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

    凄厉的尖锐笑声传遍了整条大街,无数散着腥味的海星一般的生物疯狂的扑向了岳晨以及arnetbsp;   “不要紧吧,archer!”岳晨看着那在怪物丛中横行如飞的红色身影,大声喊道。???八一中文?网  W?W?W?.㈠8㈠1㈠Z?W.COM

    “啊!这边还可以,但是你了得小心了,master,你那边的压力恐怕会更大一些!”

    archer顺手一刀撕裂了一支从侧面偷袭过来的怪物,看着岳晨说道。

    “放心吧!暂时还没什么大碍!”岳晨这样喊着,手中的干将突然对着archer扔了出去,同时,archer的手中却也多出了一把长弓,对准了岳晨射出一赤原猎犬!

    刹那间,干将击碎了archer背后的小海魔,而赤原猎犬也擦过了岳晨的脸颊,贯穿了岳晨脑后的另一只怪物。

    “不过这样也并非办法啊……”岳晨啧了啧舌,看着源源不断从街头巷口涌出来的怪物低声说道,而呼唤出这些东西的罪魁祸正站在大厦的最顶端,不断的让这些恶心的眷属出现。

    【是啊,必须要解决那个家伙才可以,只不过……现在别说去攻击了,哪怕行动都很困难啊。】

    孔明在心中回应道,他透过岳晨的眼睛看了看蓝胡子所在的大楼——在这栋大厦的四壁上密密麻麻的挂满了无数的海魔,只要任何人有登上大楼去攻击那家伙的想法,恐怕就会被这密集到让人头皮麻的海魔在瞬息间分尸吧。

    孔明头疼的推测到:【真是的,那家伙行动难道不需要魔力吗?还是说……有什么人在不断的为他提供充足的魔力呢?】

    “嗯,其实吉尔德雷斯作为caster召唤出来并不太需要自身的魔力,他手中的【罗涅城教本】才是召唤出这些怪物的根本源头。”

    【唔,原来是这样,罗涅城教本吗?我的确有听说过,似乎是那个吧,和叫做克苏鲁之类相关的东西。】

    “嗯,就是那个,不过在我的认知中,蓝胡子其实并没有太过强大的手段,除了作为召唤师来呼唤出这些眷属之外,就没有太强的手段了,也就是说,抛下那本书,不论是谁都可以彻底击溃他。”

    【但是现在这种召唤的数量明显不正常,你是想这么说吧。】孔明问道。

    “是啊,不管怎么说,这种东西也太多了吧,多的让人觉得根本打不赢啊!”

    吉尔德雷斯召唤的怪物真的就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看不清尽头,可以说这整片街道都已经彻底被海魔所覆盖了,只要杀死一个就又会又更多的补上来,这样下去,他们所有人都迟早会被这种东西给生生的磨到死!

    “如果……有能够在一瞬间清扫这些东西的范围型攻击就好了!可恶啊……”岳晨咬了咬牙,把手中的干将莫邪用力的投掷了出去。

    “幻想崩坏!”

    刹那间,剧烈的爆炸从不远处的海魔堆中扩散开来,将无数的怪物硬生生的炸到了空中。

    但是,即便威力足够,对于这些怪物的总量来讲,被杀死的数目根本就是沧海一粟!

    “真的是……麻烦了啊!”archer也皱起了眉头,海魔的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对于他来说,太多的数量让他连投影其他东西的时间似乎都来不及,更不要提让他使用一些宝具了,那个时候恐怕就真的是自己被这群怪物碾压至死了。

    哪怕有一瞬间都好,只要能够让自己使用出螺旋剑就好,一击就可以把他们彻底清扫干净,哪怕是最顶端的那个家伙也可以一并解决掉!

    “放心吧!不会让你们有出招的机会的!”蓝胡子高声说道,“若你们的行为乃是神的旨意!那么在下便将你们彻底粉碎即可!更何况,你们居然妄图去蛊惑吾之圣女!让本应作为向神复仇的魔女而降临的她蛊惑成了那边的一员!罪该万死!罪无可赦!真的是让我非常的愤怒恼怒想要把你们全部都碾碎砸碎咀嚼啊!!!”

    吉尔德雷斯狂一般的大吼起来,但即便陷入了疯狂,他却依然没有停止对海魔们的指挥,让越来越多的怪物不断的向岳晨和archer猛扑过去!

    这一刻,在遥远的天空中闪耀出了紫色的光芒,紧跟着又是如同翠色的剑雨从那里爆扑下来,这个景象不由自主的吸引了岳晨的注意。

    “那是……阿塔兰忒吗!”

    “岳晨先生!”就在这时,站在岳晨身后的小贞德突然惊慌失措地大喊了一声——一只颜色和其他海魔都不相同的怪物高高跃起,对着岳晨的面门张开了尖锐的口器飞扑而下!

    “不好!”archer也被远处突如其来的攻势吸引了目光,没来得及注意岳晨这边的状况!

    此时,这只海魔与岳晨仅有一步之遥了!

    根本不需要一秒,便可以直接把岳晨压在身下给狠狠地撕扯吞噬掉,而岳晨显然也没能来得及反应过来!

    “可恶,给我赶上!”

    archer手中的干将莫邪狠狠地击出,但是即便如此,恐怕也来不及救下岳晨!

    『哎呀哎呀,明明您自己就可以解决掉大部分的事情了却还要劳烦我这把瘦弱的身子骨来呢~那位王还真是个爱差遣人的家伙呢~』

    就在这时,听上去又苦恼又欢快的声音突然穿透了海魔群,没有一丝障碍的传入了岳晨等人的耳中。

    接着,街道上突然绽放出了美丽的粉色花朵。

    就在这一瞬间,不管是岳晨还是archer,哪怕是小贞德也能够感觉到,这群海魔仿佛突然间失去了干劲,软趴趴的呆立在原地。

    而那只袭击岳晨的海魔更是在瞬间被无数的花朵缠绕了起来,生生的拉扯到地面上。

    “什……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海魔们会变成这副模样啊!”吉尔德雷斯突然暴躁的跳了起来,想要召唤出更多的魔物,然而却突然间现,不论自己如何努力,罗涅城教本的魔力都仿佛停滞了一般,可以说异常怠惰的流转着,没有半点听从他的样子!

    “为什么会这样啊嘎嘎嘎嘎嘎嘎!!!”

    吉尔德雷斯暴跳如雷,但是对于这种事情,他却完全没有办法,正如岳晨所说,失去了罗涅城教本,那么吉尔德雷斯恐怕就只是一个连一些有能力的魔术师都无法完全应付的虚弱从者了。

    就在这一刻,无数的花在吉尔德雷斯脚下绽放,彻底的将他缠绕在其中!

    “咕……这!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噶啊啊啊啊!!!”

    “这个花是……”archer看着周围突然绽放的美丽花海,惊讶的说道——让所有的海魔都失去了干劲的,毫无疑问正是这些奇异的花。

    但是,这究竟是谁的能力呢?

    『哎!不要再愣神啦,诸位!因为我本人不在这个世界,所以已经没办法给你们提供更加充足的支援啦!能够短暂的干涉一下就已经到了极限了喔~』

    突然,本应是由达芬奇开出来的通讯手机突然自动的亮起,一个笑眯眯的白青年的投影出现在了岳晨面前。

    “你……你难不成是!?”

    『没错没错!在下便是花之魔术师梅林哟!』青年露出了一抹坏笑,对岳晨摊了摊手说道,『当然啦,如果你称呼我为魔法☆梅莉的话,我也是会很高兴的,毕竟是在魔法少女大活跃的世界嘛,当然要更加接地气一些啦。』

    『虽然说我本人不是很想淌这一趟浑水的,但是没办法,吉尔伽美什王已经打到我的老巢来了,如果不出一点力气绝对会被那个麻烦王杀掉的嘛~』梅林笑了起来,虽然这样说,但他的眼中却不存在半点害怕的神色,『所以无奈只能用这种办法来帮助你们了。』

    “原来如此,亚瑟王身边的宫廷魔术师梅林吗?一直有听说过你的名号啊。”archer看着白的青年说道。

    『哈哈哈哈,是啊,在下便是!还有卫宫先生,我家的小阿尔托受到你多次的照顾,真的非常谢谢你啦~』

    “咳咳……”archer的表情顿时僵硬了一下,在一瞬间咳嗽了起来。

    『啊,不过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archer先生,还有岳晨先生!成败在此一举!在下已经彻底封印了海魔的行动,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就不需要在下来点明了吧!』

    “啊,我明白了!”archer笑了起来,手中的干将莫邪渐渐撤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把长弓和螺旋之剑。

    archer看向了岳晨和贞德,慢慢的开口道:“那就上吧,岳晨先生,这便是最后的斩行动,彻底解决掉那个已经彻底被疯狂侵蚀的男人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