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这还真是……大意了啊。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吉尔无奈的笑了起来,看着把自己牢牢锁住的泛着金色流光的锁链。

    “感觉如何?吉尔伽美什,被自己曾经的锁链所束缚的感觉究竟如何?”安洁莉卡看着被包成了粽子的吉尔,平静的说道,“感觉非常不甘心吗?没错,但这只是现实而已,你的锁链认可了我作为主人,因此你才会像现在这样连一动都不能动吧。”

    安洁莉卡看向了旁边的高町奈叶,此时此刻她也已经被这金色锁链紧紧的困锁住了,虽然效果或许不会像吉尔这样出众,但却也可以变成牢笼暂时封锁住她的行动。

    “啊……的确是我的失策,狮子皮无法防御住神灵的武器,因此,锁链正是最好的应对手段之一。”吉尔无奈的笑了起来。

    “那么,还有什么遗言吗?”

    几把武器出现在了安洁莉卡的背后,锐利的寒光闪烁着指向了吉尔的胸口,只要这些武器如同炮弹般飞射出去之后,吉尔的身体就彻底被它们给撕成碎片了吧。

    “快住手……!”

    高町奈叶的脸色变了,想要直接在这里使用魔法,但是,大型的魔法可能会误伤那个少年,而飞弹的话她却有没有自信能够在那种距离保护他。

    “该怎么办才好……”奈叶握紧了旭日之心,

    “那么就永别了,吉尔伽美什。”安洁莉卡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瞬间,背后的武器从门中弹射而出,以好像能够贯通云层般的气势向吉尔爆射过来!

    “铛!”的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安洁莉卡丢出的武器在刹那间被弹飞。

    安洁莉卡瞪大了眼睛,这已经不知道是她今天第几次惊讶了:“怎么回事!为什么锁链会……”

    ——在吉尔的面前,凭空横亘着一道道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锁链,严密将吉尔在那几把杀气凌人的剑中保护了起来。

    原本束缚着吉尔的锁链慢慢的解开,连带着困锁住奈叶的锁链也渐渐的散落下来。

    锁链就仿佛拥有了意识一般的缠绕在了吉尔手臂上,而这个金的少年也微笑着看着刚刚还牢牢锁住自己的锁链。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安洁莉卡咬紧了牙关,愤怒的看着吉尔,她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没有半点准备。

    “还不明白吗?安洁莉卡。”吉尔笑着看着安洁莉卡,“因为并没有认同你啊,天之锁。”

    “什么?”

    “看来关于我的身份你还是应该好好回去学习一番呢。”吉尔露出了友善的笑容,“因为不论是对于我,还是对于他,彼此都是绝对无法被任何人代替的关系啊。”

    吉尔的双眼露出了一抹锐利之色,一股自灵魂深处的震怒不断的透过他血色的双眼爆出来。

    “所以,别在那里恣意玩弄本王的锁链【挚友】了,贱人!”伴随着吉尔的怒斥声,天之锁在刹那间从他的背后爆出来!

    没错,哪怕在安洁莉卡宝库中的天之锁都失去了控制,完全无法听从安洁莉卡的调遣,就如同狂的野兽一般从混乱的黄金涟漪中爆出!

    “这怎么可能!?”

    安洁莉卡的声音在刹那间被钢铁般的怒涛淹没,锁链在一瞬间于原地构筑成了金属的圆球,并宛若绞肉机一般的收缩旋转!

    血液在一瞬间从不断拧动的锁链缝隙中迸射出来!

    ——————————————————————————————————————————

    “呼……呼……”安洁莉卡半跪在维摩娜上,血液从她那有些崩溃的**上不断的流下来。

    “唔,真是出乎意料,本来以为你会直接被绞成碎片的,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安洁莉卡咬紧了牙关,双眼已经彻底被愤怒取代:“别开玩笑了,吉尔伽美什……我怎么可能会被你给打倒——”

    “我怎么可能会被现在这样狼狈的你给打倒!”安洁莉卡暴怒的震起手臂——在眨眼之间,已经无法单纯用数量计算的门扉刹那间遍布于整片天空!

    而且并不仅仅是安洁莉卡的身后,上空,左侧,右侧,吉尔的背后,吉尔的下方,所有的门扉交织生成,紧密的编织在一起——在外面看来,就如同天空中突然构成了一个金色的圆球!

    在这圆球之内,只存在了安洁莉卡和吉尔二人。

    “我要彻底的碾碎你,吉尔伽美什。”安洁莉卡看着吉尔,一字一顿的说道,“只要有你的存在,我的能力就难以稳定下来,所以……去死吧!”

    但是,吉尔却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但是很遗憾,我已经不想打了喔。”

    “!?”

    还没等安洁莉卡反应过来,吉尔突然抬起头,对着外面喊到:“喂,奈叶姐姐,拖延时间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快些动手吧!”

    “明白了!”天空中传来了少女的声音,紧跟着,四道粉色的拘束环刹那间封锁了安洁莉卡的四肢!

    安洁莉卡使劲的想要把胳膊从这拘束中扯出,然而这个魔术拘束的牢固程度远她的想象。

    “可恶!那么就直接把你们所有人都碾碎好了!”

    安洁莉卡顿时放弃了挣脱的想法,好在操控王之财宝的魔力并没有因为拘束而切断,刹那间,所有的门扉都扩散出了强烈的光斑,无数的武器从门扉中逐渐探出头来!

    “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奈叶的喝声突然间传了过来。

    在这一刻,哪怕是安洁莉卡都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她僵硬的抬起头,那里是魔力爆的源头!

    奈叶站在了距离门扉非常远的地方,手中的旭日之心已经改变了形态,从原本的精致魔法杖变换成了一杆宛若炮台的长柄射器,从旭日之心的射口下面张开宛若天使的羽翼,一道魔法光圈不断的在法阵上扩张开来。

    “我已经准备好了!吉尔君!请立刻从那里撤离出来!”奈叶对着吉尔喊到。

    “没关系,就这样开火吧,奈叶姐姐。”吉尔那充满笑意的语气从那金色的圆球中传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你也必须离开那里才行,否则也会把你误伤的!”

    “不用担心我啦,我自己有分寸的,而且,我和她还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恩怨。”

    “那么我就先把你给杀死,再去对付外面那个小丫头吧!”安洁莉卡把手狠狠地挥了下来,刹那间,由武器构成的狂风撕裂了空气,对准了吉尔那瘦小的身躯席卷而来!

    “所以——给我全力开火!高町奈叶,这是来自于王的命令!”

    吉尔的大吼声从风暴中传了过来,看起来异常脆弱的狮子皮勉强抵挡着安洁莉卡的武器齐射。

    同时,天之锁在刹那间探出,在奈叶的固定魔法的基础上将安洁莉卡更加牢固的绑缚住!

    吉尔并没有就此听住,而是进一步的在身体周围展开王之财宝,几乎是和安洁莉卡同等数量的武器不断的向袭来的武器动迎击!

    两人在短短的时间内所丢出的武器,恐怕就已经达到了从古至今世界各地所展开的各种圣杯战争中,出现的从者数量的总和了。

    奈叶紧了紧手中的旭日之心,在听见吉尔的怒吼之后,终于下定了自己的决心。

    “一定要小心啊!吉尔君!”奈叶的魔力到达了自身的临界值,汹涌的气流从旭日之心那凝聚出了魔力的部位爆出来,将奈叶的辫子和衣裙向后不断的吹拂!

    “啊,尽管放马过来吧!”吉尔的声音传了过来,在光球内部不断爆出尖锐的爆鸣和金属摩擦声,时不时的还有爆炸与狂风雷霆之声!

    也不知道吉尔刚刚这句话究竟是对安洁莉卡的决战宣言,还是对自己的提醒。

    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奈叶攥紧了旭日之心,从刚才开始,周围的空气中蕴藏的魔力就开始不断的如同流星一般汇聚在旭日之心的尖端,随着魔力的不断扩张,奈叶的气势也在不断的攀升向更高的巅峰!

    “那个是——”

    安洁莉卡已经彻底无法忽视奈叶方向传来的恐怖气息,对准奈叶的门突然反转过来,无数的武器以越音障的度对着奈叶疾驰而来!

    但是奈叶无法行动!

    一旦行动,自己辛苦积蓄起来的魔力将彻底消散,到那个时候将是吉尔最危险的时期,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后撤!

    “埃阿斯之盾【Lo.aias】!”吉尔大喝一声,一面巨大的宛若花瓣的盾牌出现在了奈叶面前,伴随着剧烈的震动,那些对着奈叶飞来的武器被隔绝在了盾牌之外!

    “可别分心啊,安洁莉卡,你我之间的胜负还未分晓。”吉尔微笑着看着安洁莉卡,露出了一抹危险的神色,“因此,在我们胜负未分之时,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对任何人出手的哟。”

    “混账……”

    安洁莉卡焦急的咬着牙,她的心可能彻底混乱了,如果不拿下吉尔,就不可能去对付奈叶,可一旦对奈叶放着不管,那么自己将必败无疑!

    就在这一刻,周围的魔力已经彻底被奈叶收集完毕。

    奈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瞬息,不管是被奈叶收集过来的魔力,亦或是奈叶自身的魔力,都在刹那间宛若昙花般绽放出来!

    “星光————爆裂【star1ight————Breaker】!!!!”

    这,绝对是难以用语言完美形容的浩瀚场面。

    庞大的魔力顷刻间从旭日之心的尖端喷涌而出,在天空中如彗星滑落般构筑起了靓丽的星河——正如这个招式的名字一样,就仿佛新星爆所产生的巨大能量,亦像是璀璨的星光凝聚成了任何事物都无法形容的壮阔长河。

    被奈叶驱动着的磅礴魔力震动着大气,向着被王之财宝包覆的区域震撼着爆裂而去——就仿佛是一条从天空降落下来的耀眼星河,对着自己的目标宛若震天动地的海啸一般,轰鸣着激荡而去!

    在瞬间,安洁莉卡和吉尔的身体彻底被这灿烈的【星光】所覆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