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看破了!”

    岳晨手中突然散出魔力,几块巨石在瞬间从空中落下,在和火球碰撞的瞬间轰然碎裂!

    “第二个netbsp;   archer皱起了眉头,眯住了双眼锁定住了烟雾后的那个攻击过来的人——那是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的法师长袍、手持一杆一人高木杖的男人。

    只不过,虽然身上穿着法师的长袍,但那单薄的衣服下依然可以看出锻炼有素的肌肉。

    男人头上戴着一顶兜帽,彻底遮挡住了他的面容,让他的真面目被隐藏了起来,只能看到伴随着他的动作微微从兜帽中露出的蓝色长。

    “呜呼呼呼,不愧是master啊!居然能够识破在下的完美计划!嘟呒呒呒!”

    计策并未成功,但是黑胡子却并没有因此而失望,反而再一次邪恶的怪笑起来,“那就没办法了啊!完美的计划被攻破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嘛!呼呼~可恶可恶啊,简直就像是dIo先生屡次受到了空条君的阻挠一样让人气愤呐!难道你也是那星星的传人吗?无名的archer!以后也会用无敌的白金之星狠狠地对我挥动越光的拳头吗?”

    岳晨上前一步说道:“不,我们选择真男人——让我们的时间增加1s!”

    黑胡子看着岳晨,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您果然是一个有趣的家伙啊master先生!不过没有办法了,虽然还想继续和你们进行深♂入♂交♂流,但是我背后的那个人却说如果最后的手段被攻破就要马上撤退呢!”

    “要逃跑吗?爱德华。”

    archer从虚空中取出了一把剑——说起来有些奇怪,这个武器与其说是剑,但从它那剑身上的螺旋形状来看,反而更像一个巨大的钻头。

    “当然咯!而且你也已经祭出了必杀技了吧!在对方的怒气槽max的时候就要全力的闪避和防御可是格斗游戏的常识呐!”

    黑胡子没心没肺的咧嘴笑着,嘴里说着各种诡异的宅语。

    “而且这可不是逃走喔,无名的archer哟,这可是战略性的撤退,你想啊,我怎么说也是海盗船长嘛,逃跑啥的未免太丢面子了——”

    “船长,如果你要跑的话最好还是快点哦,哪怕是我都不觉得能够轻松挡下那玩意呐,到时候要是死了老子可不会管你啊。”

    这时,那个将自己的面容隐藏在兜帽下的男人插着腰,笑着开口道,声音中带着一点轻浮和不羁。

    被打断了话语的黑胡子顿时表现出了难过的表情说道:“呜呜呜,没想到居然会这样,果然被当做废话连篇的孬种了吗?”

    “哈!?你要就已经是一个废话连篇的废物了,你这个白痴。”

    男人顿时毫不留情的喝骂道,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其实还是身在黑胡子船上的船员之一。

    “嗯,我也同意这个caster的观点,爱德华?蒂奇,玩闹已经结束了!”

    archer慢慢的把螺旋的剑搭在弓弦上,刹那间,汹涌的魔力从archer体内涌动起来,远之前的魔力,这一次将是实打实的杀招!

    ——而且,此时此刻,黑胡子的船已经和岳晨所在的大楼拉开了很远的距离,虽然黑胡子在看见archer的宝具的那一刻就开始不断撤退了,但是因为为了和岳晨这里废话一会,所以这个时候他移动的距离还处于archer宝具的射程之内!

    如果此时此刻使用宝具,对于这里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还可以有效的杀伤敌人!

    “嘁……麻烦的家伙,给我安安静静的滚到背后去!”蓝色的caster咋舌,虽然对于他来说,这个脑缺船长的死活其实根本无所谓,但是他俩好歹也算是同盟关系,如果这个时候这货死掉,对于日后也会有很大的坏处。

    “好哒好哒,那我就安安心心的去开船啦,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老司机的飙车(船)技术吧!”黑胡子呼呼大笑了起来,接着生的怒吼起来,“小的们,展现你们的海盗能力的时刻到了!给大爷我拔锚起航————!”

    “————啊,不对,我们已经拔锚了,那就把风帆全部放下!左满舵!乘着这股风暴来全力破碎巨浪吧!”

    “我们这里是在天上!哪来的浪头给你破!傻缺!”

    caster终于被这个无厘头的家伙惹恼,但他虽然嘴上骂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在刹那间便已经用手指在虚空中画出了一排异常晦涩的字母。

    在这一排符文成型的瞬间,十几枚火球刹那间迸而出,对着archer所在的方向狠狠地砸落!

    “不会让你得逞!”

    岳晨虽然还是在状况之外,但却依然抬起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飞来的火焰在刹那间爆散,但在空气中依然泛起浓厚的黑烟!

    就在这一瞬间,archer的魔力也达到了临界点!

    “喝!”

    伴随着archer的怒喝声,那螺旋的剑化为了冲破天际的光芒,从空气中向目标激射过去!

    只不过,比起刚刚archer瞄准的方向,他却比刚才更偏右了一些。

    然而,就在黑烟被冲破的瞬间,archer看到的光景却让他尴尬的脸色变了变——黑胡子的船如同漂移一般的向左方满舵驶去!

    “嘟噜噜噜噜噜!中计啦无名弓兵!你以为我说左满舵就一定会向右满舵?可惜我的确是要左满舵啊!”黑胡子高兴的在船上来回扭起了诡异的舞蹈,得意洋洋的看着如同极天的流星般冲上云霄的螺旋之剑!

    “好哒好哒!因为我现在心情大好所以大慈悲的为你们提供一些讯息哦!”黑胡子应该是有点得意忘形了吧,大笑着说道,“接下来如果不想被我们击溃的话就一定要去寻找其他的人哦!真的,一定要去哦!”

    “其他人?”archer顿时皱起了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Rider!”

    “啊哈哈哈哈哈,当然是扩充战力啊!不过我们这边也会全力去寻找的,尤其是那些四散在各处还在彷徨无助的莉莉servant们!寻找到他们来组建我的庞大萝莉后宫团!这才是我黑胡子的极致愿望啊!咕嘿嘿嘿~~~”

    黑胡子似乎脑补出了非常不好的画面,顿时流着口水意淫起来。

    岳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没等他继续问,黑胡子就已经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的说道:“啊啊!还没听懂吗?这一次就是你们,和我们共同争夺中立从者的战争啊!蠢蛋master!我们已经不是之前的中立从者,而是实打实的敌人了!”

    “也就是说!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寻找四散在这里的其他中立的从者,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同——”

    黑胡子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本张开的嘴仿佛被一个夹子狠狠夹住而紧闭着。

    “唉,这蠢货都已经把话抖落到这个份上了,用令咒命令他闭嘴也已经毫无意义了吧。”

    蓝色的caster无奈的把木杖戳在地上,但兜帽下的讽刺表情,似乎是在对着某个人冷嘲热讽。

    接着,他转过头看向了archer,兜帽下露出一双红色的眼睛,露出了凶戾的笑容:“那么,我们这边的废柴船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红色的archer啊!有时间的话,你们与我们之间就再好好的打一次吧!尤其你与我之间的因缘,也是该再一次做出回应了呢。”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飞行在天空中的海盗船也消失在岳晨和archer眼中,在这一刹那,天空中也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耀眼的火光撕裂了云层,爆出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光!

    ——————————————————————————————————————————

    见泷原市的一座废弃仓库中,闪过了一道黑色的光芒。

    那里是一道深邃而抽象的空间,无数造型诡异的小人在里面四处徘徊着。

    虽然看起来有一点可爱,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攻击起来,绝对会是相当棘手的敌人。

    “嗯,我已经到达这里了。”

    在这片扭曲到极致的世界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绑着金色双马尾的少女,看着眼前的世界微微皱了皱眉头。

    『收到,这一次就暂且抓住这一次的实验体,因为这个世界使用的魔法术式很特殊,所以必须要通过这个作为突破点,来解开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疑惑。』

    少女耳朵中带的无线耳机传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我知道了,会尽快的完成任务的。”少女点了点头,微微攥紧了自己手中一柄黑色的如同斧般的手杖。

    『顺带提醒一句,菲特,小心这个世界其他的魔导师,如果可以尽量不要与他们交战。』

    “了解了。”被称作菲特的金的少女点了点头,此时此刻,她手中的手杖突然间闪出了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将原本就是斧形状的手杖彻底变成了一把金色巨大镰刀!

    【雷光战斧·天翔(Bardiche?assau1t)——镰刀形态(scythe?form)】!

    刹那间,菲特的身体化为了金色的残影,向结界内的人形动了冲击。
最近阅读