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哦哦哦哦!!!!”

    黑胡子怒吼着,对准了攻击袭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刹那间,红色的箭矢和船头对撞在一起,在天空中爆出耀眼的火光!

    caster勉强的撑住了身体,避免了自己在剧烈的气流和颠簸的船身双重作用下摔倒。?八一中文网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不过caster却露出了一抹笑容:“居然用这种方法来尽可能的让损失达到更轻,你这家伙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兼笨蛋啊!爱德华船长。”

    “嘿嘿嘿,谁叫我们这帮海盗就是一群从骨子里就喜欢浪里个浪的没脑子的笨蛋呢?”黑胡子咧开嘴露出了笑容。

    “你这个家伙真是——”caster露出了艰难的笑容,说实话,黑胡子刚刚那种就像是要同归于尽的气势哪怕他也不由得心紧了一下。

    彻头彻尾的疯子,那个时候的黑胡子,真的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了。

    而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看得出黑胡子,的确还是历史上那臭名昭著的邪恶海盗,大概还没有彻底因为现代文化而腐坏掉脑袋。

    “多谢夸奖~多谢夸奖。”黑胡子顿时自满的笑着说道,“不过嘛————”

    “人家……真的害怕的说!”黑胡子突然凑到caster身边,带着一脸幽怨的哭泣表情说道,

    “都怪你!caster先生,也不来帮帮我——人家……人家真的想哭的说QaQ,捶你胸口,大坏蛋!!!咩QaQ?捶你胸口?!你好讨厌!ToT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大坏蛋,打死你(/\)!”

    “给我滚。”

    对此,caster面无表情的,用充斥着浓重杀意的语气对黑胡子回应道。

    黑胡子顿时倒退了好几步,接着舍去了刚刚那恶心到极点的笑容说道:“好吧好吧,既然如此那么我接下来去和阿塔小姐姐去亲——”

    “大意了呢,netbsp;   这一瞬间,一个红色的身影在一瞬间掠过,贴近了还因为黑胡子那足以让人san值降低灵视暴涨的话而陷入了精神上的硬直的caster,手中的一把黑白双刀对准了caster狠狠地砍了下去!

    “arnetbsp;   黑胡子和caster震惊的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红色弓兵,现在想要用卢恩符文已经来不及了,那么就只能——

    caster猛地挥动起自己的法杖,勉勉强强的挡住了archer的突然袭击。

    “抱歉了呐,caster,这个时候你就给我到地上去呆着吧!”archer在一瞬间用力将caster逼退出了甲板的护栏外!

    “黑胡子!你这混账……给我记住!”这是caster在掉下船之前,给黑胡子留下了最后一段话。

    archer并没有在这里太过停留,而是在一瞬间越过了阿塔兰忒的头顶,对着她射出了数箭,击碎了束缚着阿塔兰忒的冰块。

    “抱歉啦,阿塔兰忒,接下来在复仇女王上的事情就交给你搞定了!”archer留下来了这句话,也跟着caster越下了安妮女王复仇号!

    ——————————————————————————————————————————

    看着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的阿塔兰忒,黑胡子似乎并没有半点慌张,而是笑呵呵的对她说道:“哦呀哦呀!已经被解开束缚了吗阿塔兰忒小姐,真是遗憾呐呼嘻嘻嘻,本来还打算稍微礼节性的prpr一下以示友好呢,现在看来已经没办法成功了呢。”

    他撅起嘴,哭泣着说道:“毕竟如果您真的想要移动的话,和以度著称的阿塔兰忒进行近距离战斗难道不是自讨苦吃吗哦呀!?”

    “啊,对啦,阿塔小姐,说道竞的话,干脆等我准备好之后来比一比度吧,就像您的传说中那样,如果我赢了您就嫁给我如何啊咕嘿嘿嘿,如果我输了我就嫁到你那里去,是不是很公平的比赛呢?”

    “请容我拒绝!”阿塔兰忒对着黑胡子的头瞄准道——凭着阿塔兰忒的本事,如此近的距离和用手上对准敌人的头颅开枪没有任何区别。

    仅在不到一秒钟,甚至可能连痛苦都没有,阿塔兰忒就能贯穿黑胡子的头,将他彻底射杀!

    “嗯,不好,这可不好,好可惜我还专门准备了许多苹果呢呜呼呼呼呼。”黑胡子闭上眼睛泯着嘴,煞有其事的颔说道,“大事不妙啊现在这个局势!我啊,现在已经陷入僵局了啊,到底要怎么才能和大英雄阿塔兰忒战斗呢?”

    黑胡子说着从衣兜里取出了智能手机拨弄,笑着说道:“『和阿塔兰忒这位极猫女郎小姐开始战斗要怎么办才能打赢?』在线等挺急的!”

    “——————”阿塔兰忒是真的有点不想理这个家伙了。

    黑胡子这个消息刚刚出去,马上手机就出来了回复的提示音。

    “哦!这里有人告诉我跑的比西方记者还快就能够打败阿塔小姐了——”

    “啪”的一声,黑胡子把手机扔在了甲板上:“俺要是能做到早就去做了好吗!?”

    “笑话已经足够了,黑胡子。”阿塔兰忒突然半蹲下来,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向黑胡子冲去,并同时张弓搭箭!

    “唉——真的是很没办法呐,我还在想着,尽量不要去和女人打架呢,现在看来始终是不行么?”

    黑胡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火枪,遥遥的指向了阿塔兰忒。

    这一刻,他的笑容多了几分锐利:“那么就不好意思咯!阿塔小姐,我爱德华?蒂奇,这一次要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了!”

    黑胡子对着阿塔兰忒开出了战斗打响的第一枪,下一刻,阿塔兰忒在冲刺的一瞬间踩住地板,身体机敏的向后空翻,并在一瞬间对着黑胡子射出了箭矢!

    ——————————————————————————————————————————

    caster和archer纷纷落在了地面上,在被两人掀起的烟尘中互相对视着。

    “嘁居然连这种地方都能够碰见你,你这家伙不会真的是看上老子了吧?就算是处处充满了孽缘,这种事情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caster掀开了兜帽,露出了蓝青年一脸不爽的脸,双眼盯着archer,有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在里面。

    “哼,我也早就想说了Lancer……不,现在应该是caster吧。”archer紧了紧手中的双刀,平静的说道。

    “哼,不过现在看起来你也是别来无恙呐,archer,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生龙活虎——不过你没考虑过以其他的职介现界吗?archer职介我都快看吐了。”caster啧了啧舌,露出嫌恶的表情说道。

    “那还真是有劳你费心了,caster——库?丘林。”archer说道,“那么这一次,就让我们真真正正的,用尽全力去打一场吧!”

    caster的法杖一瞬间压低,脸上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那么——放马过来吧!arnetbsp;   瞬间,两个人逼近了对方,库丘林在一瞬间点燃了自己的法杖,法杖燃烧的火焰在空气中拖出了一道长尾。

    而archer却也不甘示弱,振臂一挥,手中的双刀对着库丘林的面门,就宛若两道鹤翼一般高暴旋过去!

    ——————————————————————————————————————————

    “哈啊啊啊!!!”

    阿塔兰忒对着黑胡子射出了数箭矢,而黑胡子却也在同时无奈的抬起手,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阿塔兰忒。

    “呯——!”黑胡子的枪口瞬间喷射出火舌,对着阿塔兰忒爆射过去!

    不过这没有任何用处,阿塔兰忒的身影在半空中瞬间消失——这并非比喻,而是真正生在眼前的事情。

    她的度快过了肉眼能够达到的极限,不,哪怕是从者的视力,黑胡子在刚刚也未能看到阿塔兰忒的行动轨迹!

    而就在黑胡子呆的瞬间,左臂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瞬间注意到,自己犯下了重大的失误!

    ——他的左手出现了一支绿色的箭矢,这枚绿色的箭刹那间贯穿了黑胡子的手心,并在射中的一瞬间产生了一股巨力,将黑胡子整个人压倒在地,并将左手牢固地钉在了甲板上!

    “咕嘿——!?好疼好疼!”黑胡子咬着牙,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但却依然对阿塔兰忒说道,“真的好疼啊,阿塔兰忒小姐,人家~还是未成年的说~”

    不过,在黑胡子说出的瞬间,第二道箭矢破空而来,将他的右手也死死地钉在了甲板上!

    “这个时候你就给我安安静静的呆在地上吧。”阿塔兰忒一脚踏在黑胡子的后背上,手中的弓箭满盈到了极限。

    “结束了,黑胡子,把你所能知道的东西全部,比如你这么做的原因,全部都告诉我吧!”阿塔兰忒平静的说道。

    这一场战斗仅仅生在了数秒之内,是的,具体算下来可能连数秒都不到,这便是以度著称的阿塔兰忒的极战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