子已经把自己献祭给你了吗?也就是说,你们两个现在已经正式的融为一体了?”

    【还不能算作融为一体,只不过等到彻底消化掉他注入过来的魔力之后,我也会彻底以完全之资降临吧。】

    “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把自己大量的魔力送给这个疯子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么?”

    【啊,是啊,这就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666之兽的七只兽头咧开嘴,在常人看来似乎扯出了狰狞的笑容,【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失利,明明是在希腊中数一数二的英雄人物,居然会变得如此狼狈,明明已经获得了作为我(Beast)在外界行动的灵基替代品,结果居然会被打成这副德行,难道是与我作对的大天使吗?还是那个与你齐名的、人类史上第一位的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呢?】

    阿喀琉斯并没有搭话,但眼中的愤怒之色却变得更加浓厚。

    【这样看来……黑胡子氏并没有一起回来呢……难不成,你这副德行是因为那个看起来异常愚蠢的海盗————】

    “轰!!!”

    水柱陡然从666之兽的背后升腾而起,阿喀琉斯随手便把自己一直提着的长枪摔进了海中,强大的冲击波瞬息间便在平静的海面上激荡起滔天的巨浪!

    阿喀琉斯的神色充斥着狂怒与杀意,即便他知道自己绝对敌不过这个可以说【创造】了自己的怪物,但他内心中的傲慢却决不允许被这样随意的亵玩。

    666之兽并没有生气,眼中仅仅是充满着笑,那种毫不掩饰的嘲笑之情:【身为人类历史上受人敬仰的大英雄,居然会在与人类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海盗战斗中失利,有些时候事情的展就是这样奇妙呢。】

    666之兽用充满了享受的眼神观览着阿喀琉斯的神情,然后继续说道:【那么,你想要报仇雪恨吗?阿喀琉斯。】

    “报仇?”阿喀琉斯看了一眼这个巨兽,突然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不好意思,那个混账已经被我杀了。”

    【我当然知道你杀了他,你身上的血腥味我自然闻得到。】666之兽笑了起来,【但是问题不在这里,我想问你是否报仇,是要让你把仇恨的怒火挥洒在黑胡子最重要的人身上。】

    “这是什么意思?”阿喀琉斯死死地盯住了666之兽。

    【只要把所有的怒火倾注在那个人身上就好,你现在非常愤怒对吧,非常的想要泄心头的怒火对吧,阿喀琉斯。】666之兽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和善的笑意,【那么就把黑胡子那一方一举铲除吧,把你的怒火和复仇转化为纯粹的力量吧,阿喀琉斯!】

    666之兽抬起头从口中吐露出了宛若撒旦一般足以的蛊惑任何人内心的语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