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天的火光在圆藏山的森林中轰然爆,将蔚蓝的天空染上了一片焰色的通红。

    “那两个家伙……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吗!?”等到露维亚等人匆忙赶到之时,场面已经越不可控制了。

    原本在昨天的战斗中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圆藏山森林再一次于众目睽睽之下遭到了惨绝人寰的破坏。

    一边是大江山的鬼之魁茨木童子,而另一边则是讨鬼大将坂田金时,可以说不论那一边都是具有压倒性实力的怪物般的存在。

    仅仅数次的交锋就已经足以撼动山河的攻击,哪怕将其说成是越从者级别的战斗恐怕也不为过了吧。

    坂田金时猛地从天空跃起,对着茨木童子的面门击打过去,在耀眼的雷光闪烁中和茨木童子那燃烧着火焰的巨爪轰击在一起,爆出了沉重的冲击波,哪怕周围的树木也险些被这道冲击连根拔起。

    “茨木,你这丫头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坂田金时露出了久违的好战笑容,对茨木童子大声质问道。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大闹一场啊!”茨木童子露出了狂气的笑容,“在关键时刻大闹一场,在你们最烦恼的时候让你们更加苦闷!你可别说你忘了啊!坂田金时!”

    茨木童子哈哈大笑了起来:“所谓的鬼,不就是这样的一群家伙吗!为他人的苦恼而开怀大笑!为他人的痛苦而举杯畅饮!这才是鬼真正的样子啊!”

    坂田金时手中在一瞬间爆出了比之前更强的雷光,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那么——我坂田金时就一定要在这里,将你这只恶鬼彻彻底底的击溃!”

    在眨眼之间,雷光与火焰在森林深处汇聚成柱,耀眼的光芒直冲天际,仿佛要连同天空的云层都能将其震散。

    坂田金时与茨木童子双拳相交,每一次拳击产生的震动即便让远处的听众也能够感觉胸口一阵颤抖。

    “对了,茨木,我问你一句。”坂田金时再一次和茨木童子拳击在一起时,金时对着茨木童子小心翼翼的说道,“酒吞那家伙有要开的迹象吗?”

    “嘿,酒吞当然同样接到通知咯,只不过嘛——为了让酒吞不来见你,我就只能先行一步,把你给打回座上再说了!”

    坂田金时猛地分了开来,看着茨木童子露出了一抹笑容:“原来如此,既然那家伙没来的话我就可以放心了啊。”

    “是的,正因为酒吞还没到,我才能够放手一搏啊!”

    茨木童子的脚重重的踩踏在地面上,在一瞬间她娇小的黄色身躯化为了一道流光,向着坂田金时探出了自己闪烁着凶光的巨爪,背后的火焰骷髅头咆哮嘶鸣,身边飘浮的两只巨大的手爪也闪烁着耀眼的火光,向着金时碾压了过来!

    “嘿嘿,同样,我也可以放手一搏啊!茨木童子!”金时露出了自内心的狂意,自身所蕴含的雷电之力完全解放出来,此时此刻,仿佛他整个人都已经化为了天空中的雷光!

    “来吧,就让本大爷来go1den的解决你吧!大江山的鬼之魁!”

    ——————————————————————————————————————————

    “也就是说,吉尔德雷斯是为了保护你,被某种东西污染成了现在那副样子吗?”archer皱着眉头沉吟道。

    小贞德低下了头,有些伤心的点了点头。

    看着小贞德的样子,archer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a1ter,如果你真的打算让吉尔?德?雷斯做出的牺牲不会白费的话,就应该像他最后所说的那样,去拯救在这个世界结局将会以悲伤收场的孩子们。”

    小贞德抬起了头,眼睛有些红的看着arnetbsp;   archer蹲下来摸了摸小贞德的头,脸上露出了平常非常罕见的笑容:“嗯,拯救少女们,这是他最后交待给你的事情吧,那并不仅仅是身为【圣女】的你的愿望,同时也是蓝胡子托付给你的愿望。”

    贞德擦了擦自己眼中的泪水,看着archer说道:“是这样吗……”

    “没错——即便我对名为【蓝胡子】的男人,不论是在生前亦或者从者之时的种种所作所为依然感到自内心的愤怒,或者说哪怕直接将他杀死也不足以泄愤,但是,唯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够承认——”

    名为吉尔?德?雷斯的男人,唯有在与贞德并肩战斗时,才能够看出,他依然是那位曾经一心救国的法兰西元帅。

    archer站了起来,把贞德那娇小的身体以公主抱的姿态抱了起来:“好了,年幼的圣女小姐,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就让我们把路途上要花费的时间节省下来吧。”

    “才……才不小啊!人家可是未来预订会成长,的说!”贞德红着脸抗议到,小拳头不满的锤着arnetbsp;   “了解了,了解了。”archer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但既然现在还是小孩子的话就应该照顾,不是吗?”

    贞德鼓起了脸颊说道:“唔……archer先生就好像喜欢多管闲事的老妈妈一样。”

    “咳咳……”archer顿时干咳了起来,无奈的说道,“嘛,的确经常有人这么说我——那么就抓紧了,a1ter,可别咬到了舌头。”

    刹那间,红色的身影抱着小贞德,以越了肉眼可见的度在天空中掠去,向着下一个目的地疾驰过去!

    ——————————————————————————————————————————

    “啊呀,醒了吗?”

    安洁莉卡刚刚苏醒过来,就听见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原本有些朦胧的意识在刹那间清醒过来,愤怒的盯住了自己面前的金少年。

    “吉尔伽美什……”安洁莉卡的眼神逐渐冰冷下来,死死地凝视着这个满脸都是和善笑容的危险少年——吉尔。

    安洁莉卡本能的去取在自己身体上携带着的卡片,但却突然现自己的身体被一条坚固的锁链牢牢地束缚住,无法动弹半分。

    “放弃吧,以你现在的状态可是挣脱不开天之锁的,而且啊——”吉尔微笑着从衣兜中取出了一枚印有一名弓箭手的暗棕色卡片说道,“你手中的那另一半的【我】,已经被我取回来了喔。”

    安洁莉卡咬紧了牙关,看向吉尔的双眼中充满了愤怒之色。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嘛~”吉尔露出了友善的表情,“好像我是一个大坏蛋一样,让我很难为情啊,不是吗?”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安洁莉卡的双眼锁定了吉尔,戒备的说道,“如果只是想取回卡片的话,那么你又为何要以现在的姿态把我们控制住,而不是立刻杀了我们?”

    吉尔顿时笑了起来:“啊,看起来我被彻底当成了反派呢,明明是你们先来到这个世界大打出手的……”

    吉尔这样调笑着,但在看到安洁莉卡那充满了愤怒的神色之后还是停止了想要继续开玩笑的心思。

    “好吧,其实把你们留下来,是因为我觉得你们还有些用处哟。”

    “有些用处?”安洁莉卡看着吉尔,皱着眉说道,“没错,而且这个将要生的事件,和你们的任务可是息息相关呢。”

    安洁莉卡的双眼锁定住了吉尔,充满了威胁之色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吉尔伽美什。”

    “嗯,是关于拯救这个即将被彻底毁灭的世界……的话题哟。”

    ——————————————————————————————————————————

    “呃……最后的地点……是这里吗?”岳晨看着在眼前展开的地图,以及面前的一所学校。

    市立见泷原中学……这应该是那群魔法少女的学校吧!?

    “最后一个居然是在这里吗?”

    岳晨看着这个占地面积不算小的学院说道,虽然的确也可以当一个安装地点,唯一的问题在于自己这个完全的外校人要怎么进到这里面。

    “master,要把那个人抹杀掉吗?”静谧看着坐在门卫室里的警卫说道。

    “请务必冷静,静谧小姐。”岳晨搭在了静谧的肩膀上,一脸无奈的压住了似乎有些跃跃欲试的静谧。

    “那么让我来试一试吧。”岳晨看着警卫,轻轻的唤出了抽卡界面,“等我先看看我能抽到什么。”

    瞬间,岳晨手中的一张金色的船票一般的东西飞进了抽卡的框架中——岳晨在这一刻仿佛看见了黄老师慈爱的微笑——接着,召唤阵爆出了耀眼的光芒,一个银色的卡片出现在了召唤阵的中心。

    『岳晨先生,恭喜你抽到了一枚礼装——气息遮断哟。』

    “气息遮断?废狗有这个礼装吗?”

    『咱们家这个又不单纯是那个盐川的废狗嘛,毕竟被称作型月系统,当然要挂上整个世界观再说啦。』茉雫说道,『所以啊,抽到一个气息遮断啥的根本不算什么,不是吗?』

    “唔……这么一说感觉好像很有道理。”岳晨挠了挠头,把这枚银色的卡片拿在了手中。

    这一刻,岳晨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但却又有些说不上哪里出了问题。

    似乎知道岳晨心中的疑惑,茉雫慢条斯理的解释道:『气息遮断虽然并不是隐身类的能力,但是如果使用之后却可以让从者的气息被彻底收敛,不至于被现,而如果是御主使用的话,则会让您的存在感变得很低,虽然对于拥有强烈直觉的人没有多少效果,但如果是现在这种情况的话却有非常大的用处。』

    “是这样啊……”岳晨这样想着。

    『顺带一提,如果气息遮断和那个刺客血统的礼装同时使用的话,效果会更强哟。』

    “刺客血统?”岳晨这才想到了那个被自己放在礼装仓库里吃灰很长时间的礼装,似乎自从得到那个之后就根本没有用过啊……

    不过目前来看也并没有需要用到刺客血统的地方,所以岳晨暂时也就没有多想,慢慢的向着校门踏出了一步,警卫只是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目视着前方,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岳晨。

    “果然……气息遮断挥效果了吗?”岳晨走上前对着警卫眼前挥了挥手,但警卫依然没有任何的表示,总会一脸看起来好像在说着mdZZ一样残念的表情直视着前方。

    “虽说是把存在感抹除了但这形容怎么就这么诡异呢?”

    岳晨垂下了肩,接着便对着静谧挥了挥手,两个人蹑手蹑脚的穿过了学校大门,走进了这所魔法少女云集的传奇学校(?)。

    “嘛,本来还想着过来看一看这个世界的魔法少女来着。”

    在学校的天台之上,之前那名金的少女坐在了边缘,两条腿悬空晃动着,碧色的双瞳看着蹑手蹑脚走进来的岳晨和静谧,露出了一抹笑容。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那位master啊……既然这样——”

    一把红色与白色交织的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少女的手中,她的表情中渐渐染上一抹暴戾之色。

    “那么就在这里听从那家伙的命令,把你这位不确定性——彻底抹杀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