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里了吧。八一中文 W≈W≥W≥.≈81ZW.COM”岳晨站在了天台上,从衣兜中取出了一枚装置,安装在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

    毕竟这奇葩装置造型看起来还是颇具文艺复兴时期的华丽古朴感的,如果不放在一个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指不定就被谁好奇拿走了,要真是那样的话可就真的出笑话了。

    “这就是可以寻找到那些从者的装置吗?”晓美焰看着岳晨的动作,好奇的问道。

    岳晨点了点头,看着晓美焰说道:“嗯,是的,接下来只要启动就好了,谢谢啦,晓美同学,要不是你我们可能真的找不到这么隐蔽的地方。”

    “嗯,没关系……”

    岳晨看着眼前的麻花焰,不知为何,总觉得感觉她有一丝违和感,如果是他认知中的麻花焰,要说她软弱胆怯吧,但她一直以来的表现却能够看出她内心中的从容不迫。

    但如果说她是黑长直的晓美焰,她身上散着那种弱气却并非是假象,完全没有印象中那种高冷的冰山美人形象。

    但正因如此,岳晨才会本能的感到晓美焰的矛盾之处。

    “嗯?怎么了吗?岳晨先生。”

    “晓美同学,有一句话,虽然我觉得说出来有些不好,但却非常的疑惑。”

    “请说,如果我能够帮上忙的话。”

    岳晨四下中看了看,并没有看见某只白色的QB兽,接着说道:“晓美同学,我想问你——你究竟轮回了多少次了。”

    “————————”

    这一刻,哪怕岳晨都能明确的感受到空气彻底的凝固了下来,原本还粘在岳晨身边的静谧在刹那间警戒了起来,双眼看着眼前垂下头的晓美焰。

    晓美焰原本那带着几分羞怯的笑容在听见岳晨的话之后瞬间僵硬了下来,原本那美丽的笑容也渐渐的冷却起来。

    “真是的……你这个人。”晓美焰无奈的垂下了头,整个人的气质都仿佛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轻轻的抬起了头,看着岳晨说道,“太仔细有些时候可不是好事,岳晨先生。”

    “果然是这样吗?”岳晨无奈的挠了挠头,看着晓美焰说道,“看起来怯懦的形象只是一种伪装,实际上你早就已经经历过无数的轮回了吧。”

    “嗯,没错,毕竟这样看起来比较无害的形象更容易避免引起孵化者的过分注意……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恐怕那个家伙也已经有所察觉了吧。”晓美焰点了点头,伴随着她撩拨自己的长的瞬间,麻花辫也跟着她的动作解开,散落成了那柔顺的黑色长。

    “说起来,我揭露了你的秘密,你不会杀我灭口吧。”岳晨看着晓美焰,小心翼翼的问道。

    晓美焰露出了一抹平静的微笑:“当然不会,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了。”

    “毕竟……正如那个英雄王说的,你和那个家伙果真很像啊。”晓美焰由低下了头,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自语道。

    岳晨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有点懒散的说道:“总之,最后的工作也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只要等archer他们过来,就可以正式收工了,总之还是很谢谢你的帮助啦,晓美同学。”

    晓美焰微笑着点了点头。

    “———————”

    这一刻,锐利的风声在一瞬间响起,伴随着血色雷光的红色利剑轰然间在岳晨头上砸落,爆炸和扩散的烟尘一瞬间升腾而起!

    “嘁,失手了吗?”

    一个身穿红白相间重甲的剑士扛着一把血色与纯白交织的利剑从烟幕中走出,扛着剑的手轻轻的晃动,让利剑与自己的肩甲轻轻相撞,摩擦出轻微的金属音。

    而这个剑士最惹人注意的,还是他头上戴着的那顶宛若恶魔一般的白色头盔。

    岳晨被晓美焰拉到了一旁,惊魂不定的看着这个白色剑士造成的冲击。

    晓美焰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自己的魔法少女服饰,手中多出了一把机关枪,盯着这个白色的剑士说道:“你是谁?”

    “本来还想着给你们一个痛快呢,没想到居然会躲开。”白色的骑士的头盔下传来了一个比较中性的声音,双眼透过自己的头盔看着晓美焰,“时间停止,还真是一个麻烦的能力啊。”

    “也就是……敌人吗?”晓美焰感受着这个迷之剑士散出的气势,绝对没有错,那是绝对无法否认的杀气!

    血色宛若狂雷的魔力从剑身上涌动起来,一股强大的重压瞬间加持在整栋学校上。

    在这一刻,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巴麻美的手在瞬间颤抖了一下,原本被拿在手中的笔也掉落在了地面上。

    巴麻美惊讶的感受着自己身上传来的重压,低声喃喃道:“这个是……”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剧烈的雷暴与震耳欲聋的炸弹爆炸声在天台之前突然传遍了整片校区!

    ——————————————————————————————————————————

    “喂!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我和这个家伙的战斗,你们为什么要来插手!”茨木童子突然变得异常气愤,跳着脚对着阻止她的希格纳姆等人喊到。

    坂田金时身上的雷电渐渐隐去,看着似乎耍起小孩子性子的茨木童子揉了揉眉头。

    “好了,茨木,都已经被这样打断了,我也没有心情再继续了,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喂!金时你这家伙怎么也……”

    金时苦恼的挠了挠头,看着茨木童子说道:“没办法吧,而且啊,我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理由和你继续打下去了吧,本就是为了阻止你这家伙突然耍起脾气不小心扩大伤亡而已。”

    “金时先生,如果你们刚刚继续打下去就真的会有平民伤亡了……”奈叶垂下头,梳起来的小巧辫子似乎也有气无力的耷拉下来。

    “可……可是……”

    茨木童子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看起来不弱的希格纳姆挡在她的面前,头顶上还站着两个看起来更强的少女,她不觉得自己能够安然突破这一群人的防线还会有余力和坂田金时继续战斗。

    “而且啊,其实是你抢了酒吞的位置跑过来的吧。”坂田金时突然开口。

    “——————”茨木童子的脸色在一瞬间难看了起来,本来似乎很愤怒的表情一下子软了起来。

    “果然是这样吗?”坂田金时叹了一口气,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突然对着茨木童子竖起了大拇指,“不管怎么说,能抢掉酒吞的位置,茨木,我先对你说一句go1den的gJ吧!要是酒吞也来了恐怕就会更加混乱了吧。”

    坂田金时露出了长处一口气的傻气笑容,似乎对于那个叫做酒吞童子的鬼没有来感到自内心的高兴。

    “唔……虽然突然就被夸奖了,但是可不会代表着吾会任凭汝摆布!”

    看着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稍微冷静下来的茨木的脸变得更红了,突然气急败坏的跺着脚:“够了啊!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吾啦!吾可是大江山的领,再这样看着吾可是要把你们生吞活剥了啊!”

    “嘛,总之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坂田金时揉了揉脑袋,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一言不合就会来一次级大战,脾气简直就是坏的可以,总是会去把看不惯的倒霉蛋给痛打一顿,像刚刚那种程度的就是她平常的状态啦。”

    “这种性格的孩子真的没有问题吗?”奈叶也不由得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事的没事的。”坂田金时拍着胸脯大笑道,“虽然是一个喜欢打架脾气烂总是喜欢给别人找麻烦还喜欢吃肉喝酒的熊孩子,但若是在关键时刻也会是相当可靠的人哟,我会以纯正的24k的【go1den】之名义向你们保证哦。”

    “为什么汝这家伙的保证会这么奇怪啊!好不爽啊!可恶,果然吾真的很像杀了汝!坂田金时!”茨木童子抓狂的喊到,熊孩子的品性暴露无遗。

    坂田金时叉着腰放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等到有机会的话,我会和你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展开一场帅气的的,但现在可是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啊,茨木童子,其实这也是你想要替酒吞做的事情吧——拯救人理之类的。”

    “才……才不是啊你这个家伙!”茨木童子好像是一个被揭露了难为情事情的小孩子一样,对着坂田金时红着脸挥动着手臂,连原本古风的话语都被丢掉了,“我我我,我只是……没错!吾只是觉得人类没了我就吃不到鲜美的人肉了啊!恩,没错一定是这样,如果没了人肉可以吃我绝对会失去理智而疯掉的!没错就是这个原因!”

    茨木童子接连强调了好几遍自己来这里的理由,让所有已经心知肚明的人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无奈笑容。

    “好啦,我们知道啦。”金时走过去拍了拍茨木的肩膀,爽快的笑到,“那么就先回去吧,接下来我们可能就要去找一找奈叶妹妹那下落不明的朋友了哦。”

    “不过……”

    看着把茨木童子像领着走丢的孩子走开一样的金时,希格纳姆看了看附近再一次被破坏的千疮百孔的森林,皱着眉头说道,“仅仅是类似于小打小闹一般的程度就已经让这里破坏成这副模样了吗?”

    八神疾风和奈叶也环顾着彻底千疮百孔的森林,眼中充满了担忧之色:“……希望不要继续这样失控下去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