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光束从剑身上泛起,对准了莫德雷德轰击过去,虽然阿尔托莉雅在尚未成熟之时,作为if的可能性而存在的她无法像手持着星之圣剑的原本的【自己】那样强力,但是即便如此,王选之剑所散出的光芒也依旧无法被他人轻而易举的忽视。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但是,在这些无法忽视的人之中,似乎并不包括已经彻底疯狂的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愤怒的咆哮起来,赤红色的奔雷轻而易举的击溃了王选之剑的光芒,对着阿尔托莉雅狠狠地冲击过来!

    “小心!”

    阿娜突然喊了一声,以敏捷的伸手揽住了阿尔托莉雅的腰,快的闪开了莫德雷德对着他们斩来的赤雷,在不经意间绕到了莫德雷德的背后,挡在了麻美以及沙耶加的面前。

    “谢……谢谢你,阿娜。”阿尔托莉雅对着阿娜僵硬的点了点头,她明白,如果不是阿娜,她刚刚恐怕已经穿越了鬼门关。

    “小心一些,这家伙已经不再是你之前认识的莫德雷德了也正因如此,不管是她的实力、能力还是招式恐怕都和以前有差别,一旦失误,死的就会是你。”阿娜转过头,黑色兜帽下的双眸盯着阿尔托莉雅,眼中充满了警告之色。

    “我知道了……”阿尔托莉雅艰难的点了点头,再一次摆好了架势,准备随时应对莫德雷德的突击,“那个……麻美小姐,还有沙耶加小姐,两位都没事吧!”

    阿尔托莉雅和两个人都有过一面之缘,互相间也都算认识,于是开口问道。

    “嗯,我们没事……”麻美和美树沙耶加摇头,巴麻美看了看似乎有些害怕的缩在自己怀中的小女孩,露出了母亲一般的笑容,摸着小女孩柔顺的长,安慰着说道,“别害怕,一定会没事的……”

    阿娜手中出现了她常用的紫色镰刀——这是在她堕落成为怪物之后,被某个人斩下了她的头颅的兵器。

    按理来说,对于被这把武器创伤的人的伤口将会无法愈合,直到死去都会流血不止。

    但是这似乎也仅限于能够被套用这个概念的人或从者才能生效吧,对于已经被人类恶的概念污染的莫德雷德以及阿喀琉斯来说,这把镰刀能够造成的伤害恐怕也已经不足挂齿了。

    “阿娜,能拜托你一件事吗?”阿尔托莉雅攥紧了手中的剑,看着莫德雷德说道,“能否在我拖延住莫德雷德卿的时间里,安全的将麻美小姐他们护送出去?”

    “你在说什么蠢话?”阿娜顿时皱起了眉头,“你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吗?那个莫德雷德已经不再是从者了,现在她所拥有的实力,哪怕是我们两个人上也很难打败她……”

    “我明白,但是,却也必须要做啊!”阿尔托莉雅郑重的说道,“没有人拖住她的话。我们几个人都没办法离开这里……必须,有一个人要付出相应的牺牲。”

    “那么就让我留在这里……”

    “阿娜小姐是不可或缺的一员!”阿尔托莉雅的表情突然郑重起来,严肃的看着这个紫色的少女,“阿娜小姐的实力比我强,不,是要强的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您的死绝对会对岳晨先生那一边造成极大的打击!所以,岳晨先生绝对不能失去你!”

    “所以,如果是弱小的我的话,即便在这里终结,也不会对大局有任何影响!”阿尔托莉雅转过头,看着阿娜露出了一抹如同白百合一般耀眼而美丽的笑靥,“因此——拜托了,阿娜小姐,请答应我这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的任性请求吧!”

    “————————”阿娜沉默了,在不经意间咬紧了牙关,紫色的双眸看着阿尔托莉雅,低声说道,“一定要活着撑到我回来,莉莉!”

    “嗯,我会努力的!”阿尔托莉雅猛地架起了攻击姿势,如同对着猛兽起了最后的挑衅一般,遥指向莫德雷德。

    “uaaaaaaaaaaaaaa!!!!!”

    莫德雷德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思想近乎野兽化的她已经很难去思考太过复杂的东西了,有的似乎仅仅是将入侵自己领地的人、以及向自己的尊严出挑衅的人撕碎扯烂的破坏的冲动而已。

    莫德雷德用力的踩踏在地面上,身体如同从狙击枪中射击出来的子弹一般贴近了阿尔托莉雅。

    这一刻,阿尔托莉雅也以最快的度架起了剑,勉强的抵挡住莫德雷德的攻击。

    “就是现在,快跑!各位!”

    阿娜在一瞬间大喊起来:“就是现在,麻美小姐,还有沙耶加小姐,带上这个孩子跑出去!”

    “可是……”沙耶加刚想开口说一句,但却立刻被阿娜拦了下来。

    阿娜沉声说道:“带着这样的孩子去战斗,你们打算怎么战斗?所以不要浪费时间了,绝对不能让莉莉的决定付之东流!”

    『别想跑!!!!!』

    莫德雷德狂乱的怒吼起来头盔上如同恶魔一般的角正在不断扩大,看起来如同盘羊一般巨大的角延伸到她的两侧,一条黑色如同龙一般的尾巴从她的臀部探出,原本应该没有为嘴留出空隙的头盔逐渐裂开,从里面仿佛延展出尖锐的獠牙!

    “绝对不会让你追上去!”阿尔托莉雅突然间加快了斩击的度,对准了莫德雷德的头部劈斩下去。

    “铛!”的一声清脆响声,莫德雷德的爪子狠狠地握住了阿尔托莉雅的王选之剑,狠狠地把她娇小的身躯甩了出去!

    『为什么……再三阻止我………………父王……为什么总是要……抛弃、羞辱、阻碍、怨恨我!』

    莫德雷德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扭曲的情感在一瞬间扩张,那恐怕是比魔女更加绝望的气息吧,令人窒息的冷冽怨念从她的身躯中扩张,铺天盖地的压迫向阿尔托莉雅!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理解你的感情,莫德雷德卿……”尚且只是作为一名少女骑士长大的阿尔托莉雅悲伤的看着莫德雷德,“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你的愤怒、你的怨念、你的悲伤……你陷入疯狂的理由,我……居然都能够感受得到。”

    莫德雷德逼近了阿尔托莉雅,此时此刻她的注意力已经彻底被阿尔托莉雅吸引住了,完全没有余力去注意已经跑出了魔女房间的阿娜等人。

    “魔女的结界并没有消失……果然如此,是因为这样吗,莫德雷德卿身上的绝望压制住了魔女结界的崩溃……或许,此时此刻,你已经代替了之前的魔女,成为了这个迷宫的主宰者了啊……”

    【复仇——阻碍我的……父王!为何,为何,为何!!!…………敬仰着……深爱着…………憧憬着————却,嫌恶!冷落!!抛弃!!!所以……………背叛!复仇!斩杀!啮碎!彻底毁灭!】

    “所以我必须要阻止你,莫德雷德卿!”阿尔托莉雅手中的剑出耀眼的光芒,照耀着她充满坚定的面容“无论如何,都一定要阻止你!”

    即便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不管如何努力,恐怕迎来的只有终结,但是阿尔托莉雅,这名纯洁无暇、天真而浪漫的少女,并非以为人所熟知的【亚瑟王】而挥剑,仅仅是……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莫德雷德卿!”

    是的,不是作为王,也不是作为一名骑士。

    她仅仅是单纯的——以【作为最要好的朋友,所以必须要阻止她】这样天真而单纯的理由——振剑而战!

    哪怕会因此而死去,她可能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后悔之情吧。

    【亚瑟——————!!!!!】

    莫德雷德如同闪电一般扑向了阿尔托莉雅,手中包裹着赤红色雷电的重剑对着这个对于她来讲可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少女狠狠地斩落下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