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一次的游玩是谁出资啊?”岳晨突然开口问道,对于这一点他一直非常在意。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毕竟,哪怕仅仅从食材的准备量来看,能够出钱弄出这种阵仗的聚会就已经很有钱了。

    更何况从开始到现在,这片沙滩上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人来到这里,很明显是被某位仁兄包场了啊。

    “这一次聚会当然是我提出来的咯,虽然邀请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不过其他人貌似都有事情所以就没有来……”凉宫春日苦恼的揉了揉脑袋。

    岳晨惊讶的问道:“凉宫,除了sos团,你居然还能结交其他的朋友吗?”

    凉宫春日大笑了起来:“你在说什么蠢话呢?朋友这种存在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更何况和我打交道的人许多都不是正常人嘛。”

    “请不要把我和你们相提并论。”阿虚被擅自就把自己归类到【非正常人】范围内的凉宫出了抗议。

    “原来是这样吗?”岳晨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确,真要说的话凉宫春日认识的人,除了阿虚之外的确都不是正常人,不过硬要说,能够控制住凉宫这尊大神的阿虚真的能算是普通人吗?

    “的确,好多人都没有来真的很遗憾啊,杜王町的仗助他们似乎在处理什么事情没有时间,夜空和星奈也已经是先有约了……”凉宫春日抱着胸口苦闷的说道,“而且之前看见过的那个级可爱的cosp1ay的小樱也已经有约了,真的好气啊。”

    岳晨看着凉宫春日,开口问道:“那个……你刚刚是不是说了许多令人在意的人的名字?”

    只不过,这样一来岳晨也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他看了看凉宫春日身边一直微笑着的古泉一树——看起来这一次的活动又是他、或者说他背后的组织出资啊。

    不管怎么说只要让凉宫春日安然渡过高中生活就好,正是这样的任务,让作为能力者的古泉一树、未来机关的朝比奈实玖瑠以及宇宙资讯统合体的长门有希一起来陪伴、或者说监视凉宫春日的动向。

    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个世界的凉宫春日究竟还是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神凉宫,而不是另一个世界线的普通凉宫。

    『master,我感受到一个人在盯着这里哟。』这时,茉雫的声音悄悄的从岳晨脑海中响起。

    的确,拥有了孔明能力的岳晨也感受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视线——在人群中最不起眼的地方,一个短的少女沉默的看着岳晨。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双眼中隐约闪过的光芒却明确的让人感受到她有非常重要的话想要对岳晨说。

    “长门有希……么?”岳晨点了点头,“看起来只有通过她来看一看了啊。”

    岳晨慢慢的坐了起来,向着一处岩石后走去,他的行动不仅仅引起了长门有希的注意,不论是实玖瑠还是古泉一树都在这一瞬间将眼神集中在了岳晨的背影上。

    “我觉得不需要再证明什么了——”岳晨无比尴尬的想到,这毫无疑问就是【神】位面的凉宫春日以及毋庸置疑的原版凉宫三巨头啊~

    不过岳晨还是需要有许多的事情要去确认,所以对于这三个人的询问也是必须的。

    想到这里,他悄无声息的走到正在和菲特谈笑的奈叶身边,轻轻的对奈叶说道:“奈叶,你的通讯器借我一下。”

    “噫?哦,好的。”奈叶先是愣了一下,看了看岳晨比划的手势,便也没再说什么,把自己的通讯器递到了岳晨手中。

    远处的人群中,长门有希悄无声息的跟着岳晨走了过去——同时,古泉一树和实玖瑠相互间对视了一眼,也紧随着前者的步伐跑去。

    “岳晨?”敏锐的晓美焰看向了岳晨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正在被archer的厨艺以及贞德的可爱吸引了注意力的众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所以说,为什么不去和朋友玩呢?阿娜。”在海滩上的小屋中,坐着一个紫的小女孩以及一个褐色头的短少女。

    两个少女身上都穿着可爱的泳衣,紫小女孩阿娜穿着一套紫色连体泳衣,虽然身材宛若一个小孩子,但是紫色带来的一抹难以言喻的**感却让她展露出如同女性一般的成熟感。

    而旁边的八神疾风则不同,纯白色的连体泳衣给她带来了宛若白纸一般的纯真无垢之感,就仿佛从天空中下凡的天使,带给人安详与宁静。

    很明显,两个人身上的打扮虽然简朴,但对于男性来说简直蕴藏着如同核武一般的破坏力,不管是谁面对这两个女孩都不可能毫不动摇吧。

    “我,不太喜欢大海……”阿娜开口道,“或者说,我对海这种地方从来就没有好的印象。”

    “是……这样吗?”

    即便到了海滩也依然把自己裹在蓝色的工作服中的安徒生突然从旁边插话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个女人未来的姿态可是那个啊……嘛,因为被玷污而从真正的女神堕落为令人恐惧的恶之魔王,这种事情还真是颇具讽刺的故事啊。”

    “但是,即便最后被人类杀死,却依然不曾放弃人类,依然不曾憎恨人类,依然以自己诚挚的善良无私的深爱着人类——善良的心地,就是黄金那般闪耀,而阿娜小姐身上的光辉简直就宛若温暖的阳光一般闪耀!”

    莎士比亚已经穿上了一身厚重的黑色宽袍,头上盯着一顶黑色的宽帽,整个人乍一看仿佛一个巫师打扮,但再看一眼却的的确确是一个作家。

    来了一趟沙滩,莎士比亚身上的行头反而变得更厚重了,如果让岳晨看见绝对会吐槽说果然男性从者的泳装是不曾存在的吗?

    “哈哈哈哈,既然阿娜姐姐不想去,那么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啊。”完全没有换上泳装的意思的吉尔笑了起来,接着坐在桌子后面,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一个水晶球。

    “你在搞什么鬼?小子。”吉尔的身边,守护在八神疾风身边的维塔盯着吉尔,有点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嗯,说起来有些麻烦,其实我在预测未来的走向吧。”吉尔苦恼的眯起眼睛,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但是……好奇怪,真的很奇怪啊。”

    “吉尔君,能详细说一下怎么奇怪了吗?”希格纳姆看着吉尔的模样,不由问道。

    吉尔把水晶球推给了坐在旁边的希格纳姆说道:“这个水晶球是用来预测未来走势的东西,效果和塔罗牌或者星座预测类似,无法详细的预知一切,仅仅只能给出一点点信息而已。”

    “这样吗?”希格纳姆点了点头,拿起水晶球来回打量着,“能够预测到多么精准的消息?”

    “看运气,如果遇见了无法观测的存在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吉尔无奈的耸了耸肩,“我现在就碰见了这种情况。”

    “你们应该知道我在监视未来,虽然仅仅只有只言片语的提示词,但只要靠着我自身拥有的另一个宝具——全知全能之星,就可以大概解读出他们的意思,从而拼凑出完整的未来走向。”

    吉尔突然露出了笑容:“当然,如果是长大之后的我可能完全不需要任何道具直接看破一切哟,比如我观测到的岳晨先生身上有一个叫做【灵基一览】的东西,我没办法理解那个是什么,但如果长大之后的我,就能够彻底的解读出来啦。”

    “那算什么?全知全能这种能力也太挂了吧。”维塔吐槽道。

    吉尔无奈的摊开手:“这就是问题所在嘛,长大之后的我性格相当的糟糕,简直就是糟糕到让我羞愧想要去死一次的程度,那种诡异的性格导致长大后的我基本懒得去用这种能力——啊!好烦恼啊哈哈哈哈。”

    “唔姆,原来如此,金钱会使人从内部腐坏,这句话亦可以以【力量】来引申——强大的力量让人变得傲慢而自负,最终令他处处碰壁——原来如此,这便是所谓的骄兵必败啊。”

    吉尔笑了起来,点头说道:“是呢是呢,因为这样的性格他死了很多次呢,莎翁总结的非常到位啊。”

    安徒生拄着脸看着莎翁和吉尔,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嘛,不过小时候吐槽长大之后的糟糕性格,虽然看起来滑稽但的确会是相当有趣的neta啊,有值得记录下来的价值呐。”

    这样说着,他翻开了一个记事本,把刚刚这段对话记录了下来。

    “那么,你刚刚看到什么了?吉尔君。”虽然在话题扯得有点远,但好在疾风依然记得他们一开始的目的,继续问道。

    “就是我刚刚说过的状况——无法观测。”吉尔的面色凝重了起来,“换而言之,这个城市,或者说这个世界,无法拥有未来。”

    “无法拥有……未来?”

    “嗯,因为不论怎样观测,能够看到的只有我们所处世界线的当下,不论是平行世界亦或者过去与未来,全部都消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希格纳姆皱起了眉头。

    吉尔突然想到了什么低下头沉吟着:“难道……果然是这样吗?”

    维塔看着吉尔,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吉尔抬起头说道:“之前就一直有很大的违和感了,但可能是因为你们的到来,导致了我对这个世界判断出现了失误。”

    维塔看着吉尔,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为什么怪到我们头上来了?”

    “因为你们时空管理局的特殊性质,穿梭于各个时空之中维持治安的管理局,这样的定义让我仅仅把你们看做外来得存在……”

    所有人看着吉尔,露出了一抹困惑的表情。

    吉尔无奈的说道:“但是现在想来才有很大的问题啊——按理来说,这个世界的魔术体系和你们完全不同,哪怕仅仅是理论上也会出现偏差,更何况……出现你们这样的异类,无论如何星球的意识都会开始进行本能的排除。”

    “但现在却没有半分异动,也就是说——”吉尔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所有人说道,“这个世界,是不属于我们任何人的【虚假】的世界。”

    ——————————————————————————————————————————

    巴麻美优雅的坐在自己最常住的地方中喝着红茶。

    “真少见,从那之后你居然会来找我。”突然,她这样说到,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自己的面前。

    一个满脸坏笑的红少女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扯过了巴麻美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别那么冷淡嘛,难得我有时间过来找你——”佐仓杏子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麻美前辈。”

    “那么,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佐仓同学。”巴麻美没有任何的表情,仅仅是维持着喝茶的动作。

    佐仓杏子笑了起来,说出了让巴麻美不得不在意的话语:“当然是为了和你讨论一下,关于这个世界所生异变的情报咯。”

    “异变?”

    “是的。”佐仓杏子点了点头,“关于【扭曲的世界】这样的异变。”

    “说来听听。”巴麻美把红茶放了下来,看着佐仓杏子的双眼充满了凝重之色。

    “嗯,这是我通过追查几个来这里工作的那个时空管理局的魔导师得来的情报。”

    “时空管理局?那不是菲特小姐的……”巴麻美皱起了眉头,看着佐仓杏子说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别那么紧张,只不过是把他们控制起来而已,没有伤及性命啦。”佐仓杏子摆了摆手说道,“于是就得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哟,我觉得你应该会非常在意。”

    佐仓杏子这么说,从包中取出了一叠文档,丢在了巴麻美面前:“这是我把他们持有的电子档打印下来的结果,里面标注了这个世界生的异变,以及第一嫌疑人。”

    巴麻美翻开了文档,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扭曲世界?复数的世界扭曲在一起而产生的不安定世界,有非常大的可能导致整个世界的彻底崩溃……”

    佐仓杏子铺开了一张地图说道:“没错,你也应该早就有许多的违和感了吧,比如隔壁的冬木市,再比如周边的一些町,有没有感觉这些地方就好像既熟悉又陌生?就仿佛他们不曾存在过但他们却的确有在脑海中有过印象。”

    “…………”巴麻美没有作声,仅仅是翻动着眼前的文档,一时间,安静的店内只有纸张翻动产生的“哗哗”声。

    “啊,那一页就是时空管理局当局锁定的第一嫌疑人。”

    巴麻美定睛看向了被印在纸上的一个人的头像,在这一瞬间,她的瞳孔猛然间收缩了起来。

    “这个……是……”

    “看起来你认识啊,那就真的是有意思了。”佐仓杏子露出了一抹笑容。

    ——巴麻美手上的文档上,岳晨的相片赫然映照在她的视网膜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