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塔兰忒被一个男人牢牢地掐住了脖子。?  ?八?一中文? W㈧W?W?.㈠8?1?Z?W.COM

    没错,仅仅这一个看起来非常轻描淡写的动作,便已经让最敏捷、最著名的猎手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而且,真正让阿塔兰忒惊讶的并非这点,而是袭击过来的人的度,哪怕是她都没有反应过来的能力!

    这在以往的战斗中是绝不可能生的事情啊!

    “你……你身上究竟生了什么——”阿塔兰忒痛苦的咬着牙,从被死死卡住的喉咙中出艰难的声音,询问着眼前这位【故人】。

    那是一个俊秀的绿青年,身上穿着轻巧的皮质甲胄,身上锻炼到恰到好处的肌肉证明了青年也是一个受过很多磨砺的英雄人物。

    然而这样一位足以称作【英雄】的男人,此时此刻却在浑身上下缠绕上了令人倍感不安的黑色雾气,就仿佛来自地狱的复仇恶鬼,而且并非是所谓的影从者之类的从者劣化,阿塔兰忒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比【第一次见面】时更强大的气息!

    这已经不仅仅是灵格的问题,而是在灵基上,便已然远远的越了如自己这般的普通从者了!

    “究竟是谁……把你变成这副模样———”阿塔兰忒痛苦的抓住了这个浑身缠绕着浓厚黑雾的绿青年的手臂,大声的质问道,“————阿喀琉斯!!”

    名为阿喀琉斯的青年没有说话,身上缠绕着黑色的浓雾,但那绝对不是阿喀琉斯本身的能力或者宝具,这一点阿塔兰忒也明白,也绝对确信。

    因为黑雾所散的那种宛若来自世界的恶念的气息,这种恶念,哪怕是阿塔兰忒靠近,就足以令她感到毛骨悚然,更不要说此刻被阿喀琉斯抓住之后的感受了。

    ——几乎要让人窒息的沉重压迫!

    这便是阿塔兰忒的感受。

    她知道,阿喀琉斯身上绝对生了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事情!

    “咕嘿嘿嘿,阿喀琉斯先生请下手轻一些哦~”黑胡子一脸贼笑的凑了过来,似乎非常娇羞的扭动着身体说道,“毕竟我还需要阿塔兰忒小姐来增加我的宝具的强度呢。”

    “增加宝具的……强度?”阿塔兰忒艰难的看着黑胡子,“原来……拉拢从者加入你的对于——来增强宝具能够产生的最大火力,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吗?”

    “啊哈哈哈但是啊,后宫是必要的哦,没错,后宫是绝对必要的哦!”

    黑胡子露出了笑容和色咪咪的表情,双手手指不断的蠕动着向阿塔兰忒靠近,嘴角似乎也因为痴迷而流出了口水。

    “啪!”

    一声轻轻的响声,黑胡子向阿塔兰忒探出的手被阿喀琉斯拍了下来。

    “咦?”黑胡子看着自己被拍的有些红肿的手背,又看了看目光一直盯着阿塔兰忒的阿喀琉斯。

    “轰!!!”

    下一瞬间,阿克琉斯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黑胡子的脸上,把这个大海盗硬生生的砸进了船舱之中,黑胡子的身体在甲板上拖出了浓重的烟雾,巨大的力道连同甲板都一同破坏了!

    “你……”阿塔兰忒震惊的看着阿喀琉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黑色的阿喀琉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似乎露出了一丝困惑的神色,低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着那个杂鱼的行径……我的内心有一种难以压抑的愤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呜呜……阿喀琉斯先生好过分啊。”

    即便受到了刚才那种程度的重击,黑胡子却没有任何事情,反而从废墟中爬了出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哭泣着说道,而且让阿塔兰忒惊讶的是,黑胡子刚刚被自己贯穿了手臂的伤口,居然在不知不觉间修复了!

    阿喀琉斯听着黑胡子的话,眼神中也露出了难以理解的震惊之色,而他的手在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一种来自心中的本能告诉他,不能再一次让眼前这个【敌人】受到伤害!

    在这一刻,阿喀琉斯抓着阿塔兰忒的手不自觉的松了松。

    而抓住了这个空隙的阿塔兰忒突然再一次用上了自己稍微恢复了的力气,身体突然灵活的转身,居然靠力量强行从阿喀琉斯的爪中挣脱了出来!

    然而,还没等阿塔兰忒站稳身体,阿喀琉斯的拳头就已经到达了她的身前,那夹杂着破空声的拳头便已经击中了她的肚腹,在瞬间将她那脆弱的身体击飞了出去!

    “咕唔——!?”

    阿塔兰忒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这实打实的一拳彻底从体内挪位,连自己的灵核都差点因为这坚实的一拳而出现裂痕!

    而也因为这强大的一拳,阿塔兰忒得身体陷入了硬直,紧跟着,阿喀琉斯抓住了她的脖子,狠狠地甩到了甲板之下。

    阿喀琉斯的双眼因为愤怒而变得血红,猛地把自己的手向甲板狠狠地砸去!

    “呜哇!请您冷静啊!阿喀琉斯先生,再这样下去人家的宝具不等敌人来就要被自己人拆了啊呜呜呜!”黑胡子突然从废墟中跳了出来,哭唧唧的对好像已经狂的阿喀琉斯说道。

    “果然没错……阿喀琉斯,你究竟,被什么东西污染成了这副样子!”阿塔兰忒勉强的爬起来,双眼看着阿喀琉斯,露出了一抹悲伤的神色。

    “被什么东西污染了……?”阿喀琉斯停止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愤怒,凝视着阿塔兰忒,突然冷笑着说道,“我——可没有被污染啊!你这蠢女人!”

    阿喀琉斯慢慢的抬起了手,而那原本普通的拳头在一瞬间被黑雾缠绕,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爪子,对着阿塔兰忒狠狠地拍了下来,“我现在……只是成为了更强的存在而已啊!”

    “————!”阿塔兰忒的脸色变了。

    她想要闪开这个攻击,但是阿喀琉斯刚刚的一拳实在是让阿塔兰忒彻底的失去了行动能力,哪怕是让手指动一动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美丽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吸引了阿喀琉斯和黑胡子的注意力——安妮女王复仇号的船头上站立着一个身材小巧的少女,黑色的斗篷笼罩于她的全身,只能看出她兜帽下的脸隐约像是一个洋娃娃一般精致可爱。

    刚刚那充满着魅力的歌声正是从她的口中出。

    而伴随着她的歌声,阿喀琉斯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与压迫或者束缚不同,只是在听见少女的歌声时,有一种自心底的舒适和怠惰。

    “呜哇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是她吗!果然是她吗!?传说中的偶像女神!戈尔贡三姐妹之中最年幼的偶像少女!阿娜碳!”

    黑胡子突然变得无比兴奋,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了一套印着眼前少女头像的白色T恤和短裤,手里还挥舞着紫色的荧光棒,满脸都写着『我是见到了偶像而兴奋到爆炸的追星族』的表情。

    “原来如此,是魅惑吗?通过歌声来让他人陷入魅惑……戈尔贡三姐妹,你是最小的女儿对吗?”阿喀琉斯端详着阿娜,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原来如此,虽然和原本的形象有差距,但是——是这样啊!”

    阿塔兰忒艰难的抬起头,对着紫的少女阿娜伸出了手:“阿娜……快跑,他……阿喀琉斯已经和普通的从者不同了——”

    “我知道。”阿娜点了点头,“或者说,我正是为了这个,才回应召唤的,回应……梅林的召唤。”

    “梅林……吗?看起来那个家伙也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了吗?”阿喀琉斯看着阿娜,平静的说道。

    阿娜点了点头,手中的镰刀慢慢的攥紧,闪烁出了宛若毒液一般的紫色光芒:“是的,被授予了Beast职阶,堕落的英雄——阿喀琉斯!”

    阿娜化为了一道利箭,向着阿喀琉斯冲了过去,手中的紫色镰刀旋转出了美丽的光华,对着黑色的英雄斩落过去!

    伴随着清脆的碰撞声,阿喀琉斯轻描淡写的探出手,轻而易举的接住了阿娜伸长砍过来的镰刀!

    “弱小。”

    阿喀琉斯只是平淡的回应道,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攻击,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下一秒,他的手猛然间用力,狠狠地把阿娜拽了过来,和自己的视线相交。

    阿娜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错愕之色,虽然她早已做好了会被彻底击败的结局,然而阿喀琉斯的力量还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阿喀琉斯把拳头轻轻攥紧,对着阿娜说道:“结束了,尚未变成怪物的——戈尔贡女神啊!”

    “快住手!”

    天空中传来了女孩的娇喝声,一个身穿蓝色的女性长袍的少女挥动了一下手中雕刻精致的法杖,在面前展开了无数的魔法阵。

    下一刻,由魔力组成的飞弹从阵中飞出,轰击在了阿喀琉斯身上。

    但是,对于这样的攻击,阿喀琉斯并没有任何表示,就仿佛只是沙子掉到了他身上一般的攻击!

    接着,他对那个女孩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便对着阿娜挥下了仿佛能够在空气中摩擦出火焰的沉重拳头!

    【——————————】

    刹那间,世界仿佛突然间失去了色彩,世间万物都变成了单调的灰蓝色。

    所有人都维持着前一秒的表情,不论是阿塔兰忒、美狄亚还是阿喀琉斯,他们的表情都凝固在了刚刚的那一瞬间。

    而且并不仅仅是表情,不论是动作,还是天空中飞舞的灰尘或小虫,都全部停止了自己的行动!

    世界都静止了下来,不,或者应该说,是时间因为某种原因而静止了下来,伴随着时间的静止,空间也随之而彻底静止!

    不过,在这万物静止的世界里,却有一人可以自由的行动!

    ——一个黑色麻花辫的少女,缓慢而稳重的向两人走了过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