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课,一些喜欢八卦的少男少女便围在了新同学身边兴奋的你一言我一语的问着。? 八一中?文?? W?W?W?.㈧8?1?ZW.COM

    而被询问的那位少女美狄亚却也没有任何的慌张,非常完美而温润的回答着同学们的问题。

    不过美狄亚身边的晓美焰似乎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或许是不太习惯身处于太过热闹的环境吧,因此行为和平常比起来显得有些拘束。

    “小焰,是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务室看一看?”美狄亚在人群中现了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晓美焰关心的问道。

    “不……没事的,只不过我的心脏有一些问题,所以需要定期去医务室。”晓美焰勉强的微笑着,手指紧张的勾着自己的麻花辫末端——她可能真的不习惯成为人们的焦点。

    “那可不好,我来陪你去吧。”美狄亚关心的站了起来,和晓美焰说道。

    “这样……真的好吗?”晓美焰似乎有些受宠若惊的问。

    美狄亚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对自己的同学说道:“不好意思,诸君,我可能要照顾晓美同学去一趟医务室,所以需要失陪一下了。”

    所有的同学纷纷点头表示理解,虽然多少有些失望,但还是各自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走吧,小焰。”

    美狄亚笑眯眯的挽住了晓美焰的胳膊,陪着她走出了教室。

    “美狄亚同学真的好温柔啊……”小圆看着美狄亚,对于这样温文尔雅的女生,不论是谁都难免会有憧憬之情吧。

    “看起来会是一个能友好相处得家伙呢。”蓝的女孩笑着说道。

    不过这些话并非是美狄亚和晓美焰能够听见的了。

    “嘻嘻,多谢你啦,小焰。”美狄亚走出教室,原本文静的脸上顿时多出了几分俏皮和狡黠,对着还不是很明白的晓美焰眨了眨眼睛。

    “唉?没,没关系?”晓美焰有点疑惑的看着美狄亚,不知道对于这个女孩突如其来的道谢应该如何应对。

    美狄亚说道:“当然是多谢你帮我解围啦,小焰,如果不是你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赶快和那些同学们身边脱离呢。”

    美狄亚再一次亲密的挽住了晓美焰的胳臂,这样的行为反而让她的脸变得更红了。

    “这……这里就可以了!”晓美焰惊慌失措的将胳膊从美狄亚的双臂中抽出,看着表情有些疑惑的美狄亚,顿时觉得自己动作有些不妥,低下头捏普着,“谢谢您陪我到这里,美狄亚同学,但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叫我美狄亚。”这是美狄亚传来了非常不满的声音,只见她似乎有些愤懑的双手叉腰,鼓着脸颊说道,“美狄亚,小美,不管怎么叫都好,带上【同学】什么的,未免显得关系太疏远了吧!”

    “唉?对……对不起……”

    “不需要道歉!”美狄亚突然露出了笑容,将自己的手指搭在了晓美焰的嘴唇上,眨了眨眼睛说道,“下一次,人家希望听到小焰能够用更加亲密的语气,来称呼我哟。”

    美狄亚重新站好,对晓美焰微笑着挥了挥手。

    因为被美狄亚刚才那大胆的动作惊的有些迷糊,晓美焰离开时的脸色依然是微红的,也只能低头离开走廊。

    就在她拐进前往医务室走廊的瞬间,晓美焰脸上原本因为羞怯而红润的表情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她慢慢摘下了自己的眼镜,原本充满弱气和不自信的双眼中,已经被冷峻和平静所取代。

    此时此刻,【晓美焰】这个女孩,不仅仅是气质,就好像整个人的存在都彻底变化了一般,从一个受弱的普通女孩,在一瞬间转变成了强势的冰山美人!

    “出来吧,已经没有人和我在一起了。”晓美焰转过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墙壁,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一个金的男人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呐,背弃之少女,晓美焰。”

    如同蛇一般的猩红眼眸骤然在阴影中亮起,阴冷的气息慢慢锁定住了黑的少女。

    “啊,是啊,的确好久不见了……”晓美焰没有任何表情的和男人那双让人不安的眼睛对视着,平静的说道,“近来可好?吉尔伽美什。”

    ——————————————————————————————————————————

    archer和岳晨盘坐在榻榻米上,交换着自己这边的情报。

    “嗯,本来这一次是出于听说有很多孩子需要人照顾,我才回应了这份呼唤降临于此,但是没想到来到这里的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刚刚那个两个男人,也就是黑胡子和敌方那位caster——蓝胡子,在追逐着这个女孩。”

    archer说着,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贞德Li1y。

    “所以虽然当时还不知道情况,但我却不允许有人对无辜的孩子出手,所以便将a1ter保护了起来。”archer闭上眼睛,苦恼的说,“然后那群家伙就开始频繁的骚扰我,导致我到现在也没办法得知究竟还有多少从者降临到这个世界,更不可能和他们取得联系。”

    “也就是说,你也是状况外吗?简直和我没差多少啊。”岳晨也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archer苦笑道:“不好意思,我手头上的情报已经只有这样了。”

    『唔,如果这样说的话,要不要从那位黑胡Li1y的话中寻找一些线索?』达芬奇透过投影问道。

    “嗯,去寻找散落在城市中的其他从者,这是黑胡子还没说完的话。”岳晨说道,“也就是说这个城市中除了我们和黑胡子外,还有其他的中立从者。”

    archer点头说:“而对于我们和黑胡子他们来说,就是要尽己所能的抢夺这些中立的从者扩充我们自己的战斗力,但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还有重要的疑点,最后黑胡子的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那种现象,岳晨先生你恐怕不可能不清楚吧。】孔明说道。

    “是的……”岳晨皱起了眉头,“那是令咒,也就是说,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能够使役从者,甚至让他们强行签订契约——”

    archer揉了揉头,站起来说道:“看起来,我们只能扩大自己的搜索范围去寻找其他的从者了啊。”

    “嗯,固守绝不是办法,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吸纳了这么多从者,但如果他招收到了更多强大的存在,那么我们就彻底麻烦了。”

    【我也完全同意岳晨先生的观点。】巴贝奇说道,【越是这个时候,才更应该主动出击才为上策。】

    『嗯,我们这边也会尽全力来搜索从者的。』达芬奇点了点头。

    『是的,master,虽然人家认为这个世界的比赛也非常重要,但是现在更应该解决眼前的麻烦才是呢。』茉雫说道。

    “我也会尽全力守护您的,master。”静谧微笑着说道。

    岳晨接着看向了坐在旁边的贞德Li1y,问道:“那么,Li1y,你有没有知道些什么重要的情报?”

    “唔……情报的话……或许有可以说的上是情报的东西?”贞德Li1y怯生生的说道。

    “唉!?有吗?”岳晨突然看向了贞德Li1y,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焦距在了这个纯白的小女孩身上。

    “嗯……恩。”

    贞德Li1y僵硬的点了点头,说出了她被召唤到这个世界之后所生的事情。

    ——————————————————————————————————————————

    在一片昏暗的空间中,跪着一个全裸的黑胡子男人。

    “那个……唉嘿,如果可以,其实我更想要一个萝莉女王一样的人狠狠地踩我的脸呢咕嘿嘿嘿。”

    黑胡子浑身赤条条,只穿了一条裤衩跪在了满是尖锐石头的地面上,虽然从者不会因为这点程度就受伤,但那尖锐的疼痛还是会存在。

    而且对于黑胡子来说,没有萝莉女王的裸足像踩蟑螂一样的踩着自己的脸,无疑是最痛苦的事情。

    “没办法,谁叫你在那里多嘴多舌?自己惹的祸就自己背上吧。”蓝色的caster大大咧咧的坐在一旁说道,接着他看向了空间的昏暗处,“那么你打算怎么办?虽然你这家伙也是持有令咒,但是却并不能控制从者的现界吧,而我们的行动已经被这个蠢蛋捅出来了,要改变作战计划吗?”

    ——不需要,作战计划照旧

    然而,空间中传来了这样一声平静的声音,混沌、狂乱、静谧、温和……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构成了这混乱不堪的杂音。

    “哼,看起来你也是喜欢玩闹的一类呐,如果不是你那污秽不堪的目的,或许你我之间也会可以很好的相处呢。”

    caster爽朗的笑了起来,“不过啊,我还要继续跟着这两个蠢货吗?”

    他看着旁边一个跪在那里似乎在意淫着自己被一个不认识的女王踩踏的黑胡子,以及在旁边高呼着贞德之名的神志不清的蓝胡子,无奈的说道。

    ——他们两人是不可或缺的战力

    “唉,我知道啦,虽说不爽,但目前来看,就暂且听你的摆布吧。”caster无所谓的挥了挥手,扛着自己的木杖向这片空间外走去。

    ——从目前来看,我们在寻找其他从者的技术上要占据绝对的优势

    “啊,所以就将这个优势挥到最大吧,下一个目标是谁?”

    ——这一次新出现的从者名为

    ——【阿塔兰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