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缓缓地从莉莉与莫德雷德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之间流淌而出。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果然……莫德雷德卿……”莉莉露出了一抹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但却依然强忍住由于剧痛而出现的眼泪,看向了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莫德雷德,“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将会是我所熟悉的……名为莫德雷德的优秀骑士。”

    ——莫德雷德的剑刺穿了莉莉的肩膀,但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对于英灵来说,这样的伤势完全不足以称之为致命伤,只要事后会医疗魔术的魔术师治疗就可以痊愈。

    但是莫德雷德却没有半点想要继续砍下去的意思,此时此刻的莉莉已经筋疲力竭,只要一击,只需要最后一击,这个脆弱不堪的少女就可以和这个世界彻底说一声再见。

    但是,已经彻底狂乱的莫德雷德却并没有这样做,面具下的猩红双眼呆呆地盯着莉莉手中那流淌着鲜血的黄金之剑。

    那把剑刺穿了莫德雷德的铠甲。

    但是,别说是致命伤了,这把剑,哪怕连莫德雷德由魔力构筑的肉身都没有伤害到。

    【为……什么…………】莫德雷德艰难的问着,【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那为什么你没能下手呢?莫德雷德卿……”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并没有立刻回应莫德雷德的询问,反而反问着这个已经失去了理性的骑士。

    【我……………………】莫德雷德顿时噎住,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明白,自己只要再一次把这把已经刺进这个少女肩膀中的剑向斜下方劈落,就可以彻底斩杀这个少女。

    但是,她没有做,或者说,她无法这样做,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个声音正在不断的刺激着她的大脑——即便是死,也绝对不能杀死这个骑士,这个作为自己那位父王的【曾经】而存在的少女!

    “咕唔——————!”

    莫德雷德痛苦的捂住了头,重剑随着她的动作猛地从莉莉体内抽出,带起了一股大量的鲜血,这更是让莉莉这个已经在强撑着的少女差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痛楚而哭喊出来。

    但是打从灵魂深处支撑着她的尊严和意志让她强忍着痛苦,只是慢慢的跪坐在地上。

    【——————下一次……】莫德雷德退后了数步,声音似乎因为哽咽而颤抖着,【最后的决战,我……一定要、一定要……亲手杀死你——父王!】

    莫德雷德的身体刹那间化为了黑色的泥水消失在了魔女的结界之中,仿佛为了躲避这个如同生长于泥潭荒地中的倔强的白色小花一般,落魄的从她的面前逃走。

    “嗯,是啊……”阿尔托莉雅擦了擦眼中的泪水,看着莫德雷德消失的地方低声喃喃道,“下一次,我也绝对不会再退缩了,做一个……最后的了断吧,莫德雷德卿!”

    ————————————————————————————————————————————————————————————————————————————————————

    岳晨、贞德以及archer在赶往目的地的路上遇到了麻烦。

    “哦!圣女喔!鄙人翘以待、望眼欲穿,哪怕神明也为您而亵渎,哪怕荣耀也为您而舍弃,终于盼来了与您的再度相见啊!”

    身穿着宽大的黑色巫师袍,面容消瘦、语调诡异的蓝胡子出现在三人面前,对着小贞德优雅的鞠了一躬。

    “蓝胡子……”archer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表情,他从小贞德那里已经听说过这个男人的事情,不得不说,即便在自己已经危在旦夕的时刻,他却依然选择拯救自己最崇尚的圣女贞德,正因为这种精神,archer也的确感到难办。

    “你打算怎么办?a1ter。”archer转过头,看向了站在岳晨身后的贞德,不由得开口问道。

    小贞德沉默了起来,看着蓝胡子的双眼中闪过了一抹忧伤之色——她明白,虽然站在她面前的,的确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人的样貌,但是……其内在恐怕也早就已经变质成一个真真正正的杀人之魔了。

    为了亵渎而亵渎。

    为了**而嗜杀。

    为了鲜血而屠戮。

    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已经写满了这样的气息。

    “因此,与我一同吧,贞德哟?就让你我一同携手并进吧!您是被神所抛弃、被世人所唾骂的复仇之魔女;而鄙人则是为世间传播恐怖与杀戮传说的蓝胡子,就让我们以这样的身份,向神明大人起最神圣、也是最为丑陋的亵渎吧!

    站在【那位大人】身后!真正获得对着神灵恣意的说出亵渎话语、做出亵渎行为的自由权利!贞德啊!这不正是你我共同期待的最终的目标吗!!”

    “是……这样吗?”小贞德的眼神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原来如此……是……这样呢……”

    小脑袋失落的垂下来,小贞德似乎有些伤感的看着自己的脚尖,有点不知所措的轻吟着:“是啊,我……永远只是一个魔女而已……永远永远的……都在复仇之下行走……被人仇视、被人嫌恶、被人恐惧,也被人咒骂……”

    “贞德……”岳晨看着这个少女的背影,慢慢的开口问道。

    “不论如何努力……或许,我也没有办法再去赢得他人的称赞了吧……不管我的努力能够做到什么,从本源上便已经是作为【我】的镜面而诞生的a1ter贞德……也完全没有受到他人喜爱、得到他人称赞的价值啊……”

    “没错!贞德哟,您果然聪慧异常,不错!无论如何吾等反英灵所能带来的唯有绝望与恐惧,希望以及欢声笑语是我等能够绝望无可能带来的悲哀事实!”

    “因此,来加入我吧!贞德!一起作为复仇者,向那些背叛你的人,向那些咒骂你的人起最后的灭绝指令吧!”

    “………………”看着蓝胡子向自己伸来的干枯手臂,小贞德犹豫着,慢慢的抬起了手。

    “真是的……说什么没有被他人所喜欢的权利啥的,这样说自己未免有点太早救钦定了吧,贞德。”

    就在这时,岳晨的手慢慢的搭在了小贞德的头上,这个在一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少年看着这个小女孩,开口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