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魔女的使魔已经逃跑了吗?”

    佐仓杏子轻轻的把枪凌空甩了一下,看着已经重新变回了废弃仓库的场景——在刚才两人的战斗中,这个使魔似乎趁着他们缠斗的功夫中恢复了一点力气逃离了这里。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嘛,也罢,反正等到它长成了魔女的时候再杀死它收益更大嘛,也不急于一时。”

    此时此刻,佐仓杏子的衣服应该说是非常狼狈才能形容,脸上和肚腹上都有着难以忽视的伤口,血液从中潺潺的流出。

    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了细微的响声。

    “哼,你这家伙,居然还没失去意识啊。”佐仓杏子转过头,看着背后的少女说道。

    只见菲特勉强的用手拄着雷光战斧,咬着牙强撑着站了起来。

    和佐仓杏子身上的伤势比起来,菲特明显要更加凄惨,浑身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披风已经被撕碎,紧致的战斗服由于眼严重破群,随着她的动作早就能看见若隐若无的肌肤——前提是可以无视她身上不断流出鲜血的伤口。

    “所以说在那里躺着不就不用受这么大的同居了吗?”佐仓杏子把枪抗在肩上,似乎难以理解菲特的行为,“放心吧,我又不会杀了你,只不过就是问你几个关于你背后组织的事情而已。”

    “所以……不会让你得逞!”菲特咬紧了牙关,雷光战斧散出虚弱的光芒。

    “嘁,明明想着让你仅仅昏迷过去,好少受一些苦的。”佐仓杏子的魔枪在一瞬间突进,对着颤抖的菲特凶猛的横扫过去!

    菲特也已经准备用最后的魔力放手一搏,雷光战斧刹那间爆出耀眼的光芒,伴随着雷鸣声向横扫过来的长枪砸落!

    “铛!”

    清脆的碰撞声骤然间,佐仓杏子和菲特两人那如同猛虎般的气势顿时停滞了一下。

    紧跟着还不到两人有所反应,一把架在了两人武器上的紫色镰刀在刹那间震颤了一下,硬生生的将两人仿佛足以撕裂空间的力量卸去,同时把他们的武器挑上了天空!

    “什——”

    佐仓杏子震惊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娇小少女。

    似乎出于战斗的本能,佐仓杏子在枪被挑上空中的瞬间便归正了自己的姿态,原本朝着天空刺去的长枪突然在一瞬间断裂为数截宛若一条长蛇般回落,对着将自己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紫少女奔袭而去!

    不过少女并没有惊慌,而是将手中的紫色镰刀猛然间扭动起来,原本只是和她身高差不多长的巨镰居然在一瞬间延长,如同毒蛇般破解了佐仓杏子的多截枪!

    “你是什么人?”

    佐仓杏子倒退了几步,戒备的看着顺势扶住了险些倒下的菲特的紫色少女。

    “——————只是一个游荡者。”

    转头看了看已经意识不清的菲特,平静的说道。

    佐仓杏子刚想踏前一步,紫色的少女手中的镰刀在一瞬间从地面上划过,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深深地沟壑。

    “并不想……和你战斗。”

    少女的眼中露出了明确的威胁之色,虽然说着并不想战斗,但此时此刻她却也已经做好了最万全的迎战准备。

    “嘁……”

    佐仓杏子本想要行动,但却再一次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势,顿时放弃了想要进攻的想法,恼火得收起了长枪。

    “哼,等下一次见面,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这烦人的家伙。”

    少女将菲特搂住,面无表情的看着离去的佐仓杏子,也带着菲特离开了这已经伤痕累累的仓库中。

    ——————————————————————————————————————————

    冬木市,圆藏山上空。

    耀眼的火光在一瞬间绽放,白色的娇小身影在爆炸中四下飞舞,橙红色头的魔导师一边从自己手中的魔法杖中甩出无数的魔导弹。

    “唔……不管怎么说,数量未免太多了啊!”奈叶勉强的躲开了一把擦过自己身畔的长枪说道。

    没错,即便她的魔导弹的数量也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但对面扔出的武器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无数的武器从那仿佛海洋般的金色汪洋中铺天盖地的爆射而出,在一瞬间构筑成了一片钢铁的海啸!

    而且不仅仅是这散着浓厚死亡气息的金属风暴,对于奈叶来说最麻烦的还有另一个人!

    “咕哈哈哈哈哈哈哈!!!”

    剧烈的劲风突然吹来,附带了雷光的巨锤突然出现在奈叶身边,阿蓓朵丽丝高举了那可怖的狂锤,对着魔导师那瘦弱的身躯狠狠地挥砸下来!

    【圆形光盾(Round?shie1d)!】

    奈叶把手杖迎着阿蓓朵丽丝的巨锤冲击了过去,在刹那间,猛烈的冲击波以他们两人为中心扩散开来。

    肉眼可见的飓风顷刻间将坑洞附近还存在的树木连根拔起,让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圆藏山变得更加满目疮痍。

    “哪怕受到这样的攻击也依然有这样的余力来进行攻击吗?”

    安洁莉卡看着苦苦支撑的奈叶平静的抬起了手。

    刹那间,耀眼的光芒顷刻间在奈叶四周亮起,无数的黄金之门从奈叶四周出现,将她彻底包裹在一个毫无死角的攻击范围中!

    “——————!?”

    奈叶惊惧的看向自己周围,此时此刻,她要一边抵挡阿蓓朵丽丝的攻击,还要一边应付安洁莉卡的远程制压,这种程度的战斗已经让奈叶无暇顾及其他事情了。

    而此时此刻,装载着武器的门扉如此近距离的瞄准了自己,哪怕奈叶都不由得有些心凉。

    “不会杀死你的,不过出于你的实力,因此可能会让你彻底失去所有的行动能力而已。”安洁莉卡这样说着,张开的手轻轻的握住。

    刹那间,门扉中散着恐怖魔力的武器在阿蓓朵丽丝用最后一击彻底击溃了奈叶防御的顷刻间,对着她如同风暴般散射过去!

    ——————————————————————————————————————————

    “你来这里干什么?吉尔伽美什。”晓美焰看着眼前的金男人问。

    并没有戒备,也没有敌意,有的只是平静和几分怀念,仿佛两人似乎是很早之前便曾相识过一样。

    “没什么,见一见曾经享受着与本王并肩战斗的荣耀之人,我若不来和你见一面,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啊,对吧。”

    晓美焰靠在了墙上,无奈的说道:“吉尔伽美什王,你也应该知道,自从我们所有人离开了【他】的身边之后,我们都做好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瓜葛的准备了。”

    “哼,本王当然清楚,或者说,本王比你们任何人,都懒得再一次见到你们这群家伙。”

    吉尔伽美什耸了耸肩膀,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但是啊,从现在看来,我们之间的因缘恐怕还远远没有在那时就彻底了断吧。”

    晓美焰死死地盯住了这个如同蛇一般的男人,似乎想要看穿他想法。

    吉尔伽美什平静的说道:“因为啊,晓美焰,本王非常的好气啊。”

    “好奇?”晓美焰顿时有些奇怪的问道,“堂堂英雄王大人,究竟在好奇什么呢?”

    吉尔伽美什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代表背弃、背德之女,为何你即使到了现在,也依然未能陷入绝望呢?”

    “叮!!”

    刹那间,吉尔伽美什微微偏过了头,一把锐利的飞刀精准的刺在了他脑侧的墙壁上。

    “英雄王,虽然我们曾经的确是同生共死过的同伴,但即便如此,我的忍耐也依旧是有限度的。”晓美焰轻轻的撩了一下自己的丝,虽然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语气中的警告语气却不言自明。

    “哼,攻击手段也改变了吗?看来之前和那个家伙学习过了不少运用武器的手段啊。”

    吉尔伽美什从靠着的墙壁上直起身子,慢慢走到晓美焰身边说道:“不用紧张,我只是来看一看你现在的生存方式而已,挣扎于时间夹缝中的被遗忘之女,将世界的因果强加于一人之身,贪婪的索取,自私的占有,抛弃德行,背离时间,这不就是你所拥有的生存方式吗?”

    “…………”晓美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不过这也是你能够成为让本王能够愉悦的存在的理由吧。”

    “难道你就是为了过来嘲讽我的吗?英雄王。”晓美焰说道。

    “并非嘲笑,仅仅是前来欣赏而已。”吉尔伽美什笑着轻抚下巴,“在不断挣扎的梦中走向绝望,这样的终末永远都是最绚丽的结局不是么?”

    “不过……嘛,不论怎样,你好歹也是曾经享受过与本王共同战斗的荣光之人,就暂且告诉你一个算是有用的消息吧。”

    “什么?”

    “找到系统持有者,以及时空管理局的那群家伙,如果你真的不希望绝望下去的话,去找到一个叫做岳晨的家伙吧,那家伙或许有可能解决你心中的烦恼也说不定呢。”

    “岳晨吗?”晓美焰轻轻颔,“那么你要去哪里?英雄王,听你的话,你似乎不打算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啊。”

    吉尔伽美什笑着说道:“没错,因为本王这一次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来看一看你这家伙不过是突奇想。”

    “更加重要的事情?”晓美焰问道。

    “啊,比这个世界即将面对的危机更加危险的大战。”吉尔伽美什说道,“如果这一次失败,恐怕一切就彻底无法挽回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晓美焰的脸色似乎突然有些不对劲:“英雄王,难道说……【他】出了什么事情吗?”

    “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不论接下来将会生什么,你的职责早就已经结束了。”吉尔伽美什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不过嘛……嗯,若不是实在是难以脱身,本王或许会去制裁那个擅自使用王之宝物的人吧,不过这一次就暂且宽她一死吧。”

    “那么就再见了,时之魔女,希望下一次见面,你依然能够以这样惹人怜爱的挣扎之姿徘徊,而不是那让世界绝望的阴影吧。”

    “我,是不会绝望的,在圆无法得到救赎之前——”晓美焰攥紧了拳头,接着叹了口气问道,“那么英雄王,接下来,你又要去哪里战斗了?”

    “虽然和你没有关系,不过既然问起告诉你也无妨吧。”吉尔伽美什的身体开始渐渐黯淡下来,似乎开始逐渐消失,“那将是死者与亡灵的交织世界,排斥生者,永远陷入沉眠与黯然的影之国度,不过或许马上就可以出现新的名字了——血之亚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