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岸边老师,我们现在的方向真的正确吗?”小个子少年有点心虚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小心的问道。

    穿着时尚衣服的青年停了下来,似乎有些不满的看着少年问道:“嗯?你在怀疑我的判断吗?康一。”

    “不,只不过……您不觉得这个路有些诡异吗?”康一看着周围的环境说道,“硬要说的话,总觉得这个路明明没有任何的曲折,但是却仿佛没有尽头一样,所以……”

    “的确是这样啊。”青年听了少年的话之后,微微颔说道,“正如你所说,明明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但是我们却依然没有走到尽头,周围的环境一直在变化,根本没有办法辨明我们是否走过这段路程。”

    “所以再这样继续走下去的话,可能会有更麻烦的危险在等着我们……所以是不是应该……”

    “我说了多少次了,康一。”青年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在绝佳的素材面前,没有找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我是绝不可能离开的。”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间颤抖了一下,而就在这一瞬间,不断扭曲的结界忽然停滞了一下,哪怕青年和少年都清楚的感觉到,整个结界都仿佛在恐惧着什么。

    而也正是在这一刹那,原本还在不断变得朦胧模糊的通道突然重新凝实起来,一座大门在两人面前慢慢的浮现而出。

    “岸边老师……这个是!?”少年惊讶的看着青年,开口问道。

    青年轻捋了一下自己的头,露出了快意的笑容:“啊,就是幻术之类的东西吧,也许是会把人永远囚禁在幻境之中的替身也说不定。”

    “唉!?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刚才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中了敌人的幻术了!?”少年的脸色顿时大变,他很难想象自己和青年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渡过了一段鬼门关!

    “应该说咱们两个真的是非常幸运啊,康一。”青年微笑着说道,“这样一来,我们应该就已经突破了这层考验,可以去面见这个结界真正的主人了吧。”

    看着这个青年居然还想要继续探索,少年赶忙拦住了他这疯狂的举动:“我……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情啊,岸边老师!我们刚才差一点就永远的被困在幻觉中了啊!”

    “哦,然后呢?”青年歪了歪头。

    “什么然后?我是想说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危险了啊!”

    “康一,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更何况我们的敌人已经为我们下达最后的战帖了,我们怎能辜负他的一片心意呢?”

    他又说道:“如果你害怕的话就回去吧,康一,我岸边露伴在绝赞的素材钱,是绝不会作出退缩的举动,这是身为一个漫画家的骄傲!”

    看着岸边露伴的神色,康一也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真是的,岸边老师实在是太麻烦了……”

    “但是你选择留下,对吗?”岸边露伴也露出了笑容。

    康一顿时挠着头傻笑起来,紧接着,他的表情开始被严肃所取代:“回音anetbsp;   『有什么事吗?康一先生。』瞬间,一个白色的小人站在了康一的面前,抬头看着康一和他身边的岸边露伴。

    这便是广濑康一拥有的替身——回音anetbsp;   “回音,等一下可以拜托你保护住我们吗?一旦现了什么异动,就第一时间全力压制他!”

    『收到,康一先生。』回音acT3抱着手臂平淡的回应道,站在了康一和岸边露伴的中间,随时准备应对突如其来的攻击。

    康一和岸边露伴对视了一眼,双双点了点头,站在最前面的岸边露伴慢慢的推开了大门,小心的看向了大门内侧。

    即便嘴上似乎并不在意,但是岸边露伴在即将面对敌人的时候,依然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之情。

    不过,在两个人看向屋内的时候,顿时被里面的景象弄得一愣——一红一黑两名少女互相依靠着坐在房间中心的一把沙上,看起来睡得非常香甜。

    “这两个女孩是——?”康一惊讶的问着,本能的想要上前去看一看状况,但却被岸边露伴拦了下来。

    青年开口说道:“小心,康一,这两个女孩被放在这么明目张胆的位置,绝对有着什么陷阱在附近。”

    “的确……的确是这样!”被提醒了的康一立刻反应了过来,警戒的看着房间的四周。

    “不需要那么紧张,进来吧,两位。”就在这时,平淡的声音突然从房间内传了出来,一个通体被染成了黑色的青年突兀的出现在两人面前,无神的双眼慢慢的锁定了岸边露伴和广濑康一。

    “!?你是什么人?”两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青年吓了一跳,本能的退后了一步。

    “我现在对你们毫无兴趣,所以,给我让开吧。”青年冰冷的说道,“趁着我还没有升起杀掉你们的寻思的时候,退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

    “——————”

    康一和岸边露伴的呼吸双双停滞了一下,这个青年身上所散出来的杀气不存在半分虚假,哪怕高傲如岸边露伴也在这一刹那间觉得——这个人即便杀死他们,或许也只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举手之行而已!

    青年随意的把一个黑色的种子一般的东西丢弃在地上,慢慢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康一却仿佛听到了这个人似乎在行动的过程中说了些什么。

    【悲叹之种的收集已经饱和了,召唤它的全部要素已经集齐了,接下来,可以推动最后一个计划了吧。】

    “悲叹之种?要素?最后一个计划?”康一听得云里雾里,对于这个满口都是莫名其妙话语的青年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吗?那么就准备启动吧——新世界的诞生,就从这一刻开始吧。】

    康一并没有尝试着去理解青年的动作,便被岸边露伴带到了两个少女面前。

    “岸边老师,他们两个没事吧。”

    “嗯,虽然看起来只是普通的睡着了,但似乎也是中了某种幻术啊,那么就是我的领域了。”岸边露伴说着,慢慢的站了起来,“天堂之门!”

    瞬间,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小人出现在了岸边露伴面前,对着两个少女极的挥动起手臂。

    黑色与红色的少女两人的脸顿时如同书本一般裂开,岸边露伴蹲伏下来,翻看着两人脸上所记载的一段段文字。

    “唔,原来如此,魔法少女吗?真是有趣啊……”岸边露伴抚摸着下巴轻声呢喃着。

    “唉?岸边老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康一对岸边露伴说的话完全没有办法理解。

    岸边露伴摇了摇头说道:“不,没什么,那我来看一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嗯?”

    岸边露伴的动作突然停止了,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晓美焰的记录:“不断的跳跃时间……只为了一个叫做鹿目圆的少女不断的进行相同时间段的一切吗?”

    岸边露伴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还真是相当有趣的取材对象啊!如果不是康一在旁边我绝对会修改你的记忆让你一直跟在我身边为我提供丰富的素材的啊!”

    “岸边老师,太差劲了。”康一一脸嫌恶的看着似乎起疯来的岸边露伴,开口说道。

    “嗯?等一下,他们本来是附近见泷原城市的学生,来到杜王町是为了……寻找帮手?找到东方仗助?”这一刻,岸边露伴微微皱起了眉头。

    岸边露伴手中的书页继续翻动着,他开始轻声颔道:“哦,在寻找东方仗助的过程中遇见了这个被称作【魔女结界】的地方,在进来之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了能够让人永远陷入自己内心中最向往的梦的幻境吗——原来如此,看来刚刚那个无尽的长廊似乎就是幻境的一种呢,既然这样就好解决了。”

    岸边露伴慢慢的抬起手,他的替身也跟随着他的动作,接着,岸边露伴的手以高的度挥动起来,同时,一行字似乎写在了两人化为书页的脸上。

    这便是岸边露伴的替身——天堂之门。

    “没错,天堂之门可以把人的大脑变成一本记载这个目标的一切事情以及想做的事情的书籍,而我则可以将这本书随意的翻阅,但是天堂之门的能力可不仅仅如此,他真正的用处在于修改这本书籍,不论是删除记忆还是添加记忆,哪怕下达强制性的命令也是可能的!”

    “所以,如果这个替身的能力是将人拖入过去的回忆的环境中无法出来,那么对她们两人下达强制醒来的命令就好!!”岸边露伴的动作在瞬间停止,两个人的书页中多出了两行字。

    『不能攻击岸边露伴』

    『立刻从幻境中醒过来』

    “很好,可以收工了,虽然没能亲眼见证他们所谓的魔女有些尴尬,不过……”岸边露伴收回了替身这样说着,从掌心中拿出了一枚黑色的种子,“这个也有必要研究一下呢。”

    就在这时,晓美焰和佐仓杏子慢慢的醒了过来,强制性让他们从幻境中醒来的命令开始动了。

    “唔……这里是……”佐仓杏子揉了揉脑袋,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晓美焰也无声的睁开眼睛,看着岸边露伴的眼中充满了询问之色。

    岸边露伴看着两人,慢慢的说道:“这里并非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最好还是出去说比较好,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而且刚好我也有许多的问题想要问你们两个,那么,就让我们去找一家餐厅交换一下各自的情报如何?魔法少女们。”

    ———————————————————————————————————————————————————————————————

    “这一次的比赛,是岳晨先生的胜利!”凉宫春日高声宣布了比赛的结果,然后,在她的背后传来了sos团员大小成员那稀稀拉拉的掌声。

    “哈哈哈哈,就算是赢了感觉也毫无成就感啊~”岳晨也有气无力的笑了起来。

    东方仗助也一脸苦闷的表情,揉了揉自己因为爬墙而酸痛的肩膀说道:“真的是……好累啊,早知道就不掺和这个事情了……”

    看着兴致勃勃的凉宫春日,两个大男人仿佛一夜没有睡觉一般的靠在墙壁上。

    『master,恭喜你获得了相当丰厚的奖励啊!9o石头还有三个限定的卡池up哦!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哟~』

    “所以说原来你这里也是有限定卡池啊,本来以为所有的人都会在卡池里呢。”

    『哪有的事情嘛,那么那么,master要不要现在抽一抽试试~凉宫春日的限定卡池哦,如果能抽到ssR级别的凉宫春日,绝对会让你的战斗力一下子膨胀起来的!』

    “不过我还是有点奇怪啊。”岳晨挠了挠头说道,“为什么比赛一个爬墙就会给这么多的奖励?以前有些可以说是关乎生死的战斗,奖励反而有点少了。”

    『关于这个我也有疑问,但这是上位系统布的任务,我也没有办法啦。』茉雫笑着说道,『不过这样不好吗?简直就是白送您的石头,不要白不要嘛。』

    “话倒是这么说,但还是难以理解啊。”岳晨苦恼的歪着头自语道,他总觉得系统这一次性情大变,可能会有什么猫腻也说不定。

    “哈哈哈哈,不愧是岳晨,这一次帮我在这帮坏小子面前好好的找回了面子啊!”凉宫春日似乎非常满意的拍了拍岳晨的肩膀。

    “哦!妈妈好厉害!”杰克似乎非常开心的在旁边跳着,和她一起的还有童谣以及小贞德,似乎都在为岳晨的胜利而欢呼雀跃。

    “不过,岳晨先生最后的那个是什么?居然直接从那么高的楼顶上跳入草垛中还能够没有任何事情……太神奇了。”奈叶等人都对于岳晨最后的那个简直和自杀没有区别的行动感到惊讶。

    岳晨顿时哂笑起来:“啊,那个啊,其实吧……”

    “——————”

    就在这时,大地似乎隐约的颤抖了一下,这样的震动在日本这个国家并不是很少见,因此所有人也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但也的确因为这个地震,把所有人的注意力短暂的吸引了一下。

    接着,心情大好的凉宫春日突然笑着说道:“好的,各位!为了庆祝岳晨的胜利,就一起去那家著名的意大利餐厅去吃饭吧!”

    “意大利餐厅?”

    岳晨顿时想了起来,杜王町里那个著名的地标式餐厅,虽然不是太大,但是老板的做出来的饭食确是世间罕见的美味。

    而且,那家店的老板他记得也是一位替身使者。

    “啊,要去那里吗?”东方仗助突然说道,“既然这样那也带我一个吧,刚好我和亿泰也想要去那里看一看。”

    凉宫春日大笑着点了点头:“很好!但是钱我是不会帮你们支付的喔~”

    东方仗助无奈的说道:“我们又不是去蹭饭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