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的少女抬起眼,平静的看着静止在自己面前的、保持着时间停止前的动作的阿喀琉斯和阿娜,沉默的从挂在了右手腕的盾牌中取出了一把手枪。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

    接着,在频繁的枪击中,对着阿喀琉斯打空了手枪上的弹夹。

    接着,她随手扔下了手枪,又把一架机枪被晓美焰拿在了手中,伴随着剧烈的火光,机关枪中不断喷射出火舌,数百子弹对准了阿喀琉斯的全身各处扫射而出!

    这还不算完,伴随着她打空了机关枪子弹的瞬间,数十Rpg射器从盾牌中倾倒而出,整齐地摆放在地面上!

    少女从容不迫的持续进行着弯腰、直身、开火、丢弃的过程,娴熟的走过所有的Rpg,并以最快的度将它们拾起。

    伴随着不断亮起的火光,Rpg导弹依次从炮口中冲出,飞向了阿喀琉斯。

    但是有一点,所有的弹药在现在并没有任何一打中阿喀琉斯,因为在弹药从枪口中飞出的瞬间,就已经全部静止在了空气中。

    如果真的看的话,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有趣和华丽的景象吧。

    ——子弹划过的空气产生的飘渺轨迹尚未完全消失便全部静止,弹道可以被轻而易举的看见,并宛若蜘蛛网一般包裹住了阿喀琉斯和阿娜。

    如果伴随着时间再一次流动,这里一定会出现更加华丽的景色吧。

    不过少女并没有忙着立刻解除时间静止,而是做出了最后的行动。

    黑的女孩轻轻的将阿娜娇小柔软的身体抱在了怀中,将阿喀琉斯攥紧的镰刀取了出来,并随手取出了一枚高爆手榴弹,拉开保险栓塞进了阿喀琉斯的手中。

    黑少女抱着阿娜,慢慢的退到了安全距离之外。

    接着,她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她胳臂上的盾牌传来了【咔哒】声,随着她最后的动作——

    ——世界,重新恢复了原本的色彩。

    ——时间,再一次的开始了它原本的行动!

    然后,

    恐怕足以称之为世界上最为艳丽而耀眼的火光,在安妮女王复仇号的甲板之上绽放开来!

    ——————————————————————————————————————————

    “结束了,弓兵,等以后还有机会,我们再好好的决一胜负吧——”

    库丘林平静的看着被火焰巨人捏在了手心中的archer,他心中明白,这一刻,这个弓兵已经死定了。

    接着,炎之巨人打开了自己腹部巨大的木制门扉,将archer丢进了这巨大的牢笼,与此同时,炎之巨人身上升腾起了更加凶猛的火焰——这一次,完完全全的是宝具级别的攻击!

    哪怕被烈火刹那间焚烧的archer自己在这一瞬间,都生出了自己【要死】这个念头。

    “以令咒命令你——emiya,立刻转移到我身边!”

    刹那间,archer那残破的身体从即将彻底倒在地上的木巨人体内消失,而在他消失的一刹那,caster召唤出来的巨人彻底被炽热的烈火覆盖!

    不管是谁吃了这种等级的烈火炙烤,若不是对火焰等攻击拥有极强耐性的从者,除了死亡之外,恐怕再也找不到任何结局了。

    archer明显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并没有彻底吃下那完整的一击,但仅仅被那种炽热的火焰烧过一遍,他的灵基就仿佛要彻底毁灭一般,简直就是要连同从者的魔力一起被烧成灰烬的恐怖攻击!

    灵基破损的状态下,archer甚至难以维持住自己的形体,根本不需要等到caster宝具最后的炙烤,哪怕现在这个样子,只要放着不管archer,不出一会就会彻底消失不见吧。

    “master……吗?”archer艰难的抬起头,看着身边扶着自己坐起来的岳晨说道,“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呢,未免有些太慢了一些吧。”

    “不,不应该是来的不是时候,应该说——好在是赶上了。”岳晨看着手中的第二划令咒说道,“以令咒作为代价,让emiya的灵基恢复原状!”

    第二枚令咒消失在岳晨手背上,同时,archer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灵基正在快的恢复,不出一会就可以重新恢复自己以往的战斗力了。

    “应该说不愧是令咒吗?”archer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而且,形式风格会如此果断并毫不犹豫使用令咒的master,哪怕我也没见过几个啊。”

    “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毕竟我的令咒是可以恢复的嘛。”岳晨干笑了起来,“如果我的令咒不能恢复,也不可能会这样果断的使用嘛。”

    “即便可以恢复,令咒对于master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东西,如果是在同一时间不仅仅是我陷入了濒死的状态,那么该怎么办?所以说您做出这样的决定依然是果断到极点的行为。”

    【关于archer的话我也同意,虽然果决是好事,而且系统赋予master您的令咒可以恢复也能省去不少后顾之忧,但即便如此一次性使用两个也依然是非常鲁莽的行为。】孔明在岳晨内心中言到。

    “但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不这么做,archer就彻底死了啊。”岳晨看着arnetbsp;   “是的,因此虽然您的行为鲁莽到连我都想要教训一番的程度,但是也正因为您救了我,我才得以继续战斗下去,在这里对你表示感谢,master。”

    “所以说,你们那里聊完了吗?”这时,库丘林扛着法杖从燃烧着的火焰中穿了过来。

    ——本应是令从者都不得不谨慎起来的火焰,对于库丘林来说却就如同传过一层毫无阻拦性质的水幕,哪怕是他的衣服都没有被烧出半点焦痕。

    “不得不说,archer,你这家伙每次都能摊上一个优秀的master啊。”库丘林带着一抹笑容说道,这个笑容中的意味太过复杂——羡慕?嘲讽?无奈?

    哪怕岳晨和archer也无法评价。

    不过……

    “啊,我和archer会是最完美的主从搭档之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岳晨对库丘林笑着说,当然,如果和你,或许也会非常谈得来也说不定。

    “嘿,如果你是一个漂亮的好身材小姑娘我没准现在就弃暗投明了哟。”库丘林面带轻浮笑容的耸了耸肩膀,但是他轻轻的将手在面前一挥,火焰刹那间在空气中点燃。

    他的双眼映照着明亮的火光,展露出了一股子绝对无法掩饰的犀利之色。

    “但是现在——就让我们之间彻底的……不死不休吧!arnetbsp;   ——————————————————————————————————————————

    “这里是……”菲特躺在床上,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着眼前陌生的天花板。

    刹那间,记忆重新回归到她有些迷茫的大脑——自己被佐仓杏子打到,接着什么人阻止了自己和她的战斗……

    后面的记忆无论如何都无法回忆起来,自己似乎在那时就已经失去意识了。

    菲特猛然间坐了起来,然而后背上尚未痊愈的伤口随着她的动作再一次崩开,血液顺着那可怖的伤疤流淌了下来。

    “唔……好疼……”菲特不由得咬着牙,强忍着痛苦没有叫出声。

    然而冷汗却已经在一瞬间从菲特身体中流了出来,汗珠流淌进伤口中,让原本就非常痛苦的伤口变得更加难受。

    “啊,菲特姐姐!你醒来了吗!”

    这时,开门声响起,一个身穿黑色洛丽塔服装的白小女孩捧着一本儿童绘本,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

    紫色的双眸看着菲特,似乎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开心之色,白色的长披散到她的后背,随着她的动作可爱的甩来甩去。

    但在走到菲特面前,看到了菲特那因为伤口痛苦的表情以及渗出她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流出的血液之后,她的脸上顿时充满了害怕的担忧。

    “不……不好了!安徒生!菲特姐姐出事啦!”小女孩惊慌失措的扑到菲特面前,宛若紫水晶般美丽的双眼充满了担忧之色。

    “不要紧吗?菲特姐姐,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先生——”

    “不,不要紧……我没事——”菲特看着小女孩担忧的面孔,强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不知为何,这个小女孩的脸有一种魔力,哪怕抱有戒心的人,在面对她时也会本能的放下原本的戒备;就算再铁石心肠的人,在看到小女孩流泪的脸也会觉醒出难得的柔情。

    “真是的,才刚刚给你治好就马上把我的工作成果毁于一旦了吗?好在毁掉的是医疗成果而不是稿件,否则我绝对要给你附加一个衰到不行的人生角色让你的一生彻底被不幸陪伴,你这个蠢货。”

    门外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虽然那声音听上去非常的愤怒,说出的话也不是谁都能接受,但不得不说,哪怕菲特都觉得,这个人的声音非常的好听,本人恐怕也会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大叔吧。

    接着,她看向了门外——一个身材矮小、穿着一身蓝色戏服一般的制度、脸上带着一个差不多占了他半张脸的黑框眼镜,手中还捧着一本散着柔和光线的厚重书籍的蓝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走进屋中,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手中的书合上敲在了紫色少女的头上。

    “呜哇!好痛……安徒生先生,过分——”

    少女顿时吃疼,委屈的看着安徒生——菲特难以理解这个少年是怎么狠心对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下这样重的手的。

    “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童谣,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大喊大叫,这样我好不容易激出来的灵感,马上就被你那聒噪的杂音给消灭了,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丫头!”安徒生厉声呵斥。

    “够了,她只是为了帮助我……而已。”菲特有些恼怒的看着安徒生。

    安徒生看向了菲特,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轻蔑但有趣的笑容:“哈?女人,难道觉醒了一些奇怪的母性气息吗?看着这个就好像女儿一样的小姑娘被我这样的混账劈头盖脸的呵斥就本能的想要挺身保护吗?”

    “——————”菲特被安徒生一下子噎住,不得不说,如果按眼前这个少年所说,自己的确和他叙述的感情别无二致。

    “所以说啊——女人有些时候对感情的处理方式真是随意又愚蠢啊,一切以感性的方式来对待,毫无逻辑毫无根据的就去信赖或帮助一个看起来可怜的家伙,难道你觉得饥肠辘辘的大灰狼很可怜就要去把大灰狼给喂饱吗?这样和那些白天看着牛被拉去屠宰场觉【哎呀牛被杀掉真是太可怜啦~】,结果晚饭就开开心心的吃着一桌子牛肉的大言不惭的伪君子兼蠢货有什么区别?”安徒生几乎难以掩饰自己内心的讽刺,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菲特觉得很生气,毕竟不管是谁,被这样嘲讽都会感到非常愤怒的。

    “所以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给我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别向一个患了多动症的狒狒一样跳来跳去!菲特?泰斯特罗莎!”安徒生突然变得异常恼火,手中在瞬息爆出了耀眼的光芒,笼罩在菲特的身上!

    菲特惊讶的看着包裹住自己的这道耀眼但却温柔的白光,没过多久,自己后背上原本不断传来剧痛的伤口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哪怕血液都觉得止住了。

    “这一次别再给我乱动了,你这蠢女人,不然就算只是治疗上的成果,要是还没彻底截止就被你又一次破坏了,我可不一定会对你做什么了,现在的你安安静静的躺着休息,觉得无聊了就躺在床上看一看在书架上的几本书,让童童谣你拿——如果是一下子全看完了那就全都再给我看一遍。”

    安徒生转身离开了房间,在离开之前转过头,用充满了威胁的恐怖语气对菲特警告着:“总而言之,给我彻底当做一个废掉的植物人那样躺在床上待着,要是敢乱动我就把你给丢出这里,免费让你体验一下卖火柴的小女孩的亲身经历啊!”

    安徒生转身离去,只留下了菲特和童谣呆呆地看着这个异常张狂的少年的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