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哈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这才是我期盼已久的——哦~~黑胡子突然脸红着说道,阿塔兰忒小姐用她那完美的黑白靴底踩踏着我!用她那被黑色靴子包裹的脚踩着我!太棒了!原来阿塔兰忒小姐是那种隐藏的抖s吗!这种感觉——真的是太棒了呜哇哇啊啊啊~~~”

    阿塔兰忒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却依然坚持着黑胡子对自己的精神污染,继续问道:“黑胡子,在你们背后支持你们的是谁?”

    ——————————————————————————————————————————

    天际,传来了隐隐的破空声。??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

    “你们不可能毫无理由的来抓住其他的从者,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阿塔兰忒的箭上的力道越来越强,如果这样的充斥着杀气的一击下去,黑胡子恐怕绝对会在瞬间死亡吧。

    ——————————————————————————————————————————

    极的气流在一瞬间突破了云层,向着安妮女王复仇号的方向如彗星般坠落!

    ——————————————————————————————————————————

    “嘿嘿嘿嘿,要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黑胡子笑着说道,“我黑胡子氏啊——明明只是为了完成英灵座乐园计划嘛!完全是为了组建我自己的后宫啊!对吧对吧,阿塔小姐,所以快来加入我的后宫——”

    阿塔兰忒一脚踩在了黑胡子脸上,强行让他的话憋了回去:“请不要再这样玩闹下去了,黑胡子氏,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很难保证自己的手不会突然脱手。”

    阿塔兰忒看着黑胡子,一字一顿的说道:“那么,能否告诉我,现在支撑着你们现界的那个御主,究竟是谁?”

    黑胡子慢慢的露出了笑容。

    【———————————!!!】

    阿塔兰忒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是来自于野兽的本能,伴随着她的这一抹犹豫,一道宛若光芒的身影突然降临到阿塔兰忒的面前。

    “怎么可能——你是!”阿塔兰忒震惊的看着眼前突然从天空俯冲下来的人,哪怕以她的度也根本无法捕捉到这个敌人的身影!

    但是,阿塔兰忒却在一瞬间认了出来,这个袭击自己的人——究竟是谁!

    “轰—————!!!”

    剧烈的烟尘在一瞬间从安妮女王复仇号的甲板上掀起,化为了一道四散的冲击波向周围扩散开来!

    ——————————————————————————————————————————

    安妮女王复仇号的下方,火光和风暴在刹那间升腾而起。

    caster对着archer狠狠地砸下了木杖,在一瞬间便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archer也猛然间抬起手,黑白双刀将caster的身体挑飞,干将莫邪回旋着向caster的面门冲刺过来!

    伴随着“叮!铛!”两声铿锵,caster手中的木杖凌空一挥,便把这两把武器直接敲落在地,也在他落地的同时把他们踩成了碎片。

    “即便身为caster,你的身手也依然没有退步啊。”archer看着caster笑着说道,“光之子,库丘林。”

    没错,archer和caster在一瞬间便已经分合了数十回合,caster手中的木杖爆着耀眼的火光,虽然身为caster,但在和以剑术出众而闻名的archer面前也依然毫不示弱。

    这也难怪,毕竟即便这一次作为caster召唤,但他也依然是那位凯尔特的光之子,库兰的猛犬——库?丘林。

    archer被从库丘林手中突然甩出的风暴逼退,看着眼前的敌人说道:“真不愧是卢恩魔术,通过不同的字符就会产生不同的魔术效果。”

    库丘林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说道:“不过你这家伙也变得更加难缠了啊,混账,之前的几次交手本以为能够很好的适应你这家伙的攻击方式了,没想到想要拿下你还是这么困难!”

    archer在一瞬间改变了攻击手段,原本的双刀舍去,变换成了一把弓箭,同时,另一把猩红色的诡异武器被搭在了弓弦上拉开。

    把剑当做弓矢,搭在弓弦上射出去什么的,全天下也就这么一个archer会做这么别扭的事情了吧。

    “你以为我会给你攻击的机会吗!?”库丘林突然俯下身,宛若雷霆般对着archer笔直的冲了过来!

    “别在那里得意忘形了!弓兵!”

    木杖燃烧起炽热的火焰,如同一道耀眼的激光向archer挥舞过来,而面对这样的攻击archer并没有半分的犹豫,在瞬间便将手中的箭对着caster的面门射了出来!

    “kenaz!”

    伴随着库丘林的大喝,猩红的利箭瞬间在半空中燃烧起来,还没等击中库丘林便已然化为了灰烬。

    然而这还并没有完!

    刚刚燃烧了这枚箭矢,库丘林突然听见了第二声破空声!原来第二支箭也已经到达了他的面前,而且不论是蕴含的魔力还是力道,都要比之前的那一次攻击更强!

    “嘁——”

    库丘林明白,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机会给他刻画卢恩的机会了,因此,他只能抬起木杖,硬生生的接住了这枚猩红的箭矢,并在紧跟着将它弹飞了出去!

    “啧——”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沉重力道,哪怕是库丘林都不由得轻轻咋舌。

    但是紧跟着,还没等他再次摆好姿势,第三轮攻击便再一次到来了——这一回的攻击要比之前的两次更加致命和阴险,哪怕硬接都不可能有好的结果!

    “你这家伙,到底有多少箭啊喂!”

    库丘林的身体终于停止了突进,猛地向旁侧退去,并且在后撤的瞬间在原地留下了一面由冰构筑的屏障。

    但即便如此,在这猩红的箭撞击在屏障上的瞬间,仅仅被阻挡了一秒便再一次冲破了防御,擦着库丘林的衣角,以好像根本没有被削弱一般的势头向远处飞去!

    “不管什么时候都想说,你这家伙,到底有多少武器啊?”库丘林皱着眉说道。

    archer露出了笑容,手中再一次出现了那猩红的诡异利剑:“谁知道呢?caster,要不要来继续试一试?”

    库丘林露出了笑容:“不必了,因为啊,现在的胜负,不是已经分晓了吗?”

    “轰!!!”

    大地在一瞬间颤抖了起来,剧烈的烟尘从上空的黑胡子的战船上突然间炸出,这绝对不是阿塔兰忒或者黑胡子能够做到的,而是……第三个人!

    “怎么回事!?”

    archer猛地抬起了头,然而就在他被爆炸吸引的这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犯下了绝对致命的错误!

    “所以我说——结束了,你的杂技表演也该到落幕的时候了!arnetbsp;   库丘林猛地将手向地面上拍击了过去:“给我小心点了!archer,这一次,可是动真格的了!”

    archer脚下突然涌动出了火焰围成的圈,紧跟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由无数细木枝组成的巨人突然间从火焰中探出一个巨大的爪子,将archer死死地抓在手中!

    “这个……是!?咕哇——”

    archer刚想要逃出来,炎之巨人在一瞬间用出了更大的力气,将archer捏在了手心之中!

    “别了,archer!下一次有机会,再来好好的打一场吧!”库丘林转过了身,轻轻的打了一下响指。

    下一瞬间,炎之巨人将红色的弓兵用力的砸落下来!

    ——————————————————————————————————————————

    “archer!我现在以令咒命令你——!”

    少年的怒吼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

    “那么,这一次的戏剧究竟会生何等波澜壮阔,与跌宕起伏的豪迈情节与突如其来的转折呢?”莎士比亚靠着窗户,看着外面所生的战斗,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此番展,究竟能够书写出何等豪情万丈的悲欢离合呢?吾辈,相当的期待啊!”

    “你还真是恶趣味到极点的家伙呢,虽然我也只是差不多恶劣到极点的人而已。”安徒生也观看着窗外生的战斗,平静的说道。

    “哪里,mr.克里斯蒂安好歹出了很大的力,而我只不过就是一介作者而已,书写故事,记录故事表示我降临于此的职责,仅此而已。”莎士比亚微笑着说道,“不论剧情的走向如何,不论终末将会何等悲哀,但是只要能够让我看到极致的剧情与豪迈而动人心弦的故事,所有的一切便已然足够了!”

    “你们两个真是我见过的最差劲的家伙,也只比梅林那种最喜欢毫无作为还没事找事的家伙稍微差一点而已的差劲。”

    这时,一个将自己包裹在紫色袍子中的小女孩提着一把紫色的镰刀走了过来,看着两个大文豪说道。

    “哈哈哈哈,miss.阿娜,所谓文学家正是一群像我们这样的疯子和差劲的家伙的专有名词啊!观赏着世间百态,欣赏着生命的挣扎,并将他们身上感人至深的,并将他们身上动人心弦的感情书写下来!这,不就是【我们】的职业所在吗?”

    “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认同你,大文豪先生。”安徒生扶了扶看上去有些宽大的眼睛,突然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我去帮忙。”

    被称作阿娜的少女突然转身,似乎放弃了和这两个脑袋应该是有问题而且向来不会说人话的作家先生争执。

    阿娜消失在门外的瞬间,转过头对安徒生说道:“在我离开之后,帮我照顾好菲特,如果那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我会把你们——亲自血祭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