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处黑暗的空间中,阿塔兰忒被束缚在一个巨大的石壁上,死死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阿喀琉斯。? 八一中??文 W㈠W?W?.㈧81ZW.COM

    虽然很想行动,但是束缚她的却是可以封印住她的魔力运作的道具,让她无法随意的驱使自己的魔力。

    “真是令人敬佩,即便是在敌人的控制下,也依然毫不畏惧的露出这种神色——”阿喀琉斯也和阿塔兰忒对视着,脸上依然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是【表情】的东西。

    此刻的他就仿佛一具没有感情得行尸走肉,不管从哪个方面都和阿塔兰忒所认识的那个男孩。

    “咕嘿嘿嘿嘿~”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从旁边传来,黑胡子满脸笑容的凑了过来,“所以阿塔小姐,果然还是加入我黑胡子氏的船队吧~作为大英雄而且还是兽耳猫娘的你简直就是我最完美的狩猎对……不,最完美的大副候选人啊噗呒呒呒!”

    阿塔兰忒看着黑胡子,露出了一抹由衷的厌恶。

    黑胡子一脸兴奋的红晕的凑了过来,看起来有些痴情的眯着眼看着阿塔兰忒:“啊,不行,这种猫咪一般警惕的神色,这种猫咪一般妖娆的身姿,这种猫咪一般稳重的安谧~没错!太棒了,各方面都堪称女性从者中的Top.servant!各方面都在不断的诱惑我黑胡子氏去犯下告别童贞啊!难道阿塔小姐你就是一个内心有隐性se情观念的少女吗?”

    阿塔兰忒别过头去,绿色与黄色交织的丝随着她的动作而飘扬,让人有一种想要上去揉搓一番的冲动。

    “啊~不行啦,已经不行啦!”黑胡子突然露出了一副完全放弃思考的表情,慢慢的对着阿塔兰忒凑了过去,“啊!好想prprpr!不管了,美少女毫无抵抗的摆在我黑胡子氏的面前若是再不勇往直前就有违我黑胡子氏的理念了唔啊啊啊啊啊~~”

    “——————!”阿塔兰忒的眼中突然露出了愤怒的神色,虽然有心想要把这个轻浮的男人给暴揍一顿。

    然而魔力被彻底封印,全身力量都无法挥的她也只能不甘的闭上眼睛,紧皱着眉头等待着这令人绝望的结局。

    “喂,黑胡子。”就在这时,阿喀琉斯突然抬起手,死死地搭在了黑胡子的肩膀上。

    “唔咦?”黑胡子本能的转过了头去,然后——

    “轰!!!”

    阿喀琉斯那宛若钢铁般坚硬的拳头轰击在黑胡子的脸上!

    那足以把头骨都可以砸到凹陷的拳头把黑胡子狠狠地轰飞了出去,在原地拖出了一条深深地沟壑!

    黑胡子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右脸颊非常明显的红肿起来,双眼满是迷茫之色:“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只是警告,爱德华?蒂奇。”阿喀琉斯盯着黑胡子,平静但却威胁着说道,“若是你敢擅自动这个女人半点汗毛,下一次就不只是这种程度的攻击了。”

    阿塔兰忒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慢慢的开口道:“阿喀琉斯……你——”

    “别会错意,不过就是心中被压制的那个自我拼了被彻底消灭的代价也出最后的哀嚎而已。”

    阿塔兰忒注意到,阿喀琉斯的双眼和刚才比起来,已经彻底失去了能够被称之为【人性】的色彩。

    阿喀琉斯看着阿塔兰忒的双眼,平静的说道:“不能伤害阿塔兰忒一根汗毛,也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是这样吗?即便被人类恶彻底侵蚀,内心那善良(愚蠢)的人性也依然存在啊……】

    就在这时,混沌的声音从空间中的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在这一瞬间,阿塔兰忒感受到了难以扼制的恐惧,那就好像是身为生物,对原初最本能的恐惧。

    “来了吗?”阿喀琉斯没有看任何地方,只是平静的看着阿塔兰忒。

    【啊,不过算了,反正这仅存的一丝人格也已经消失了,不过……你真的打算跟从自己曾经的人格的呼唤吗?阿喀琉斯,保护阿塔兰忒不受到外界的侵害。】

    阿喀琉斯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啊,既然是曾经的【我】即便让自己消失也要拼上性命呼喊出来的临终遗言,那么就让我来替他把这个遗言贯彻到最后吧——怎么,难道你要阻止吗?”

    声音突然间陷入了沉寂,接着说道:【也无所谓了……随你喜欢吧。】

    “等一等!”阿塔兰忒突然间出了喝声,“你……就是这一次的幕后主使吗?”

    【————————】声音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有它平静的呼吸声传来。

    阿塔兰忒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大声的质问道:“你要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让人理陷入崩溃,让孩子们都将陷入绝望,这样做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好处……吗?】声音喃喃自语,但他却并没有立刻回答阿塔兰忒,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

    接着,它说出了让阿塔兰忒都从未想过的话语:【当然是为了……成就所有世界所认为的,真正的善。】

    “真正的……善?”阿塔兰忒呆在了原地,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声音会说出这种出人预料的话语。

    但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声音突然继续说道:【那么就到此为止吧,阿喀琉斯,这段时间还会有几个新的从者加入这一次的战场,争取去把他们全部控制起来吧。】

    阿喀琉斯点了点头:“啊,我明白了,那么听你的话,你似乎近段时间都不会再出现了啊。”

    【是的,干涉世界的步骤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因为有几个讨人厌的家伙在背后干扰,为了能够彻底控制这个世界,就让我亲自去坐镇吧。】

    声音慢慢的消失,看着阿塔兰忒继续说:【欢迎加入我们的阵营——阿塔兰忒。】

    ——————————————————————————————————————————

    红色的魔枪在魔女的结界中翻动,赤色的魔法少女——佐仓杏子在口中含着一根棒棒糖,轻描淡写的击飞了最后一个魔女的跟班。

    “呼……没人打扰的狩猎真是太好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佐仓杏子露出了一抹傻气的笑容,接着轻轻的瞥向了自己的身后,“你说对吧,晓美同学。”

    从结界的阴影中走出了一个黑的少女,取下了自己的麻花辫,让自己黑色而柔顺的长披散开来的晓美焰看着佐仓杏子,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是的,突然改变形象什么的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果然还是你绑上麻花辫的样子更加惹人喜欢一些。”佐仓杏子把长枪抗在肩膀上,无奈的说道。

    “是么?我本人还是挺喜欢这个状态的。”晓美焰勾了勾自己的黑色丝,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好了,我时间比较赶,如果再不去狩猎的话魔女可就要跑掉了。”佐仓杏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看着晓美焰说道。

    然而,晓美焰身上的校服突然换上了白色和暗紫色相交的魔法少女制度,修长的腿上包裹上了黑色的丝袜。

    她平静的看着佐仓杏子说道:“那就我来帮助你吧,佐仓同学。”

    刹那间,晓美焰的身体消失在原地,佐仓杏子则一脸无奈的啧了啧舌:“嘁,多管闲事的家伙——”

    瞬间,她手中的长枪挥舞出了一阵耀眼的枪花,紧跟着晓美焰留下的气息奔向了魔女的房间。

    “这个……是……”佐仓杏子看着一只坐在椅子上的玩偶一般的魔女,皱了皱眉头,“这么小只的魔女吗?”

    “要小心,小巧的身体只是伪装。”晓美焰撩拨了一下长,时间在刹那间停止,几枚高爆手雷随着她的动作丢出,似乎觉得有点不够,她接着又打出了几枚Rpg火箭炮。

    刹那间爆炸声在魔女的房间中响起,不管是哪个魔女,在吃了这样的一击之后,也不会毫无损吧。

    “啊……好歹给我留点出手的机会啊……”佐仓杏子挠了挠头说道

    “别大意,还有后续呢。”

    就在晓美焰话音落下的刹那间,房间中探出了一只黑色的带着彩色斑点的巨大魔女,一对巨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以极快的度冲到了佐仓杏子的面前,慢慢张开了血盆大口!

    “编织结界!”

    瞬间,血色的结绳刹那间在佐仓杏子面前展开,硬生生的挡住了这个怪物的撕咬。

    “呼……还好还好,不然差点就中招了。”佐仓杏子这样说着,手中的长枪刹那间出手,凶狠的刺穿了魔女的下颚。

    这个表情丰富的魔女刹那间露出了痛苦之色,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佐仓杏子一跃而起,落到了魔女的头颅上!

    瞬间,长枪贯穿了魔女的头颅,与此同时,剧烈的爆炸从魔女的肚腹中传了过来,无数的手雷直接在她的肚腹中爆炸开来,将她彻底炸成了粉末。

    “呼,结束了,感觉意外的轻松啊。”拾起了一枚聪魔女的身体中掉落出来的黑色种子,佐仓杏子看着晓美焰说道,“时间停止,还真是一个可怕的能力啊……”

    “那么,想找我什么事?”魔女死亡之后,结界也跟着分崩离析,佐仓杏子看着晓美焰说道。

    “听说,你和其他世界来的魔法少女交手了?”晓美焰说道。

    佐仓杏子顿时一愣,接着露出了一抹笑容:“啊,那个的确……本来就是想从她口里套一点话出来,而且这不也正是你想要了解的东西吗?”

    “但是你做的有点过分了,如果那个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就会演变成时空管理局和我们之间的战争了。”晓美焰说道,“这样对一周后的计划非常不利……因为,我还需要他们的力量。”

    “嗯,我知道啦,我知道。”佐仓杏子无奈的摆了摆手,但接着她却露出了一抹怀疑的神色,“但我也有一个疑惑,晓美同学。”

    “怎么了?”晓美焰歪了歪头,看着佐仓杏子。

    佐仓杏子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这个神秘的黑少女,平静的说道:“你说的一周后的事情,是真的吗?”

    晓美焰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用生命担保——一周之后的魔女之夜,必然会降临在这个城市,为了打倒它,必须要集结更多人的力量才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