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了多少遍了,既然立下了要保护孩子的誓言,就赶紧给我去干活啊!帮我端茶倒水整理书籍稿件就是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动作太慢了!你这家伙也配称作『阿尔戈的野性公主』吗?你究竟有没有想要履行自己的约订啊,还是说你向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立下的誓约就如同草履虫一般渺小脆弱吗?你这个绿色的蠢女人!”

    在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富贵人家住的郊区别墅中,传来了这样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一个带着大的有些离谱的黑框眼镜的蓝少年坐在桌子前奋笔疾书着,面前已经堆成了如山一般的厚重的纸山。

    “所以就给我变得更快啊,你这家伙,挥出你那机敏猎手的豪情天赋,不论端茶倒水、整理稿件还是击退敌人,都是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工作啊,女人。”

    蓝色的少年笑了起来,透露出和矮小稚嫩的脸完全不符的老成。

    “对……对不起……”在安徒生身边,站着一个沮丧的低垂着脑袋的绿少女。

    她身上穿着如同丛林般翠绿的衣着,披挂着如同猎人一般的轻型皮甲,还长着一对猫一般的耳朵和尾巴。

    虽然此时此刻正因为被少年呵斥在垂头丧气,但却依然无法掩盖她身上的英姿。

    “沮丧有什么用?沮丧就可以把工作完成了?你要是有沮丧的功夫早就可以完成很多的事情了蠢货。”蓝色的少年再一次呵斥,接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真是笨到一定境界了你这个家伙啊——好歹为我端一杯茶清扫一下屋子总会做吧。”

    “我,我明白了……”绿色的少女点了点头,“刷刷”地甩着尾巴,跑出了房间。

    “哈哈哈哈哈,高傲的猎手收敛其昂扬的光辉,为童真献上无言的守护吗?此等天真无瑕之姿态方是最为迷人之景色!没错,正因为努力才更加耀眼!正因为奋斗才更引人注目!高傲的森之女赌上了一切,向大神订下无悔的誓言来守护天真的孩提!这样的可爱之人,此等的可亲之人,这等令人赞叹之人!才是能让吾辈的灵感如同泉水般喷涌而出啊!”

    坐在蓝少年对坐的另一个中年大叔突然打了一下响指,看着绿色少女的背影笑到。

    “真是的,烦人的小孩越来越多也是个麻烦啊。”蓝的少年瞥了一下房门,外面似乎传来了孩童的声音,“真是的,这样根本就无法安心工作不是吗?”

    “嗯,虽然可以听到孩童的笑声或许也是努力的源泉,而太多的欢笑却也是繁重的压力啊。”中年男人也露出了一丝苦涩的表情,但却立刻被激昂的气势掩盖下去,“但即便如此,这也是必要的体验吧!在琐碎的困扰中培养豪侠的意志!在无尽的烦躁中培育属于智者的耐性!唯有如此,没错!唯有此才是最为重要的人生体验呐!

    ——啊!就好像褪去女孩的衣物一般!强硬的撕扯永不为上策,而应通过耐心不断的爱抚与怜惜去等待!用温柔的爱情去慢慢剥离!若连如此的耐心都没有的话,是不足以磨练出坚毅的黄金之精神的啊!童话作家。”

    “哈哈,遗憾的是,我可没有这个耐性去磨砺心智,更没有耐心去等待女孩同意我去把她的衣服解开啊,大文豪先生。”蓝的少年露出了一抹难以言喻的蔑笑,“你难道不认同吗?在截稿之日即将来临的现在,任何外因的打扰都是罪孽,而若这外因会打断他人的灵感,对于我们这群家伙来说更是不可宽恕的七之原罪!就如窗户外的一大群小雀,即便声音再悦耳,在此时此刻也仅仅是如蚊蝇般的噪音而已。”

    少年端起了茶杯,看着窗外顿时皱着眉头,大声怒斥道:“而且!而且啊!现在还来了这样一个大家伙是想要让我们的心血付之一炬吗混账东西!!那笨蛋女猎人究竟在搞什么?还不赶快去把这个大号苍蝇给轰走!”

    ——————————————————————————————————————————

    “阿塔兰忒姐姐,来和我玩吧!”

    黑色的洛丽塔小女孩一蹦一跳的跟在刚刚走出两个作家那充满阴暗气息的绿色猫耳娘的背后。

    “嗯,等我把那位作家应对好再说,童谣。”被称作阿塔兰忒的少女笑着摸了摸童谣的头,接着问道,“不过,阿娜带回来的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嗯……伤势受安徒生先生的治疗已经没有问题了,不过现在还是没有醒过来。”被称作童谣的小女孩听见了阿塔兰忒的询问,也变得有些担心起来。

    “如果能和那孩子所在的时空管理局联络上就好了。”阿塔兰忒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到了现在,支持那个女孩的组织也依然没有出现。

    “果然,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去想办法亲自去联络上那位master吧,或许他会有什么好办法。”阿塔兰忒说道。

    “咕嘿嘿嘿哈哈哈!阿塔兰忒小姐,我觉得现在的你还是赶紧投降归顺于本船长吧!啊啊啊!对了对了,还要记得带着童谣酱~阿娜酱还有菲特酱一起来到本船长船上哦~~~!”

    就在这时,房子外传来了让人非常反感的噪音。

    “怎么回事?”阿塔兰忒一脸尴尬的皱起了眉头,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身上就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唔,就好像是臭水沟中的老鼠一般让人烦躁的声音。”童谣害怕的颤抖了一下,即使还没有看见声音的主人,但她本能的躲在了阿塔兰忒的身后

    阿塔兰忒借着敏锐的耳朵迅寻找到了声源,想都没想便跑上了别墅的二楼,顺着声音看去。

    ——在别墅外不远的天空上,飘浮着一艘巨大的海盗船,即便看起来只是一艘普通的木制船,然而阿塔兰忒还是一眼便看了出来,那毫无疑问就是宝具!

    而在船的甲板上,一个身穿白色T恤衫,身穿着一条短裤的黑胡子大叔站在了上面,看见露脸的阿塔兰忒顿时出现了几分痴迷的神色。

    “咕呒呒呒!不愧是阿尔戈的狩猎乙女,以最著称的【绿色战车】!果然散着毫无破绽的英姿!呼呜嘻嘻嘻!不愧是和我黑胡子氏于睡梦中亲热过的美少女xxx号啊!不行了,好想舔!尤其那一身装束!太棒了,腋下太棒了!黑白腿甲太棒了!猫耳太棒了!靴下太棒了!好想prprpr!任何一个地方都好希望prprpr哦哦~~~~”

    阿塔兰忒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不论是谁,面对这样的家伙都难免会有点混乱。

    面对这种程度的调戏,阿塔兰忒仅仅作出了这样的选择:弯弓搭箭。

    刹那间,宛若破音的霹雳一般的箭矢冲向了站在甲板的黑胡子,眨眼间便到达了他的面前!

    “anusz!”

    伴随着一声大喝,袭来的箭矢刹那间被烈火覆盖,本应贯穿黑胡子的头颅的箭矢在贴上他额头的瞬间便化为了灰烬。

    “噫!?好烫好烫要烧着了哇啊啊啊!好过分,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人家呢?不论是阿塔兰忒小姐还是caster先生都好过分,人家黑胡子氏只是一个纯洁的小少男啊!为什么要这样呢?”

    黑胡子似乎哭着对旁边站出来的蓝色的caster哭诉道。

    “哼,谁叫你在那里嘴碎啊,笨蛋。”caster面前一闪而过的一排诡异的符文消失不见,他也嘲笑般的看着黑胡子。

    “所以,尔等是何人。”阿塔兰忒手中的箭瞄准了船上的二人,如同一只猫般戒备的问道。

    听见阿塔兰忒的问话,黑胡子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咕嘿嘿嘿嘿嘿,阿塔小姐,正如您所听见的,在下便是伟大的海盗船长,此次来这里,是为了将阿塔兰忒小姐您纳入我的后宫,以此实现我【英灵座乐园计划】的第一步呼呼呼呼呼!”

    “……………………”

    阿塔兰忒看着黑胡子,已经完全不想再和他继续这毫无意义的对话了。

    见阿塔兰忒没有搭话,黑胡子却并没有气馁,反而变得更加兴奋了:“没错!我便是海盗,爱德华?蒂奇!再次要将你们所有人,全部拉入我黑胡子氏未来的巨大后宫!”

    “那么,汝就来给我试一试吧!”伴随着阿塔兰忒的怒喝声,她搭在了弓弦上的利箭,也刹那间击出,宛若能够撕裂长虹的翠色之星,以如同闪电般的度向海盗船上射击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