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啊!!!”美树沙耶加大喝一声,对着眼前的魔女斩下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最后一击,彻底终结了这只仿佛扭曲的树木一般的魔女的性命。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干得好,美树同学。”巴麻美看着美树沙耶加,露出了赞赏的笑容:“你果然很有天分,进步的很快呢。”

    听到巴麻美的夸奖,美树沙耶加不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唉嘿嘿嘿,没有那么厉害啦,还是学姐您的指挥更厉害。”

    两人互相向对方莞尔一笑,接着,目光落在了魔女房间中不远处的一株小树下——一个浑身**的白幼女。

    不,说**可能有些过分,但事实上,这个小女孩身上的布料实在是少的可怜,或者说,那点连遮羞的作用都无法做到的单薄布料,根本就不能称之为【衣服】之类的东西。

    ——因为,按理来讲这个幼小的女孩应该被遮掩的地方完全没有衣物的覆盖,就这样毫无保护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雪白的肌肤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之中,仅仅看上去就如同羊脂玉一般光滑细腻,有一种想要让人狠狠揉捏一番的冲动。

    女孩将她圆润而且肉感十足的小短腿以外八字的姿态卷曲,并且跪坐在地上,洁白的小手伸出食指,被她呆呆地含在口中。

    她那看起来如水一般轻柔的白色长若瀑布一般从头上顺直的垂下,一直延伸到地面上,并且在自己的左右鬓角处分别扎了一束美丽的麻花辫,跟着头垂到自己的胸前,恰好挡住了自己毫无遮掩的小胸脯。

    这个女孩的一双紫色的眼眸中似乎闪烁着与常人不太一样的光芒,但那双眼中纯粹的好奇却并非假象。

    ——少女仰起头,带着感兴趣的神色看着麻美和沙耶加,表情非常单纯的歪了歪头,小嘴文雅的吃着手指,看起来非常可爱。

    “……………………”不得不说,就在这一瞬间,哪怕巴麻美都不由为这个可爱的女孩而倾倒。

    ——不知为何,只要看到这个孩子,不论任何人,尤其是女性,都会被激出潜藏在内心之中的母性。

    “好……好可爱的孩子……”哪怕沙耶加也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差一点就因为这个女孩美丽可爱到极致的容颜而失神。

    “啊……啊呜……”女孩突然向着两名少女探出了粉嫩的小手,如同嗷嗷待哺的小羊羔一般咿咿呀呀的叫了两声。

    麻美鬼使神差的走了上去,如同抱住一只自己最喜欢的小宠物一般拥起了女孩,用自己的脸颊不停地磨蹭着女孩肉嘟嘟的小脸。

    “唔啊啊啊啊!不行,好可爱啊!”向来矜持的麻美露出了哪怕是沙耶加都未曾见到过的表情!

    “唔……啊喔…………”

    由于麻美的磨蹭,女孩不得不将一只眼睛微微的眯住,精致的修眉有些不高兴的微微皱起。

    可能是感到有些难受吧,她那如小白兔一般柔软的小手时不时地拍打一下麻美的胸口,但除了让麻美那育的完全不像是初中生的胸部产生微微的晃动之外,对她本人的“恶行”完全构不成什么影响。

    麻美学姐的脸色红润了起来,那仿佛已经抛弃了自己昔日矜持的表情只差一线救露出痴汉一般的表情了,但她依然强忍着想要一口吃掉这个几乎萌得出水的小女孩的冲动,抚着脸颊微笑道:“真是的,你是谁家的小孩子啊~可爱的有些犯规了吧!”

    “那么……麻美学姐!冷静,请务必冷静!”沙耶加虽然也很想抱一抱这个小女孩,但她觉得此时此刻还是让麻美学姐冷静下来比较好。

    就在这一刻,两个人的戒备意识都降低到了极点。

    接着,一道漆黑的光芒陡然间亮起,血色的重剑对准了巴麻美的头颅,夹杂起凄厉的长风凶狠地斩落!

    “唔啊!?啊————!!!”

    然而小女孩似乎现了不对劲,突然间对着袭来的劲风焦急的喊了起来!

    “不对!麻美学姐!小心!”沙耶加也突然觉了事态的不对劲,猛地扑到了麻美的身旁,想要将她推开这把重剑的攻击范围!

    但是,此时此刻的度根本来不及避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而此时麻美和沙耶加两个人的姿态,只不过是让死去的一人中再添上一个沙耶加罢了!

    “住手!莫德雷德卿!”

    千钧一之际,一个高呼声突然间从房间的入口处传了过来,正是这道大喝声,让原本应该斩落麻美头颅的重剑停在了凌空中。

    全身都被黑色覆盖的骑士僵硬的转过头,莫德雷德原本健康的脸色已经如同丧尸一般苍白而僵硬,一对死鱼眼盯着站在自己背后的那个人,艰难的出含糊不清的【人类语言】。

    『父……………………上…………………………』

    眼中,似乎隐约的流淌出了泪水,一瞬间,激动、痛苦、悲伤、愤恨……种种表情扭曲在了,塑造了此时莫德雷德那已经彻底狰狞到面目全非的脸庞。

    仅仅是一个对视,阿尔托莉雅就明白了,那个原本英姿飒爽、对着一切都散着狂傲不羁,但却令人憧憬向往的骑士在精神上死去了,留下来的这具躯体,只是由种种【执念】堆砌起来的,已然扭曲到极点的存在而已。

    一个单纯的占有着莫德雷德的身躯,而行使残虐行为的僵尸!

    『请…………杀了………………我………………』莫德雷德张开嘴,哽咽着、愤怒着、怨恨着对阿尔托莉雅嘶吼着,『让我………………死……杀死………………杀了你…………父上………………绝对……杀了你!!!!!!』

    突然间,莫德雷德的头上包裹住一层不断流淌着令人作呕黑泥的恶魔般的头盔,如同恶魔一般尖锐而混浊的嘶鸣声从头盔下疯狂的传了出来,将所有人的耳膜震荡的剧痛无比。

    “小心!莉莉,这家伙已经彻底和Beast同化了!现在的她的实力……可能要越魔神柱中的一柱!”

    “嗯,我知道了!”莉莉紧张的攥住了手中的重剑,死死地盯住了眼前已经彻底失去了人性的怪物,不由痛苦的咬住了牙关。

    “对不起……莫德雷德卿,选定之剑啊!请赐予我应有的力量吧!请一定要让莫德雷德卿从痛苦中解放出来!”

    仿佛回应着自己主人用最诚挚的心灵呐喊出的话语,王选之剑散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但从其彰显的气势来看,似乎不输于阿尔托莉雅在日后得到的那把星之圣剑。

    “Ruaaaaaaaaaaaaaaaaaaaa————!”

    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仰天咆哮起来,如同猛虎一般的莫德雷德张开了尖锐的利爪,挥舞着迸现出利齿般的漆黑重剑,向着自己最痛恨的父王、自己最憧憬的父王、自己最崇拜的父王,亦是自己最深爱的父王,

    ——毫不留情的撕裂过去!

    与此同时,年少的阿尔托莉雅也高举起手中的骑士剑,向着她最尊敬的骑士、她最羡慕的骑士、她最推崇的骑士,也是她最喜爱的骑士,

    ——挥下了光辉灿烂的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