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啥……开玩笑的吧。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W.COM”岳晨站在了一座楼房下面,看着凉宫春日说道。

    “嗯?你有什么问题吗,新人。”凉宫春日看了看岳晨,歪着头问道。

    一旁的两个少年也傻愣愣的看着凉宫春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她这疯狂的想法。

    “所以说啦,当然是要从这里爬到楼顶,然后在无数的楼顶上穿行咯,不是很简单吗?”

    “很简单个头啊,正常人怎么爬上这种楼啊!?”岳晨指了指眼前这座少说也有十层高的住宅楼大声吐槽道。

    凉宫春日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哎呀,所以说没办法啦,杜王町还是有些小,很难找到那种太高的摩天大厦,所以不要怪我啊。”

    阿虚突然脸色苍白了起来,看着凉宫春日说道:“慢着,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有你还想找更高的?”

    “会死吧,要是那样绝对会死人了吧。”岳晨抓住了凉宫春日的双臂来回晃动着。

    “放心吧,我相信sos团的各位绝对会平安无事的,毕竟你们都是越常人的存在嘛~(笑)”凉宫春日笑着拍了拍岳晨的肩膀。

    “啊……多么有理有据但却蛮横无理的言啊~应该说不愧是凉宫春日吗?”岳晨感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阿虚在一旁点了点头,揉着眉心苦闷的说道:“没错,这就是凉宫春日。”

    对面的名叫做东方仗助的少年和自己的同伴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他们倒不是太担心爬墙的问题,只是对于凉宫春日身后的那些团员,他们的确稍微可怜了一下。

    实际上其他人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管是奈叶等人还是伊莉雅或者小圆,三波魔法少女都对于凉宫春日的蛮横行径感到异常苦恼,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阻才好。

    凉宫春日叉着腰大笑了起来:“那么,我的团员们啊!强劲的敌人就在我们眼前,我们能够与之抗衡的勇士究竟在哪里!”

    在哪一瞬间岳晨听见了周围传来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所有站在一线的团员全部倒退了一步,现在站在前列的,只剩下了岳晨以及长门有希。

    “………………”岳晨和凉宫春日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明显读出了一种感情。

    凉宫春日:不愧是新人,你打算为sos团建功立业的心情,我的确收到了!

    岳晨:netm!!!

    “妈妈!杰克也要和您一起……”杰克看着岳晨,有些担心的问道。

    岳晨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长门有希,这个如同瓷娃娃一般安静的少女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抗或者不满。

    或者说她可能不知道这种情结究竟是什么。

    但岳晨也知道,要真是比各种各样的体育项目(?),这个少女绝对是这群人里面最强的,嗯,没有之一。

    “怎么样了?凉宫,如果不行干脆就别比了,或者换一个地方。”东方仗助看着凉宫春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行!”但凉宫春日义正词严的拒绝了,而且还露出了一抹笑容,坏笑着看着这两个少年,“怎么,难道说你们害怕了吗?真是丢人呐,我的团员们可是毫无惧色呢。”

    “那绝对已经不仅仅是面露惧色可以形容的吧!”

    而就在这一刻,岳晨的身体突然停顿了一下,原本不情不愿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凝重了下来。

    “我参加。”就在凉宫春日和东方仗助赌气一般的对视着的时候,岳晨看着两个人说道。

    “唉?”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岳晨,哪怕一直没有任何表示的长门有希都看了看这个突然就想要加入得岳晨。

    “啊,没办法了,既然没有人加入的话,那么我就加入吧,貌似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岳晨挠着头说道。

    “嗯嗯!不错不错,你果然是我看中的少年啊!这才是sos团应该有的精神!”凉宫春日似乎对岳晨非常满意,觉得这位新人孺子可教,只要稍加调教,绝对不会输给自己的精英成员们的。

    “喂,你真的想好了吗?”东方仗助看着岳晨,无奈的走到他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为什么你们要陪着凉宫这家伙胡闹啊?”

    岳晨无奈的苦笑了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因为……这家伙的意志也是我们必须去执行的意志。”

    东方仗助莫名其妙的看着岳晨,接着无奈的摇了摇头,脸色严肃了起来,看着凉宫春日以及岳晨说道,“那么就来吧,凉宫。”

    岳晨点了点头,在他背到背后的手中,慢慢的出现了一张红底金边的卡片——『概念礼装?刺客信条』!

    岳晨看着自己眼前弹出的系统提示框,慢慢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在上面言简意赅的显示着近乎久违了的系统任务。

    『任务:在凉宫春日设置的比赛中战胜对手,博得凉宫春日的好感。

    奖励:

    1圣晶石*9o

    2呼符*1o

    3限定卡池:刺客信条卡池开放

    ④限定卡池:Fate/;   ——————————————————————————————————————————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矮小的少年看着周围不断散着诡异而扭曲气息的环境,咽了咽口水说道。

    “谁知道呢,但是……”他身旁的青年耸了耸肩膀,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意,“毫无疑问会是一个有趣的地方不是吗?”

    他蹲了下来,看着自己脚边近乎抽象的世界,低声喃喃道:“原来如此,为了表达扭曲也可以这样啊……灵感来了啊——!”

    紧接着,他居然在原地盘起腿,从背后的画筒中取出纸笔,面对着眼前充满扭曲的世界画起画来!

    “岸边老师,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矮小的少年看着眼前的青年,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诡异的环境,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有什么关系。”青年连头都不转一下,依然专心致志的描绘着一副扭曲到极点的画面。

    “嗯,不错,或许可以用这个场景来刻画出『扭曲』或『绝望』的场面啊。”青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拍了拍手说道,“真是有趣,看来这一次取材非常值得啊。”

    他站了起来,却并没有立刻回去,而是慢慢的向结界深处走去。

    “等……请等一下,岸边老师,你还要探索吗?这个东西我们从来没见过,要是替身使者搞出来的东西可就糟糕了。”

    青年转过头,看着少年说道:“嗯,我知道,然后呢?”

    “唉?”

    “所以我都说过了,这是难得一见的场面,也是绝佳的取材机会,如果真的出事了就到时候再说,可如果就这样一回去再一次遇见这种事情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很可能就是一生的时间啊!”

    青年严肃的看着少年,一字一顿的说道:“所以我岸边露伴可不能就这样离开,必须要把我真正需要的所有素材,把这个诡异的迷宫全部探索一遍才行!”

    ——————————————————————————————————————————

    “就是这里了吗?”晓美焰和佐仓杏子站在了一个巨大的门扉前,其中源源不断的传来了魔女的气息。

    “所以这一次未免太容易了一些吧,按理说路上不应该有更加凶险的使魔来阻拦吗?”

    “的确——”晓美焰皱起了眉头,对于这种事情她也觉得有点诡异,即便魔女并没有完全孵化,一路上也应该有许多使魔阻拦才对,可是这个路上却什么都没有,这让她也觉得诧异无比。

    “不管了,怎么说都已经到这里了,就算有陷阱也到时候再说吧。”佐仓杏子大大咧咧的推开了看起来像是魔女的房间的门扉。

    “喂,等一下……”晓美焰皱起了眉头,对于佐仓杏子这完全毫无防备地贸然行动感到一丝不满。

    “有什么关系啊?都到这里了,退缩可不是我的性格。”佐仓杏子转头看着晓美焰,露出了一抹男孩子气的笑容。

    “即便如此。”晓美焰看着已经走进门中的佐仓杏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如果有陷阱的话不就——”

    耀眼的光芒在刹那间从被推开的大门中绽放开来,让晓美焰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

    她揉了揉眼睛,强行睁开了双眼,然后,她看到了——佐仓杏子那被分割成了无数块、散落在地上的尸体。

    刹那间,晓美焰感觉自己的呼吸在这一刹那间停滞了——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的前兆,这个刚刚还和自己共同行动的少女,就这样死在了自己面前!

    这一瞬间,晓美焰失去了冷静,猛然间冲进了这个房间之中,佐仓杏子绝对不能死去,这是她从一开始就明白的道理。

    不,不仅仅是佐仓杏子,不管是是美树沙耶加还是巴麻美,在经历了无限次的轮回之后,晓美焰知道,想要打倒魔女之夜,所有魔法少女的力量都是必须的!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出现错误了!

    我……究竟算错了什么!?

    在踏入魔女房间的刹那间,晓美焰顿时就明白了,自己这一瞬间究竟变得多么不冷静——佐仓杏子的实力她清楚,如果只是普通的魔女,是不可能毫无征兆的杀死佐仓杏子。

    而现在,这个未知的魔女能够悄无声息的就杀死佐仓杏子,还能够让她以如此惨烈的死法死去,那么那个家伙绝对是实力强劲的存在。

    而自己刚刚没有事情,就证明这个魔女的攻击范围,只是在这个房间而已。

    然而,自己此时此刻,已经暴露在了这空荡荡的房间之下!

    光芒再一次亮起,在这一瞬间,世界都仿佛已经失去了声音,白茫茫的世界之中,只剩下呆立着的晓美焰。

    在这个魔女的注视中,她甚至连使用能力的瞬间都没有。

    然后,晓美焰的身体在刹那间如同薄纸般被分割为数截!

    ——————————————————————————————————————————

    “好,那么规则已经不需要解释了吧!我让其他的成员到了各自的目的地去了,你们要做的就是跟随作为标记点的所有的成员的行动,最终到达我所在的位置,就是这场比赛的结束了喔!”凉宫春日看着东方仗助和岳晨,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

    岳晨看了看自己和身边的东方仗助说道:“所以说……就只有我们进两个来行比赛吗?”

    “没错!”凉宫春日看着岳晨说道,“其实本来是想要出四个人比试的,但这个样子就不公平了,所以就让虹村同学来当裁判之一咯。”

    “妈妈!一定要赢啊!不要输给那个叔叔!”杰克对岳晨喊到。

    童谣和小贞德也附和着喊到:“岳晨先生,请一定要取得梦幻的胜利喔!”

    “啊,我知道了!”岳晨举起手说道。

    东方仗助无奈的叹息:“所以说,你一定要和那个丫头这么胡闹吗?”

    “所以说我们这边也没办法啦,东方同学。”岳晨无奈的说道,“不过你似乎和凉宫同学很熟悉呢,你们两个认识很久了吗?”

    “不算太久。”东方仗助回忆着说道,“差不多也就是一个月左右的事情吧……”

    (也就是说……扭曲世界从小圆这一边的剧情开始就出现了?)岳晨觉得有些头大,世界的扭曲程度远远出了他的想象,现在已经彻底没办法理清楚究竟谁才是世界的主体了。

    还是说,所有的线路都是这个世界的主体?

    “好的!那么诸君,各就位了喔!”

    “我最后再问一遍。”东方仗助看着岳晨,指了指这个高度有些夸张的楼房说道,“仅靠着人类的力量可是没有办法爬上这个楼的。”

    “的确。”岳晨看着东方仗助,这个少年的确是在担心着自己的安危,但他却依然说道,“既然无法用人类的力量去攀爬的话,就使用非常人的力量去做吧……你也是这样吧,东方仗助同学。”

    东方仗助突然凝视起岳晨,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来如此,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啊。”

    刹那间,一个比他本人还要高大的蓝色与粉色交织的身影出现在了东方仗助的背后。

    “那么就来吧,如果是越了常人的比试,我也就不需要再束手束脚了,不是吗?”

    东方仗助看着岳晨,露出了一抹自内心的笑容。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