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按理来说,这应该早就是所有的好孩子都早已上床睡觉的时候,杰克和童谣这两个非常喜欢听故事的孩子却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安徒生的房间中,围在安徒生和莎士比亚身边,双眼亮着小星星的要让两个大文豪给他们讲一些睡前故事。?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自己去书架那里找上几本糊弄糊弄,别来烦我!”安徒生果然用这样冷酷的语气回答道。

    “不要啊!我们就要你们讲嘛!”两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似乎耍起了性子,在安徒生和莎士比亚的工作室里耍赖哭闹。

    结果这样子闹腾不要紧,两个少女用这种方法反而吸引了更多的人来到了这间房间。

    比如,一脸不情愿但眼中却充满了好奇和兴奋的小贞德、茨木童子、维塔还有佐仓杏子——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安徒生和莎士比亚不论多么没有文化的人也绝对听说过他们的名号,而且虽然嘴上不说,他们对着两个文豪的作品也的确相当喜欢,但又不太好意思开口,所以只能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妄图掩饰自己不过是进来听一听,实际上对于他们的故事完全不感兴趣。

    “既然不喜欢就请出去啊!我也不喜欢对着别人讲故事啊!”安徒生一脸不情愿的对着他们摆手,想要把他们逐出自己的【圣地】。

    再比如,对于安徒生和莎士比亚这两个人倍感兴趣,不过并没有像之前那些人那怎性格那么别扭,所以可以直面自己的感情的少女们,奈叶、菲特还有疾风等人这样说到。

    安徒生大声吐槽道:“所以说倍感兴趣是怎么回事,你们当我们从者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吗!”

    再有,就是像伊莉雅这种,的的确确由于从小就听说过两人的名号,并且对安徒生和莎士比亚这两个正儿八经的名人充满了憧憬之情才跑过来一听的。

    安徒生无语的吐槽道:“啧,你们这么单纯的想法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不过,看着差不多所有人都已经挤到了这间房子中,安徒生也明白了事态已经彻底没有办法糊弄过去了,只能无奈的从稿件中翻出了几页稿纸——据本人说这几个故事的剧情似乎是极少数比较圆满而且和谐但他却最非常讨厌的结局。

    不过由于岳晨在旁边看着,而且也明令禁止安徒生不能给孩子们传播那种诡异的思想,因此他也就只能忍痛挑选这几个比较正能量的结局来将就一下了。

    而另一边,那位著名的剧作家莎士比亚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应对这个事态的喜剧剧本,正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看着杰克等人——他貌似对于给孩子讲故事之类的事表达出了浓厚的兴趣。

    于是,属于安徒生和莎士比亚这两大世界级文豪的童话故事会,在不知不觉间于这个看似平凡的别墅中安逸的开始。

    ————————————————————————————————————————————————————————————————————————————————————

    “结果就演变成了这种状况,好挤,而且感觉好烦热……”

    安徒生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应付这种拥挤的人群了,现在这种状况他连动一下都懒得动,更不要提穿越这人数简直已经爆炸的房间了。

    “干脆……今天就拖稿好了……”安徒生趴在桌子上这样想到。

    莎士比亚笑了起来:“不错,其实就应该如此,正所谓截稿日永远在之后,真正优秀的作者,就应该在明知道截稿日将近却依然无时无刻秉承着优雅,并且以毫不掩饰的心态去拖延截稿日期,能够拖到周一的日子就绝对不在周五交稿,这便是作为一名优秀作者的觉悟!”

    “唯独这一次我突然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安徒生无奈的笑了起来,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即将高悬于夜空之上的明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样的生活也快结束了吧。”

    “看起来您也感到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呐,mr.安徒生。”莎士比亚微笑着拄着脸,开口说道。

    “哼,别误会,我只不过希望能够平平稳稳的结束而已,大文豪。”安徒生一点好脸色都没给,轻嗤了一声,“毕竟我这等粗鄙之人可没有您这家伙那样的闲情雅致啊。”

    安徒生的目光偶然落到了院落当中,这时他突然现,在那位美丽的骑士姬后面,出现了第二个少女。

    莉莉转过头,看向了似乎想要把自己彻底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袍紫的少女,开口问道:“阿娜小姐……吗?”

    “嗯……”阿娜看着莉莉,开口说道,“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一谈。

    莉莉歪了歪头,对于阿娜的表现有些奇怪:“请讲。”

    “你究竟是为了回应什么而来到这里的呢?”阿娜开口问道。

    “回应什么吗?”

    “是的,来到这里的所有人,都应该有着某种理由而来来到这里的,archer先生是为了照顾孩子们,莎士比亚先生是为了写出更好的戏剧,金时先生是为了保护孩子,茨木童子是追寻着金时的步伐……那么你的理由呢?”

    莉莉罕见的陷入了沉思,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那个啊~其实,我也不是很懂—如果只是为了莫德雷德卿的话,我可以断言这是一部分原因,然而事实上……我敢打包票我并不是仅仅因为她而降临。”

    “我只是在一开始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驱使着我,一定要我来到这里,参与进这场争斗之中……但那种感觉……说实话,哪怕我自己也没办法解释。”

    “是……这样吗。”阿娜用陈述的语气说出了疑问的句式,看起来似乎对莉莉的回答并没有太大的惊讶之情。

    莉莉不由得歪了歪头,看着阿娜问道:“那个……阿娜小姐,既然您会问我这个问题,该不会……您也和我一样?”

    “或许是这样……”阿娜看着莉莉,点头说道,“但是却也有区别——我是被某个讨厌的家伙强硬的召唤过来的从者,但是……我按理说应该可以拒绝回应那家伙的召唤的,然而却又一种本能在告诉我……我有着某种理由,必须来到这里。”

    阿娜从兜帽下露出了一双如同蛇一般的眼睛,盯着莉莉一字一顿的说道。

    “唔,暗色的女神与纯白的骑士之间的对手戏吗?这种一黑一白的情节也算是颇有看点的地方呢。”莎士比亚对着院中生的事情微笑着品头论足。

    安徒生只是沉默的看着,并没有作出任何评价。

    “————————!!!”

    悠远而美丽的歌声忽然若隐若无的鸣叫起来,同时,阿娜手中的手机突然传来了达芬奇的声音:『不好意思,阿娜小姐,虽然有点晚了,但是……有从者在城市中出现了。』

    “还有吗?”阿娜皱起了眉头,抬头和莉莉对视了一眼,“总而言之我和莉莉先过去,列奥纳多小姐,请把具体的位置告诉我们两个!”

    『嗯,那就拜托你们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