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回应这一次的召唤吗,吉尔。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

    漆黑的长夜中,手持利剑与魔龙之旗,身披黑色铠甲的白少女出现在一片绿化后的空地上。

    在她的踏出的一瞬间,周围的草地仿佛被炽热的炎火焚烧一般化为了灰烬。

    “啊,贞德哟!没想到您居然真的会回应与我的因缘,我真的感到无比的快乐,看起来被那位少年所召唤,并比那位大人擅自得率先前来这个世界果真是无比正确的选择啊!”

    在黑色的少女面前,一个身穿宽大的巫师袍、双眼夸张的吐出,整张脸都散着诡异以及阴暗的气息的男人张开双臂,如同迎接什么神祗般,用怪异的音调高声讴歌着。

    “哼,别在那里自作多情了,吉尔,我只不过是对于在这个世界所生的一切感兴趣而已。”白的少女露出了笑意说道。

    虽然被眼前的巫师称作那位历史上著名的救国之圣女的贞德,但她的身上却没有散着哪怕半点如同圣女般的圣洁气息,有的只有对世间万物的浓烈仇恨和杀气淋漓的残忍血性。

    与其说她是上天指引的纯洁圣女,倒不如说是一个自炼狱中归来的复仇者更为贴切吧。

    “哦!以无法放着如此多的女孩不管为了让他们都开心的笑起来这样的理由便追寻着因缘现界而的圣女也依然别有一番魅力啊!”

    “——————!”贞德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与其说是难看,那通红的脸似乎是有点难堪的成分在里面,“够够……够了,吉尔!不需要继续了,我只是……”

    黑色的贞德想到这里,似乎突然找到了什么理由,脸色重现变回了曾经那宛若魔龙的邪恶“啊,没错,我是为了向那些魔女做出毁灭的宣言而已,世上的复仇之魔女唯我一人就已然足矣了!”

    “原来如此,铲除这个世界的一切魔女吗?看起来贞德你也收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信息啊,没错!汝即是邪龙之魔女,亦是此世独一无二之圣女!此等象征绝情绝爱绝望之存在,必将被我等真正的极致绝望的烈焰彻底焚为灰烬!!”

    贞德顿时露出了充满欢愉的笑意:“没错没错,要的就是这种气势,即便已然变为这等悲哀之姿,但你依然是曾经的法兰西元帅——吉尔?德?雷斯啊!”

    吉尔笑着说道:“那么,圣女大人喔,您接下来打算如何去整治存在于此世的虚假之魔女呢?”

    “不必担心,我早已做好了最万全的准备了,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便已经先去寻找过那位英雄王大人了,让他赠予我能够强化从者力量的药水,就是这个了!”

    贞德这样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瓶造型精美的小瓶子。

    “那个就是可以让自身得到强化的神奇的药水吗?那个如同鄙人所召唤的星之眷族们一般宛若他们美丽的触手那样不停蠕动的黑色液体?”

    “既然想要称赞就直说,何必这样废话?”贞德拧开了药水说道,“即便样貌非常的令人难受,但那位英雄王赠予并保证过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欺骗我吧。”

    “既然如此就稍微尝一口如何?贞德,稍微尝一尝也许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吉尔提议道。

    “嗯,是个好办法。”贞德点了点头,毫不含糊的将这个内容物看起来极为恶心的药水送进了口中。

    “唔……咕,嗯……嗯,咕……噜——”贞德的表情变得有点难看,似乎因为这个药水而非常痛苦,“好……好苦……好难受……”

    贞德吐了吐舌头,强忍着恶心把这个味道看起来不是很好的东西咽了下去,“增强力量的药水居然如此难以下咽吗?怎么样,吉尔,现在有什么变化吗?”

    “不,并没有任何变化哟。”吉尔盯着贞德说道,“并没有感觉有任何的变化。”

    “唔……怎么会这样啊,那位英雄王明明很明确的想我保证过了啊,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贞德的声音在这里戛然而止,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不知为何,汗液开始慢慢的浸出来。

    “怎么……为什么会这样!突然……好热!好热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刹那间,贞德体内爆了白色的光芒,一阵白色的烟雾从她脚下爆散出来,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贞德,没关系吧!”吉尔惊讶的张开嘴问道。

    “不……没,没关系,的说。还能……撑得住,的说——”烟雾内传来了贞德的声音,然而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

    然后,一个娇小的身影从烟雾中出现,而她的出现,让吉尔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那是一个被裹在了非常松大的黑色盔甲中的白小女孩,就好像偷偷穿着大人的衣服四处乱逛的小孩子。

    “————————!?”吉尔张大着嘴,彻底被眼前生的事情所震撼了。

    “为什么会,这样的说。”

    小女孩揉着脑袋,用厚重的衣服裹住了自己的娇小身躯——因为衣服实在太过厚大,导致现在小女孩整个人都是**着包裹在衣服中。

    “贞德,为什么你会——”吉尔张大了嘴问道。

    “真是的,说什么世间的魔女仅有一人就够,明明只是对魔法少女的生活充满了憧憬的说,却还嘴硬的说这种话,长大的我真的让人非常苦恼的说。”

    小女孩贞德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似乎对长大后的自己非常懊恼。

    “但是不需要担心了!既然已经变回了孩子,那么就由我来成为真正的魔法少女吧!”贞德Li1y突然打起了精神,微笑着说道,“我的名字是贞德?a1ter?Li1y,既然要成为魔法少女,那么就应该是贞德☆a1ter☆magic☆Li1y,的说!而吉尔……嗯,就称呼你吉尔☆法兰西☆莱薇尔☆蓝胡Li1y,的说!”

    “那么,就让我们作为新任的魔法少女,一起努力吧!”

    贞德Li1y这样说着,拖着宽大的衣服勉强的向城市开始出。

    “————————”吉尔呆呆地看着贞德Li1y离去的背影。

    然而,等他回过神之后,一股难以说明的磅礴之力顿时出现,让他整个人的魔力在一瞬间攀升至一个新的阶梯,整个人的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厚重的紫色浓雾!

    “咕啊啊啊啊啊!!!贞德哟!!你果然是世间最极致的圣女!我心中唯一的纯洁圣女啊!如此无垢!如此无瑕!如此的纯爱!果然唯有你啊啊啊啊啊!感受到了!力量在涌动!在提升唔喔喔哦哦哦!”

    应该是因为这剧烈的刺激,吉尔?德?雷斯的灵基在瞬间再临完成!

    ——————————————————————————————————————————

    “以上,就是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真正原因,的说!”贞德Li1y对岳晨自豪的说道。

    “唔,总觉得——是槽点满满的片段啊,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比较好。”岳晨闭眼歪头说道。

    “之后就连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吉尔似乎被那个黑胡子大叔抓住,突然一起过来抓我,然后路过的archer先生出手搭救,便和我一起行动了。”

    “不对,不对劲,明明应该是最重要的环节突然就被一笔带过了!?为什么蓝胡子会突然和黑胡子组队抓贞德你啊?他们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根本就毫无线索啊!”

    “唔……对不起,因为,因为人家也不是很清楚,的说。”贞德Li1y似乎非常懊恼的垂下了头。

    【嗯,也就是说我们听了差不多有25oo字的废话吧,恶意拖字数的行为未免太明显了。】孔明平静的说道,【本来以为会从贞德身上找到突破口,看起来还是我们太天真了。】

    “列奥纳多,现在有找到新的从者反应吗?”这是,archer突然抬起头问道。

    『唔,让我来看一看。』达芬奇低下头,将从岳晨传过来的城市地图摊开,『啊!真的找到了,现了从者反应,茉雫小姐,我把地图传给你,你把标记出来的点和岳晨先生的系统地图融合一下吧。』

    茉雫看着达芬奇,不由得面露苦色:『对不起,达芬奇酱,并不是我不像这么做,只不过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唉!?为什么?”岳晨顿时震惊的问道。

    『因为,master您完全没有购买系统为您准备的见泷原市地图啊!』

    “什么鬼!那个设定原来还在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