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如梦幻般的粉色星光从贞德的旗帜中迸出来。?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

    的确如同岳晨最为熟悉的魔法少女那样,小贞德的旗帜突然就染上了这种色彩,而且每伴随着旗帜的挥舞,附着在旗帜上的星光都会在空气中划出可爱的轨迹。

    “那个是啥啊!这个套路未免魔法少女化的有点过头了吧!”岳晨看着小贞德,顿时诡异的吐槽道,“自创宝具可以自创到这种性质吗?”

    『嘛,或许是因为贞德小姐此时此刻的存在不存在于任何的可能性的世界之中,才会有可以自创出属于自己的特殊宝具的能力吧。』梅林笑着解释到,『不过说是自创其实也有问题,毕竟不论再怎么充满着不确定性,贞德小姐的存在依然是基于原来的成年体,也就是说并非【自创】,而是在原有宝具的基础上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造】——』

    然后,还没等他的话音落下,无数尖锐的粉色铁刺从天空中降落,刹那间贯穿了眼前数十只耀武扬威的扭动身体的海魔!

    “在下听说过喔!岳晨先生!”小贞德看着自己的攻击起了效果,顿时兴致冲冲的挥舞着旗帜,“与这样的滑溜溜的怪物战斗其实是魔法少女的必修课程吧!”

    “不对!我觉得你从根本是误解了魔法少女的存在性质!而且和触手怪战斗之类的,你又是从哪个诡异的里侧番中看到的东西啊!”

    『看吧,岳晨先生,贞德小姐的能力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喔~』梅林顿时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和成年体的她来说宝具挥的效果并没有任何变化,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特效变得更加可爱了一些,不过没关系,毕竟她也是魔法少女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圣女!吾之圣女啊!”吉尔德雷斯突然愤怒的大吼了起来,“您难道不也是心存愤怒吗!您降临于此的执念难道不也是亵渎神明吗!您难道不想杀死那些背叛您的、那一度抛弃您的人类吗!”

    “不,你错了,吉尔……”小贞德突然露出了一抹哀伤的神色,“在一开始……你不是这么说的啊……”

    “什……”吉尔德雷斯呆呆地看着小贞德,露出了一抹扭曲的表情。

    小贞德看着眼前的男人,金色的双眼闪着泪光:“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能够让所有的女孩都得到应有的幸福啊!”

    岳晨看了看这个突然吐露出了心声的孩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为什么这个世界所有的魔法少女都应该陷入绝望堕落成那样的魔女……他们也都只是普通的女孩,也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平凡的做些什么、平凡的喜欢着什么、平凡的爱着什么,她们都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可为什么……他们的命运都一定要这么悲惨呢……”

    所有的从者再降临到这个世界之后,一般都会被系统亲自赋予这个世界的知识,或许再小贞德降临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已经得知了小圆这一众魔法少女的存在当时和最后的结局了吧。

    “但是……这果然是……我果然不行……”小贞德失落的垂下了头,“我并没有做任何的事情……反而一直在依赖着周围的人,不论是archer先生还是岳晨先生……也包括吉尔,我一直在看着所有人战斗,但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

    “真是讨厌……明明一开始就订好了那样的决心,但却一直不好意思……不,是没有勇气去作出任何改变……”小贞德擦了擦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

    “明明下定了决心要来拯救她们……才来到这里的……可是为什么……我反而一直在给人添麻烦……而且,还让吉尔你变成了这种样子……”

    “…………贞德………………”吉尔德雷斯看着这个因为自己的软弱而哭泣的少女,充斥着疯狂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难以言喻的神色。

    “所以,这一次……唯独这一次我绝不会再退缩了!”小贞德踏前一步,手中的旗帜随风飘扬了起来,“吉尔!我一定——一定要拯救你!”

    这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岳晨似乎看到了吉尔德雷斯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笑意,但还没等他仔细看,狂乱的怒火便已经再度充斥了这个男人的双眼:“哈哈哈哈!!没用的!没有用的!贞德喔,我早就说过了吧,我已经没有任何回头的机会了!因为——它已经重新苏醒了!”

    就在这一刻,天空中的魔力漩涡终于生了变化,吉尔德雷斯周身缠绕上了和它同样的魔力,并将他渐渐的拉向天空!

    『不好!岳晨先生,这家伙启动了什么东西!如果不阻止他的话——』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在里吗?之前还一直在找正主在哪里!既然露头了,就在这里给本大爷下来吧!”

    在这一瞬间,耀眼的金色雷电充斥着空气,坂田金时突然间骑着摩托风驰电掣的从岳晨背后冲了出来!

    要知道这里可是有五十层的高度啊!

    这位究竟是怎么上来的!

    墨镜反射着雷光,坂田金时胯下如同战车一般的钢铁机车不断释放着冲天的火光和嘶鸣,对着即将飞起来的吉尔德雷斯冲了过去!

    “你的罪行已经不亚于恶鬼了!青须之鬼!”坂田金时墨镜下的眼睛看着被突然出现的自己弄得一愣的吉尔德雷斯,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机车启动到了最大的马力,机械与马达的摩擦与轰鸣声不断交织,锐利的火线从车轮下延伸,机车居然以强大的动力从天台上飞起,对准了飞在天空的吉尔德雷斯狠狠地撞击过去!

    然而,惊讶的事情生了——坂田金时从吉尔德雷斯的身体中……没有任何阻碍地穿了过去!?

    “啊嘞!?啥?生了啥啊啊啊啊啊啊——!!!”

    “金时先生!”小贞德惊慌失措的喊到。

    ——伴随着坂田金时的怪叫声,这个金色笨蛋连车带人一起从大厦上落下摔死了。

    “唔啊啊啊!金时先生会死吗!岳晨先生请快一点想办法救一救金时先生啊!”小贞德惶恐的拽着岳晨的衣袖,哭泣着喊到。

    “如果真的因为这样就摔死,金时这家伙就可以从英灵座群里退掉了吧!”岳晨看着不知何时站在那里,而且手中拿着一本书装模作样的念着旁白的茨木童子说道,“茨木,骗小孩子很有趣吗?”

    “啊哈哈哈哈哈!当然很有意思啦!鬼不就是这样的一类家伙吗?”茨木童子大笑了起来,“还有啊,如果那个笨蛋真的死掉的话不也是相当戏剧性的事情吗!”

    茨木童子背后的烈火升腾出巨大的鬼和鬼爪,同时她的手臂举向了蓝胡子,如同炮弹一般对着他爆射过去!

    “既然坂田金时那个笨蛋的攻击没有效果,那就给我尝一尝这个吧!见识一下鬼的真正姿态!『罗生门————大怨起』!”

    “没有用的!在下现在已经和那位大人融合为了一体!”吉尔德雷斯狂笑着,“也即是说——你们的攻击对我已经失去作用了!因为现在的我已经不存在于这里了!”

    『岳晨先生,你那里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个时候,达芬奇震惊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同时,那一头的通讯中也不断产生锐利的警报声。

    『灵基反应巨大,无法观测具体数值……这根本不是从者应该有的魔力和灵基!』

    【那是什么?列奥纳多。】巴贝奇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似乎他也在那边忙的不可开交。

    『正在调查……但是不会错的!这种规格已经彻底脱任何东西的存在了!这个,难道是……』

    “哈哈哈哈!不错!这便是能够彻底对神予以惩罚之物!对神明说出亵渎之语!解放全人类那被神明禁锢的理性!让纯粹的**爆于整个世界之上!”

    吉尔德雷斯狂笑着,身体开始慢慢的消失,但是,最后的话语却也跟着响起。

    【这便是BeastⅥ——人类恶,六百六十六之兽!】

    就在这一瞬间,大地开始了颤抖,原本阴暗的天空爆出了耀眼的光芒——无数的火光从天空中降落!

    若是在宇宙中看向地球就会现,整个世界都仿佛陷入了一片火海!

    啊,若是在信徒眼中,就宛若《圣经》之中的天罚降临吧!

    这一刻,愤怒的咆哮声轻而易举的从天地间响彻,那一声咆哮在岳晨听来,仿佛能够通达整个世界一般震耳欲聋。

    不,在这一刻,岳晨明白了,这声咆哮并不能响彻世界,却也可以震撼整个人类的内心,因为……它是直接从所有人类的内心深处出的……名为憎恨【爱】的咆哮!

    就在这一瞬间,听到这个声音的岳晨感觉自己大脑中似乎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

    剧烈的疼痛刹那间在他的大脑中爆,仿佛要撕裂他的脑壳,让他痛苦地捂住脑袋,不由自主的蹲伏在地上。

    『master,您怎么了!』

    茉雫顿时出现在了岳晨身边,焦急的看着突然变成这副模样的岳晨,不断的摇晃着他的身体。

    『怎么可能……』

    达芬奇不断的询问道:『茉雫!你那里出了什么事情了!我这边接受不到图像了!』

    但是茉雫已经没有办法说出任何话来了,震惊的看着岳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岳晨拼命地咬紧了牙关,死死地支撑着自己仿佛被彻底破坏的大脑,冷汗不停的从他身上的每一寸毛孔中渗透而出!

    “你做了什么!?吉尔!”小贞德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豆大的泪珠从眼中滚落,对着吉尔德雷斯大声的问道。

    【啊哈哈哈哈哈,正如您所看见的,圣女哟,这只不过是这位大人施展出的一小部分权能而已!力量已经积蓄了六日——因此还有一日!仅剩一日时间!若是待到他的力量全部解放之际,便是所有的神明以及妄图守护神明秩序的你们——真真正正的灭绝之刻!】

    他的身体彻底消失,但唯有一段话清晰的印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在那之前——给我充满期待的等待吧!等待着整个世界的真正终焉!】

    那如同大海一般的巨量魔力如同海啸一般涌向了日本的东方大海。

    结合着不断从天空中坠落的火焰,是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残酷景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