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的异变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

    “那个是……什么?”岸边露伴透过自家的窗户,凝视着不断从天空中砸落的天火,慢慢的呢喃着。

    并不仅仅是岸边露伴,可以说整个杜王町还醒着的人们都抬起了头,看着天空那宛若地狱一般的景象!

    耀眼的火光把漆黑的夜空彻底的照亮,令人不安的火光在天地间拖出长长的轨迹。

    “恐怕……和他们脱不开干系吧。”岸边露伴叹了一口气,手中在绘纸上赶稿的度依然未减,不到一会就彻底完成了一页漫画。

    岸边露伴慢慢的合上了自己的画稿,背上了自己最常用的画包走出了自己的家门。

    但是,仿佛早就有了什么默契一般,岸边露伴来到了一个小巷口,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几个人——东方仗助、虹村亿泰以及濑川康一,还有一个把自己裹在了白色的风衣中,头上戴着一顶白色帽子的男人。

    “都到齐了吧,那就走吧,去看看那些隔壁城市的家伙……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白衣男人压低自己的帽沿,锐利的眼神划过所有人,有些无奈的说道。

    所有人用同意的眼神纷纷点了点头。

    ————————————————————————————————————————————————————————————————————————————————————

    『阿虚!快起来!大新闻,这是大新闻啊!绝对能够上新闻推,不对,应该是世界新闻推才对啊!』

    凉宫春日的电话粗暴的把阿虚这个可怜的少年从睡梦中唤醒,在电话另一头说着令人不明所以的话语。

    “所以说……你又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阿虚揉了揉眼睛,有气无力的打着呵欠问道。

    对于凉宫春日这种时常性一惊一乍的态度阿虚早就习惯了,所谓的大新闻差不多就和隔壁奶奶家又打死了一只老鼠差不多级别的“新闻”吧。

    当然如果这家伙真的想的话,搞出一个世界级大新闻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为了防止那种情况生,即便是再不起眼的“新闻”,sos团的诸位也依然要陪着这个不知疲倦的少女东奔西走一番。

    『真是的,你这家伙不相信我的话吗!那就立刻给我打开窗户看天空啊!快点快点!而且现在新闻也已经在播报了!』凉宫春日那充满了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

    “真是的……到底有什么事情————”

    阿虚极度不情愿的抱怨着拉开了房间的窗帘,然后,他的呼吸停滞了。

    ——天空中充斥着地狱的景象,不断下落的天火宛若一条条壮硕的狂蟒,向着地面不断的坠落,不出一会绝对就会有一条火蛇砸落在地面吧。

    “这个……是什么………………”

    『阿虚!你看见了吗!我真的太兴奋了啊!阿虚!你在听吗!喂————』

    手机坠落到了地面,阿虚震惊的望着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无视了凉宫春日在电话另一头兴奋的叫喊——

    长门有希透过自己的窗户看向了天空,耀眼的天火几乎要让天空都跟随着熊熊燃烧,长夜都被这明彻的光芒挤压到无影无踪,就仿佛是记载于《圣经》以及各大神话传说之中的世纪之末。

    在这本应平凡的一年中,突兀地降临!

    “侦测到并非由凉宫春日所引的咨询爆,请求资讯统合思念体予以调查权限…………”

    长门有希看着天空,面无表情的低声重复了一遍:“请求……调查权限………………”

    不知为何,长门有希仿佛失去了思考,只是呆呆地看着天空,不断的低声重复着同样的话语。

    即便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但仅从那孤单的背影来看,这个应该是被称作『外星人』的少女,却有一种极为无助的感觉。

    ————————————————————————————————————————————————————————————————————————————————————

    岳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先是熟悉的天花板,紧随其后的,则是小贞德那满是泪痕的小脸。

    “岳晨先生!您没事了吗!”小贞德摇晃着岳晨的身体大声地喊到。

    “……………………脑袋好疼………………”岳晨揉了揉脑袋,本来就疼得有点诡异的大脑,在小贞德这么一摇晃变得更混浊了。

    就仿佛自己的大脑彻底碎裂、只剩下一大滩浆汁在脑袋里晃荡一样疼痛。

    “啊,对对对对不起岳晨先森……唔,涩头……”小贞德似乎因为惊慌而咬到了舌头,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没事,不用紧张。”岳晨无奈的坐了起来,摸了摸贞德的头,“说起来,其他人呢?”

    “唔……阿娜小姐和阿塔兰忒姐姐成功的逃了出来,但阿娜姐姐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现在正在静养,哦,还有,莉莉姐姐和阿塔姐姐现在似乎有些失落,正在各自的房间里不出来……”

    “喂呀!那个master已经醒过来了吗!”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粗暴的踹开,茨木童子大大咧咧的晃进来,叉着腰看着岳晨,“好啦,这家伙醒过来了,可以进来了哦各位!”完全没有征得岳晨的同意!

    不过也难怪,毕竟鬼就是这样我行我素的生物,完全不去思考他人的感受,只要自己开心哪怕拆了一座城也无所谓的麻烦制造机,倒不如说茨木童子能做到这样就已经是真真正正的谢天谢地了。

    紧跟着,房间外探进来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个头戴黑色贝雷帽的紫色短的少女走了进来,对着岳晨笑着挥了挥手:“喔!岳晨先生,好久不见了啊,这个世界这样的正式见面似乎是第一次呢!”

    “海伦娜小姐!”岳晨看着这个微笑着挥手的少女,顿时觉得有些亲切的说道。

    “嗯嗯,自从那一次离别之后,或许对你没什么感觉,但对我来说已经差不多是有小半年了呐~”海伦娜看起来非常的开心,对着岳晨打开了话匣子。

    “那个……海伦娜小姐,能不能先说一下更重要的事情?”这时,海伦娜背后的三位少女——奈叶、菲特以及疾风看着海伦娜,有些汗颜的提醒道。

    “哦,抱歉,看见熟人有点得意忘形了,不好意思。”海伦娜顿时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道。

    并不仅仅是奈叶这一波人,伊莉雅也带着自己的其他两个朋友蹭了进来:“岳晨先生,不要紧了吗?”

    “啊,已经没事了。”岳晨点了点头说道。

    “嗯,打扰了。”比较让岳晨惊讶的是,晓美焰等几个魔法少女居然也在这里。

    “咳嗯,那我们就进来了,岳晨。”然后……东方仗助这群替身使者也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和岳晨比较熟悉的东方仗助对着岳晨问候了一句,接着说道,“不过重要的是,为啥凉宫这家伙也在这里————”

    “哟!岳晨君!感觉怎么样?脑袋还舒服吗!要不要让实玖瑠酱用她宽广的胸脯来安慰你受伤的头脑!”凉宫春日撞了进来,跑到岳晨床边打着招呼。

    “那还真是感谢您的厚爱啊团长大人但是在下可真的是无福消受!”岳晨顿时无奈地喊到。

    “不过……所有的人,全部都在这里了吗?”岳晨看向了站在自己房间内的人,慢慢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所有能够形成战斗力的人,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吗?”

    岳晨从床上坐了起来,郑重的看着所有人,他知道,凡事聚集在这里的人,全部都想要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接下来到底将会生什么。

    “诸位,让我们来好好谈一谈吧。”岳晨看着所有人说道,“关于我们可能要共同面对的敌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