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空间,是一个完成的世界。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漆黑与光点。

    夜空染黑的宽广圆球形房间中央,漂浮着一张木制的椅子。

    尽管光看形状便足以称之为豪华,但木料褪色的样子颇有韵味,不会令人产生厌恶的高级感,反而能仅靠它存在于此,便将周围的气氛转变得更为庄严。

    一旦一个小人物坐到那张椅子上,大概会被那椅子的存在完全吞噬,彻底的被周围的目光忽略吧。

    这张椅子便是如此的令人感叹。

    总会给人一种——这个空间是为了赞颂这张椅子而准备的。

    当前的光景使人即使听见这种评价也不得不予以接受,但是——

    身缠的庄严氛围更椅子的男人,正让椅子的靠背出响亮的咯吱声。

    “唔……”

    如果这个房间就是宇宙缩图的话,那么房间中心坐在椅子上的这个男人,正身缠着可谓和主人身份所相称的氛围。

    外观年龄大约是5o到6o岁。

    尽管深深的皱纹使人感受到其人生阅历,但男人的双眸仍充满着英气,使他看上去要年轻十岁。

    “这个进展不对啊…………嗯,这偏光线也是全错吗……”

    男人在空中滑动手指,让周围的墙壁上映出的天体旋转。

    “差劲,太差劲了——这么贸然的行动会让那些家伙重新醒来的——这样下去就会是无数世界的必然消亡啊。”

    随后,漂浮在男人眼前的书籍页面配合他的动作哗啦哗啦地翻起,实时地记录下各种各样的“情报”。

    书籍的厚度,大约有普通百科辞典的程度——明明如此庞大,但每当男人滑动手指,便会有数千、数万张书页产生再消失。

    年老的男人持续了这个工作一段时间,然后无趣地太息了一声,缓缓的低语道:“果然,无论怎么展,对所有的世界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吾也没有理由干涉……唔,现在已经完全无路可走了啊。”

    『哟!原来你也在苦恼这件事啊~』

    就在这时,轻佻的声音从这个男人背后传来,放在空间中桌面上的一通电话突然传来了声响。

    由于这声音实在是太过轻佻,和这庄严肃穆的空间产生了格格不入的违和感。

    『哈哈哈哈,还真是稀奇的事情呐,你居然也会对协会外的事情感兴趣啊,上一次看你这么勤快的工作,也是在维系着美国那场虚伪的【战争】的时候了吧。』

    “那么对于此番事态,阁下又有何高见呢?”男人连头都没有回,只是平淡的开口问道。

    『嘛,要我说的话,只要不去亲自掺和进这件事情就可以了吧,在不影响任何大局的情况下以难以察觉的姿态进行适当的干涉——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电话开口说道,但是那轻佻的声音让人不由得响起铃的那个系统aI,但是仔细一听却又能感觉到两者之间的差异。

    “嗯,目前来看也只能这样了——”男人将游移着手指,将画面定格在了名为【太平洋】的大洋中心。

    “那么,名为【恶】之物即将降临于世,你打算如何应对呢?异世界的master哟。”

    ———————————————————————————————————————————————————————————————

    这是在太平洋接近中心位置的一片海域,几艘驱逐舰破开了海浪,向着上面下达的指定目标地点航行。

    这里是贴近美国领海的公海,对于侦测【某个东西】的美国舰队来说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

    “卫星上检测到的就是这里吗?”

    驱逐舰队的提督站在旗舰的瞭望台上看着周围的海面。

    ——手中,平静的抚摸着一支精致的银十字架——他似乎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

    “是的,但是……这里会有什么东西呢?”青年副手看着空无一物的海面,奇怪的问道。

    就在刚才,美国的军用卫星偶然间拍摄到了这片海域产生了规模庞大的热源,这绝对不是任何海洋生物能够产生出的热源。

    或者说并非是任何已经知晓的生物可以产生的热量反应。

    因此,在探测过后的第一时间,政府便紧急调派了在附近的巡逻的驱逐舰队前往这片海域进行调查。

    所有的行动都是秘密进行着的,美国政府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封锁了这个『可能会现新的巨型海洋生物』的消息。

    不论真假,美国都必须率先其他国家一步插足这件事情,这或许是霸权多年的坏习惯。

    如果是探测出现了差错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如果真的现了新的海洋生物,那么美国对于世界生物学术界的影响力也会跟着大幅度提高吧。

    “可是……即便到了现在也依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提督沉吟着说道。

    ——手指不由自主得把玩着十字架。

    就在这时,一艘舰船突然出了紧急的警报声,同时,那艘驱逐舰居然开始擅自向旁侧移动,完全没有听从提督的指挥!

    “怎么回事,那艘舰船是谁负责指挥的!?”提督顿时皱起了眉头,扭头看向了拉响警报并且擅自脱离了队伍的那艘驱逐舰。

    ——捏着十字架都手不由得又紧了紧。

    还没等他的话音落下,他腰间别着的通讯器急促的响了起来,紧接着,那艘离开的舰船内的通讯员对着这边大声说道:“呼叫旗舰!这里是『麦可·蒙苏尔号』,我们检测到水下有物体正在极向我们接近,请求回避,请求回避!”

    “————————”

    就在这一瞬间,沉重的撞击声撼动了附近所有舰船船员的心,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下一瞬间,冲天而起的巨大水柱轰然从想要回避的麦可·蒙苏尔号下拔起,强大的巨力居然生生的把这艘驱逐舰击飞到天空,而后彻底解体!

    哪怕一秒钟都没有到达,提督在这一刻觉得自己的四肢都已经彻底冰冷了下来,呆呆地看着眼前所生的一切。

    『麦可·蒙苏尔号遭到袭击!请求支援!请求火力支援!』

    『朱姆沃尔特号收到!立刻采取弹幕打击!』

    所有的舰船上安装的武器纷纷启动,瞄准了弥漫着水雾的目标!

    但此时此刻,提督只感觉内心中的不安随着渐渐飘然而去的水雾,变得更加烦躁。

    “aaaaaa!!!!”

    就在气氛已经凝结到极点的时候,一声仿佛要撕裂人耳膜的尖啸突然传来,随后,水雾刹那间便被强烈的飓风吹散,而所有人在看到了水雾中的瞬间,全部都彻底呆住了——那是一头拥有着七个头颅的巨大怪物!

    它整个身体就如一座小山,以庄严的气息从水面中缓缓升起。

    若豹、若狮、若熊、若羊、又好像蛇,但却更像是龙!

    所有兽头的眼睛直直的扫视着所有的舰船,透露出几乎重大千斤的压迫感。

    在这兽的七只头上,加起来共有十只角,在这十角上,分别戴著十个灿然的冠冕,七只头上印刻有亵渎的名号。

    在这一瞬,提督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已经停滞了。

    ——手中的十字架,已在他无意识中脱落。

    掉落在地上的瞬间,它出了清脆的声响,在沉寂到可怕的现场,显得无比悦耳。

    提督颤抖着,看着兽,艰难的吐露出最后一句话:

    “上帝啊……”

    而后,鲜血飞溅在甲板周围——

    提督的身体在一瞬间从内而外炸裂,就仿佛自己的身体呗什么撑爆一般,血浆和肉块迸在周围,染红了雪白的瞭望台。

    但是,最令人震惊的却不仅仅是这个,而是一直站在提督身边的副手。

    ——他亲眼目睹了自己上司的死亡,而且,哪怕现在,他的身体上也沾满了上司的血液,然而他却完全没有半点反应。

    看向兽的双眼,闪过了诡异的狂热。

    他拜倒了,向着这十角七头的巨兽激动地拜倒。

    如疯如魔地高举手臂,癫狂的膜拜着这兽。

    兽仰起头,凝视着蔚蓝的天空,而后,所有的兽垂下,看向了所有舰船上的人类。

    然后,在与兽对视的刹那间,舰船上的所有人,失去了名为『理性』之物。

    舰炮慢慢的扭向了其他的舰船——所有的船都这么做了。

    接着,他们对着自己昔日的战友,扣下了开启狂乱时刻的按钮。

    ———————————————————————————————————————————————————————————————

    位于车站附近的意大利餐馆托拉萨迪。

    是由意大利人东尼欧·托拉萨迪所开,虽然比较小,也只有东尼欧·托拉萨迪一人负责,但是不论是服务态度、就餐环境、亦或者饮食质量是非常优良的,而且价格也不贵,更有传言说——在这里就餐还有可能治好身体的疾病。

    不过岳晨自然知道这家店的真面目究竟是怎么回事。

    “欢迎光临鄙店。”英俊的意大利人托拉萨迪操着一口带着浓厚意大利语调的日语向岳晨等人问好。

    “哦,东尼欧老板,又要麻烦您了。”东方仗助对着这位看起来非常友善的意大利老板打了声招呼。

    “哪里,能够靠我的料理为各位带来健康的身体以及快乐的心情,才是我作为一名厨师根本的责任。”托拉萨迪用礼貌的口吻说着,并对所有人鞠了一躬。

    所有人跟随着托拉萨迪的引领坐在了一个桌前,不过托拉萨迪并没有向其他的餐馆那样为众人递上菜单,这倒是让所有人,尤其是奈叶伊莉雅她们感到非常奇怪。

    这一点岳晨自然知道怎么回事——这家餐馆从来就不会预设菜单一类的东西,因为所有人的饭食都会由托拉萨迪一人,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专门订做饭食。

    听起来似乎有点玄乎其玄,但如果说这个餐厅的老板托拉萨迪是一位替身使者,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东尼欧·托拉萨迪,替身能力为『珍珠果酱()』,从外形看就像是一堆小蕃茄的小型替身。

    东尼欧会在制作料理时会把自己的替身混入食材中烹调。当他的替身进入人体体内以后,就会以『破坏再重生』的方式去治疗人的病痛,只不过嘛……有些时候这个过程看起来相当猎奇就是了。

    但是以替身为材料做出来的料理的确十分美味,不过能够治疗的效果似乎只针对特定的人士生效,对其他人来说只是普通的美味料理而已。

    虽然知道,凡是吃过东尼欧专门针对他人疾病而做出的料理后,的确正如他本人说的会让所有人感到无比舒适,但由于岳晨并不想太过猎奇和羞耻,所以他也就是跟着所有人去吃一些比较平常的料理就足够了。

    “东方先生,还有这位先生,你们应该刚刚经历过高强度的运动吧。”东尼欧突然看着岳晨和东方仗助问道。

    “嗯,的确。”东方仗助又想到了刚刚的事情,无奈的向东尼欧复述了一遍事情的原委。

    东尼欧听后,微笑着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两位恐怕现在感觉到肌肉非常的酸痛吧,尤其是肩膀、双臂以及腿部的肌肉,感到很酸胀对吧。”

    岳晨晃了晃胳膊,被他这么一说倒的确是这样,东尼欧所提到的这几个部位的肌肉真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酸痛感。

    “那就对了。”东尼欧露出了笑容,将这些记录在了一个本子上,“然后,这位先生,您的身体似乎有一种暗伤,不单纯是肌肉酸痛的问题,有许多瘀血囤积在您的关节以及胸腔附近……等一等,似乎,还有毒素?”

    东尼欧停止了微笑,皱着眉头的看向了岳晨。

    “毒素?”所有人顿时看向了岳晨,对于这个事情感到非常在意。

    瘀血应该就是前天的战斗留下来的后遗症吧,毒素……难道是说静谧的毒吗?这家伙居然连这个都能够一眼看出来,观察的是有多细致啊!

    “岳晨先生,毒素是怎么回事?”奈叶看着岳晨,有些担心的问道。

    同样露出了担忧之色的还有杰克他们三个小姑娘——在岳晨身中剧毒的时候杰克并没有在身边,而回来以后岳晨又不想杰克为自己这边担心,也就一直没有告诉她,没想到现在居然在这里穿帮了。

    “不,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岳晨摆了摆手,打算找点东西暂时搪塞过去的时候。

    “就是这里了,虽然这家店的料理……比较特殊,但是作为交换情报也是最合适的地方了。”一个衣着时尚的瘦高青年和一个身材矮小的平头少年走了进来。

    “哦!我知道,托拉萨迪餐厅,晓美,这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有名的意大利餐厅啊!”另一个红色单马尾的活跃少女看着餐厅,用胳膊肘怼了怼旁边留着黑色长的少女说道。

    “但是,总觉得这家餐馆的人有些多…………”黑色长的少女环视了一下餐厅中的人,接着,她的表情彻底僵硬了下来。

    同样沉默的还有看着东方仗助的青年,以及岳晨这边的众人。

    两拨人尴尬的相互对视着,良久后才出了诡异的齐声:

    “……………………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