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晨和静谧并肩走在大街上——因为并非是以战斗时的姿态显现,所以静谧此时此刻看起来只是一个美丽的普通女孩,再加上她洁白的白色连衣裙,一路上也足够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并顺带嫉妒一下和女孩看起来像是情侣的岳晨的好运气了。

    “总觉得……似乎一直没有和你像现在这样只有两个人在街上散步呢。”岳晨看着静谧,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因为装置一共有九个,所以为了更加高效,archer和岳晨选择了分头行动,archer带着小贞德,而岳晨则和静谧一同行动。

    接着他们在地图上选择了九个制高点,两组各负责四个地点,最后则是在指定的最后一个地点碰头。

    至于为什么只有他们四个人,并非岳晨不想去拜托晓美焰他们,唯一的问题在于已经拜托了少女们在关键时刻和他们一同对抗黑胡子和阿喀琉斯,现在却为了这种事情来劳烦她们,岳晨心里也说不过去。

    而且就算他们真的有心帮忙,此时此刻他们也在上学才对。

    其他人的话,菲特和阿娜现在的伤势还没有痊愈,而童谣则因为阿塔兰忒被抓走之后,全面负责照顾伤患们,直到菲特和阿娜伤势痊愈。

    虽然有心帮忙,然而无奈实在是力不从心。

    至于安徒生和莎士比亚……这两个人还是安心的在家里写书看戏更好一些。

    因此这一次也就只有四个人负责这个装置的安装了。

    “嗯……没关系。”静谧露出了一抹羞涩的笑容,两手垂放着交叉在自己身前,手指似乎是因为紧张而相互捏着。

    “只要能够陪在你身边……只要能一直看着岳晨先生……我就很满足了……”

    岳晨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他看过静谧的梦,这个女孩一生之中只有一个理想,或者说难以实现的梦。

    ——触碰到自己所爱的人。

    看似简单,但却绝对难以实现的梦。

    蕴含着世间最剧烈的毒素,不论是体表、毛亦或者自己的体液,静谧这个少女的全身,都可以说是剧毒。

    以毒构筑的少女,以毒作为存在的证明,以毒实现自身的价值。

    这便是名为【静谧】的哈桑,存在于世界上唯一的证明。

    岳晨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轻轻地搭在了静谧的头上。

    “master?”

    “没事,静谧,等回到那个世界之后,我们两个就去放松心情的去好好的看一看我们的城市吧。”

    ——————————————————————————————————————————

    “早上好,美狄亚小姐。”鹿目圆看着走过来的美狄亚,笑着问道。

    “早上好,圆同学。”美狄亚微笑着对鹿目圆点了点头,接着看向了站在一旁美树沙耶加以及一个绿色头的少女。

    “这位是……”

    “这个是我们的朋友。”美树沙耶加笑着说道。

    绿色头的少女对着美狄亚点了点头,优雅的说道:“你好,美狄亚同学,我是志筑仁美,今后请多指教。”

    应该说不愧是两个有贵族教育的少女,在刚刚接触之后就已经对其他的两个人散出了温文尔雅的贵族闪光。

    【说起来,最近怎么样?】鹿目圆看着美树沙耶加,突然在心中问道。

    【嗯……不能算太顺利……虽然了解到了一点脱常理的事情但是……】美树沙耶加苦恼的挠了挠头,【我反正是有点难以理解啦。】

    【不过我对于昨天的事情很在意呢。】这时,一个中性的声音从两人中间插了进来,一个白色的小兽偷偷的从鹿目圆的书包中探出头,红色如宝玉的双眼看着美树沙耶加。

    【这个嘛,说起来可能有点复杂,边有边吧。】

    一行少女走在上学的路上,美狄亚和志筑仁美就好像遇到了知己一般,笑着畅谈着,而美树沙耶加则和鹿目圆走在后面,交流着昨天生的事情。

    只不过,所有人都并没有现,在众人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深蓝色的牛仔热裤以及棕色牛仔上衣的金少女,碧色的双眸凝视着鹿目圆等人,咧开嘴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们就是这个世界被称作魔法少女的一类人了吗?”少女扶着下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而且有一个人的气息……是servant吗?看起来……真的有点意思啊。”

    ——————————————————————————————————————————

    “嗯……a1ter,其实你一直有些事情在瞒着那个master吧。”archer和小贞德蹲伏在楼顶上,archer抬起头看着小贞德,平静的说道。

    “您看出来了吗?archer先生。”小贞德看着archer,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archer露出了一抹笑意:“当然咯,那么明显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种明显为了吸引注意而故意回避重点的言,肯定会让人非常在意啊。”

    “是……这样吗?”小贞德低下了头。

    archer看着小贞德,平静的说道:“嗯,那么a1ter,你究竟对岳晨先生隐瞒了什么呢?不必担心,我答应你会替你保守秘密的……而且我也知道你究竟想要隐瞒什么——是关于吉尔?德?雷斯莫名加入黑胡子那一方的事吧。”

    “嗯……”小贞德也终于知道了自己隐瞒也是徒劳的了,于是抬起头看着archer,“是的,因为我知道吉尔先生究竟是为什么加入黑胡子大叔那一边的。”

    于是,年幼的贞德开始向archer讲述起那天所生事情的真相。

    ——————————————————————————————————————————

    “真是的,长大之后的我的性格真是让人苦恼呢。”小贞德鼓着嘴说道,虽然身上的衣服严重不合身,但这样反而更增添了她的一分可爱。

    “明明那么在意这个世界的女孩们,明明想让所有的女孩摆脱绝望的宿命,居然会用那么蹩脚的措辞来掩盖,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的说。”

    “那么贞德哟,请问您有什么好办法吗?”吉尔看着性情好像变了个样子的贞德,露出了一抹痴迷的笑容。

    贞德摆出了一副宛若大人的表情,非常郑重的点了点头:“嗯,如果是我的话,没错!一定要拯救那些孩子的说!绝对要让她们被爱和希望所包围的说!”

    “不愧是带来希望的圣女!没错,让孩子们接受这种绝望的终末实在是让我感到不悦不快!若让少女陷入绝望是神所做出的旨意,那么我便一定要违逆这愚蠢的旨意!救下那些将因神的旨意。”

    【是这样吗————】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混沌的声音突然间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那绝对不是单纯的传音,而是来自空间的震动。

    仿佛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世界本身,当时不论是贞德还是吉尔,都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还没等吉尔和贞德反应过来,四面八方的带有着诅咒般的雾气突然间从所有的脚下汇聚起来,宛若一条条漆黑的毒蛇,向着贞德和吉尔扑咬过来!

    而且并不仅仅是这样,在黑雾吹拂过周边的花草树木的瞬间,原本还颇具活力的树木在一瞬间彻底陷入了死亡!

    并非是枯萎,而是生命在一瞬间走向了枯竭!

    “————————!?”

    贞德看着这仿佛带有腐蚀气息的诅咒之雾,露出了一抹恐惧之色,但是她却本能的扛起了自己身边的旗帜,想要抵抗这个扑来的雾气!

    “为什么——不能使用宝具!?”贞德的脸色在一瞬间难看了起来,不仅仅是宝具,哪怕是魔力都根本无法运作!

    【没有用的,在你们被这层武器包裹的瞬间,结局便已经定下了。】声音平静的说道,【封印你们体内的魔力,让你们无法使用宝具,这便是】

    “怎么会——”

    贞德咬紧了牙关,宝具无法使用,这样的话她就彻底失去了作用,这种黑雾很明显属于决不能触碰的范畴。

    就和某个圣杯中的内容物一样,是决不能触碰的存在,贞德的内心一直在这样警告着。

    “原来如此,我们自身的魔力已经无法使用了吗?”就在这时,吉尔突然开口说道,他闭着眼睛并没有看向任何地方,“那么我就了解了——看来这果真是您【神明】的疏漏啊!”

    刹那间,吉尔手中出现了一本涌动着魔力的人皮书,一道黑紫色的诡异魔力从书本中扩散开来!

    【那本书是……】

    “不错!正是在下的宝具,能够封印从者本身的魔力或许是从者的最大克星,但是——吾的螺湮城教本却蕴含着属于其自身的魔力,即便吾自身的魔力被彻底封印!它也依然可以自己运作!这便是你的失误啊神明哟!”

    吉尔翻动着手中的书本,大声的嘶吼起来:“那么就来吧!星之眷属哟!回应我吉尔德雷斯的呼唤!散播绝望!带来绝望!反抗神明!讽刺神明吧!”

    瞬间,三只深蓝色如同章鱼般的怪物从贞德的脚下,将贞德包裹在其中,冲出了这层包裹而来的黑雾!

    “吉尔!?你要怎么办!”贞德想要去拉住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然而却在瞬间被他挣脱开来。

    “圣女哟,为少女带去最后的希望吧!如果是你的话——那些被神明定下了悲哀结局的少女们,定会得到最后的救赎吧!”

    吉尔德雷斯高声的叫了起来,而在瞬间,黑雾便已经缠上了他的四肢!

    【螺湮城教本……原来如此,就是那个吗?】声音默默的说道。

    “不错!正是如此!这便是你的大意!这便是你的失误!若是想要将我等赶尽杀绝就连同宝具的魔力一同切断再说对吧!你这个冒牌的神明啊!”

    伴随着吉尔话音的落下,黑雾彻底包裹住了吉尔的身体,顷刻间,腐蚀一般的声音从黑雾中不断的传了出来!

    同时,吉尔德雷斯因为痛苦而哀嚎的声音也刺激着这附近的区域,也震荡着被包裹在触手中悲伤流泪的贞德。

    【无所谓了,本就是一时兴起的放过那个圣女而已,现在来说,就欢迎你的加入吧,青须吉尔德雷斯。】

    全身缠绕着黑雾的青年在浓雾深处平静的看着——浑身染上了漆黑色彩、眼中渐渐失去了曾经的光芒的吉尔德雷斯,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意。

    【一起来,毁灭所有的人类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