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骑士似乎愣了一下,有点出乎意料的看着自己的面前飞扬的有些偏黑的红色液体。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喔,这么一看还真是相当恶心的东西呐,岳晨。”白色的骑士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站在了自己和静谧的中间,用包裹上了一层漆黑的角质层一般的手臂攥住了重剑的岳晨。

    同时,白色的骑士的甲胄缝隙中也隐约喷吐出了黑色的雾气,他也用极度厌恶却又自嘲的语气说道:“是啊,简直和现在的我——一样让人作呕。”

    “果然……原来,你也被控制了吗?”岳晨看着眼前这个个头比自己低了一大截的骑士,皱着眉头说道,“亚瑟身边的叛逆骑士——莫德雷德。”

    “啊……是啊。”白色骑士意味深长的看着岳晨,白色的头盔慢慢的从中间分开,背在了铠甲的背后。

    而伴随着头盔的扩展,这个骑士的面貌也彻底暴露在岳晨眼中。

    那是一个梳着单马尾的金少女,单看容貌,她的姿色恐怕完全不亚于静谧这种天生丽质的少女,但那有些黯淡的碧色双眼,以及那脸上挂着的极度扭曲的笑容都让她的形象有些崩坏。

    而且,原本应该是无比健康的皮肤,此时此刻就如同僵尸一样苍白干涩,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可言。

    而且伴随少女打开了自己的头盔,一股浓重的黑气刹那间从盔甲中爆而出。

    登时,沉重的压迫与由内而外感受到的恶心哪怕在远处观望的晓美焰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本能的对那个少女作出了抵触或者厌恶的情绪。

    “master……?”静谧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岳晨,呆呆地问道。

    岳晨松开了莫德雷德的重剑,被漆黑的角质层覆盖的手上喷射出黑色和红色的液体。

    “还真是挺硬的啊,这玩意。”莫德雷德轻轻的甩干了剑身上的黑色血液,露出了一抹笑容。

    岳晨看着开始慢慢愈合的角质层——能够轻松锤烂坦克的重锤形态,居然在被莫德雷德砍中的瞬间被击破,这样的攻击如果刚刚实打实的砍在静谧身上……

    岳晨闭上了眼睛,他有点无法想象那种惨烈的场面。

    即便从自己全力挡下了莫德雷德的一击,强烈的劲风还是吹飞了静谧脸上的骨质面具这一点来看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一击的强度。

    岳晨和莫德雷德互相望着对方,从双方的眼中都已经看出了绝对无法退让的敌意。

    “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不是能够理智的坐下来谈话的类型了啊,莫德雷德。”岳晨看着白色的骑士说道。

    莫德雷德把剑抗在肩膀上,露出了快意的笑容:“当然,从我一开始打算把你直接偷袭砍死的那一瞬间,你我之间就已经没有任何交涉的余地了。”

    “这样啊。”岳晨点了点头,接着看了看静谧,不由露出了无奈的表情,“静谧,既然不是正面战斗的类型就不要去和saber战斗啊,又不是所有assassin都会和『山之翁』或者康纳那样,一言不合就近战起来。”

    “对……对不起……”

    静谧低下了头,即便她明白自己无法与眼前这个saber抗衡,但她的确是真真切切的,哪怕一次也好,也想要保护住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存在。

    “不过……还是谢谢你啦。”岳晨看了看静谧,突然转过头去,“要不是因为你,虽然我有感觉,但我可能还无法想象自己能够在你的心中——占有比生命还重要的位置。”

    岳晨露出了一抹笑容,那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哪怕他自己都说不出来。

    喜悦?或许的确是这样,岳晨似乎很久没能有过这种自内心的由衷的感到喜悦了。

    能够明确的察觉到他人的内心,也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人的感情,这让岳晨能够轻松的把我和他人之间的距离的同时,也让他无法直面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地方。

    或许这也是为何岳晨看起来会显得空洞的原因吧,无法正确的感受到自己真正的感情,也没有办法让自己内心中最真实的感情散出来。

    “所以,静谧,援护我就好,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全力援护我。”岳晨说道,“正面的战场就由我来应对,静谧,你所要做的,就是在我的进攻被打断的时候,在我恢复攻势之前,全力对她进行压制!”

    静谧顿时说道:“是的!我明白了!”

    晓美焰看着岳晨,她的确看出了岳晨在内心中的某种变化,那种找到了自己真正感情的场面,不知为何,让她某个深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回忆似乎被渐渐触动了。

    【你,只是一个空壳啊,焰。】回忆中那个少年曾经对自己这样说道。

    “晓美同学。”就在这时,岳晨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将晓美焰从突如其来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岳晨看着晓美焰说道:“正面的冲突就交给我,如果可以,希望你们能够挥出你们最擅长的能力……从各方面来支援我。”

    刹那间,岳晨双手的重锤突然间张开,原本看起来沉重的巨大拳头化为了尖锐而狰狞的利爪,强烈的切割感仿佛要把空气都切割成数断一般!

    “嗯……我会尽我所能的援助你。”晓美焰点了点头,手中多出了一支手雷,微笑着说道,“但是我或许会让一直近身战斗的你遭到波及,即便这样也没关系吗?”

    “当然。”岳晨露出了一抹笑容,“不需要在意我,尽情的开火吧!”

    莫德雷德看着三人,顿时露出了一抹狂妄的笑容:“啊哈哈哈哈哈哈!不错,就应该这样不是吗?一起通力合作的话或许还真的能够打败我啊!”

    暗红的雷电在一瞬之间便已经覆盖在了莫德雷德手中的重剑上,同时,她身上不断扩散的魔力也在不断的膨胀开来!

    莫德雷德将剑举在自己的面前,让散着光芒的剑将自己的表情照耀的更加狰狞。

    “那么就来吧!master哟,让我来看一看,你究竟有没有作为一个战士的勇气和魄力吧!”

    下一刻,岳晨和莫德雷德的身体几乎像是约定好了一般的冲了出去,对着自己面前的敌人挥下了自己的第一击。

    同时,数把短刀与四只高爆炸弹从周边落了下来!

    浓重的火光从市立见泷原中学的天台之上轰然掀起,哪怕周围的一般民众都轻而易举的看到了这突如其来的爆炸!

    ——————————————————————————————————————————

    市立见泷原中学附近的一个街道上,一个女孩一蹦一跳的在街上走着。

    她身上的穿着只能用怪异来形容,白色的礼服衬托出她娇小但却优美的身段,白色的丝袜包裹着她修长的双腿,一双精致的黑色小靴穿在她的脚上。

    金色的齐肩在脑后用一只黑色的蝴蝶结扎成了一束马尾辫,看起来活泼而灵动。

    宛若翡翠般碧色的眼睛好奇的东瞅西看。

    少女即便在满是人流的街道上穿行,也依然是非常耀眼的存在,不管是任何人都难免对她非常在意的看上一眼,硬要说的话……少女就宛若一株纯洁的百合花,突然在纷扰的世界中绽放,哪怕是在她身边经过的人,也会不由自主的觉得内心中一片宁静。

    “这就是现代世界吗?”少女露出了非常感兴趣的笑容,“好繁华啊,感觉和不列颠完全就是两种感觉呢……唔,不列颠虽然广袤,而且风和草地让人感觉很舒适,但是人太少了反而显得安静的可怕,现实世界虽然热闹繁华了很多,但却看不到广袤的草原了呢……”

    少女歪着头,露出了苦恼之色,完全无法比较两者的优劣之处。

    就在这时,剧烈的爆炸声突然从附近传了过来,而随之而来的魔力气息却让少女神色一凛。

    “这个气息似乎是……servant!?不对,这种魔力明显有些庞大过头了啊!”

    少女惊讶的感受着仿佛泄洪了一般的魔力,看着因为刚刚的爆炸而显得惊慌失措的人群,顿时看向了爆炸生的地方。

    ——滚滚的浓烟从一座学院中升腾而起,魔力正在从爆炸中心宛若浪潮般扩散开来。

    “不好了!这样下去绝对会波及到其他人!”少女的脸色顿时变了,焦急的以非常快的度跑向了爆炸生的地方。

    ——————————————————————————————————————————

    “怎么办,archer先生!”贞德被archer抱在怀里,看着自己两人的最终目的地生的爆炸,焦急的喊到。

    archer皱起了眉头,凝视着不断扩散出恐怖魔力的市立见泷原中学,虽然从目前展现的魔力量来看,要比昨天的阿喀琉斯的气息稍微弱一些,但是也绝非是普通的从者可以与其抗衡的角色!

    “又是敌人吗……”感受着这种不断散出不安感的魔力,archer的眉头紧锁了起来。

    “要加了,a1ter,记得抓紧我!”

    “咦!是……是的,我明白了!”小贞德紧紧的抓住了archer的衣襟,向着

    archer抱紧了贞德,身体刹那间化为了一道风,向着最后的目的地极的飞掠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