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塔兰忒呆呆地转过头,在她的面前是一片血的颜色。??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大滩的血迸溅在甲板的四周,

    即狰狞,又悲壮。

    ——阿塔兰忒的面前站着一个人,流星般的长枪贯通了他的胸口,鲜红的血染红了暗色的枪尖,距离阿塔兰忒仅有一寸之隔。

    男人的手紧紧的攥住了这杆狰狞的长枪,即便自己的手上因为长枪的摩擦而迸溅出大量的血液,他也依然没有一丝一毫松手的迹象。

    “噫……哈哈………好疼……真是疼啊你这混账…………”黑胡子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说话间都带上了艰难而沉重的喘息声。

    “为什么……会这样……”阿塔兰忒震惊的看着黑胡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另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黑胡子的面前,爆出青筋的手臂抓住了长枪,狠狠地从他的体内抽了出来。

    大量的血液从枪口中喷涌而出,看起来完全不是属于人类应有的血液彻底浸染了甲板。

    而黑胡子本人的身体也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灵核已经彻底破坏了,你这家伙也已经无计可施了吧,黑胡子。”阿喀琉斯的身上沾染着血液以及由于爆炸而产生的焦痕,阿塔兰忒对他展开的攻击依然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但是阿塔兰忒和黑胡子却全部都忘记了一件事情——已经作为被污染的Beast职介降临的阿喀琉斯,早就无法以通常形态的servant相提并论了。

    在这一瞬间,阿喀琉斯身上的伤痕全部恢复了原状,是的并非是被什么魔术治疗,而是仿佛伤口的时间倒流了一般,原本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度迅重合,哪怕进入伤口中的灰尘之类也自动的从中剥离出来!

    “没有彻底的杀死我,是你们最大的失误。”阿喀琉斯狠狠地踩在黑胡子的后背上,眼中闪烁着名为愤怒的神色。

    “这个……是什么……”阿塔兰忒咬紧了牙关,翠色的双眸中充斥着怒火,死死地盯住了阿喀琉斯,“阿喀琉斯,你这家伙……真的彻底抛下曾经作为英雄的荣耀了吗!”

    “英雄的荣耀?那是什么?”阿喀琉斯的眼睛盯住了阿塔兰忒,反问着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从降临这一个世界开始就只得到了一个命令——彻底毁灭这个世界,不论任何手段,也不论会牺牲多少人,只要能够完成这个使命,那么我的责任就会到此为止!”

    阿喀琉斯突然咬住了牙,灰色的双眼闪过愤恨:“但是,你们,尤其是这个该死的杂碎!居然三番五次的戏耍我,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

    “阿塔兰忒,对吧,我已经彻底受够了,那个该死的声音为什么要死命的阻止我对你出手也不去理会了!在这里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就好!只要你死了,那个该死的声音也就会彻底在我耳边消失了吧!!!”

    阿喀琉斯猛地挥动起手中的暗色长枪,对准了阿塔兰忒的心脏狠狠地穿刺过去!

    翔空之星的枪尖【diatrenetnetbsp;   这本应是无法对女性所使用的流星之枪,是用来构筑英雄之间公平公正的一对一的战场时才会使用的宝具。

    隔绝神明的干涉,杜绝运气的作祟,真真正正的以实力一决胜负的长枪。

    而且,说到底这把枪除了对希望『与阿喀琉斯单挑』的对手以外,都是无法使用的。

    也就是说,当阿喀琉斯希望战斗、同时对手也拥有能够回应阿喀琉斯的胆魄与其实力时,阿喀琉斯才能够使用这把枪。

    否则即使阿喀琉斯自己希望能够战斗,若对手并无此意的话也就无法强制进行一对一的决斗,是个使用对象十分受限的一项宝具。

    然而,早就已经彻底忘却了自己身为英雄过去的阿喀琉斯也自然而然的舍弃了自己的荣誉,也就代表着,这把流星之枪,也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限制条件!

    而阿塔兰忒完全没有办法闪开这把袭来的长枪——她此时此刻已经彻底陷入了悲叹和哀伤中,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人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舍弃了过去,舍弃了英雄的尊严,也抛下了所有的一切。

    变成了一个与名为【阿喀琉斯】的那个男人完全相反的存在。

    这样的事实又怎能不让她觉得悲哀与愤怒?

    想要移动自己的身体,但她却因为悲愤,身体哪怕连行动一步都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流星之枪不断的逼近自己的胸口!

    “小心!阿塔兰忒小姐!”就在这时,阿娜突然从后面冲了上来,用力的扑倒了阿塔兰忒。

    然而,流星之枪却以无匹的气势擦过了阿娜的腿部,鲜血在一瞬间从大腿的根部喷涌出来。

    “咕…………”阿娜吃疼地低吟一声,虽然从者并不会因为流血而死,但是即便如此对于疼痛依旧无法完全免疫。

    “阿娜,你没事吧!”阿塔兰忒看着因为为了保护自己而手枪的阿娜,原本悲伤的心再一次颤动了一下。

    是啊,

    自己究竟在犹豫什么呢?

    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男孩了啊!

    已经彻彻底底的化为了一个……

    和英雄之名相去甚远的恶鬼了啊!

    阿塔兰忒抱紧了阿娜娇小的身体,因为黑胡子的倒下,安妮女王复仇号开始从高空坠落,阿塔兰忒只能一只手抓住自己身边的桅杆,另一只手抱着阿娜,勉强的让自己能够挂在不断的向下坠落的海盗船上。

    “怎么回事?麻美学姐!那艘船掉下来了啊!”

    地面上的美树沙耶加和巴麻美的脸色变了一下,巴麻美猛地抱起了自己身边的小女孩,但是,就在两人想要逃离这里的时候,巴麻美却本能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黑胡子刚刚对他们的攻击可以说气势虽然足够,但是却大多是没有太大杀伤力的普通攻击,达到的仅仅是破坏了街道而已,哪怕是周围的住宅区都几乎没能受到半点伤害。

    也正因为这种程度的攻击,才能够骗过阿喀琉斯,还能够让地面上遭到攻击的阿娜了解黑胡子的想法。

    但是现在不同失去了黑胡子控制的巨大战船从天空砸落,这种程度的撞击绝对会对附近的居民楼造成极为严重的破坏,哪怕是大量的都很有可能。

    这种来自心灵上的负担让两个少女根本没有办法做出逃跑这样的行动。

    巴麻美突然解开了胸口的丝带,刹那间,丝带在大楼之间连接起来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但是,就如此,巴麻美对于眼前的状况却依然没有太大的自信拦下这艘战船!

    “可恶……还有什么办法吗?”巴麻美苦恼的盯着地面焦急的思考着办法。

    巴麻美或许还有能力去抵挡这艘战船,但是美树沙耶加就彻底没有了应对的办法,只能在一旁陪着巴麻美一同想着办法。

    但是两人却难以想到任何能够应对眼前的方法……或许,唯有奇迹才可以吧!

    就在这时,巴麻美怀中的白小女孩探出了头,呆呆地看了看巴麻美和美树沙耶加的表情,歪着头“啊呜啊呜”的叫了两声。

    接着,她看向了从天空中极坠落的战船,美丽的如同宝石一般的眼中突然闪烁出了一抹绚烂的紫色光芒。

    接着,奇迹的确生了。

    极坠落的战船突然间放缓了下落的度,就仿佛空气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不断的支撑着这艘船。

    而且,原本以倒栽葱的姿态砸落的海盗船渐渐的重新恢复了原状,和地面逐渐的平行,直到最后,彻底的停在了半空中!

    “这是————!?”

    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震惊了起来,同时,阿喀琉斯更是突然以诡异的眼神看向了地面,透过丝带编织成的网,看向了巴麻美怀中那同样看着自己的银少女。

    “原来如此……是你这家伙吗!即便被自己深爱的人所背叛,你也依然要阻止世界的毁灭吗?”

    阿喀琉斯猛地抬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枪,从天空中对准了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小女孩。

    “那么就先把你彻底铲除吧,你是这个世界的变数!”流星之枪爆出了耀眼的光芒,宝具解放,只要把这把枪砸下去,不论是谁都会在瞬间被彻底贯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