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雷电在圆藏山周边交织错乱,天空中宛若神怒的雷电和地面上爆的宛若黄金的雷电互相交错,让这里的光都失去了原本的色彩,除了在不断爆的雷光中化为黑白两色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色彩可言!

    “真是的真是的,不快!太让我不爽了,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贝阿朵莉丝愤怒的跺着脚,对着坂田金时龇牙咧嘴的愤恨道,“明明只是一个身上穿着诡异服装的暴走族小流氓,没想到还挺能干的啊!可恶,不能一锤子把碍事的家伙压成泥饼啥的果然不符合我的风格啊!”

    贝阿朵莉丝似乎真的非常苦恼,对于这一天下来没有干脆利落的杀死任何一个敌人而感到愤懑。?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可恶!那就给我在雷电下生不如死吧!”

    贝阿朵莉丝的巨锤挥落,耀眼的雷电自天空宛若暴雨般垂下,对着一身暴走族打扮的坂田金时狂乱的砸落!

    “**ash————!!!”

    面对眼前宛若雷神震怒的神话场景,坂田金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对着向自己和背后的维塔砸开的雷电狠狠地踢出一脚。

    一瞬间,本应对准他们的雷电歪曲了方向——这并非是什么胡编乱造的事情,而是真的被坂田金时办到的事情!

    本应是没有实体、只是由强烈能量体组成的雷电在被坂田金时击中的瞬间,就仿佛因为受到了强烈的阻碍一般改变了原本的轨道,让这片区域化为了最为安全的【无雷区】!

    “哈哈哈哈,不得不说,你还真的是有够go1den啊!”坂田金时咧开嘴,像是一个笨蛋一样的笑了起来,“嗯,不错,虽然身上的衣服不是什么太有品味的打扮,但是雷电非常不错,仅凭气势就充满了go1den的感觉,难道你身上使用的是哪方雷之神的力量吗?”

    虽然看上去头脑并不是很灵光,但或许也是出于雷神之子而潜藏在血脉中的共鸣,坂田金时对于雷电之类的事情反而会非常敏感。

    虽然没有明确的猜中贝阿朵莉丝使用的雷神之力究竟来源于谁,但是却已经知道了贝阿朵莉丝是借用了【神明之力】的少女。

    仅凭这一点就非常难得了。

    不过贝阿朵莉丝却没有理会坂田金时,因为她现在非常的烦躁。

    没错,烦热、暴戾、残虐、躁动,各种各样能够形容愤怒的形容词都可以套用在此时此刻的贝阿朵莉丝身上。

    那正是愤怒到了极点的扭曲表情,可能连坂田金时都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会生这么大的气吧。

    “去死吧!全都给我去死吧!你这个混账东西!”贝阿朵莉丝陷入了狂乱,这反倒让坂田金时觉得莫名其妙。

    “唔,愤怒了啊,这种狂乱和暴怒的气势,简直让俺想起了大江山的那只炎鬼——不过……说道这个世界小孩子们的天堂,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有没有来这里啊。”

    “喂!你这个笨蛋还在那里什么呆呢?那家伙要攻击了啊。”维塔恢复了一点体力和魔力,扛着审判之锤站了起来,指着明显在不断积蓄力量的贝阿朵莉丝说道。

    坂田金时看着贝阿朵莉丝,挠了挠头露出了笑容:“话虽如此啦,但是打断别人辛辛苦苦积蓄起来的大招很不礼貌,也很不【go1den】啊。”

    “那是啥?我头一次听见这种理论!”维塔对着眼前这个金笨蛋暴走族已经瞠目结舌了,她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要等着对面大招读条结束之后才和那人对轰的。

    理由居然是因为……辛辛苦苦还没蓄完的大招如果打断了对敌人很不礼貌!?这是什么鬼一样的理论啊!

    “没关系哦,小女孩,你可以先行离开这里的。”坂田金时转过头,对着维塔伸出了大拇指,摆出了相当自信的pose笑着说道,“不需要担心俺啦,因为啊——【】可是永不会熄灭,并终将战胜一切的不灭意志啊!”

    “——————”

    维塔颤抖着捂住了脸,她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浑身筋肉的男人的世界观居然相差的如此之远。

    “别想了!你们一个都跑不掉!给我向苦命鸳鸯那样一起去死吧!”贝阿朵莉丝狂笑着说道,雷电在刹那间会聚在她手中的雷锤上,对着坂田金时俯冲了下来!

    看着贝阿朵莉丝,坂田金时苦着脸说道:“唔,虽然我觉得苦命鸳鸯不是形容我们俩……”

    “少废话!给我变成流星飞出地球吧!”

    坂田金时的话还没说完,贝阿朵莉丝那收集了恐怖雷电量的巨锤伴随着雷电的轰鸣声狠狠地砸在了坂田金时身上!

    “哈,这还真是——有够『go1den』的一击——咕——”

    坂田金时的话还没说完,强烈的电流从雷锤上瞬间爆,把他的身体在眨眼间击飞,向圆藏山的方向仿佛从平地起飞的金色流星!

    接着,伴随着大地震天动地的怒吼声,圆藏山上掀起了巨大的烟尘和火光,仅仅这一锤,就展露出了仿佛火山喷一般的无匹气势!

    “唔,那个笨蛋——”维塔苦恼的挠了挠头,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笨蛋感觉有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无力感——毕竟不管是谁,摊上了这么一个奇葩队友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好吧。

    贝阿朵莉丝慢慢的抬起了手中的巨锤,指向了维塔,脸上露出了仿佛qing一般的潮红。

    “呼……突然畅快了。”贝阿朵莉丝突然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用诱惑的香舌轻舐自己的粉唇,用带着几分痴迷的眼神说道,“突然就好像……好像顺畅了许多啊,果然揍飞了那个人之后舒爽多了!那个脑袋有问题的金男,老娘早就看他不爽了啊!”

    “我也深有同感。”维塔看着贝阿朵莉丝说道,“看着你把他揍飞,我反而也觉得有点爽快,这是为什么呢?”

    两个使用锤子的少女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由得莞尔一笑,似乎因为那个金的笨蛋而让这两个本来是敌人的少女,互相达成了和睦相处的共识。

    “开什么玩笑!谁要和这个小矮子达成共识啊!”

    “我怎么可能和这个性格恶劣的变态和睦相处啊!”

    瞬间,两个少女对着对方挥动了震撼山河的一击。

    共识,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达成。

    “那个白痴已经飞走,现在就剩下你了小丫头!也给老娘我成为天边的流星吧!!!!”

    “这是我的台词!该像流星一样飞出去的是你这个小不点啊!”

    如果岳晨在这里,恐怕绝对会吐槽这两个暴力的杀人萝莉简直就像是两个熊孩子互相看对方不爽所以开始大打出手一样。

    只要忽略了两人那一次次要用小锤锤砸你胸口的架势然后互相大锤冲锋让空气爆出一次又一次震动来看,这个场景充满了萌与友爱的气息的。

    “唔啊啊啊————!”

    维塔怒吼着将锤子展开成了爆炎形态,那宛若火箭一般的锤子瞬息间爆出剧烈的喷射火焰,强大的推力推动着维塔,向着贝阿朵莉丝冲击了过去!

    “白费力气!给我飞吧!”

    贝阿朵莉丝巨大的右手向后挥去,雷神之锤瞬间就爆出了无比耀眼的光芒!

    那充满了雷电的一击对着维塔的面门狠狠地重压下去!

    审判之锤和雷神之锤在瞬间激撞在一处,但是还没等维塔反应过来,一股比巨锤更加可怕的雷电突然间说着审判之锤渗透进她的身体中!

    “唔咕!?”

    维塔的怒吼声戛然而止,她能感受到自己体内暴戾的电流在上窜下跳,如果再这样下去哪怕**崩溃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雷神之锤仿佛带有一种磁铁般的吸力,将维塔牢牢地和雷神之锤附在一起!

    “啊啊啊啊!!!”

    贝阿朵莉丝怒吼了起来,雷电的力量在刹那间扩大,维塔咬着牙让自己不至于出痛呼声,但是在现在这种状况下,她自己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坚持太长时间。

    看着维塔许久都不出自己想要听见的痛呼声,贝阿朵莉丝啧了啧舌,突然将雷神之锤和维塔分离开来。

    “!?”维塔看着贝阿朵莉丝,不知道她这么做是因为什么。

    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雷神之锤再一次如同火炮膛线冲击般对着维塔狠狠地砸落!

    “呜哇!!!”

    维塔勉强的抬起近乎麻痹的手,用审判之锤挡住了贝阿朵莉丝的沉重一击,然而在与雷神之锤接触的瞬间,审判之锤的锤柄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维塔本人更是如同炮弹一般被贝阿朵莉丝砸落向地面,激荡出十米高的尘埃!

    维塔勉强的半跪在尘埃中心,身体上时不时闪烁出一道明显的电流——在与贝阿朵莉丝刚刚的交锋中,吸收了太多电力的她已经彻底被麻痹,哪怕动一根手指都已经非常勉强了。

    “已经没办法行动了啊。”贝阿朵莉丝看着维塔,露出了狂暴的笑容,“那么就让我来继续送你一程吧!”

    瞬间,贝阿朵莉丝的身体向着维塔凶猛的冲了过来,手中的巨锤的雷光越了先前所有的攻击!

    “怎么可能会让你得逞!”

    维塔艰难的抬起手,强忍着因为电流在体内横行而产生的麻痹感,张开了一层防御堡垒,和贝阿朵莉丝的雷神之锤顷刻间碰撞在一起!

    “赶紧给我倒下然后我好去把开始那个小丫头给揍飞啊,你这个家伙!”贝阿朵莉丝怒吼着加大雷神之锤的出力,让堡垒上瞬息布满了浓密的裂痕。

    “哟,对毫无还手之力的女人出手,可一点也不go1den啊!小姑娘!”

    “什么!?”贝阿朵莉丝的瞳孔急剧收缩,跟着声音看向了圆藏山的方向——那里隐约的传来了机车动机引擎的轰鸣声!

    坂田金时狠狠地拧动了一下身下那钢铁机车的离合器,尾部的排气孔喷射出了直冲天际的金色火柱!

    “如何?使用哪个神的力量的小姑娘,我刚刚全力接下了你的必杀,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坂田金时从衣兜中取出一只金色的打火机,将叼在口中的香烟点燃,露出了一抹狂傲而锐利的笑容。

    “你……你这家伙为什么——!?”

    贝阿朵莉丝看着不断被金色的光焰覆盖的坂田金时和他胯下的黑色机车,震惊的说道。

    “因为啊——俺可是一个实打实的go1den【雷电】啊!”坂田金时大笑着,机车的引擎在刹那间启动,两个车轮在地面上摩擦出耀眼的火星!

    “要小心咯!小姑娘,我的Bear号可是拥有着2oo万马力的『』——你,能够全力防御住吗?”

    坂田金时顿时兴奋的抬起手,一拳锤在了早就已经蓄势待的宛若Beast一般在地面上来回摩擦的机车之上!

    “那就来飙出去吧!Bear?ho1ing!go1dendrive【夜狼死九】——!”

    机车就仿佛接到了命令一般,好像变得异常的兴奋,前**躁的悬空了一下,接着便在一瞬间化为了一道足以撕裂一切的锋锐疾风,在它的双轮间也爆着闪耀的黄金雷光,整辆车载着自己的主人,以越2马赫的度向着贝阿朵莉丝疾驰了过去!

    对于坂田金时来说,他与贝阿朵莉丝之间的距离完全无法称得上是名为【距离】的东西,根本就连数十秒都无法过坂田金时便将机车的前轮抬起,对着呆立着的贝阿朵莉丝碾压而至!

    坂田金时对着不知道作何反应的贝阿朵莉丝咧开嘴,露出了一抹狂气的笑容说道:

    “——goodnight【黄金疾走】!”

    冲天的爆炎在刹那间从机车移动过后的轨迹上宛若岩浆一般从地表的裂痕中喷射而出,将震惊中的贝阿朵莉丝包裹在一片火光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