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烈的炮火在一瞬间覆盖在阿娜和其他两个魔法少女所在的地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但即便炮火再浓烈,也依然挡不住黑胡子那伤心的哭喊。

    “呜啊啊啊啊!阿娜炭无情的拒绝了人家啊!为什么!我黑胡子氏明明已经充分的展现了我的绅士之爱啊!”

    这一刻,黑胡子突然间作出了阿喀琉斯意料之外的事情——突然间如同又长又滑的泥鳅一般的扑向了被绑缚在桅杆下的阿塔兰忒!

    “啊啊啊!阿塔小姐!鄙人需要您的鼓励啊!需要您那贫乏的胸口来安慰在下受伤的心灵啊呜呜呜呜!!”

    “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就在这时,两声大喝突然从黑胡子的前方和后方传了过来——阿塔兰忒飞起一脚踹在黑胡子的脸上,同时,阿喀琉斯带着腾腾的杀气攥紧了黑胡子的头。

    “我不是说过了,不许动她一根汗毛的不是吗?”阿喀琉斯眼神冰冷的问道,手上顿时加了几分力道。

    “呼……呜呼……那啥,阿喀琉斯先生。”黑胡子一脸冷汗的傻笑了起来,“鄙人知错了能不能放开在下……”

    “放开?你做了触碰到我底线的事情呐,杂碎!”阿喀琉斯的脸色明显的出现了阴影。

    黑胡子冷汗直流,表情僵硬地干笑着说道:“唉嘿,唉嘿嘿嘿,但是,但是啊,如果我不去控制船只的话,很可能会导致翻船哦~”

    “——————!?”

    就在这一瞬间,飘浮在空中的复仇女神号猛烈的颠簸起来,就宛若一匹狂的马儿一般剧烈的侧翻。

    而完全对于这种事态出乎意料的阿喀琉斯一时间没能稳住脚跟,险些被这突然疯的架势甩出甲板之外!

    跟着,他那捏着黑胡子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弛了一下,这个满脸堆笑的男人在瞬间好像是满是泥水的鳗鱼一般撤了出去。

    “你这家伙——”阿喀琉斯刚想说一句,复仇女王号又一次颤抖起来这一下直接把黑胡子和阿喀琉斯一起甩倒在甲板上,仿佛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冲击着船底,正在不断的把这艘历史上著名的海盗船从水平线上挑起来!

    “这是!?”阿喀琉斯猛地抓住了船身边缘的围栏上,震惊的向下面望去——在金的少女巴麻美的面前,架起了一架如同炮台一般巨大的燧枪,一颗在空气中摩擦出火光的弹丸不断的冲击着复仇女王号的船底,只要再来最后一击,巴麻美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让这艘船在天空中打出一个空翻!

    “黑胡子!你在搞什么鬼!还不快控制你的船!想把我们全部甩下去吧!”阿喀琉斯愤怒的大吼。

    而黑胡子紧紧的抱着绑着阿塔兰忒的那个桅杆苦笑着大声说道:“唉嘻嘻嘻嘻,没有办法啊阿喀琉斯先生~先生的脑袋现在很痛嘛~”

    “嘁,废物东西,等我回过头再来收拾你!”阿喀琉斯啧了一下舌,在一瞬间呼唤出了一辆由三匹健壮的战马驾驶的黑色战车!

    “唔哦哦哦哦!原来阿喀琉斯先生终于要亲自上阵了吗?”黑胡子突然怪声说道。

    “哼!已经拖了太长时间了,把事情交给你办的我果然是一个蠢蛋。”

    阿喀琉斯愤怒的说道,战马出了尖锐的嘶鸣声战车开始慢慢的起飞,从不断后仰的复仇女王号的甲板上飞起来。

    “你就这么赶时间吗?阿喀琉斯。”这一瞬间,冷冽的女声突然传了出来,让阿喀琉斯的内心突然间震惊了起来,眼睛本能的游移到绑缚着阿塔兰忒的桅杆处——那里,阿塔兰忒背靠着桅杆,让自己在不断后仰的海盗船上一躺倒的姿态与阿喀琉斯四目相对,身上的束缚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彻底解开,墨绿长弓挽起如同森林般的翠色箭矢,遥遥的指向了阿喀琉斯!

    “你……为什么会…………”

    紧紧抱着桅杆的黑胡子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啊,阿喀琉斯先生的确有一点蠢啊,难不成已经被在下的智障气息深深地传染了吗?”

    “爱德华……蒂奇!”阿喀琉斯在一瞬间反映了过来,双眼愤怒的看向了黑胡子,突然因为愤怒而出了嗤笑声,“原来如此……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所谓的『灯下黑』就是这个意思吧!你这个杂鱼!”

    “唉嘻嘻嘻嘻,阿喀琉斯先生对在下的看法果真一语中的,不错!在下表示最恶劣最肮脏的海盗爱德华蒂奇哟~不论什么龌龊的事情都可以去做,不论什么粪坑一样的事情都一定要去当搅屎棍搅一搅,乃是杂鱼中的杂鱼,参与搞事坑队友瞬间完成,是辣鸡中的豪杰!”

    “哼!但是你别忘了啊,黑胡子,在这里可不仅仅是你我二人!可是还有第三个人在呐!”

    就在这一瞬间,巨大的身影突然冲破了甲板,宛若魔王一般张开了数条狰狞的蛇头,紫色的眼睛遥遥的看向了黑胡子和阿塔兰忒!

    “戈尔贡!把他们全部变成石头吧!现在这一刻,不能出现任何的阻碍!”阿喀琉斯的手中一瞬间出现一把长枪,冷酷的看向了黑胡子和阿塔兰忒。

    “本来觉得,如果你们安分守己还可以让你们一直活到最后一刻,见证整个世界的灭亡,但是既然这样,也不需要怪我不客气了!”

    “这一次!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阿喀琉斯!”阿塔兰忒愤怒的吼道,也不知道她在因为什么事情而感到愤怒。

    “这样吗?那么就先从戈尔贡手中活下来在说吧!”

    【aaaaaaaaaaaaaaa!!!!!】

    阿喀琉斯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宛若巨兽一般的戈尔贡的无数蛇头中喷射出了紫色的光芒,对准了黑胡子和阿塔兰忒爆射过去!

    这便是戈尔贡的威光,虽然并非魔王戈尔贡著名的石化魔眼,只是对于她来讲最为普通的攻击,但是即便如此,却也完全可以说是堪比宝具等级的攻击了!

    但是,即便面对这种时候,黑胡子却也依然未曾惊慌,反而有一种计划得逞的感觉。

    “全炮台!准备瞄准!”黑胡子猛地大喝一声,顿时,安装在复仇女王号甲板上的火炮刹那间转向了甲板中央的戈尔贡!

    “开火!!!”

    伴随着黑胡子的一声令下,所有的火炮喷吐出耀眼的火舌,对准了戈尔贡那巨大的身体轰击了过去,顷刻间掀起了耀眼的光芒!

    【aaaaaaaaaaa!!!?】已经彻底失去理性的戈尔贡痛苦的哀嚎起来,原本攻击向黑胡子和阿塔兰忒的光束也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哎呀哎呀,所以说不要碍事啊你这个BBa!本船长明明是为了攻击下面那群攻击鄙人爱船的少女们啊!”黑胡子突然出了愤怒的埋怨声。

    “你这混账东西!”阿喀琉斯看着因为奸计再一次得逞而得意洋洋的黑胡子,出了自内心的怒骂声。

    黑胡子露出了一抹笑容,黑色的胡须随着他的动作兴奋的跳动着:“说的不错啊!在下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账东西呐,阿喀琉斯先生——同时!还有更加混账的事情将要生哟~!”

    就在黑胡子话音落下的瞬间,阿塔兰忒手中如同满月一般张开的弓弦瞬收缩,蕴含着难以忽视气魄的翠色箭矢对准了阿喀琉斯的心脏带着凌厉的气势射了过来!

    “这种程度的攻击也想伤害到我吗?混账东西!”阿喀琉斯怒骂着,张开手掌想要挡下这支袭来的箭矢!

    他对自己的防御非常有信心,只要是没有神性的攻击,那么就不可能击破自己的防御,而很显然,仅仅作为丛林中著名的女猎手闻名的阿塔兰忒,并不存在【神性】这样的东西。

    “加油哦!阿娜炭!”但是,就在阿喀琉斯即将抓住箭矢的一瞬间,一道紫色的小巧身影突然间从阿喀琉斯背后冲了过来,巨大的紫色镰刀闪烁着寒光,如同毒牙一般向阿喀琉斯劈斩过来!

    “你这个家伙!”阿喀琉斯震惊的看着这个少女,阿塔兰忒的攻击不存在神性,但如果他这样去抵挡的话,在这眨眼之间就会被阿娜抓住破绽。

    而拥有女神的神核的这个少女,试着群人之中唯一能够攻破自己防御的人!这也说明,这是黑胡子这个叛逆者最后针对自己的手段!

    那么,究竟要优先抵挡谁的攻击已经不言自明了!

    阿喀琉斯果断的舍弃了挡住阿塔兰忒的箭矢的想法,侧身轻而易举地避开了阿塔兰忒的箭矢,让这次的攻击彻底放空,直直的对准云霄扶摇而上!

    而阿喀琉斯并没有理会这个攻击,只是转身对着阿娜作出了防御的姿态——即便是女神的神核又能怎样?他完全有挡下这个女孩攻击的信心!

    “那就来吧!让你们看一看什么才是绝对的实力!”

    阿娜眨眼之间便接近了阿喀琉斯,但是,就在阿喀琉斯把长枪横在面前,准备全力挡住阿娜的攻击之时!

    ——阿娜,连看都没有看阿喀琉斯一眼,笔直的对着他的身后俯冲下去,这一瞬间,黑胡子的炮火已经停止,戈尔贡那皮开肉绽的身体出现在浓厚的烟尘中!

    已经因为黑泥的污染而变成了毫无理智可言的魔兽的戈尔贡,自身的实力早就已经跌落了很大的一截,更是失去了自己应有的神格。

    因此才会在面对黑胡子和阿娜这样的突然袭击之中,已经毫无还手之力!

    “对不起,又要和你作为敌人战斗了,这也算是一种宿命吗?”阿娜悲伤的看着疯狂的魔王戈尔贡,接着坚定起了自己的信念,“但是,这或许也是我必须来到这里的命运吧,戈尔贡!”

    阿娜手中的镰刀爆出厚重的魔力,这并非是作为从者,而是阿娜真真正正以女神姿态降临于世的表现!

    紫色的流光对准了戈尔贡庞大的身躯上下翻飞,阿娜在这一刻,已经化为了紫色的光华!

    镰刀每一次的攻击都将戈尔贡身上的鳞甲狠狠地切开,而那些已经被黑胡子的炮火轰炸到绽开的部分,阿娜则尽全力的斩出大量的鲜血!

    【aaaaaaaaaaaaoooooo!!!!】

    戈尔贡愤怒了,仅仅是作为一只魔兽的思想而对阿娜的行为感到愤怒,在阿娜即将接近她身体的一瞬间,一条蟒蛇突然从她巨大的身体的角落中探出,对着阿娜射出了耀眼的紫色光束!

    “————————!”

    阿娜本能的低下了头,但是光束却紧紧的贴着她的脸颊向后飞去!

    不过也正因为这道光束,阿娜觉得自己的头突然凉了一下——自己一直未曾摘下的黑色长袍的兜帽被那道光束击中之后化为灰烬。

    同时,美丽而柔顺的紫色长从破损兜帽中散落开来,一直垂到了她的脚跟,就在这一刻,被攻击的戈尔贡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名少女。

    血色的眼中出现了一抹理智:【你……是!】

    “对不起!”阿娜并没有因为戈尔贡恢复理智而挺住动作,她果断的闭上了眼睛,手中的镰刀以更加凶猛的态势挥舞起来!

    果不其然,理智在戈尔贡眼中转瞬即逝,留下的只有如同受伤的猛兽一般的狂气!

    阿娜的镰刀瞬息挥落,砍断了环绕戈尔贡的数只舌头,鲜血从断裂处不断的喷涌出来!

    “你这家伙——”看着阿娜居然直接无视了自己,以光一般的度对准了戈尔贡攻击,阿喀琉斯的双眼顿时充斥着凌厉的杀意。

    “咿嘻嘻,所以说,阿喀琉斯先生以后还是不要和鄙人呆在一起比较好哦,毕竟再这样下去绝对会被人当做笨蛋来看待的啊。”

    “你说什么?”阿喀琉斯瞪了一眼黑胡子,双眼中翻腾着难以压抑的怒火,“不过是一个弱小的女神而已,对于我来说也不过就是杂碎而已——”

    “不不不,所以说阿喀琉斯先生果然已经笨蛋到无药可救了啊!”黑胡子突然说道,“在下说的不是阿娜炭啦,而是那个啊那个~~~”

    阿喀琉斯觉得自己的脊背刹那间升起了寒意!

    天空中传来了一道爆散声,紧跟着,无数翠色的箭矢从天际扩张,并对着下方的阿喀琉斯俯冲而下!

    如果是平时,阿喀琉斯或许根本不会去在意,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

    “神性!?为什么,你这家伙的攻击会有着神性!”

    “你应该去问一问安徒生!”阿塔兰忒平静的说道,第二枚箭矢出现在弓弦之上,这一刻,哪怕是阿喀琉斯也不能忽视的神气渲染在这枚弓箭之上!

    “因为安徒生先生在那时为我赋予的【故事】——就是让我作为一个‘能够在最重要的时刻,实现我最想要获得的能力’的【主角】啊!”

    “可恶……别以为这样子就算结束了!阿塔兰忒、黑胡子!”

    “不,已经结束了,阿喀琉斯!”不断攻击戈尔贡的阿娜突然间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突然踹在了戈尔贡的头上,让她的视野不知不觉的看向了阿喀琉斯!

    而这一刻,戈尔贡的双眼爆出了紫色的光芒——那毫无疑问是她作为最著名的戈尔贡的怪物而闻名于世的——能够把一切都彻底石化的魔眼!

    而这一瞬间,阿娜的眼中也爆出了紫色的光芒——作为而女神降临的她,将未来自己身为怪物的能力暂时借用,从而获得了同样的石化魔眼!

    “女神的拥抱!”

    刹那间,两道光芒覆盖了阿喀琉斯,即便阿喀琉斯能够撑得起两对魔眼的同时攻击,但却也彻底被封锁了自己的行动。

    然后,暴雨一般的利箭,从他背后倾斜而下,瞬间击穿了阿喀琉斯的身体,在刹那间与甲板上扩张出了浓重的烟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