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金的纯白骑士站在别墅的院落中,仰望着难得一见的月光。???八一中文?网  W?W?W?.㈠8㈠1㈠Z?W.COM

    “好美的月色啊,没想到在现世也能看到这样的天空呢。”

    少女骑士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在静谧的夜中,宛若一朵绽放的百合花,散着优雅和芳香。

    少女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已经仿佛是一只美丽的白蝴蝶,在夜色中翩翩起舞,映照出洁净无暇的白色。

    “哈哈哈,看着这种美丽却透露着一丝哀伤的场面简直就是让人文思泉涌啊,不是吗?mr.安徒生。”莎士比亚斜倚在窗框旁边,目光无时无刻的不在盯着院落中生的一切。

    纯白的月光照射进屋中,不知为何房间内并没有明灯,但借着月光的映衬,实木桌反射出明亮的光芒,哪怕桌面上的纸稿也因为月而显得隐隐亮。

    微弱的光芒挥洒在莎士比亚的脸上,配合着这位中年人的自信笑容,让这一刻的他显得有些不一样的成熟而温雅的魅力。

    “哼,美丽的骑士姬于月色下翩翩起舞的故事吗?对于戏剧来说似乎不错,可对于童话而言却根本不足以作为完整的素材啊,剧作家。”

    就在这时,脸上带着夸张黑框眼镜的安徒生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没好气的说道。

    此时此刻,他的眼眶比起昨日似乎更多出了几分黑眼圈,脸上写满了一副『加班到深夜工作还没完老子现在好想死』以及『我欲修仙,快乐齐天』那种自暴自弃的表情,让这本应非常唯美而安逸的画面突然显得Lo了起来。

    “所以说为何我们一定要给这几个小姑娘开故事会啊?”安徒生瞪了一眼自己的周围,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抱怨道。

    安徒生的苦恼绝不是毫无理由的——只见杰克和小贞德一左一右的躺在沙上,头枕在坐在沙上睡着了的岳晨的腿上,粉嫩的唇中时不时出几声梦呓。

    而童谣则趴在了安徒生的右手边的桌子上,本来这个蓝色的大叔音正太身边的桌面上就因为多的有些不像话的稿纸而变得非常拥挤,结果现在童谣毫不客气的夺取了安徒生最后一点空余,搞得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行动。

    而还有一个小女孩茨木则是毫无优雅姿态的躺在了地面上,不知道从哪里扯出来了一个枕头就那样呼呼大睡了起来。

    而且还不仅仅是他们——伊莉雅、美游、小黑、奈叶、菲特、疾风还有晓美焰和佐仓杏子居然都来到了这里,而且都挤在了两个作家的工作室里!这怎能不让安徒生心里生闷气,但却根本没办法火。

    “没办法,为了哄不听话的孩子入睡,睡前的小故事也是必要的啊,我想对于您来说这应该不是难以理解的事情吧,mr.安徒生。”莎士比亚微笑着说道。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挤在这种小地方啊!?可恶,这样哪里还会有空闲的地方供我赶稿了啊!”

    安徒生倒在桌面上,觉得自己自从傍晚开始,就已经非常气愤了。

    ————————————————————————————————————————————————————————————————————————————————————

    “哦,回来了吗?岳晨。”安徒生看着回来的岳晨还有他带出去的三个小萝莉问道。

    “那个……打扰了,不好意思。”

    “我,我们进来了……”

    “呜哇!终于到啦终于到了啊!”

    『哦!这就是岳晨先生还有杰克酱的住处吗?看起来好别致啊!』

    “…………”

    无数道声音从玄关处响起,把安徒生吓得手中的书直接掉在了地上。

    接着,呼呼啦啦的人群走进了房间,各式各样的少女还有一个高的有点离谱的青年以及金的少年带着非常感兴趣的眼神打量着别墅布局。

    “岳……岳晨……你…………”

    安徒生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虽然这些人他基本都见过了,然而此时此刻却依然感觉非常的尴尬。

    生性讨厌外人的他对于让不熟悉的家伙踏足自己的地盘感到非常的愤怒,但是对于岳晨来说,他们似乎也有着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安徒生也只能强压下心头的恼火,姑且听一听岳晨的辩解。

    “唔,虽然你们可能都见过了,但是还是在这里介绍一下吧。”岳晨看了看安徒生,以及听到了声音之后从房间中走出来其他所有的从者。

    “这三个孩子是来自冬木市的魔法少女,伊莉雅、美游还有克洛伊,当然最后一个叫小黑也没有问题。”岳晨指了指伊莉雅说道,“至于天上飞着的两个则是伊莉雅和美游的魔术礼装——红宝石和蓝宝石。”

    “初次见面……”

    『哟!初次见面啊!货真价实的英灵们!』红宝石似乎非常兴奋的打了一声招呼。

    岳晨继续指了指晓美焰说道:“这两个我觉得有一个你已经认识了,是见泷原区域的魔法少女,晓美焰和佐仓杏子,其余的还有几个少女,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在这一次的队伍中。”

    “而这一波人数最多的就是时空管理局的魔导师了,高町奈叶、菲特?泰斯特罗莎还有八神疾风,而后面的则是八神疾风身边的风云骑士,我记得你昨天已经认识过了对吧。”

    岳晨最后指了指最后面的几个人说道:“还有他们,就是这一次的从者,坂田金时还有茨木童子,以及这个世界作为特殊的单位——『卡片从者』而登场的吉尔。”

    “哈哈哈哈,岳晨哥哥介绍我就好像陈述游戏里的作战单位一样呢。”吉尔顿时笑了起来。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些,岳晨。”安徒生突然说,让岳晨不由得愣了一下。

    “嗯?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是什么名字我根本不在乎,所属什么也完全不感兴趣,反正对于我来说人类只存在可以为我提供素材或毫无用处这两种人群,仅此而已。”安徒生恼火得说道。

    佐仓杏子和茨木童子露出了非常不爽的表情说道:“什么啊,这个小鬼未免也太臭屁了吧。”

    “也就是说……”岳晨似乎有点弄懂了。

    “没错,就是理由!”安徒生指着岳晨说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么一大波人带到这个地方,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向来讨厌嘈杂的环境吧蠢货!”

    岳晨顿时苦笑了起来,看着安徒生说道:“先别着急,安徒生,我这边也有我的理由。”

    于是,岳晨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生的事情,尤其是关于海伦娜传送过来的视频的问题和安徒生讲了一遍。

    “所以,由于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情非常在意,大家也就向各自的家长请了假,一丝聚在这里准备随时应付突状况。”

    “……………………”安徒生盯着岳晨,久久不语。

    岳晨继续说道:“还有啊,你看看,既然真的多人的话,不就可以有更多的人来保护这里了吗?这样一来也就不用担心突然被人袭击了不对吗?”

    被这样子劝说,安徒生也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黑胡子的事件,这里也的确缺少战斗型人才,所以把他们留下来似乎也不错。

    “那么就要打扰您们一段时间了啊,大将。”坂田金时顿时笑了起来,用手搔了掻他背在脑袋上的金。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安徒生先生。”希格纳姆优雅的走上前一步对着安徒生微微欠身。

    “哼,可不要打扰我的工作啊,尤其是你们这帮小丫头,就像中国的一个作者说的那样,浪费他人的时间就是谋财害命啊。”安徒生再三警告着这些看起来就非常容易给他带来麻烦的女孩说道,接着抱着厚重的书本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岳晨一一给所有人介绍其他的从者。

    诸如阿娜、archer、莎士比亚还有一直在家中待机的阿尔托莉雅Li1y。

    安徒生的想法其实是好的,然而他似乎有些忽视了熊孩子的可怕之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