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的少女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个打理的非常整洁的咖啡厅。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少女低头看了看,现自己居然穿上了一套无论如何死都不可能穿的女仆装。

    “这里……是……”少女低声喃喃着。

    “喂,焰,你在那里什么呆呢,还不快去工作!”少年的声音突然间传了过来,引得这个黑的少女不由自主的转过头,看向了声音的主人。

    “真是的,要我提醒你几次才算完——工作的时候严禁开小差啊,笨蛋。”少年穿着一身如同cosp1ay一样的黑色执事服,走到少女面前,用手中的托盘敲了一下她的小脑瓜。

    “疼……”少女捂着头,但是她随后便如遭雷击一般的呆立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轻声呢喃着,“不是……梦?”

    “嗯?我觉得你现在到确实像是在做梦啊。”少年摆了摆托盘,一脸严肃的看着似乎在犯迷糊的少女,“虽然说犯迷糊也算是一种萌点,但是工作中犯迷糊我这个领班的也不好干啊。”

    “有什么关系嘛,焰酱偶尔迷糊一点也很可爱嘛,毕竟有些时候这个孩子严肃过头了,你也不要太苛刻嘛,楚~”

    一个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只要看外表就给人一种棉花糖一般软绵绵的女人走了过来,对着少年摆了摆手说道。

    “唉,雯姐总是宠着这帮家伙……”少年口中抱怨着,但却并没有说什么,在面对这个看起来非常软的女人面前,哪怕是看起来相当严肃的他也不由自主的放缓了语气。

    “唉,如果以后他们真的惹出了什么大麻烦,你也要继续宠着他们吗?”不过,在看着女人笑盈盈的脸时,少年还是不由自主的问道。

    女人飘飘的说道:“嘛~那种事情当然就要到那个时候再说咯~而且我们不是还有你这个可靠的孩子吗?”

    “你这么一说我的压力真的很大啊……”少年揉了揉脑袋,无奈的说道,“我又不是克拉克,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靠我一个人摆平啊。”

    女人比划着手势说道:“那么找吉尔君或者我们的女仆长如何呢?他们也是很可靠的人嘛。”

    “先我觉得这两位能够安分守己在那里待着就已经谢天谢地了,雯姐你别忘了,我们可没少因为那位女仆长小偷小摸得毛病被客人找麻烦!”

    “有什么嘛,反正最后东西全部都物归原主了~”

    “但这是对我们店的名誉有极大的影响啊!”少年好像差点吐血,看着这个天然的女人无奈的继续道,“再次,我觉得按这两尊大仙儿的驴脾气,我要是找他们帮忙,冷嘲热讽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不爽了直接把我就地处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啊呵呵呵,楚,你总是喜欢说一些有趣的话题逗人家笑呢,他们都是很亲和的人,不像你说得那么不堪啦。”

    在两人旁边的少女呆呆地看着互动的两人,在这一瞬间,她内心中宛若铁石的那一部分仿佛被什么东西震撼了一下。

    “喂,焰,你还没去工作吗?”岳晨转过头看着黑色长的少女,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皱着眉说道。

    “————————”

    少女抬起头,呆呆地和少年对视着,一瞬间,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呜哇!就算我这么说你也别哭啊!”少年在一瞬间慌了阵脚,手足无措的半蹲下来,看着少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唉?为什么……眼泪会……”少女擦着眼睛,想要把自己的眼泪给擦干——这可能是她人生中极少数的几次失态了,她可以说,自从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样后,她就再也没有哭的像这一次这样——就如同一个失散已久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父母的孩子。

    “呜哇,楚真是太差劲了~”女人拍着手在岳晨身后起哄。

    “雯姐你闭嘴!”岳晨已经彻底乱了,面对这个少女突如其来的大哭,他根本毫无办法!

    “啊,这果然是梦啊……”少女哭着,但却也露出了自内心的笑容,“这应该是早就消逝的梦了,早就应该藏匿在心中……为什么……”

    “焰……?”

    “这这样惬意的生活,能够像朋友一样的对待我,能够像家人一样的与我交流,这样讨厌的生活……”少女抬起头,近乎失声的对少年哭着,“根本不是我能够有权利去渴求的啊!!!”

    少年看着少女,眼中似乎带上了一抹悲伤之色:“那么……你又为何还是继续曾经辛苦的生活呢?把一切的责任背负在身上,将一切烦恼压在心底,将所有痛苦都吞入腹中,这样的一生你还觉得不够吗?”

    “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啊……”少女垂着头,任凭自己的泪水如同滚珠一般落下,“我,一定要拯救圆,这是我从一开始就订下来的……必须去完成的愿望啊!”

    她有些歇斯底里了起来,或许,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如此的失态了吧。

    但是,在面对这个少年,在面对这蜜糖般甜美的回忆【梦】,本认为自己早就已经将它忘却的少女终于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在一瞬间爆了出来。

    “啊……这样啊。”少年看着晓美焰,露出了一抹笑容,抬起手搭在了她的头上,如同面对一个孩子一般的揉着她的脑袋,“那么,就暂时放下吧,不,哪怕永远的放下也无所谓,留在这里,你也是一直这样想的吧,焰。”

    “永远留在——这个如蜜糖【毒品】一般让人疯狂的回忆中吧。”

    ——————————————————————————————————————————

    两道身影灵活的在楼房上攀爬着。

    岳晨和东方仗助以近乎诡异的伸手在楼房上的沿边攀行。

    在常人看来,两个人似乎是不分伯仲,但对于东方仗助却是难以相信眼前的景象——因为自己之所以能够爬的如此轻松,是靠着名为【替身】的力量。

    所谓的替身,是一种由体内的生命能源所产生的具有强大力量的影像,每一个人的替身都拥有不同的能力,也可以反映出他们灵魂深处的本质。

    而说白了,替身一般都拥有着越常人的力量,不论强大的肉搏战斗,还是诡异而特殊的能力,所有的替身都不是单纯的人类所能比拟的。

    而能够控制这些精神能量的人,便被称为替身使者。

    就好比东方仗助身边的白色与粉色交织的巨人,便是他从小便觉醒的替身——疯狂钻石。

    巨人牵引着东方仗助的手臂,狠狠地抓住房屋的岩壁,低头看着岳晨——这个少年并没有使用替身一类的东西,仗助可以肯定,但是既然没有使用替身,这个少年究竟是怎么能够和自己以近乎相同的度攀爬起来的?

    “原来如此,那个就是替身啊。”岳晨看着东方仗助身边的巨人,开口说道。

    【嗯,是呢!】茉雫浮现在岳晨身边说道。

    按理来说,不是替身使者的人是不可能看到替身的,但岳晨却并没有这样的障碍——毕竟就算自己并非替身使者,但是却不代表茉雫看不见替身,于是通过系统带来的视觉共享,让自己可以通过茉雫的眼睛看到东方仗助的疯狂钻石。

    “这会不会说明,茉雫你也是强大的精神能量构成的?”岳晨突然问道,这倒是让茉雫不由得一愣。

    『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没有被创造出来的记忆,也不清楚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成为您的系统aI的。』

    “这是什么意思?”

    『按理来说,系统aI是不应该拥有感情的,像我这样的存在应该属于特例中的特例了,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铃小姐的系统aI貌似也属于特殊的一类。』茉雫说道。

    这让岳晨不由再一次想到了那个无口的小姑娘,这一次她似乎并没有来这里,看起来即便是系统持有者,也是要分战场战斗的啊。

    说起来,铃貌似是上一轮比赛结束之后继续留下来参加的人,可是这就有点说不通了,既然能够从上一次的比赛存活下来,为什么感觉她的实力和平常的系统持有者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呢?

    不过现在并非是思考这些的时候,看着渐渐有些越了自己的仗助,双臂猛然间力,身体向着上方跃去,右手探出抓住了一个窗户的边缘。

    紧跟着,他的身体再一次荡起,抓住了一个可以落手的边沿。

    没错,这个时候的岳晨使用的已经不仅仅是人类的力量,而是那一直在他仓库中吃灰的,他从第一个世界得来的礼装——刺客血统。

    就如同戴斯蒙虚拟潜入自己的先祖之后获得了他们相应的能力——阿泰尔的智慧和艾吉奥的刺杀技巧,岳晨在使用了礼装之后,则同样获得了作为一名刺客应有的技巧,或许并没有那些著名的刺客精妙,但即便如此,却也已然足够了。

    伴随着两个人不断的比拼,他们距离这栋大楼的顶层也越来越近了。

    “很好,现在是为各位观众现场直播的比赛实况,我们能看到东方仗助选手几乎以风一般的度向屋顶的第一个目标点冲去,而岳晨选手在面对强敌却也临危不惧,依然在用稳健的度追赶着东方选手的步伐!喔!好厉害,岳晨选手使用出了高难度的攀爬技术!真是太帅气了!”

    凉宫春日仿佛非常乐在其中,看着岳晨和东方仗助喊到。

    “好,好强,居然不分伯仲!”虹村亿泰站在大楼下面,震惊的看着仿佛散着一种无形气势的两人,呆呆地喃喃着,“仗助的实力我早就见过,但是那个少年居然能够不去使用替身的力量和仗助持平,太令人震惊了!这就是所谓的高手在民间吗!”

    就在他们说话间,两个人已经爬到了这栋大楼的顶端。

    “所以说,你又是因为什么这么拼命啊?”岳晨看着东方仗助问道,“按理来说,你貌似没有理由加入这场闹剧吧。”

    “嘿。”东方仗助扯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因为,我觉得这个还蛮有意思的嘛。”

    两人在对视了一眼,向着第一个目标点——朝比奈实玖瑠跑去。

    实玖瑠貌似想不出该说什么,只能对着他们狂奔而去的背影喊到:“那……那个,两位都要加油,不要受伤啊!”

    “下一个目标点——”岳晨和东方仗助看向了东侧和这栋楼差不多高的住宅,猛地冲了过去,“阿虚!”

    两个人用自己最大的努力跳了起来,飞跃了两栋大楼之间差不多一人多高的间隙,落在了第二栋大楼的顶端!

    “哦,恭喜你们两个通过啊……”阿虚看着两个人跑过的身影,无力的棒读着。

    第二个目标点,通过!

    “呜哇!太快啦!真的是太快了啊!”凉宫春日和虹村亿泰一边跑一边担当着合格的解说员,“东方选手一看就是经过锻炼的好体格,这个度完全可以媲美跑步运动员啊!但最没想到的是岳晨选手,明明看起来很瘦弱但在度上居然和东方选手不相上下,难道他是穿衣服显瘦的类型吗!”

    凉宫春日在说完的瞬间,两个人便已经穿越了古泉一树和伊莉雅两人的目标点。

    而就在这一瞬间,前方的道路就急转直下——在这栋高楼前,出现了差不多三四米的落差!

    那似乎不是居民房吧!

    岳晨这样想着,但却连想都没想,和身旁的东方仗助跃起,跳到了这栋房子的房顶。

    “一定要加油哦,大哥哥~”小黑对着岳晨和东方仗助俏皮的摆了摆手。

    东方仗助看向了面前的一栋高楼,那就是被称作终点的地方,虽然已经不算太远了,但却让他皱起了眉头——那里是最近正在修建的楼房,那个高度已经越了杜王町所有房屋的高度,可以说如果建起,应该又会是一座地标性建筑。

    但是……

    这一刻,两个人的面前失去了道路,不能说是失去了道路,应该说在他们的面前就没有和他们等同高度的房屋了。

    “你打算怎么办?”东方仗助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虽然他们这栋楼并不算太高,但却毫无疑问的要去越这个车流湍急的公路。

    “既然参加了,也没办法了吧。”岳晨耸了耸肩,仿佛和东方仗助达成了某种共识,几乎同一时间飞身而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